第四十九章

第四十九章

犬夜叉提着铁碎牙斗志昂扬的跃上陡峭的崖壁,势要将那匹跟他八字不合怎么看怎么不顺眼的嚣张瘦狼大卸八块。陡峭的崖壁没能对他造成任何障碍,轻轻松松就跃了上去。

戈薇情绪低落,虽然她告诉自己犬夜叉跟桔梗才是情侣,但控制不了心里那份日渐加深的好感,明知道的情况下还是拿犬夜叉当挡箭牌,对钢牙瞎掰犬夜叉是自己的男朋友。内心深处有一个声音希望那是真的,一种叫做侥幸的心理。

没有人对戈薇说那是不对的,她不应该对犬夜叉心存依恋。枫婆婆没有,还有些乐见其成的感觉,认为这样是弥补了桔梗前世的遗憾,同伴们没有说过任何疑似不赞同的话,都是站在她那一边的,只有戈薇心底有一个声音告诉自己:犬夜叉跟桔梗是情侣。但随着好感加深那个声音在渐渐虚弱,薄弱到不由自主光明正大的吃起醋。

然后,花晓葵出现了,用不容置疑的态度提醒犬夜叉,警告,威胁,毫不客气的,更提醒了戈薇。话不是对戈薇说的,但还是让这个心思细腻敏感的女孩感到了几分尴尬跟难堪,好似浑噩放任自己沉沦的大脑被狠狠敲了一下警钟。

戈薇抬头望着犬夜叉跃上崖壁的身影,眼底黯然迷茫,还是十几岁少女的她有着这个年龄的女孩应有的精神洁癖,对爱情有着美好的憧憬,对第三者深恶痛绝。但某一天却突然发现,自己似乎正在向第三者靠近,该怎么办?

红色的身影向上跳跃,戈薇的眼中很迷惘。

同伴们自然发现了她的黯然神伤,跟平时充满活力的开朗神情比起来,对比明显。

“法师大人,戈薇看上去好像有点不对劲。”珊瑚手肘捅捅弥勒,眼睛担忧的看着戈薇。

“啊,我看出来了。是因为葵大人说的话,虽然不是对戈薇大人说的,但她听了一定不好受。葵大人在提醒犬夜叉不许移情别恋,更不许脚踏两条船。因为枫婆婆一直对戈薇很和善,没有表现出反对的意思,还颇为乐见其成,所以知道犬夜叉跟桔梗大人以前的事,我还是渐渐疏忽了。现在想来……”弥勒叹息,原本的三角恋变得更为复杂了,怎么看葵大人都比桔梗大人要难说话,毕竟惹火了她,让人流鼻血的拳头说不定就落到谁身上了。小心翼翼的瞅一眼那把锋利的寒光闪烁的大剪刀,弥勒打个寒颤,他有生以来的认知中,没有任何一个女人彪悍到这种地步!幸好他以前都没遇见,否则……他家可就要直接绝后了!

“戈薇对犬夜叉……我一直都以为他们才是……”珊瑚恍然的语气颇为诧异,事情跟她以为的完全不一样。

“不是,犬夜叉跟桔梗大人才是一对的。作为同伴我自然是支持戈薇大人的,加上枫婆婆的态度……但是现在不一样了,葵大人无论是辈分还是力量,都比枫婆婆要有分量很多,而她显然又是个心直口快的,不满了就直接说出来,犬夜叉不会听不进去。”想想这叫人纠结的情况,弥勒深深的叹口气。说实话,看懂了葵大人对犬夜叉的威胁,他真的不太敢在她面前为戈薇说话。

“怎么这样?那个女人……”一边听的七宝不满了,作为小孩子他更加的口无遮拦,有话就说,闻言立即为戈薇急了,音量不自觉拔高。

“嘘……”弥勒连忙捂住七宝的嘴,这个时候,无论是让戈薇大人还是葵大人听了都不好。戈薇大人听见了会更加伤心,被戳中了心中的痛楚,葵大人听了恼怒起来就不好了,要知道巫女法师之类的通常对妖怪有偏见,即使不作怪看见了也会有强烈的警惕。

“唔唔唔……”七宝挣扎。

花晓葵无聊的打哈欠,斜睨了一边说悄悄话的几人一眼,别以为她没听见,说的话还算中肯就不理会了。

没有注意到,同伴们的窃窃私语,陷入自己思绪的戈薇忽然感觉到四魂碎片的波动,没有忘记来这里的目的,抬头冲钢牙大声喊道:“钢牙君,那家伙在更高的地方!”

