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第五十五章

一走进寺庙就能看见许多受伤的人,身上绑着绷带,有的依靠着建筑坐着休息,有的伤势较重躺在席子上,这些人都是附近聚集过来的,有伤兵,有普通人村民,只要来到这里就不□份一律视作平等的救治,空气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以及各种草药混合的气味。

根据奈落的指示找到这里,花晓葵眉毛不自觉的拧起,不喜欢空气里飘散的古怪气味。一眼看去都是男人,多半是因为战争受了伤的伤员,在这里能感觉到战争对人们的祸害,制造出了怎样的痛苦。尽管大家脸上带着劫后余生的庆幸,享受这一份难得的平静,但是阴霾的气氛挥之不去,战国时代的动荡不会轻易结束。

“竟然有这么多伤员,讨厌的时代啊!”不满的咕哝,边走边左右视察寻找熟悉的红白身影。见惯了血肉横飞的场景,这种情景除了让花晓葵感到战争阴魂不散外,已经无法勾起更多的感觉。

这里不是可以挥霍同情的时代,经历了残酷的战争能够捡回一条命已经是天大的幸运,他们已经得到了妥善的救治,这就已经足够了,仁至义尽,不需要锦上添花。

看见一名巫女走进寺院,好像在找什么人一样,一名伤势较轻的男人走上前,恭敬的询问:“巫女大人,您是在找什么人吗?”

“这里有没有一个叫做桔梗的巫女?我是来找她的。”见有人上来询问,花晓葵收回巡视周围的视线。

“您是说桔梗大人吗?”男人露出惊讶的表情,态度依旧恭敬,说:“桔梗大人出去采摘需要的草药了,因为这里伤员较多,草药消耗的很快。”

“可以看的出来。”目光随意掠过周围,皱皱鼻子,收回视线,花晓葵问:“桔梗出去多久了,估计什么时候回来?”

“这个……桔梗大人是早上的时候出去的,大概过不了多久就会回来了!”男人回忆一下,回答。

身后传来轻微的脚步声,桔梗正好回来了,看见一个巫女背对着自己和别人说话。

“有客人吗?”桔梗清冷动人的声线传过来,见她回来,一干人纷纷向她问好。

“是的桔梗大人,这位巫女大人是来找您的。”男人视线微斜向花晓葵后面走来的桔梗扬声回答。

“特意来这里找我有何贵干?”

“连我都认不出来吗桔梗?”花晓葵转过身去,视线停留在桔梗身上,熟悉的秀丽五官,一身上白下红的巫女服衬托的她清莹高贵,圣洁的似不食人间烟火,自有一股轻灵之气。

“你……”桔梗蓦然睁大眼睛,一向不显山露水的脸露出几分错愕和激动,“葵?”

“对呀,我是葵。好久不见了啊桔梗!”花晓葵抬手打招呼,唇边展开一抹欢快的笑,瞳孔映出桔梗的身影。比起过去的淡雅温婉清冷高贵,气质中参杂了几分飘渺和冷冽,圣洁的不可侵犯,态度依旧温和但心灵在无声的拒绝别人靠近,眉宇间隐藏着淡淡的落寞寂寥。

“葵,你……”桔梗有些愣怔,曾经以为已经死去的人就站在自己眼前,简直就像做梦一样。她立即想到自己现在的处境,被强制召唤回这个世界的活死人,依靠骨灰和墓土烧制出的陶俑身体活动,滞留在人世的可悲灵魂。葵也是这样吗?

不,不对!

桔梗敏锐的察觉出不和谐,眼前的葵年龄比记忆中的人要小上一些,妖怪变化出来的吗?但是气息毫无疑问是活人,没有妖气,也没有死人特有的气息,的的确确是葵的气息。这是怎么回事?

“这么久不见了,你的态度真冷淡!”花晓葵向桔梗走近几步,自然而然的拉起她的手,打算借一步说话,这里人多口杂,实在不适合交谈死而复活等惊世骇俗的言论。

桔梗的手不复过去的温暖柔软,陶俑的身体有很好的伪装的能力,不是尸体一般的冰凉僵硬,而是仿佛刚刚死掉没多久没有完全僵硬掉的冰凉,不细心的话别人也无法察觉出这种微妙的异样,只有熟悉的人才能一下子分辨出来。

花晓葵的眼眸微妙的暗了暗,这个触感提醒着她桔梗已经死掉的事实,心里滑过心酸,情绪顿时有些低落。

陶俑的身体什么感觉都没有,只是一副容纳灵魂的躯壳罢了,即使握着花晓葵的手,桔梗也感觉不到手上传过来的温度,感觉不到柔软的触感,就像装入了一副透明的盔甲中,与外界深深的隔离,只能透过眼睛和耳朵来感觉这个世界。

桔梗嘴唇蠕动的想说什么,重新见到花晓葵她很高兴,但是眼前却骤然划过枫的脸孔,苍老的面容像熟悉的陌生人一样看着她,再次见到已经死去的她喜悦的老泪纵横,但是嘴巴却无情的吐出了让犬夜叉把她的这个身体破坏掉的话。

“犬夜叉,去把姐姐的身体破坏掉,反正她只是被强迫苏醒的假东西,把灵魂从那个身体中释放出来!”枫是这样说的。

不慎失足从悬崖上滑落,犬夜叉一把拉住了她的手救了她,但是,他却对她说。

“桔梗,这样下去不行,你要回到戈薇的身体里去。”

犬夜叉希望她死掉!

回到那个女人的身体里就意味着她将不再是她,作为“桔梗”的她将会死去!

