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第六十六章

()日上三竿,懒虫花晓葵终于睡饱了,眼睛半阖的望着前方发呆,刚醒过来总会有些小迷糊,一会儿就会好。www.niubb.net牛bb小说网黑色的眸子迷茫困惑,总觉得她好像忘记了什么,做沉思状回想了半天,脑海里滑过一道灵光顿时恍然大悟。她好像做了一个梦啊,一条很软很温暖的软垫突然翻身把她压倒了,还变形成了奈落的样子,一下子摔倒地上磕的她好疼。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难道她潜意识里一直非常提防奈落?

人醒是醒过来了,但还是想懒会儿床,温暖的狒狒皮触感极佳,真舍不得爬起来。不过躺了一夜身体有些僵硬,情不自禁的举起双手舒展筋骨,懒洋洋的好像蠕动的毛虫,无意识的又蹭了某人一把。

“啊?”感觉自己双手被人抓住了,花晓葵脑袋后仰,眼珠转动斜视过去,奈落俊美阴柔的脸映入眼帘,神态淡然平静,暗红的眼珠妖异艳丽。花晓葵呆呆的看着奈落,好像都在等对方先开口一样谁都不出声,气氛一下子安静,弥漫着淡淡的诡异。

眨眼,见对方似乎打算将沉默是金进行到底,花晓葵犹豫了一下决定打破诡异安静的气氛,干巴巴的说:“哟,早上好啊奈落!”

“……”奈落冷冷的看着花晓葵不回应,那眼神那神态,无比传神的嘲讽她的时间混淆,太阳都出来很久了,早起的虫儿都被早起的鸟儿吃光了,阳光驱散了夜晚的湿寒,“早上好”多么的睁眼说瞎话。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花晓葵用她小动物直觉发觉奈落心情似乎不太好,不是吃了火药的那种不好,嗯……是种形容不出的怪异的感觉。

“…………奈落,你今天看起来真帅!”夸一句又不会少块肉,花晓葵毫不吝啬的咧嘴夸奖道。奈落要是一直这样阴阳怪气的她多受罪,不管怎样讨好一下总没错。

想的挺好,奈何执行起来不行啊,夸奖的意味没听多少,没诚意倒表现出了九成。

奈落嘴角抽搐了一下,瞪了花晓葵一眼,伸手打算把狒狒皮拿回来重新披身上。绒毛控的花晓葵自然是舍不得了,不肯撒手的抓着狒狒皮,企图用小鹿斑比一样湿漉漉的眼神打败他,上仰45°纯洁角度,用炙热的目光无言的表达渴望。

奈落扯动狒狒皮的动作可疑的停顿了一下,无情的无视了花晓葵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眼神,抓着狒狒皮继续扯,一副不近人情一毛不拔的铁公鸡样。“放手。”

“呜……”失败了木有关系,关键是她有一颗不会放弃的心。两手抓紧狒狒皮,然后战略性的往奈落一扑把他压倒,趁着他愣神的瞬间将整条狒狒皮扯走,计划顺利,奈落完败。

在心里比了一个V字,撑起身体打算爬起来,腰肢却意料之外的被一双结实的胳膊搂住,温暖的体温透过接触传递给她,大手掌心温度热的撩人,刺激腰肢敏感的皮肤。花晓葵眨眨眼,抬头撞入一片艳丽深邃的眸光,意味隐晦不明的光芒让她不自在的缩缩脖子,感觉有些扭捏。

身体贴的很近,意识清醒的感觉到属于别人的体温,甚至还有肌肉的纹理,匀称的线条结实而不夸张,鼻间充满了属于对方味道,里面仿佛混合了某种兴奋剂一般令她大大脑越发清醒,甚至接近狩猎时的紧绷,奇怪的是她的身体反而有松弛下来的迹象。属于异性的气息与体温,仿佛一点点渗透到她的心里,起先感觉茫然,渐渐的却在奈落的注视下产生一丝丝的不自在,扭捏的想解除这样的状态。

搂住腰肢的大手温度似乎升了一点,好似漫不经心的游移轻挠刺激到腰间敏感的皮肤,酥痒的电流窜过,身体微微颤栗说不清滋味,花晓葵差点跳起来。本来就感觉到有点别扭不自在,脸一下就红了,白皙的脸颊晕染开漂亮的红晕。如梦初醒般突然读懂了奈落眼中的侵略性,花晓葵的不自在更加严重了,还有些不知所措。

