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枫婆婆

第五十章枫婆婆

实在不想再自己毫无头绪的瞎转悠,花晓葵抓着犬夜叉让他给自己带路。珊瑚经过这些时间的缓冲,因为奈落而对花晓葵产生的疙瘩消融很多,不再总是用怀疑的眼神看她。

再一次回到枫之村,花晓葵颇为兴奋。经过五十年的冲刷,这个村子并没有大兴过土木,基本还是老样子。轻车熟路的穿过一间间木屋,来到以前居住的地方。

枫果然老了,苍白的长发,佝偻的身躯,满脸皱纹,已经半脚踏进棺材的风烛残年,谁也说不准她还能活多久。她蹲在木屋旁边的小溪边,清洗着一株株草药,察觉到注视的目光不经意抬头瞥一眼,这一瞥便挪不开眼。

“葵姐姐……?”枫不由自主睁大眼睛,喃喃自语。

身手敏捷轻盈的轻松跃到她身边,低头望着枫苍老的容颜,没由来涌上一阵伤感。当初纯真可爱的小女孩,已经被无情的岁月洗礼成一个沧桑的老太婆。奈落的容颜没有任何变化,不知道是不是真正的人见阴刀就跟他长的一模一样,犬夜叉也还是那副少年的脸孔,性格依旧单纯急躁,她一直没见到的桔梗,借由骨灰与墓土烧制出的身体复活,也保持着年轻青春的面貌,时间定格在死去的那一刻。

只有枫,老了。

稚嫩的脸孔已经被满脸皱纹取代,瘦小但充满活力生机的躯体渐渐燃尽生命力变得苍老佝偻,青丝变白发,眼中是掩盖不掉的沧桑。

看着枫,花晓葵无比清晰深刻的感觉到岁月流逝,过去的时光已经一去不复返,五十年的时间在指缝间悄悄溜走了,只留下枫一身的沧桑。

“我回来了。”粉嫩如花瓣的唇轻启,缓缓吐出,仿佛只是出了一趟远门回来。轻轻的,柔柔的,怕吓到胆小的动物一样轻柔,眉宇间的神色柔和起来,一向神采飞扬充满活力的脸绽出难得一见的宁静温柔,就像粉色的樱花随风飘落,水面映出花瓣的影子,落下,轻轻的激荡起心中的一圈圈涟漪,让心变得柔软。

曾经她每次回来都会这么喊,大概是受到动漫的影响,因为看见里面的人回家都会这么喊,下意识当成了日本人的习惯。

设想过很多见面的场景,但真的看见已经是风烛残年的枫,许许多多的话突然都说不出口了,最后化为简短的四个字。

奈落还是那副面貌,犬夜叉依旧是少年,桔梗的时间也停在了死去的一刻,而她的时间甚至还反而倒退了一点,似乎只有枫被远远的甩开,被排斥在了一个看不见的隔阂外,她只能站在外面悲哀伤感的望着里面。

枫愣怔住了,记忆不禁回到遥远的幼年,葵姐姐每次出去回来都会喊上这么一句,不论是出门去相邻的村子,还是只是上山采采药,回来后都会大声的喊:“我回来了!”

曾经无忧无虑的幸福时光已经在记忆中变得破碎,渐渐泛黄。以为已经忘记掉,结果回头才发现,孤独一人走过的日子越苦,曾经快乐幸福的时光就越显得弥足珍贵。

跟看见桔梗充满怨恨的复活,没有一点温情,只有痛苦怨恨激化气氛,点燃浓浓火药味,剑拔弩张的场面不同,短短的四个字挖掘出了枫深藏的记忆。

眼眶泛红,双目含泪,枫声音颤抖的唤道:“葵姐姐……”

“这些年辛苦你了,枫。”花晓葵轻声说道,眼底闪过一抹心痛。她无法想象,她“死”了,桔梗死了,年幼的枫一个人该怎么活下去。作为巫女,即使年龄幼小她也是这个村子的精神寄托,村民们向她寻求精神安慰,让自己更有勇气跟希望在乱世坚强的活下去,而枫又该向谁呢?