“什……什么?钢牙……君?”犬夜叉闻言像是被打击到了,落在一块凸出的石头上,回头望着下面大喊的戈薇,表情有些扭曲。目光触及花晓葵,那犀利的眼神仿佛已经看穿一切,不禁心虚起来,迅速将心头的挫败憋屈挤到了角落,回头继续往上跳。

花晓葵抬头望着犬夜叉,单细胞生物的心思太容易猜,已经警告了一番犬夜叉还是那个反应,真不放心野放,还是放到眼皮底下比较安心,至少等他长点记性再说。在两个人之间摇摆不定,对桔梗跟戈薇都是一种伤害。虽说是同一个灵魂,但在她看来却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只有脸非常相似而已。

话说,犬夜叉才是戈薇的同伴的,为什么她发现四魂碎片的第一时间不是告诉正在向崖壁上跳跃的犬夜叉,而是绑架走她的钢牙?那匹妖狼就算不是敌人,但更加不是同伴,胳膊往外拐也太明显了!

外表看上去古怪的极乐鸟兄弟从云层里飞出来,钢牙拿着长兵器就要往那张大嘴巴里戳,不幸的是手臂也被咬住了。

“他为什么不戳那只鸟的眼睛?”花晓葵奇怪的自言自语,自己把手往人家嘴巴里送,不咬白不咬。

看着钢牙一脚踹掉极乐鸟的牙齿,手臂上的四魂碎片被抢走,整个人掉到高高的山顶上。太高了看不太清,但能看见一道耀眼的光芒飞向极乐鸟,圆圆大大的身躯在光芒中化为灰烬。

戈薇坐上变大的云母跟珊瑚一起把手臂被严重咬伤的钢牙带下来,花晓葵没兴趣上去,看完戏了闲暇无聊的打量起剩下的妖狼众。

一个个都是人形的,但力量却是那么的蹩脚,似乎只比一般人厉害一些,跟花晓葵醒目中人形妖怪的力量完全不符,不需要专门的除妖师巫女法师什么的,不会用妖术的妖怪,一个武林高手就能解决好多个。难道妖力都用来维持人形了,没有多余的妖力可以使用才会那么菜?

伸手一把揪住一个妖狼,凑近仔细看看。

被揪住的妖狼紧张惊恐的差点挥手中的武器,勉强维持自己身为妖狼的自傲,冲着花晓葵恫吓:“你想干什么?区区一个人类而已,竟然敢对我这么无礼……”

哐——

花晓葵随手一划,妖狼的武器应声而断,尖锐的弯月刃掉在了地上,发出一声响,只剩下一根铁棒。面无表情的盯住妖狼的眼睛,气势锁定,无声的流露出浓重的威胁,明知故问:“刚才你说了什么吗?”

咽咽口水,妖狼不敢再出声。明明自己才是倍受人类恐惧的妖怪,却感觉对方更加恐怖,被那双眼睛盯住就有种喘不过气的压抑感,空气都凝滞一般。

围住周围的野狼龇牙咧嘴,喉咙里发出低低的兽吼,不敢靠近。

“好了,既然碍事妖怪鸟已经收拾掉,那么我们来正式的一决胜负!”在钢牙面前打出风头,自认狠狠打击了一番他的嚣张气焰,犬夜叉心情特别好。得意洋洋的推开两个妖狼,结果却看见受伤的钢牙依靠在戈薇怀里,眼睛猛然瞪大。不敢置信。“竟然抱在怀里!!”