“奈落,男女授受不亲……你…………”仿佛脑子混乱了一样,不知道说什么好,花晓葵支支吾吾的语言显得软弱苍白缺乏说服力,按在腰肢的手已经游移到背部,点燃一簇簇火焰磨人的挑动着,她显得更加混乱似乎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就好像程度出现错误的机器人一样,怎么也调动不出合适的程序应对。

奈落恍若未闻,就着花晓葵反压在他身上的姿势半依靠身后的树干,60°角太不舒服,用力扯过狒狒皮垫到身后。勾起她的下巴印上粉嫩柔软的唇,耳鬓厮磨,细细啮咬柔嫩的唇瓣,舌头长驱直入,放肆的吸允舔舐,充满侵占欲,不依不挠的纠缠住她欲躲避的舌头强迫嬉戏交缠。

花晓葵已经彻底大脑当机了,傻傻的睁大眼睛,软弱无措的几下抵抗完全阻挡了对方。伸手想推开眼前的人,纤细白皙的手被一把抓住毫无作用,白色的上衣松开凌,右肩衣襟滑落露出白皙的肩膀,火热的唇在她脖颈上烙下一枚枚印记,缓缓往下游移,轻轻啃咬精致的锁骨。

如此无力仿佛陷入困境的状态令花晓葵瞳孔微微收缩,光线映入黑色眸子中形成的明亮光块涣散掉,露出无机质的阴影。

虽然画面很暧昧很香艳,但弥漫着怪异别扭,奈落连接吻都睁着眼睛,花晓葵更是连一点声音都没发出来,安静的好似局外人。

双手被抓住,情况正在奇怪的方向发展,驶向不曾踏足的领域,该怎么办?

应该阻止,攻击,杀掉……

没有杀气,对方不想杀死她,没有危险,不用攻击,不用杀掉,不是敌人,可是,应该阻止他,不能再让他继续,那就攻击,杀掉……如此循环,花晓葵纠结了,到底应不应该杀掉呢?

衣襟已经半褪,身体变得很怪,非常奇怪,花晓葵无法形容自己现在的状态,腰上发软聚不起力气,一**酥麻的电流窜过全身,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栗。

眼睛雾蒙蒙,充满湿润的水汽,不知何时双手已经被放开,无意识抓紧奈落的的衣服,花晓葵知道情况似乎正在失控,虽然感觉很奇怪,但是很舒服,可是继续下去就糟了。对方并没有用强制性的手段,推不开他但爬起来就行,缺乏危机的气氛令花晓葵无法绷紧神经进入战斗状态。

“之前我一直在想,你为什么对桔梗那么执着,处处为她着想,似乎没有什么事是专门为自己所做的。我非常嫉妒桔梗,恨不得让她回到那个世界,彻底从世界上消失,一个五十年前的死人为什么会被你这样放在心上,五十年很长,尤其是以人类的寿命和记性,五十年不曾见面的人早就遗忘到不知道哪个犄角,但你却记的非常牢。”奈落一个翻身,将花晓葵压在身下,牢牢压制住令她不得动弹。

这种被压制的动弹不得困境令花晓葵心里浮现出几分危机感,奈落俯视的目光带有明显的审视以及侵略性,压倒势的紧迫非常明显。毫不意外,奈落的脖子处架上了锋利的剪刃,花晓葵冷冷注视他,仿佛在警告,再敢雷池一步就削了他的脑袋。

奈落不以为意的轻挑眉毛,一副意料之中的样子,暗红的眸子艳丽妖异,呼吸有些急促粗重,但眼底十分清明,刚才的举动并非单纯的意情迷乱了,半真半假,真正的深意是试探验证自己的猜测。

