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捉虫)

第五十八章(捉虫)

伤势稍作缓和,犬夜叉就逞强的挣扎爬起身,用刀支撑身体,金色的眼睛愤怒的几乎喷火,愤恨的瞪着神乐。

“奈落那个混蛋,三番两次的来找麻烦,他手上的四魂之玉我要定了!!不过在此之前,有着和他一样味道,把杀死妖狼栽赃到我身上,还逼迫我跟臭狼残杀,不论是奈落的意思还是你自己的意思,都不可原谅!!!”犬夜叉愤怒的压低了嗓音,金色的双眸璀璨的犀利凌厉,因为疼痛没能冲动的立即跳上前挥刀砍人,压抑的愤怒反倒产生出人意料的效果,目光触及,后颈凉飕飕的颤栗感油然而生。

奈落?不能动弹的钢牙心底疑惑的滑过这个陌生的名字。

看见犬夜叉竟然还没有死,生命力顽强的不可思议,神乐颇为惊讶。钢牙最后一击她看得真切,地面都被打出一个大坑,犬夜叉正面受了这一拳,不但没死竟然还可以动弹。红色的眼珠微动,目光落到花晓葵身上,折扇优雅的挡住半张脸,眼中有一丝了然。因为那个女人的缘故吗,刚才她特意去检查了犬夜叉的伤势,原本以为是不死心,不相信犬夜叉死了,现在看来不是这么回事。

“狼哥哥,看来你没能杀死犬夜叉,我高估了你的能力!”眼波流转,隐藏住真实的心思,神乐故作调笑。

“犬夜叉……”钢牙也非常吃惊,竟然还没死。

“奈落现在在什么地方,你应该很清楚,回答我!”不喜欢拐弯抹角,花晓葵开门见山的直奔主题。

“你就是葵,奈落念念不忘的那个巫女?”神乐意味深长的瞅着花晓葵,眼底流露的情绪似笑非笑。轻轻晃动折扇,慢条斯理的故意吊人胃口,就是不给出明确回答。

“八卦什么你还是回去窝到角落里和志同道合的人慢慢聊,人见城在什么方向,或者说,奈落把人见城搬到什么地方去了?”

花晓葵是忘记了人见城在什么地方,但她可以向别人打听,毕竟人见城原本是人类的一座城池,附近的人应该对它略有耳闻。按照别人指的地方,她却什么都没找到,只有一片空地,附近一家农户告知人见城某天突然无声无息消失了。

“这种事我怎么敢随便透露呢,奈落把城池隐藏起来就是不想被人找到,说出来我岂不是就糟糕了!”神乐无意给她答案,用气死人的缓慢语气说道。她从奈落那里知道对方实力不弱,真打起来输赢现在还不敢下定论,但肯定会很麻烦,决定祸水东引,让奈落自己应付。“真的想知道的话,奈落的傀儡在那里面,你可以自己问。”合起折扇一指。

“傀儡?”花晓葵眨眨眼,虽然想过去拷问那个傀儡,但这边的情况不太乐观,钢牙浑身不能动,犬夜叉受了伤实力下降,戈薇经常掉链子战斗力时好时坏,七宝和云母对形势没什么大帮助,这种时候撇下犬夜叉不太好!

犹豫迟疑的没有立即动身,花晓葵手上提着园艺师之剪考虑中。

“你的对手是我,不要分神注意无关紧要的事情!听好了,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犬夜叉对神乐接近漫不经心的态度很不满,直接将花晓葵的疑问归结到了“无关紧要的事情”里,比起追问奈落的下落,他现在更想用铁碎牙打倒神乐。

“无关紧要?你什么意思啊犬夜叉,我可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话说这副身体还能战斗吗,别逞强了!”花晓葵立即发飙的冲犬夜叉大吼,也不看看她是为了谁才去找奈落的。