“不,这是我应该做的!桔梗姐姐死了,葵姐姐死了,我也是一名巫女,守护村子是我应该做的事!”辛苦的活下去需要一个坚定不移的目标,枫选择了遵循巫女的职责守护枫之村。

听见枫的嘴里吐出“葵姐姐死了”,花晓葵默了一下,眉毛抽了抽,五十年后重逢的伤感悲哀顿时被冲淡了一些。她如果死了,那现在出现在这里的难道是鬼吗?

“……打断一下,枫,我还没有死。”花晓葵严肃的纠正。

“……”

伤感温馨的见面气氛被冲的一干二净。

几人坐在木屋里听花晓葵叙述五十年前她的遭遇,本来直想和枫一个人说说,叙旧嘛,奈何没有多余房间,就只有一间木屋,总不能商量不可告人的秘密一样,把其他人都赶出去?

“听葵姐姐这么说,五十年前你不是死了,而是灵魂被困在四魂之玉里面无法出来造成身体假死?”枫婆婆总结一下,苍老的声音缓缓道。

“嗯!本来是想不惊动任何人悄悄解决,但我高估了自己的能力,更低估了四魂之玉的狡猾,结果弄巧成拙。”想起这事,花晓葵就有满肚子的牢骚要发。

“没想到四魂之玉竟然是有自己思想的,并非是一件单纯的死物!因为玉而死的妖怪跟恶人,不禁是死在自己的贪婪下,也是死在玉的诅咒下,只是可怜了无辜被牵扯进来的人。”枫婆婆感慨,无限叹息。

“四魂之玉的事情一定要解决,掀起的腥风血雨已经够多的了,留着它只会招引更多的祸害。变成碎片了依旧不停息,反而借此招来更多的怨恨之血,看它这么逍遥我就浑身不舒服!好不容易翻身,怎么能什么都不做呢!!”前面的那都是漂亮的场面话,后面的才是真正的原因。花晓葵愤恨的咬牙。

“关于四魂之玉……葵姐姐一定是知道奈落的,五十年前见过他一次,然后前不久他在村子附近出现过一次。”枫婆婆拨拨燃烧的篝火,眼睛看着摇曳的火焰,语气是老人特有的沧桑跟平静,“葵姐姐有什么看法?因为觊觎葵姐姐而吸引来妖怪,变成了半妖,四魂之玉再次出现,他也开始活动了。现在想想,我很怀疑五十年前是不是他做了什么,为了夺取四魂之玉。按照犬夜叉所说的,奈落真的是一个心计相当深沉的家伙!”

对自己杀死心爱之人的事实,就算不爱用脑子的犬夜叉也感到颇为蹊跷,闻言不禁投以注意力,竖起耳朵听。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但是……五十年前奈落好像就已经知道了,四魂之玉有自己的思想这件事。”

“唔?他是如何知道的?”枫婆婆非常吃惊,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个推测就不太可能成立,鬼蜘蛛那家伙希望四魂之玉被污染,但总不会疯狂到牺牲自己作为污染的祭品,毕竟他的目标还有一个,就是葵姐姐。“难道他有跟葵姐姐相似的能力?”

“不是。”花晓葵摇摇头,“你还记不记得我跟你们说鬼蜘蛛变成半妖之前发的那场烧?好像就是那次,发烧烧糊涂了,说梦话糊里糊涂说漏了嘴。这是奈落自己告诉我的。”

“那……葵姐姐对此有什么看法吗?为了抢夺四魂之玉,犬夜叉他们势必会跟奈落发生冲突,葵姐姐因为奈落才得以苏醒,五十年前我跟桔梗姐姐要火化遗体的时候,他突然跑出来抢走了葵姐姐的身体。鬼蜘蛛的这份执念经过了五十年没有丝毫的消褪,甚至大费周章唤醒了葵姐姐。你们在五十年前似乎感情很好的样子……”枫婆婆想了解一下花晓葵对此持有什么态度。

