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成天酒店

第一章 成天酒店

我,陳天生,孤兒院長大,今年二十五歲,左臂殘缺,高中學歷,如今一事無成。

今天,二零年四月二十六,是我接到生意單子的第二天。難得的穿上了從路邊攤買來大一號的西裝,看着鏡子裏的自己,長相普通,因為常年艱辛的緣故,臉上已經留下了歲月的痕迹。左袖空空飄蕩,如果不是身體殘缺,或許我就不會在幼孩時期被丟在路邊,還好孤兒院的人路過撿了回去,不然我早就凍死餓死在街頭。從小殘缺給我造就了很多的不好,他人的目光更是直擊心靈,讓我自卑,也讓我在這個競爭壓力大的社會找不到一份好工作。有過撲街網絡小說作者的經歷,自認忽悠人有一套,故學起了長安街那些看相老大爺,美名其曰給自己安上了一個住房體驗官的職業。今天我打扮成這幅人模狗樣就是要去一家酒店,商家說有間房子詭異,只要我處理了事情就給五百塊。

這個世界有鬼?呵,不可能。

鬼可怕嗎?有窮可怕?!

我是不相信神神鬼鬼的事情,看相、風水一類更是不信,對我來說看相就是馬後炮,從成功和失敗的人胡說八道他人臉上的端倪,而且事後都用一句讓人無法反駁的話語:信則有,不信則無。屁話,信肯定是有啊,不信自然就沒有。這句話到底害了多少人,想必如果不是這句話也不會有那麼多人受了這些神棍的欺騙。話雖如此,我還是加入了這個行業,其實也是因為走投無路,如果能找到好工作自然不會選擇去騙人。不過即便是騙人也能讓人圖個安樂,收錢再少點,心裏面能邁過自己正義的那道坎。

這行業年輕就是短板,所以我想到了幫人體驗住房這個新的概念。今天要去的是成天酒店,第一次出生意還是挺激動的,看着桌子上一本本的奇聞雜誌,總算沒有白花這些錢去買。

「剩下的錢只有一千塊,房租一個月五百,加上水電費和吃喝一個月能維持的差不多。一趟生意就得五百,一個月只要能出兩趟就能混低保,為了別人的安心去騙騙他人也不會有什麼問題吧。不求騙人過得大富大貴,過得吃飽穿暖就行,沒事的。」一切往好的去想,如果不是想通了這個道理我也不會做這種事情。

我住的地方和成天酒店有着兩公里的路程,不過大街小巷都有載人的三輪車出入,到成天酒店僅需要十分鐘,花上十塊錢也不是不捨得。

「小王啊,昨天我給你找了一個工作。進廠,當文員,有沒有興趣?」

我在路邊等車的時候,周姨提着肚皮大的挎包就說笑這朝我走了過來。

周姨就是我的房東,叫什麼名字我不清楚,大家都是叫他周姨就跟着人家一起叫。別看主動給我找工作,其實人品不怎麼樣。她給我們這些住戶做了一個不成文的規定,就是一切能當廢品賣的東西一概不要扔進垃圾桶里,都給她放到一樓的儲物間。小氣的很,從沒對我們這些住戶有過真心的關心。而且曾經知道本地有一個傳銷組織還以找工作為名把一個住戶騙了進去,讓人家損失了上萬塊,最後人家找上門來她說她也不知道,說人家把好心當成驢肝肺。本來我也是相信她的,但是有一次我還看到她在街上和一個同齡的大媽說過這件事,說她能掙一半。在那次之後,我就想搬走,奈何有心無錢力啊。

她給我介紹工作已經不是一次兩次,看她眉中帶「倒刺」,就像長安街那些老大爺說的「眉不順,心不軌」一樣。但是人家是房東,我能怎麼辦?多說兩句可能就加我房租,或者是叫人調高我的電錶水表。所以只能以現在神棍的故作高深說道:「周姨,太麻煩你了,我已經找到了不錯的工作。你看,這身派頭行不行?」

別看我缺左手,其實我還是不吝嗇說辭的,只是覺得沒必要說,而且說了也沒什麼意思。但是現在不一樣,神棍的話怎麼可能少,能胡謅一二便不會放過,多多磨礪說話的功夫也能讓自己在這行能夠混得更好。

「嘁,好心沒好報,一身的派頭都沒有姨的這個蛇皮挎包貴。不和你說了,免得耽誤你工作付不起我房租。」周姨一向如此,討不得好就不會繼續和我們這些窮鬼說下去,扭著略有浮腫的身體就走進了半報廢的小區中。

誰讓人家有錢呢?我也不敢多說。不過那個深綠色的皮包我倒是不知道是蛇皮做的,不由多看了幾眼。但是不知道怎麼回事,本來覺得真的挺好看,但是突然莫名感覺蛇向我突破撲來的心悸感,如果不是清楚的知道現在是光天化日早就跳了起來。