“没错,你这副模样,站都站不稳了还想和我战斗?虽然没有死,但是脑子已经坏掉,眼睛变成了装饰品连现实都看不清了吗?”神乐毫不客气的嘲讽犬夜叉不自量力,悠闲从容的不把他放眼里。

犬夜叉的回答是二话不说握着铁碎牙就跳起来砍过去,神乐随意一挥,面前划出一道弧光,风的压力弹回了铁碎牙。右手在刚才的战斗中被打碎了骨头,犬夜叉只能用左手握刀,这样一来连平常一般的力量都使不出来。铁碎牙轻易被弹开,犬夜叉不甘的瞪眼咬牙。

受了伤不宜剧烈运动,犬夜叉全然不顾自己的伤势硬要和神乐开战,花晓葵呆了一下,抓住园艺师之剪的手紧了紧,果断决定进行武力镇压。犬夜叉摆明了不会轻易罢手,神乐不知道什么意图,挑衅态度十足。

谁知刚摆出一副要参加的架势,不晓得从哪里飞出一大群最猛胜,密密麻麻的一片,空气里响起嗡嗡的声音,无数双眼睛死死的盯住花晓葵。

众多注目礼让花晓葵心里直打鼓,冷汗细细密密的挂下,只感到自己头皮发麻,后颈凉飕飕的,僵硬的站着大眼瞪小眼。最猛胜只是飞在半空盯住花晓葵,没有流露出任何恶意和杀气。

“最猛胜?”这么多数量的毒蜂让犬夜叉吃惊了一下,不过他们本来就是追着最猛胜才跑到这个城池里来,对它们的出现并不意外。花晓葵抓着巨大的剪刀,和毒蜂对峙,犬夜叉原来以为她会参与到战斗里,正想叫她站一边别动,这是他的战斗。谁知事情的发展大大出人意料,花晓葵和毒蜂僵持了一会儿,突然拔腿就跑,恨不得多长几条腿似得跑得飞快,冲到屋子里,丢下一句话。

“这里就交给你了犬夜叉!!”一点都不心虚。

木屐跑在木质地板上,发出一声声脆响,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跑去,一个拐弯,看见一间和式的宽敞房间里,披着白色狒狒皮的傀儡像章鱼一样长出许多触手,珊瑚和弥勒正和它打的难舍难分。虽然只是一个傀儡,但一时半会儿两人也脱不了身。

听见地板上传来的声音,两人抽出一点空闲回头瞥一眼,看见了意料之外的人。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珊瑚脱口问。

花晓葵没有回答,冲过去一剪子挥去,弧光削掉了半数触手,少了一截的触手很快就长出来,气势汹汹的伸向花晓葵,粗长的触手真是邪恶啊!

毫不客气的削断触手,花晓葵有点苦恼,她的目标不是干掉这个傀儡,但另一边的奈落存心不肯说话的话她也不能拿对方怎么样。

“喂奈落,你快点说话!”没头没脑的一句,喊得好像是奈落故意装蒜不肯说话一样。

“呵,没想到你竟然也会跑到这里来。许久没见到桔梗,不打算和她多叙叙旧吗?我以为你很想见桔梗,张口闭口的把桔梗挂在嘴边,总是考虑桔梗的事。”傀儡暂时停下动作,狒狒头下传出奈落低沉天生薄凉不论说什么听起来都隐含嘲讽的声音,语气不紧不慢,透出他自己都没发现的情绪。

“不是你告诉我桔梗在什么地方的吗,干嘛一副不高兴的样子?”男人心也海底针,特意跑来告诉她时候却又因此不高兴,难道是因为她都没有道谢所以不满了?花晓葵挠挠腮,“前面我忘记说了,真是谢谢你奈落,帮我找到了桔梗。”

花晓葵真心的感谢,奈落的反应是一条粗长的触手狠狠的抽过去,花晓葵跃开,刚才站的地方地板被抽出了一个洞,露出下面的泥土。

“我都道谢了……”花晓葵下意识感到奈落有些奇怪,她的印象中,奈落一直都是沉稳阴郁的不显山露水,从来没有这么情绪外泄过,只一句话就不高兴的发脾气。该不会是正好心情不佳所以才会像个炸药桶一样经不起刺激?话说他到底在不高兴什么啊?