“一决胜负?现在不是时候,钢牙他受伤了!”看见钢牙受伤,戈薇同情心泛滥,毫不客气的反驳犬夜叉,理所当然的包庇曾经绑架自己的绑架犯。

一路担心戈薇匆促焦急赶过来救她的犬夜叉见戈薇毫不犹豫的包庇钢牙,心里自然是非常不满跟疑惑,很受打击。

“你这样的家伙,一只左手就能收拾掉!”钢牙强忍住剧痛站起来,嚣张的挑衅。

“开什么玩笑!”犬夜叉不高兴了,本来看钢牙受伤已经没什么兴趣跟他打,刀都已经收起来,嘴巴上不服输而已,听见对方受伤依旧不收敛嘴毒的不屑轻蔑,急性子立即火了,抡着拳头就要冲上去揍他一拳。“来!”

“犬夜叉,坐下!”戈薇怒气冲冲,仿佛是犬夜叉一个人在无理取闹。

犬夜叉立即被言灵念镇住趴到地上,干脆的一声响,痛叫。

看见这一幕,花晓葵立即丢开手里正研究的妖狼,脸色沉下来,走过来伸手把趴到地上的犬夜叉拉起来。

“喂,那个家伙是绑架你的绑架犯?”花晓葵看着戈薇,表情是显而易见的不悦。“犬夜叉很担心你会被凶残的妖狼杀掉,一路匆促的赶过来急着救你,生怕迟了就只能看见一具尸体。为了包庇绑架走你的绑架犯而对同伴使用言灵,你什么意思?”

“这个……”严厉的目光让戈薇不自觉心虚,支吾一下说出这么做的原因。“钢牙君……他受伤了,而且他的本性其实不坏,还有……也算是救过我……”

“犬夜叉没有救过你?”花晓葵一声冷哼,对戈薇所说的本性不坏不以为然。她也觉得自己本性不坏,但对于死在她手里的妖怪来说,她绝对是世界上最大的恶人。上白下红的巫女服宣示了她巫女的身份,对人类来说她是可以消灭掉破坏他们家乡的救星,对妖怪来说她就是破坏它们好事的恶人,恨不得一脚踢开的绊脚石。

“你的本性不坏是指什么?因为对你好就是不坏?你敢打包票他从来没有屠戮过人类吗?妖怪肆虐人类村庄的例子屡见不鲜,附近就有一个村子,前两天我感觉到四魂碎片的气息出现在那个村子里……你们也去过那里?玉的气息对我来说就像海上的灯塔一样耀眼明显,你能告诉我那个村子里的人现在怎么样了吗?”

戈薇脸色一白,那个村子里的人都被狼杀光了,他们赶过去的时候还看见有许多野狼在啃食人类的尸体。弥勒跟珊瑚也是神色一凝,想起那个凄惨的景象,整个村子的人都被狼咬死。

“哼,那个村子里人都被狼咬死了!”犬夜叉双臂插在袖子里,扭头怪声怪气的哼道,不去看戈薇。

“你觉得他本性不坏,那些死掉的村民是活该喽?以妖狼的角度来看大概没有做错,但你是人类,这么快忘记掉真是难以置信,心里竟然连点小疙瘩都没有毫不犹豫的包庇,甚至对同伴使用言灵也要阻止。”

为了一个不相干的外人而使用言灵念珠阻止同伴,究竟是出于怎样的心态?抡拳头而已真揍上了没多大关系,钢牙只是手臂受伤了又不是重伤的经不起一拳揍,反正妖怪皮糙肉厚,很快就会恢复。鬼蜘蛛浑身严重烧伤了,她还不是一样揍,也没见他直接噎气升天了,反而越来越精声,越来越得瑟……

想起某只,花晓葵嘴角抽搐一下,虽说是因为她顾虑对方是伤患,怕一拳打死了落下心里阴影而专挑眼睛出拳。

转头看着犬夜叉脖子上的言灵念珠,花晓葵脸色更加糟糕,戈薇言灵使用的这么顺口,可见平时一定没少用。桔梗制作出来的言灵,是为了牵制那个时候野性难驯的犬夜叉,有了这个,他若是做坏事就可以轻松制住,而不会伤害到他。结果,她最后心软了不忍心送给犬夜叉,却被别人这么使用,随意限制惩罚犬夜叉,真是讽刺!

