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第五十六章

好消息第一个告诉桔梗,花晓葵心情很雀跃,这份发自内心的欢乐感染到被强制唤醒,迎接一个又一个打击,情绪前所未有的低落,以至开心无法笑出声桔梗。

“好不容易见面了,但现在不是呆在这里的时候,蓬莱岛具体出现的时间不明,算算时间大概就在这阵子,培育身体的方法我不清楚,必须去问奈落才行。有现成的总好过浪费时间自己慢慢研究。”有句话花晓葵没有说出来,那就是落入蓬莱岛妖怪手中的血液,经过妖力的长期滋润孕育,也许已经发生一定程度的妖化,用妖化的血液培养出来的身体很有可能会是半妖。只是个人理论上的推测,没有实际根据,花晓葵就没有说出来,反正到时候就知道了。

“奈落?从鬼蜘蛛当中诞生的那个半妖吗?他竟然想出来用这种办法唤醒你,不过,四魂之玉之前都在戈薇的体内,制造出一副同样的身体似乎没有意义。费了那么大的精力,一定是有什么目的,即使四魂之玉不出现也有一定把握达成。”桔梗脑海里浮现披着白色狒狒皮的那个身影,最后对视的那一眼,暗红色的妖瞳暴戾的不寒而栗,冰冷刺骨的可怕,即使到了现在也无法忘怀。

“被放到城主夫人体内孕育出来的葵姬拥有和我一样的能力,因为非常接近,葵姬使用入梦能力的时候很大可能会连接到我的梦境,我们之间的联系比任何人都要紧密。奈落大概是这么想的,脑子的确是很好用,一般人看来是异想天开了点。如果戈薇没有通过食骨井来到这个时代,根据梦境的联系,我可以进入葵姬的梦境逃离四魂之玉。”花晓葵托腮出神的望着前方,大树在清风吹拂下摇摆着枝叶,发出悉悉索索的树叶摩擦声。

“用这种办法为你打开一条逃生的通道,奈落真是用心良苦,不论是哪一个,都是超越了一般人的思维,打破了思维局限的奇思妙想,不可思议的半妖。”桔梗唇边勾起浅淡的弧度,恬静柔美,眉宇间的落寞淡化,语气颇为感叹,隐藏着淡淡的复杂忧愁。自然,她想到了犬夜叉。

“是吗?我承认他的脑子很好用,但是仅见识过一次就能研究的如此细微,某种程度上来说很可怕,敏锐的洞察力和推理力,对人性的把握也非常厉害。葵姬的年龄还太小,能力不够成熟,戈薇迟来几年的话,他苦心培育的通道就可以打开了,不过,也不全是用不上。”后仰依靠着树干,望着层层叠叠的枝叶,阳光被遮挡住,分散破碎,一点也不刺眼。

花晓葵不是蠢笨的人,只是懒得思考而已,她自然明白奈落该是费了多大的功夫才唤醒她的,有些事情心知肚明,鬼蜘蛛抱有什么想法她早就清楚了,奈落怎么想的就不清楚了,隐隐猜测到但没有证实她也就藏在心底。

很感激奈落,但总不能因此来个以身相许,万一不是那样,是自作多情怎么办,人家都没表明过,而且,面对奈落她完全没有那种来电的感觉,脸不红心不跳,更加不会羞涩的抬不起头。

缘分这种东西谁也说不清,顺其自然,以后总会知道的。

“你和他……”花晓葵懒散无所谓的态度让桔梗一时有些迷惑,这口气实在不像提起心爱之人应有的态度,但那天的场景她没有看错,难道是吵架了?

“我们什么都没用!”脑海滑过枫的话,花晓葵肯定的说,那个乌龙竟然一直到现在都没解开,她还以为时间一久桔梗就会忘记掉。

完全是反效果,桔梗更加肯定是吵架了。没有关系,奈落会这么辛苦,大费周章的唤醒葵?

