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第六十五章

()清晨,金色的阳光穿过森林重重障碍投到地上,斑驳的光点忽动忽动,凉凉的微风充满浓郁植物以及略带湿润的泥土芬芳,笼罩住整个森林的薄薄晨雾在阳光的温度下渐渐蒸发消失,经过一夜休息精神奕奕翘起的绿叶表面细细密密覆盖的一层水珠伴随晨雾的脚步被蒸发。

话说早起的鸟儿有虫吃,鸟巢里的小鸟都早早的飞出去,三三两两聚在一起,有的站在枝头鸣叫,唱着祖辈流传下的歌,最天然原始的动人曲子,有的互相嬉闹玩耍,扑扇羽毛丰满的翅膀追逐同伴,有的聚精会神睁大圆溜溜的眼睛搜索伪装起来的虫子,准备捕捉食物美美饱餐一顿,还有的炫耀似得立在枝头,爱美的用尖尖的鸟啄梳理自己的羽毛,抖擞抖擞神清气爽。热闹充满活力的画面三言两语难以描述的清,整个森林因为这些活泼的精灵显得热闹非凡充满生气。

“……唔……”满耳清脆鸟鸣,花晓葵有些不满的嘟囔发出无意义的声音,意识还没有完全清醒,但沉睡的脑细胞已经有一部分被吵醒过来,半梦半醒之间。两手抓抓毛茸茸的狒狒皮,眉毛微微蹙起,不堪骚扰的蠕动身体睡姿稍微变化了一下,无意识蹭蹭抱着的绵软皮毛,睡的很舒服。

轻微的动静惊动了某人肉垫子,奈落缓缓睁开紧闭的眼睛,眼睑半阖,纤长的睫毛落下扇形的淡淡阴影,暗红色眸子清明一片,没有半点迷蒙,仿佛一夜未眠只是闭上眼睛假寐而已。柔软的头发海藻一样微微曲卷,柔柔的垂下随意散落,五官柔和透出一股阴柔的味道,皮肤白皙细腻。毫无情绪波动的表情看不出什么,周围弥漫的气息却泄漏了他心中的秘密,他心情很好。

“唔…………”眉毛蹙的更深,半梦半醒之间的花晓葵再次不满的发出无意义的嘟囔声,抓住触感极佳的狒狒皮往上拉,舒服的抱住蹭了蹭,仿佛撒娇一样,微微翻动身体往热源靠近。森林的地面冰凉僵硬久了咯的她难受,感觉身边软绵绵的热源无意识靠的更近,身体重量越来越多压上去。

软软暖暖有弹性,比冰凉僵硬的地面好太多了。

小鸟叽叽喳喳的叫声吵的花晓葵有些烦躁,无意识的小动作不禁更多,小猫一样摩擦身后又暖又软的不明物体,眷恋的蹭蹭,不知不觉整个人都转移上去脱离了地面,没有了**的冰冷地面咯的她难受,情不自禁放松身体。人是舒服了,但小鸟真的很吵,不晓得有多少鸟在那里叽叽喳喳的嬉戏玩耍,幽静的清晨里显得特别活跃。

“……吵死了…………”花晓葵无意识的嘟囔,声音很低很低,连自己都要怀疑是否真的说出来了,也许只是错觉,脑海里滑过而已并没有说出声。

奈落雕塑一样保持姿势一动不动,暗红的眸子冷冷的注视花晓葵小猫一样无意识的举动,任由对方将自己当作软垫蹭啊蹭的将体重一点一点压上来,面无表情不动如山。两人身体紧密贴着,温热的体温透过薄薄的衣料传给对方,单薄的一层隔阂根本阻挡不了什么,甚至能清楚的感觉到对方的身体。随着花晓葵无意识的磨蹭,奈落暗红色的眸子不禁深沉下来,深邃的仿佛连光都会被吸进去逃脱不出。大手自然而然的搂住花晓葵的腰肢,她睡相太不老实了,被小鸟吵的有些烦躁后就无意识的喜欢蠕动磨蹭微妙的变化身体姿势。

“葵,醒来,已经早上了。”低沉的声音微微沙哑,这不老实的睡相让奈落有些受不了,自制力备受挑战啊。

爱睡懒觉的某只当然不可能就这么乖乖听话的立即爬起来,眼睛难舍难分的黏在一起不肯醒来,睡的很幸福,砸砸嘴无意识嘟囔一声就没反应了。

奈落面无表情的注视花晓葵的睡颜,只是眸光更深,大手搂的更紧了,掌心温度热的烫人。

赖床没什么,但是一大清早的,把某人当作软垫子也就算了,最要人命的还总是不老实的蠕动,无意识在奈落身上蹭来蹭去,摩擦起电,他若是不给点反应就太对不起“雄性”这个身份了。

