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鬼蜘蛛

第七章 鬼蜘蛛

自那次见面之后,犬夜叉就一直在枫之村周围晃荡,不肯离开,也没有再像那次一样跑出来说要抢夺四魂之玉,反倒是帮忙除去不少打四魂之玉主意的低级妖怪。虽然他也是觊觎四魂之玉的家伙之一,跟其他低级妖怪完全不同的作风叫人无法狠下心驱赶他。

火堆燃烧着,散发出温暖的橘红色光芒,锅冒着热气,香味四溢。

“犬夜叉那个家伙,一直在村子周围徘徊,到底想干什么?想要抢夺四魂之玉却又不出手,还帮我们解决了不少妖怪,他的鼻子似乎很灵敏,妖怪刚靠近村子就被发现了,最近忽然轻松了很多。”花晓葵觉得自己实在无法理解犬夜叉在想些什么,筷子有一下没一下的搅拌碗里的汤,没有放味精有些不习惯,但味道也不错,吃惯了味蕾就不会再挑剔。

“只要他不抢夺四魂之玉,就不要管。犬夜叉也算是间接保护了四魂之玉……”桔梗沉思片刻,似乎也对犬夜叉的奇怪举动感到迷惑。

“嗯,我知道,虽然态度嚣张了点……但到现为止没见他做过出格的事。”花晓葵喝了一口汤。

枫奇怪的看了看桔梗和花晓葵,以往凡是抢夺四魂之玉的妖怪都是毫不留情的杀掉,为什么单单对那个叫犬夜叉的手下留情?年幼的枫想不明白,为了保护四魂之玉而和妖怪进行战斗,让她有了“抢夺玉的妖怪”都是敌人的印象。

犬夜叉一直在村子附近徘徊,不知何时起,变成了跟在桔梗周围转悠,花晓葵发现好多次,有妖怪想偷袭都会先被他干掉,桔梗也一早就敏锐的发现,什么都没说,但可以看出她的态度在发生细微的变化,渐渐软化。

或许是潜移默化,村子里村民偶尔看见长着兽耳的银发少年犬夜叉也不会惊惶失措的以为他是来骚扰村子的。作为保护村子的巫女,受到村民们的尊敬,孩子们很喜欢和她们亲近,花晓葵和桔梗都经常被小孩子缠着玩耍,孩子无忧无虑的快乐能够感染人心,和妖怪战斗英姿飒爽毫不留情的她们也会受到这份单纯的感染,耐心的陪他们玩。

为了不让妖怪有可趁之机,心灵不能软弱,不代表就要成为一个冷面冰山,不苟言笑,神经长期绷紧会精神衰弱的,也需要笑笑放松心情。桔梗陪孩子们玩的时候,笑容浅浅的,清莹幽美,她也有开朗的一面。花晓葵感叹,她所知道的是五十年后的桔梗,以死人的身份回到这个世界,恋人脚踏两条船,曾经围着她转的妹妹老了,胳膊往外拐……悲惨的事情都撞到一起,命运被诅咒一般,谁还笑得出来。其实桔梗并不是真的冷面,只是习惯的保持冷静。

花晓葵所知道的大多是遥远的五十年后,多出她一个不稳定因素,未来怎么样,就看小蝴蝶的翅膀威力如何……她无法做到没心没肺的看着救了她一命,并且善良的收留了落入异世一无所靠的她,细心的教导语言,亦师亦友的桔梗走向一个已知的悲惨命运。人心都是肉长的,朝夕相处了将近半年,是块石头都该捂热了。

所有的因果看似是由鬼蜘蛛对桔梗的邪念引发的,但花晓葵觉得他只是摆在明面上推波助澜承受骂名的替死鬼,真正的罪魁祸首是四魂之玉!到底该怎么做心中没个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纸上谈兵谁都会,真要那么做的时候就知道实际和理论真的差太多。

无法将四魂之玉毁掉,那就退一步,花晓葵想过将奈落的诞生掐灭在萌芽中,被丢下悬崖半死不活的鬼蜘蛛,不用管他任其自生自灭……想象很美好,什么都不用做就能实现,但当那一天真的来临才发现,她的心肠远没有以为的冷酷。

这一天天气很好,金色的阳光灿烂的照着大地,采了足够的药草,给村民的庄稼浇了下水,照料了她亲自种的青菜,暂时无事可做,转啊转,不知不觉走到了那个好一阵子没去了的地方。四魂之玉还没被除妖师送来以前,经常来练习园艺师之壶力量,旁边是一处高高的悬崖,陡峭的悬崖下面有几棵树,为了练习累了好休息,某两棵树之间缠着一个用柔韧的细蔓编起来的吊床,园艺师之壶的力量催生出来的,质量绝对有保障。