“呐,桔梗,你要和我一起去吗?那个岛上的妖怪大概也知道培育复制体的办法,但我可信不过他们,果然还是奈落比较可靠。”花晓葵毫无所知的偏向了奈落,从未想过奈落会不告诉她。

“呵……”桔梗轻轻笑出声,口口声声说和奈落没关系,但心底却并不是那样。

“笑什么?”花晓葵纳闷。

“没什么。”桔梗收起笑容,故作严肃,装作自己刚才没有笑过的样子。

“你要和我一起去吗?留在这个寺院里可不好,到处都是受伤生病的人,你简直被当成了冤大头。”

“不,大家都在努力的活着,我只是尽一份力而已。战乱从来不是大家所希望的,上位者不了解民间疾苦,发动一次又一次的战争,这个时代的悲剧不知要延长到何时才会结束。”被迫苏醒面对被诅咒的残酷命运,怨恨着,执著着,有太多的悲伤,纵使命运不公,桔梗依旧保留着悲天悯人的善良心灵。

唯一得到的,就是心灵更加自由,不在是被村子所束缚的巫女,拥有更广阔的天地。

笑容的弧度清浅,面容姣好秀丽,气质圣洁的不食人间烟火,但是没有那种高人一等的疏离和睥睨,温暖的不可思议,拥有真正温柔内心的人才会有这样的特质。“还是你一个人去,我暂时留在这里,至少要安排一下,不能随便走开。”

“我知道了,你就是太好心了。”花晓葵撇嘴咕哝,但没有发表太多的不满,因为她曾经也是桔梗“好心”的受惠者。“去找奈落的话很可能会碰上犬夜叉,不知道为什么,他好像看犬夜叉特别不顺眼,说不定现在又在挖坑设计犬夜叉,前几天一直在枫之村附近晃来晃去,果然是跑来踩点的对对?”

“同样是半妖,大概无意识的有了攀比心理也说不定。”都是不受欢迎的存在,夹在妖怪与人类之间。

“是吗?难以想象。”花晓葵只能表示不置可否。

寺院里收留了很多受伤或者生病的人,基本都是男人,空气里飘着一股气味,花晓葵很不感冒,桔梗闻不到但她闻的很清楚,药草味、血腥味还有男人的体臭……呆不下去!!

“没有嗅觉某种时候还是有好处的,话说这里人太多了?空气里都飘着一股子怪味儿,难闻死了!”花晓葵受不了的抱怨,夸张的抬手扇扇周围驱赶气味,当然,这是无用功。

“这些都是附近聚集过来的伤员,既然来了,就一视同仁的治疗照顾,敌对的是上位者,对于普通百姓来说没有多大意义,他们其实也都是可怜人,被迫流离失所参与战争。上位者动荡敌对,你死我活,牺牲最多的是平民百姓。”见多了战争中发生的惨剧,桔梗已经明白了动荡的源头是什么,结果是越发的怜悯百姓疾苦。身在乱世之中,身为巫女的她能做的事有限,救治需要治疗的人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点贡献。

“我是怎么也不可能做到你这样的程度,无法坚持长期行善,但我至少不会为非作歹,以我来看,这就足够了。”花晓葵站起身,拍拍裙裤臀部沾上的尘土,望着桔梗认真的说:“虽然很可惜,但我不在这里留夜了,不知道为什么心头有些不安。说真的,我总感觉四魂之玉很不对头,可惜我手上没有碎片,否则就可以探查一下,靠碎片之间的联系搜索一下所有的碎片是否有异动。”

“关乎四魂之玉的事不能放松,我们都吃过它的苦头。”黑眸中浮现凝重,桔梗也明白一直都不曾安分过不断招灾引难掀起腥风血雨的四魂之玉不可能束手就擒,乖乖任由花晓葵封印住,暴风雨前的宁静。

“是呢。”花晓葵点头,“那我先走了。”

将她送到寺院附近就消失不见的奈落没有如花晓葵所期待的那样出现,早就弄不清人见城在什么地方,靠自己找也不晓得何时才会碰上。奈落在城外布下了隐藏的结界,四魂之玉的气息也被一定程度上掩盖住,不进入感知范围她是感觉不到那种气息的。

一连几天都没线索,抓抓脑袋想不明白奈落怎么会突然销声匿迹了,那天见到他的时候就感觉到微妙的古怪,难不成这短短的时间里恶化的严重了?