感觉到某不明物体抵着自己,硬硬的,烫烫的,犹在半梦半醒之间的花晓葵挪动了一□体,结果反而让它滑到了自己的两腿间不经意蹭到了敏感处,电流四窜。脑子迷迷糊糊的但受到刺激了反应却不慢,伸手探去一把抓住某硕大的硬热物体,多么令人措手不及的一个“猴子偷桃”啊,下意识想排除不明物体却不经意做了一个很猥琐的举动。

“嘶!!”冷不防被偷袭的奈落狠狠倒吸一口冷气,身体猛的一个弹跳,反应剧烈。花晓葵滑到地上,而他是利落的一个翻身把她压在了身下,暗红的眼眸更是深邃的深不见底,浓重的阴色晕染眼底。

睡的正舒服突然滑到**的地面上,还突然被一百几十斤的重量压在身下,任谁都无法再继续睡下去了。花晓葵猛然睁大眼睛,七分起床气三分莫名其妙两分无辜的瞪着身上的奈落。暗红色的眸子充满侵略性,充斥了某种令人无法忽视的东西,花晓葵后脑勺滑下一滴汗,在这存在感强烈的目光注视下,脸蛋不自觉爬上一抹红晕。

“……奈落,我可以理解你早上会冲动,但是……”就算不会读心术也知道接下去会让人无语的话被花晓葵吞了下去,因为奈落正目露凶光的看着她,警告她闭嘴。自己做了什么完全没印象的花晓葵讪讪的住嘴,因为奈落目光中流露的意思分明就是“再敢说一句就怎么怎么样”,现在的姿势太危险了,还是识相点。

“你自己往我身上靠,还总是不老实的蹭来蹭去,你以为我真的是软垫没感觉?”奈落露出一抹假到极点充满讽刺意味的假笑,刺的花晓葵脸皮火辣辣,快要羞于见人,眼神飘忽的研究起周围的树木。

“……对不起…………”干巴巴的吐出三个字,对“软垫”有那么一点印象的花晓葵心虚的道歉。她觉得好无辜好无奈,林子夜晚湿气重,风凉,地面**的,当然会无意识的往热源靠近,但奈落这么大反应直接扑到是怎么回事?虽然重量没有全部压她身上,但真的好重,隔夜饭都要被压吐出来了!(ㄒoㄒ)//

奈落冷冷的瞪着一脸讨好的花晓葵,抿紧唇不说话,看脸色真不知道是在对自己被非礼了不高兴还是压抑扑到后继续做点其他什么的冲动,气氛顿时僵持下来。

“对不起,我错了,我不该睡觉这么老实,我不该毛毛虫一样扭来扭去,我不该把你当作软垫……”耳边小鸟叽叽喳喳的叫声令花晓葵灵机一动,无耻的推卸责任拿它们当替罪羊,“都是那些鸟的错,叽叽喳喳的吵死人了,烦躁的我忍不住蠕动翻身调节心情!冤有头债有主,我也是受害者……话说你能不能起来,我要被压扁了!”

这重量真不是说笑的,泰山压顶也不过如此!!花晓葵哭丧着脸。

郁闷就是奈落现在的心情,软玉温香在怀浮动的心猿意马霎那间全没了,暗红的眼睛瞪着身下没自觉的某人看了挺久,翻身坐起来。背依靠树干,眼睛不去看花晓葵,注视着眼前的植物出神,表情依旧是淡淡的,仿佛一下子将情绪都收敛起来没有再泄漏一点,深思的眼神不知道在思考什么。低下头,抬手,静静的注视自己的掌心,似乎完全陷入自己的思绪,眸光闪了闪滑过一抹复杂的情绪,阴沉冰冷的可怕充满戾气以及一丝连自己都察觉不到的黯然,拳头一下子握紧,指甲深深陷入掌心,然而很快便偶然一般松开拳头,装作什么都没发生。

奈落复杂微妙的情绪落在花晓葵眼里,但她没有多想,只感到一些莫名其妙,刚醒过来的大脑还不慎清醒,看似清醒的话其实没经脑子就下意识说出来了。困倦的打个哈欠,茫然的抓着手里的白色狒狒皮,看着露出真实面貌的奈落发了一会儿呆,晃晃头,上下眼皮互相呼唤,匆促的将一部分狒狒皮垫到身下隔离泥土的冰凉,继续睡觉。等花晓葵睡够了醒过来说不定就把这个小插曲给忘记光了,或者当作无意间做的一个梦。

抱着软软的狒狒皮,花晓葵睡的一脸幸福,呼吸沉稳,可是,没过多久……

奈落面无表情的侧头注视脑袋枕在他肩膀上抱着他一条胳膊睡得正香的花晓葵。

“……”

抬手勾起花晓葵的下巴,低头印上她的唇,细细摩挲勾勒,浅尝而止。

“Zzzzzz……”睡的很香的某只浑然不觉自己被吃豆腐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犬夜叉)地狱阴谋师的伴侣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犬夜叉)地狱阴谋师的伴侣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十五章

98.48%
目录
共6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