午后的太阳懒洋洋的,花晓葵躺在吊床上昏昏欲睡,阳光透过树冠落下斑驳的点,随着风吹动变化。这么一个慵懒的午后,真叫人提不起进来,柔和的风吹拂头发带来一丝丝的凉爽,吊床摇篮一样轻晃,越来越想睡觉。熬不过涌上的睡意,想着暂时没事,就小睡一下,警惕的在周围设上一层结界,闭上眼睛。

午睡睡过头,眼睛睁开发现天快黑了,夕阳挂在山边,就要沉下。

坐起来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伸懒腰,舒展筋骨。这个时候差不多该吃晚饭了……收起结界,从吊床上站起来的时候,听见上面传来奇怪的声音,就像是什么东西从悬崖上掉下来。

花晓葵下意识的抬头看,一卷草垛正从上面掉下,在陡峭的悬崖壁上滚落撞到突出物,发出沉闷的声音,在她的视线中砸下来,落到树梢上卸去一部分力,树梢断裂,掉到吊床上,柔韧细蔓编成的吊床硬是承受住了巨大的冲击力,往下一凹没有断裂,小幅度的弹了几下,完全卸去力道。

这一突发意外叫花晓葵咽咽口水,幸好她起来了,要是晚一步就被压个正着,成垫背的了。奇怪的仰头打量了一下上面断裂的树枝,草垛有这么重吗,一路掉下来还发出沉闷的声音,就像里面包着什么一样……

鼻子闻到一股难闻的焦味,蛋白质烧焦的味道,浓郁的恶心。经过在悬崖壁上的摔滚,束缚住草垛的草绳断了,干草散乱。捡起一根掉地上的断枝,捅了捅眼前的那一堆,里面软软的,戳到肉一样的感觉。无意识拨散盖住里面物体的干草,露出散发难闻焦臭味的焦黑肢体。

“呃……好恶心……”难道这个就是鬼蜘蛛?烧成这样也太凄惨了,活生生的悲剧!心虚的看了眼手上刚才捅过他的树枝,撇清关系的随手往后一丢。拿树枝捅一个受了重伤的人,太不人道了。

焦黑的人形物体蠕动了下。花晓葵惊吓,“都这样了还活着?!”这该是多么顽强的蟑螂命啊!!

花晓葵犹豫着要不要丢下别管,伤成这这样救过来也是个残废,瘫痪在床什么都做不了,打发时间成了难题,枯燥的日子日复一日,比死还痛苦。但是,看见妈妈处理活鱼都会感到于心不忍的心灵,无法狠下心肠把一个垂死需要帮助的人丢下自生自灭。园艺师之壶力量的限制,她从未杀过一只妖怪,藏在心底的底线没有被触动过,心灵变得坚强了,但依旧无法藐视生命。

生活在安稳环境下,心灵柔软善良,经历现实的磨练,本性没有发生多大变化。看着眼前被草垛包裹露出部分肢体的人形物体,花晓葵迟疑了,救,还是不救?

难闻的焦味刺激着花晓葵的嗅觉,视觉上也是巨大的冲击,她第一次看见这么凄惨的状况,即使这样他还活着,顽强的生命叫人惊讶震撼,踌躇不决在现实的惨状中渐渐消退,有能力救却视而不见,同情也好,心软也好,她自认过不了良心那一关。真正的罪魁祸首是四魂之玉,只要它还继续吸引灾祸,没有鬼蜘蛛也会发生其他什么事。

精致如艺术品的园艺师之壶出现在手中,甘泉在里面凝聚,木系能量对植物很有好处,也能滋润人体维持生命,有一定的治疗作用。

“果然想象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凄惨的样子让我同情心泛滥了,第一次看见这样的状况,熬不过心灵的谴责。我的日子果然还是过得太舒服,所以才有多余的心情同情别人。”对着眼前的人形物体小声道。

“葵——”桔梗从林子那边缓缓走来,“我就猜你在这里,已经到晚饭时间还没有回来,稍微有点担心。”看见吊床上被草垛包裹的人形物体,一惊,“这个是……”

“从上面掉下来的,烧伤的厉害,我已经稍微急救了一下。都成这样了还活着,难以置信!”

此计不行还有一计,她就不信她这只小蝴蝶会一点作用都没有。四魂之玉是活的,有自己的思维,这代表它有心灵世界,身为可以游走心灵深处的梦境园艺师,她有最后的手段。太冒险了所以压轴,如果其他计划都不行了的话……牛bb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犬夜叉)地狱阴谋师的伴侣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犬夜叉)地狱阴谋师的伴侣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章 鬼蜘蛛

10.61%
目录
共6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