在人烟罕见的树林里游荡,突然花晓葵脚步一顿,她感觉到了四魂之玉的气息,不过这个感觉应该不是奈落手上拿着的碎片,以那么大块的碎块来说,波动不够强烈。

沿着四魂碎片的波动直线前进,视野里渐渐出现一座城池,看起来真像人见城。

“阴气缭绕,邪云盘旋,简直就像妖怪大本营,有眼睛的都能看出不对劲。外面没有结界,而且周围的地势不太一样,这里不是真正的人见城。幻术伪装出来的家城池吗?又做这种事情,从碎片的波动来看,是戈薇身上的那块,一般碎片的波动要微弱很多,体积差距摆在那里嘛!”

毫不犹豫的走进城池,话说这是她第二次撞见奈落做坏事设计犬夜叉了,同样是引诱到城池里,他很喜欢瓮中捉鳖这幕戏码?

天空阴云密布,黑压压的,地上倒着一地的尸体,尖尖的耳朵表明非人的身份,看打扮和残留的妖气,是妖狼族的。竟然有这么多死在这里,明面上这里还是人类的城池,这么多妖怪跑过来干什么?

图谋不轨反被杀!

花晓葵脑海里浮现这么一句。

“喂,怎么会有那么多的妖狼死在这里?”花晓葵开口问盯着前面两人满脸焦急想阻止但心有力不足的戈薇。

犬夜叉和钢牙正打的难舍难分,两人都是冲动型的,钢牙打了鸡血一样兴奋神勇,一脸愤怒的挥着拳头,犬夜叉处于下风,顾虑什么一样,没有痛下狠手使出风之伤。

“啊啊!”七宝大呼小叫,被身后突然传来的声音吓了一跳,转过头,吃惊,“你怎么会在这里?”

“葵君?你为什么……?”戈薇转过身,看见眼前的人非常惊讶,然后一脸焦急的说:“葵君,钢牙以为这些妖狼族是犬夜叉杀的,快想想办法阻止他们两个!”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妖狼出现在人类的城池里,又跑到人类的地盘放肆为非作歹吗?”没有急着阻止,花晓葵的语气有些不善。不是妖狼有偏见,随便一个人,不论是普通村民还是巫女法师,看见这样的场景都会这样想的?尤其是妖狼族前科不良,没少袭击人类村庄。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这是奈落设下的陷阱,让钢牙和犬夜叉互相残杀!钢牙看见同伴都被杀掉了,我说的话完全没听进去!!”戈薇焦急的说,人类和妖怪的问题还是先放后面,把眼前的厮杀战斗阻止了再说。

“奈落的陷阱?这些家伙知道这里不是人类城池吗?”随意踢踢一具妖狼的尸体,不以为意的轻蔑态度让愤怒中的钢牙冒火的看过来,现在的他就像个炸药桶,一点就爆。唇边勾起刻薄的弧度,嘲弄的咧嘴,“怎么了,生气了?看我这么对待你的同胞感到被轻蔑践踏了?那么,尸体都被袭击村子的野狼啃吃掉,我是不是应该更加生气?”

钢牙的注意力稍微从犬夜叉身上转移,杀气腾腾的怒视着火上浇油的花晓葵。

“如果知道这里是另一个妖怪制造出的假城池,妖狼就不会随便跑进来了?以为是普通的人类城池就不放在眼里的跑进来放肆,结果可笑的中了陷阱被黑吃黑!你觉得是谁的错?其他的不说,钢牙,作为首领你太失职了,竟然没能管住自己的族人任他们横冲直撞,结果白白送了性命!!”

“…………呃!!!”

看见满地族人的尸体和浑身血腥味的犬夜叉,钢牙直觉把所有责任推到了犬夜叉身上,满脑子为族人报仇的念头,花晓葵犀利毫不留情的话刺的他气势顿时矮下来。但仅凭语言是不可能让他罢手的,只能将头脑发热的钢牙气势削减下来,稍微冷静,但这样一来他的攻击就会有一丝迟疑,力量减弱,不像前面那样豁出去的不顾一切,把所有的愤怒化为了力量。

因为受的伤还没好,他拒绝了跟北方合作一起前去抢夺四魂碎片。作为首领,没能管住族人,以为是人类城池就没多加理会,任由族人加入,结果来抢夺的妖狼全部死亡,是他的失误,这是不可退却的错误,就算报了仇也无可弥补。牛bb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犬夜叉)地狱阴谋师的伴侣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犬夜叉)地狱阴谋师的伴侣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十六章

84.85%
目录
共6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