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第五十九章

“啊啊啊啊……我真是个笨蛋笨蛋!”花晓葵懊恼的抓头发,“时间地点都没有约好,真是太粗心了!!”

因为奈落突然玩起了捉迷藏,认为一时半会儿找不到人,她就决定先回桔梗那里,商量一下,谁知再到那个寺院里后竟然发现桔梗已经离开了。桔梗知晓了四魂之玉的真相,不论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继续贯彻心中的正义,最后都会跟奈落搭上关系,谁让他手头上的四魂碎片最多呢。心里很明白,目标相同,总有会再度遇见的一天,但还是很失望啊!

花晓葵非常懊恼,当时怎么就兴冲冲的一个人跑去了找人了呢!随即郁闷起来,是压根没想过奈落会拒绝,下意识以为只是出去一趟很快就会回来,结果却是奈落出乎意料的不肯现身。

陡然又想起一件事,上一次见面就隐隐感觉奈落似乎不太对劲,但因为四魂之玉的光芒非常纯净,加上急着想找到桔梗就没有太关注,现在再仔细想想实在太不对劲!

四魂之玉一定不会安分,亲手封印碎片时她就知道翠子的意志压制不了多久,玉的世界里翠子和妖怪们僵持了数百年,谁也奈何不了谁,维持着一种微妙的平衡,现在因为她这个外力因素的协助而占上风压抑住里面的妖怪和玉的意识,这势必会打破一直以来维持住的微妙平衡,会发生什么变化她也不清楚。一开始根本就没多想,现在静下心仔细思考却发现了当初那么做的不妥,可不妥也只能认了,难道任由四魂之玉作乱?

活生生并且向来不安分的意识肯定不会坐以待毙,而奈落明知道收集玉是将自己往虎口送却还是锲而不舍,心里究竟在打什么主意很难说。也许是真的想帮她夺回魂片,但他意图就真的这么单纯没有其他想法?最不济也是鬼蜘蛛贪婪本性作祟,想掠夺占有好东西!四魂之玉不安分,奈落心怀不轨,一丘之貉的两个撞到一起了真的没事吗?狼狈为奸不多做考虑,四魂之玉经手过的坏人一定不少,话说会打它主意的基本不是好人,蛊惑引诱持有者不知不觉成为自己的棋子,稳坐钓鱼台冷眼旁观从中得利才是它最可能会做的,看它这么谨慎狡猾的隐藏自己的意识不被外人发觉就知道。一丘之貉却不狼狈为奸,那就只有同性相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花晓葵眉毛拧紧,虽然急着找桔梗但奈落至少排在第二位,手中没有四魂之玉就提醒自己找到机会就查探一下四魂碎片的状况。在那座虚假的城池里遇见戈薇的时候怎么就忘记了,还有钢牙,他腿上的两块碎片没有封印,推测玉或许会被逼急做出什么就更不能放着不管,那个时候明明就是个好机会啊!每封印过的碎片或许能探索到更多四魂之玉的动向也说不定,翠子意识压抑住玉的意识,也弱化了它的存在感。

挠头发,桔梗不知所踪,奈落藏起来,只好去找犬夜叉了,似乎因为莫名的原因,奈落很喜欢找他茬的样子,刚制作出了分`身就忙不迭的派去执行命令,设下陷阱重伤犬夜叉。有什么新动静了说不定又会找犬夜叉,无意识泄漏出第一手资料。

犬夜叉一干人很好找,特点明显,而法师经常会带着众人到村子里过夜,他们又没想过掩藏行踪。回到假城池附近各个村子里打听了一下,很轻松就得到他们的行踪,花晓葵一路追过去。

远远的就感觉到四魂碎片的气息,因为附有自己的力量,分辨起来就更容易。知道几人就在前面的村子里,花晓葵直直沿着玉的气息走去。夜色已黑,说实话她真的很不乐意一个人在漆黑的山里过夜,蚊子很凶猛,被咬一口超级痒的,除此之外还有其他许多虫子,太影响心情!