可能是最近看書看多了,看一個包包都能出現幻想。不再有多想,看到開着電瓶三輪車的老爺子過來,我直接招手就上了去。

因為剛碰到周姨的關係,我心生了為以後打算的心思,不是因為周姨不好,而是因為所居住的小區已經建了二十年。聽說有人看上了這塊地皮,準備拿來開發,也正是這樣,周姨在我看來是個大大的有錢的。這年頭,有一塊地皮,哪怕是小縣城也能價值不少錢,是我一輩子都掙不到的。

一路上,我保持高深莫測的模樣,騎三輪車的老爺子沒和我說話,我也沒有說一句話,待到我到了成天酒店付了錢下車后,老爺子丟下一句「有病」就騎着三輪車遠去,留下我一人在揣摩這兩個字到底想對我說什麼。對於被人說慣的我,他人一句低諷已經對我的心理造成不了太大的打擊。畢竟現語有言:罵人者,心有所缺。

虛靜無事,以暗求疵。

沒有再做感想,就在成天酒店的大門口邊上撥打了李哥的電話。這個生意就是李哥在長安街找上我的,他是我們這一帶的小混混,以前我就被他的「兄弟」揍過一回,後來他賠了我十塊錢走了,記得我沒有左臂,看我眼熟就給我找了這個生意。

其實李哥當混混也不易,坐不上老大的位置永遠沒有出頭之日,只能在老大的邊上找點吃的。這次成天酒店的老闆讓他找個懂行的來解決酒店的事情,給他不少錢我就不知道了,但是我能得五百,李哥肯定拿的比我多,不然明知我不懂還找我幹嘛,只想想讓我和他一起騙人罷了。

李哥很聰明,跟成天酒店的老闆說找道士在那間鬧鬼的房裏住一晚,如果真的有鬼,也避免了道士是沒本事來糊弄的,讓倒是在裏面住一晚更是逼迫了道士解決出手找麻煩的鬼;實在是騙人的道士的話,如果死了就證明鬼凶厲的很,知道鬼的厲害也避免了老闆造鬼纏。這也是李哥不信鬼才敢這麼說,成天酒店的老闆也曉得這個道理,反正死了人交給警察處理,又不是自己做的,以後那個鬼可能還從酒店離去而選擇那些追查兇手的警察。

我本來就和李哥那樣不信鬼,他敢把這些話說給我聽也是在考驗我有沒有吃下五百塊的膽子。不吃這個錢我就要流落街頭了,而且只要我住一晚還好好的活着,就跟信鬼的老闆說鬼被我解決了,以後他身邊有人有事情肯定會找我,這樣我就能打開生意的門道。

「你的照片酒店的老闆已經給前台看過了,你直接那房卡上去住就行,我在砍人,沒工夫跟你廢話。」

李哥的電話打通了,但是快速的一席話后,就掛斷了我的電話。不由暗道李哥的兇猛,砍人兩個字說出來就像吃飯那樣輕鬆。不過不得不說他們這些年輕人真猛,當初李哥那個兄弟喝得醉醺醺都能一腳踹倒我,厲害!

咳,這是一個恥辱,不能多想。

成天酒店,其實就是掛着酒店名字的賓館而已,不過人家大小也有七層樓,還有電梯,即便是賓館也是高端的賓館。以前從沒住過這種好地方,今天免費入住,不好好住真的對不起自己。

櫃枱的小哥想不到我這麼年輕,戰戰兢兢的把房卡交到我的手上,看了一眼周邊沒人後,低聲正言道:「兄弟,我不騙你,七零五那間房子真的有髒東西。最近晚上,經過那個房間的人都聽到裏面傳出女人哭泣的聲音。聽說張老闆以前的老婆就是在那個房子裏面死的,你年紀輕輕的,少一根胳膊餓不死,不用來這裏冒險。」

又是這種晚上女人哭泣的鬼故事?太低端,太通俗了。真的有鬼的話,那個鬼在裏面哭個屁啊,是不是傻。有仇報仇有怨報怨,是鬼的話就去把生前不滿的人嚇死,別做了鬼還那麼窩囊的躲在房裏哭,丟不丟鬼的臉!

我白了那個前台一眼,正言道:「虛則知實之情,靜則知動者正。正因知此地有鬼,我才前往。除鬼正道是我們這些走陽間路吃陰間飯的人所要做的,你無需多言。明日青天一出,保你酒店不再有鬼事。」

最近買的書可不是白看的,那些什麼什麼子的話我背熟了不少,不知道是什麼意思,但說出來別人不知道也顯得自己高深。

鬼?呵,人作怪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凶宅體驗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凶宅體驗官 凶宅體驗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章 成天酒店

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