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陶俑的身体不需要呼吸,桔梗却在那一瞬间感觉到窒息般的痛苦,心灵被撕裂蹂躏的剧痛。

故作坚强的假面还未来得及戴上,整个人就被眼前人伸出的手拉走,什么假装出来故作不在乎的话都只能从唇边咽下去,被拉走趑趄了一下。葵的脚步那么的匆促雀跃,就像那一次,在枫之村附近发现了一个好去处,拉着她一起分享自己发现的秘密一样,脚步雀跃欢快,脸上挂着兴奋的笑容,明媚开朗。

“呐呐,桔梗,我有好消息要告诉你哟!”拉着桔梗向人少的地方走去,复活这种话题不适合在人多的地方讨论,万一不小心被别人听去就糟糕了。花晓葵兴冲冲的像个火车头,快步向森林里走去,忍不住先透露一点口风。

走在山路上,拉着她的人兴冲冲的对她说:“呐呐,桔梗,我发现了一个好地方哦!”

一瞬间,记忆与现实重叠起来。桔梗的手颤抖一下,情不自禁反握住花晓葵拉她的手,眼底的阴影渐渐消散,恢复波澜不惊的眼神,下意识萦绕全身的冷冽尖锐跟着褪去。

金色的阳光照耀大地,茂盛的森林只有少许几缕穿过树叶层层叠叠的堡垒落到大地上,清风吹拂,枝叶摇摆,阳光的斑点跟随着晃动。小鸟在枝头鸣叫,伏在不晓得什么地方的虫子发出高亢的叫声,一声又一声。

坐在巨树下,花晓葵娓娓叙述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关于四魂之玉的消息现在已经没有必要隐瞒,情况和五十年前不同了。

“四魂之玉竟然还有这样的秘密,有自己的思维吗?”桔梗皱起好看的眉毛,垂下眼帘若有所思,安静的沉默一会儿暂时放在心底,说:“你想用同样的办法令我真正活过来,但这是不可能的,我的**已经被烧成灰烬,现在这个身体就是用骨灰和墓土制作出来的。”

“桔梗你忘记了吗,蓬莱岛。”

“你是说那个岛屿?”桔梗表示不解,两者有什么关联。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这个办法的成功率高达80%以上,失败的话我还有备用的方案,孤注一掷不是个好风格,希望越大,失败后失望就越大,考虑周全就不用担心这个办法失败后无计可施的尴尬境地了。”花晓葵毫不掩饰的表现出对桔梗现在以陶俑之躯复活半人半妖的不在意,还一脸嫌弃这个身体不给力的表情,挑剔没有感觉这个缺点。

手上抓着一个刚才随手从路边采过来的野果,大大的咬一口,味道不怎么好,但也不是难以入口。

“你说的版本和我知道的差不多,只是视角不同。我问过犬夜叉,他说想抢回四魂之玉的时候突然失去了知觉,等清醒过来就发现自己的手上沾满了你的鲜血,担心是不是发生了不好的事情折回来,也没注意自己手上抓着四魂之玉,然后就被封印了。犬夜叉那种脑子哪里想得出什么计谋,详细情况还是不太清楚,但我猜,恐怕是倒霉的事情都撞到一起,意外产生的化学变化。”

桔梗平静的望着树上落下的金色斑点,有些恍惚。

“也可以理解为有什么力量有意在暗中推波助澜,我说过了,四魂之玉是不会甘心自己消失的,没有谁会甘愿。”将果核用力扔远,看它划出一道优美的抛物线。“虽然没什么根据,但我直觉四魂之玉在这里面功不可没。”

“看来我想用四魂之玉让犬夜叉变成人类是个愚蠢的决定,不止考虑的不成熟,让犬夜叉父亲那一方彻底厌恶了他,还……”桔梗自嘲似得说道。被强制唤醒后,随着时间慢慢过去,她的脑子渐渐冷静下来,思考起来当初的事情。她自然明白犬夜叉是怎样一个人,单纯冲动的少年心性,如果展现在她眼前的都是伪装,只是为了夺取四魂之玉的话其实有很多机会下手杀掉她。只有最后的那一刻,他显得那么狰狞反常。

桔梗一直是个聪明的人,一时的意情迷乱或怒火中烧不会掩盖掉她的睿智,当头脑冷静下来仔细思考就会敏锐的感觉出其中的不和谐,就算没人告诉她也可以凭自己的头脑察觉出事实也许并非是那样。虽说关心则乱,但吃过苦头的桔梗不会永远被蒙蔽,一次次的打击让她变得更加坚强,强迫自己冷静理智压下感情用事。

“犬夜叉现在正和同伴一起收集四魂碎片。”花晓葵侧头看着桔梗的脸,伸手递出一串念珠,“呐,给你。这是枫套到犬夜叉脖子上的念珠,我把它摘下来了。那个叫做戈薇的女孩看起来有些不着调,同伴眼巴巴的跑来救她,她竟然维护绑匪,对犬夜叉使用言灵。这是你当初为了犬夜叉制作的念珠,可不能沦落为小女孩欺负同伴骑到犬夜叉头上撒野的工具。”

“呐,桔梗,当初是你帮助了,现在轮到我了。”花晓葵露出一个爽朗明媚的笑容,除了自身看不过眼外,还一个理由,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接过花晓葵递过来的念珠,桔梗的心情可谓是五味繁杂,说不出什么滋味,这串念珠蕴涵着太多感情,勾出了她太多的情绪,甜蜜、酸楚、痛苦……

能伤她最深的永远会是最亲近的人,望着花晓葵的脸,桔梗被伤透的心几分回暖,萦绕着落寞忧愁的清莹水眸透出湿亮,身体隐隐颤抖。

有一个人始终站在自己这边,支持着自己,这种感觉真的很好!牛bb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犬夜叉)地狱阴谋师的伴侣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犬夜叉)地狱阴谋师的伴侣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十五章

83.33%
目录
共6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