走出林子站在山崖上,视野豁然开朗,村子的样貌尽收眼底,花晓葵不自觉蹙眉,还没有靠近她就感觉到这个村子里漂浮着淡淡的妖气,很熟悉,正是奈落的。难道奈落的分`身又跑来找茬了?真是锲而不舍!

难不成更年期到了,不找别人麻烦心里就不舒坦?花晓葵吐槽。

刚要进村参合一脚,抓住奈落,却发现村子里陡然冒起一大团瘴气,似乎要离开。夜色深了隔的距离又远,看的不是很真切,只能模模糊糊看见一团气体龙卷风一样旋转,但那里面花晓葵看见了四魂之玉的光芒。

慢吞吞的过去肯定会错过,等赶到早已人去空,当机立断,花晓葵腾空飞起直追而去。不是在梦境里这项能力就会变得很鸡肋,飞不高,耐久力也差,只有速度勉强如意。

五指一动抓住召唤出的园艺师之剪,两手抓住剪刀柄狠狠劈向瘴气龙卷风,瘴气分成两半散掉露出里面包裹的三人,眼疾手快,一剪子挥向中间的奈落。剪刀的锋芒无比犀利,挨上一记伤势绝对没得商量,不死也残废。花晓葵早已习惯了这样凶狠毫不留情的打法,丝毫不觉得哪里不对。

坚硬粗长的触手迅速挡住剪刀,被缠绕的锋芒撕成碎块,势如破竹。奈落身体一歪,一条胳膊被干脆利落的卸下,哼也不哼,仿佛被斩断的不是自己的胳膊,目光深沉阴鹜,暗红色粘稠浓重的好似干涸的血迹,浓厚的戾气扑面而来,煞气十足,只看一眼就会胆寒的瑟瑟发抖,不敢独自入睡。

神乐的反应也不慢,吃惊之余立即挥扇反击,弯月形的风刃近距离撞向花晓葵,可惜一个都没打中。卸下奈落的胳膊花晓葵就警敏的稍微推开拉出一点距离,察觉到神乐的动作之前就做好了撤离闪躲的准备,没有丝毫停滞。一系列动作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在半空奇异的后退躲开神乐的风刃,园艺师之剪迅速变换成园艺师之壶,提起随意一淋在空中划出优美的弧度,绿色的藤蔓凭空生出,气势汹汹的扑向三人,蛇一样灵活将他们缠绕住。花晓葵落到地上,敏捷轻盈如羽毛,被藤蔓缠绕的三人被拽到地上。就在犬夜叉几人百米外的地方。

“厉、厉害!只一下子就结束了!”七宝惊讶的口吃了一下,看见奈落被卸掉的胳膊更是震惊的差点眼睛瞪脱眶。犬夜叉都被打败了,奈落变得这么厉害了竟然被砍掉了胳膊!

“是葵大人。”弥勒认出了眼前的巫女。

奈落冷冷的注视面无表情的花晓葵,进入战斗状态的她神情肃穆冷硬,紧迫感重重压在众人心头,情不自禁屏住呼吸尽量不发出声音,冰寒刺骨的杀气暴风雪似得刮得人生疼,寒冷直达灵魂,牙齿都要颤抖的战栗。被卸下的胳膊掉在地上,仿佛泥土捏出的手臂一样没有流一点血,奈落看也不看一眼,暗红色的眼眸只映出了花晓葵的身影。

他很愤怒,暴虐的煞气更加浓重就是证明,神无捧着镜子木偶一样站着,神乐被他浑身的气势吓得噤若寒蝉不敢出声。花晓葵的剪刀没有任何迟疑犹豫,奈落非常清楚的感觉到这一点,强制控制的情绪立即不稳定了。

伺机而动的四魂之玉见缝插针,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吞噬的机会,奈落心神动荡理智混乱,它才有机会夺取这副身体的控制。

“哼!”花晓葵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得意的冷哼,浑身萦绕的紧张战栗像得到命令一样消散,神采飞扬的炫耀,一点都没有偷袭的自觉,尾音愉悦的上扬,“抓到了!!”