“没日没夜的战斗了五十年,战斗意识强化了无数倍战斗倍增是理所当然的,但是,副作用也是明显的。无论是什么,许久不使用就会生疏掉,思想也一样。没有什么是天生就会的,人类的各种思想是由自己的经历结合人类社会的氛围诞生出来的,某一种意识如果不经常使用就会如搁置的刀剑一样慢慢生锈,最后变得很钝。你的战斗意识无疑被强化的很厉害很敏锐,但其他意识却淡化的厉害,男女之防的意识虽然还在,但是生疏的好似刚刚接触一样,一旦深入思维就迟钝起来,不知所措。你对杀意杀气非常敏感,感觉不到对你的杀气就不会随便攻击,如果我没有翻身压制住你令你动弹不得,恐怕做到底你也不见得能反应过来。”说着,奈落猛然释放出骇人的杀气。

寒芒闪过,花晓葵抓住园艺师之剪跃离奈落,摆出戒备的姿势,衣衫半裸也没管,目光犀利冷冽。奈落的脸颊一条血痕正在流血,红色血液泊泊的流,割的相当深。

“身体的疲惫四魂之玉的力量可以恢复,但心灵的疲惫却不行,五十年不停的战斗让你的心灵前所未有的疲惫,所以就陷入了现在这样奇怪的状态,觉得不是敌人就不会想杀掉对方,没有杀气没有受伤就不会反射性的攻击,似乎只有面对危险的时候才会变得像刀刃一样锋利,平时跟以前一样。为什么会一直记得桔梗……”奈落稍作停顿,为了证实,他特意实验过,女人对身体的亲密接触比男人要敏感很多,以她的警觉不可能没发现,结果葵继续沉睡,对他的举动毫无反应,因为判断没有危险便下意识排除掉了没有理会。奈落眯起眼睛,“是因为巫女翠子的存在,她的存在就像连接过去的桥梁时时刻刻提醒你。你没有自己的目标,因为一直以来的目标就是战斗,突然停下来反而不适起来,为了避免继续茫然混乱就下意识从身边的人入手寻找目标。”

被困了五十年的后遗症不容忽略,强迫脱离人群五十年,花晓葵看起来似乎只是对危机有些神经质,其实还有许多其他毛病隐藏在背后。

“不过,也算侧面反应你在这方面有多么单纯,一旦深入就会混乱不知所措。”奈落愉快的勾起唇,解决了一直一来的心结,心情大好。

“你也许说的对,但是,经过今天这一次别以为你还再能逮到机会,不会再任你为所欲为!”花晓葵瞪大眼睛凶巴巴的剐着眼前的奈落。她都不知道自己有这样心理上的毛病,奈落是怎么推测出来的?吃一堑长一智,她可不会再同一个坑里摔两次,不会再在这个问题上大脑短路了!!她刚才都在纠结什么,什么杀掉,不用杀掉的,应该直接一脚踹开才对!花晓葵无限懊恼的想,平白被吃了那么多的豆腐。

奈落不再放杀气,花晓葵当然也就没有继续紧张,回过神来才发现上半身凉飕飕的,低头一看,胸前好多青青紫紫的痕迹……

(⊙o⊙)

白色的狒狒皮一下子蒙住花晓葵,眼前一黑什么都看不见,抬手拉下遮挡视线的狒狒皮,看见奈落竟然非常正人君子的背过身去了。尼玛,刚才猛吃她豆腐的是谁啊!

“你是想表达刚才都只是试探,为了证明自己的猜测吗?”尼玛,多危险啊!竟然会在这个上面大脑短路了……不过也难怪,四魂之玉里公的有是有,不过都太丑了,还跟她打的你死我活,五十年没有这个意识她哪转的过来。就好像五十年没有数学考试,突然要数学考试,而且还一定要及格……尼玛,那上面都是些什么?!大脑直接短路,呆滞中。

“很失望没有做到最后?”奈落背对着花晓葵,一方面要平息被挑起的欲火,一方面盯着自己的手在想些什么。白皙的骨节分明,手指修长,很漂亮,他深深的凝视,眼底却微不可察的滑过一丝嫌恶,以及自卑。猛然握紧拳头,眼中充满决然,吞噬四魂之玉力量的决定更加不可动摇,更加坚定。

葵……

“不,我是在对你表示鄙视。”整理好衣服,看着差点引发野战的白色狒狒皮心中一阵纠结,就是为了这条毛茸茸的狒狒皮,她差点就跟奈落那啥了!

此狒狒皮不详,她没收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犬夜叉)地狱阴谋师的伴侣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犬夜叉)地狱阴谋师的伴侣 (犬夜叉)地狱阴谋师的伴侣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十六章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