“你有什么事,特意来找我不会是就为了道谢?”以奈落的自制,声音没有透露出一点他现在的状态。

“你是如何制作出我的复制体的?”

花晓葵的思维很简单,而这个办法并没有多高明,奈落很快把她突然这么问的用意和桔梗联系到一起。从清醒开始就惦记着桔梗,现在第一次主动找他也是为了桔梗,名叫嫉妒的情绪高涨,一发不可收拾起来。

光线阴暗的房间里,奈落优雅的单腿曲起坐在地板上,窗台上放着一个傀儡,上面系着一根他的发丝。看起来似乎与往常无意,侧脸上暗红色的眸子闪烁着诡谲魔魅的暗光,阴暗的仿佛能吸走灵魂,浑身阴霾的慑人,气息混乱。四魂之玉纯净无暇的光芒在这气氛诡异的房间里特别突兀,那么的格格不入,仿佛不会被任何东西所污染,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奈落另一边侧脸上的眼睛,猩红的可怕,连眼白都被遮挡住看不见了,猩红的好像血液,几欲涌出眼眶。

嫉妒让他的神情无比阴沉,情绪非自然的波动,仿佛理智被什么削弱了,情绪像咆哮着想夺回自由的野兽一样。这时候的他状态很不稳定,透出严重的违和感。

奈落似乎对此很清楚,很快就反应过来,硬生生压下潮涌一般汹涌的嫉妒情绪,强迫自己平静。“负面情绪在不断涌上来,愤怒、嫉妒、残虐……充斥心灵,嚣张的横冲直撞,差点被嫉妒吞噬心灵了。”

四魂之玉静静的躺在奈落手中,纯净的光芒纤尘不染,比起刚才,光芒似乎明亮了一点点。

“虽然危险,一旦输了就是万劫不复,我奈落变成他人的粮食,但是,有冒险的价值!”压低声音的喃喃自语,说不出的阴郁冰冷,右眼已经恢复正常,暗红色的眸子透出某种执着势在必得。“你也在赌不是吗,葵的咄咄逼人终于逼得你狗急跳墙了,四魂之玉。”

似乎是对控制傀儡纠缠住别人失去了兴趣,奈落通过傀儡丢下一句话,就不再出声,傀儡自动崩解。

“想知道的话,就自己来找我!”

“喂奈落,奈落!”之后任花晓葵怎么叫唤都没有用。只得到这么一句话,弄的她一头雾水。

怎么回事啊,突然装起神秘!花晓葵忿忿不平的撇嘴,问之前她根本没想过奈落会拒绝回答,而事实就是如此,让她颇为纳闷。

心里在奇怪也只能先放着,奈落不能不找,到时候说不定就知道了!花晓葵暗自点点头,决定无论如何也要把奈落找出来。

“想要得到自由之体而得打算吞噬掉我,正好,我也是这么想的,为了得到更加强大的力量,本质相似连想法都差不多,不约而同!”奈落发出低低的笑声,既然四魂之玉先一步动手,那他不妨将计就计。

只是这样一来受玉的影响情绪就会变得不稳定容易起波澜,如果迷失了心神沉溺的无法自拔,他就会被吞噬掉。刚才就险险的擦边而过,差点被趁虚而入。

四魂之玉会选择向他出手在奈落的意料之中,千方百计想污染被封印的玉就是想试探玉里面的意识,没有人会比他更合适作为这个污浊灵魂的载体。

这是一场无声却激烈的战斗,走错一步就会落得形神俱灭,成为对方的粮食!牛bb小说阅读网www.bxwx.org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犬夜叉)地狱阴谋师的伴侣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犬夜叉)地狱阴谋师的伴侣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十八章(捉虫)

87.88%
目录
共6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