“那都是浮云,是桔梗误会了!”一个美丽的误会一直延伸至今,花晓葵黑线,“谁跟那家伙感情很好了!虽然我很感激他救了我的命,但话不可以乱说,以身相许什么的只有电视剧里才会出现!!”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奈落的执念真叫人惊讶,五十年都不变心,葵大人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弥勒忍不住八卦。

花晓葵斜睨一眼犬夜叉,什么都没说,似笑非笑的神情却叫他没由来的一阵心虚。同样是男人,有的人可以五十年都不变心,有的却只是睡上五十年,醒过来就对另一个女孩牵肠挂肚。别说什么脸跟桔梗相似所以情不自禁了,葵姬难道长的就跟她不一样?作为复制体的葵姬,脸跟她完全一样。戈薇也就脸跟桔梗相似而已,至于同一个灵魂,呵,肤浅的世人不都是靠脸来分辨的吗?爱上的是怎样怎样的灵魂纯粹是扯淡,自我满足陶醉的甜言蜜语而已,不信把芯掉包试试,能有几个人可以单凭心灵的感觉,无视陌生的皮囊认出装在里面的灵魂?

“没什么特别的感觉,鬼蜘蛛嘴贱无下限,我早就麻木了,发现有人暗恋自己的羞涩全被他那张贱嘴磨光了,会不好意思的是傻瓜!”曾经她也羞涩过,毕竟初恋都不曾有过的单纯少女啊!然后渐渐的就学会无视了,左耳朵进右耳朵出,还是气愤难当就送他一拳。

“呃……”弥勒噎了一下。

“最主要的原因,鬼蜘蛛给我的印象太深了,而奈落从来没有说过那样的话,所以一想起来脑子里就只会浮现出鬼蜘蛛浑身绷带的挫样,对着这样一个木乃伊能有什么感觉,我又不是审美异常的变态!”花晓葵撇撇嘴,压根不觉得自己的无视功夫有什么地方不对,“话说奈落的长相很符合我的审美,就是世界观差别太大,我很讨厌无谓的杀生,而他却视人命如草芥……鬼蜘蛛的‘深情告白’完全压过了奈落那张脸带给我的悸动。”

真的不能怪她太没情调,明知道却没什么反应,奈落跟鬼蜘蛛现在已经变为一体,看过他最挫时候的样子,还被荼毒了较长一段时间,第一印象已经深深的扎根,就算现在是一派优雅贵公子的形象,也很难压下那时的印象。

“不说这个了,枫,桔梗已经复活了?奈落告诉我她已经复活了,借由骨灰与墓土制作出的身体复活了。”

空气一瞬间有丝凝结,室内陷入沉静。

枫婆婆沉默下来,眼睛盯住篝火,眼底的光芒复杂。充满怨恨复活以妖怪之躯活动的桔梗姐姐,还是她记忆中那个高贵纯洁的桔梗姐姐吗?是不是只是过去的幻影,只是一个顶着桔梗姐姐的面貌,带有桔梗姐姐的记忆,由鬼婆制作出来的傀儡而已?

一直安静听着的戈薇微微愣神,低下头,眼中神色隐晦不明。

珊瑚、弥勒和七宝都下意识去瞅戈薇的神色,只是下意识的举动而已,没有什么特别的含义。

犬夜叉双臂交叉,金色的眸子里也滑过一缕迷茫,毫无疑问还爱着桔梗,但面对死而复活的爱人,那怨恨的眼神,那变得冰冷的躯体,无不诉说着时间一去不复返,世事无常,即使单纯如他也不免深沉起几分。

该怎么办?

犬夜叉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怎么做才好。牛bb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犬夜叉)地狱阴谋师的伴侣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犬夜叉)地狱阴谋师的伴侣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十章枫婆婆

75.76%
目录
共6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