“桔梗曾经想过这个念珠的言灵,‘深爱的’什么之类,最后还是没能忍心送出去。”深深的看一眼念珠,花晓葵扭头瞅一眼因为她的话而有些局促的戈薇,算了,还是只有十几岁的少女而已,暗暗撇嘴收回还未说出口的话。

犬夜叉对她太好了才让她这么得意忘形的!

真的很想问问,戈薇对自己的朋友是不是也是这样,为了维护一个绑架犯而对担心自己随时可能被杀掉拼命想赶来救自己的朋友这么没心没肺!

诚然犬夜叉趴地上了也不会多痛,但伤到了那份心意,好像自己这么拼命赶来根本就是多余的,简直跟个笨蛋一样,其实大可以慢吞吞的走,沿路可以悠闲的观光一下风景,还可以野餐一下,然后再慢悠悠的找过去。瞧,人家跟绑匪的感情多好,好到可以为了对方惩罚自己。

“这个念珠我帮你解除掉!”桔梗的念珠,不应该成为别人对犬夜叉耀武扬威骑到他头上的工具。

“真的可以吗!”犬夜叉惊喜。

“当然可以!因为看见桔梗在制作念珠,我就好奇的请教了一下,怎么戴上怎么解下我都知道。”桔梗死了,言灵是别人设定的,这串念珠自然不可能是她给犬夜叉戴上的,由别人戴上的念珠,解起来自然就容易很多。

等念珠解下以后,犬夜叉非常高兴,心情大好把刚才的不悦都抛到了脑后。

花晓葵转身,看见妖狼族的几个还在这里,诧然:“你们怎么还在这里啊?你们的首领受伤了还不赶紧带回去,留在这里是想让我请你们吃饭啊?”

“不……不许这么说戈薇!那只弱小的臭狗有什么好的,戈薇亲近我才是正确的选择!”即使痛的说话都有点吃力,钢牙的语气还是那么的骄傲自信。

“你说什么!”犬夜叉怒,额头十字路口暴跳。

“你给我闭嘴,别跟个爆竹一样一点就爆。把他伤成这样的妖鸟被你一刀解决了,谁强谁弱一眼就看出来,无谓的口舌之争!”花晓葵翻白眼,真是争强好胜,别人一挑衅就受不了。

“哼!”犬夜叉气呼呼的扭头。

“还留着干什么?再不走我可就要把四魂碎片拿走……”话音未落,钢牙就被属下架着匆匆带走了。望着滚滚尘灰,花晓葵无所谓的耸肩,本来还想顺手把他脚上的碎片封印掉,既然人家不乐意就算了。

“走的真快!”弥勒望着尘灰。

“啊……”珊瑚无意识发出一声算是附和。

看见戈薇愧疚不已的神情,花晓葵叹气,态度软和一些:“我的话如果太严厉了,我向你道歉。”

“……没,没关系。”戈薇低落的垂下头,反省,她对犬夜叉太过分吗?这么担心的赶过来,她却那么对他……

弥勒跟珊瑚对视一眼,其实他们也很担心戈薇,怕她被钢牙杀掉。最后发现虚惊一场是松了一口气,但要站在戈薇那边,在花晓葵发怒的时候替她说话,他们真的说不来。这种情况说什么好?夸奖戈薇的运气好,遇见一个还算不错的“绑匪”吗?

七宝心里没想那么多,戈薇没有因为他失败的逃跑计划连累让他松了一口气。

作者有话要说:这两天一直停电,据说是闪电把电缆线劈断了。

修好后还是不给供电,因为闪电打雷的厉害,吓死人了,啪的一声落到别人院子里,然后冒青烟。

我好可怜啊~~~天气那么热,莫有电脑的日子真难熬~~~~~~~牛bb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犬夜叉)地狱阴谋师的伴侣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犬夜叉)地狱阴谋师的伴侣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十九章

74.24%
目录
共6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