听见的人都是一头雾水,奈落一言不发,依旧用恐怖的暗红色双眸盯住花晓葵。

“前面刚说要我自己去找你,现在立即就被我抓到,前后才两三天。”深感在假城池里那次奈落是在忽悠她呢,而自己也真的纠结了一番,花晓葵指着奈落不高兴的质问,“你是不是瞧不起我啊,连意思意思一下都欠奉,这么快就出来到处溜达,被我抓个正着!”

“一见面就砍掉了我的胳膊,真是无情的问候。”奈落勾起冷笑,面上没有流露出怒容,但眼底隐藏浓浓的怒火,冲击着他的理智。负面情绪被四魂之玉无限扩大,哪怕只有一点点也会被从心底勾出,占据整个心神,仿若走钢丝,一不小心就会掉下来摔得粉身碎骨。不止负面情绪会被无限扩大,还容易生出暴虐的想法,喜怒无常,心里涌出的煞气阴暗需要发泄,一直堆积总有一天会压抑不住,如崩堤一样汹涌而出,势不可挡。

被砍掉的胳膊的浮起重新接回,随意动了动手臂,若不是袖子恢复不了可怜兮兮的躺地上,没人会怀疑奈落的胳膊曾经被卸下过,接合处完美无瑕,没有一点痕迹。

和四魂之玉拉锯交锋的后遗症都和预料的一样,将犬夜叉几人作为目标宣泄横冲直撞的戾气缓解内心的狂暴欲顺便检测实验一下新的力量也的确如想的一样顺利,唯有一点超出了计算,那就是葵对他的影响力。这已经是第二次了,难以克制内心涌上的负面情绪,想要她的眼中只有他一个人,想要她的身体与心灵都属于他,想要得到她的一切……所以嫉妒每一个让她在意的人,所以愤怒她毫不留情的攻击!

四魂之玉和他一样,都非常善于捕捉心灵的阴暗并加以利用啊,愤怒之下是难以自持的毁灭欲!

绿色藤蔓困不住奈落,只见他身影一闪,下一秒出现在花晓葵身后,眼底是自己也弄不清的混乱情绪,玉的阴暗在覆盖。

敏锐的瞬间捕捉到背后微弱的气流变化,花晓葵反射性的回旋一扫,落空了,手中的园艺师之壶已经瞬间变换为了剪刀。眼底神色不禁凝重起来,那一瞬间,她的第一反应是“四魂之玉”,而不是奈落。怎么回事,那明明就是奈落,为什么会有背后站着四魂之玉的错觉?

有疑问就自己去找答案,真相不会从天上掉下来。花晓葵浑身的气势一瞬间凌厉起来,一身巫女服身材纤细单薄却散发出身经百战的战士才有的压迫感,气势逼人,犀利的仿佛出鞘的剑,锋芒不露。

看似久其实不过几秒的事,旁人看来就是花晓葵横扫身后就迅速冲向奈落,猛攻急击。

触手根本阻挡不了园艺师之剪,奈落却反常的没有张开引以为傲的结界。花晓葵不清楚他是怎么回事,看不明白那双暗红眼眸中激烈的挣扎,不过第六感发挥作用,几次交锋后抓到一个破绽,她却陡然放弃用园艺师之剪攻击,徒手恶狠狠刺进了奈落胸内,挖出一块不完整的四魂之玉。

四魂之玉的光芒明亮的炫目,纯净的纤尘不染,比雪还要纯粹洁净,一种难以形容的极致美感。一瞬间绽放出的光芒晃花了花晓葵的眼睛,不由自主眯起眼,骤然脸色大变。

这块玉已经虚有其表,里面已经空掉!!!

愣神震惊间,奈落趁机带着神无和神乐跑掉,仿佛就是为了引诱花晓葵挖出四魂之玉,达成目的就没有再逗留的必要。奈落唇边挂着诡异的微笑,是计谋得逞的得意,眉宇间的煞气减弱几分,意味深长的回视一眼愣神的花晓葵。

作者有话要说:宽带终于续费了~~~(>ω<)牛bb小说阅读网www.bxwx.org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犬夜叉)地狱阴谋师的伴侣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犬夜叉)地狱阴谋师的伴侣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十九章

89.39%
目录
共6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