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一章 凶宅生意

第九百零一章 凶宅生意

听到王老板和冯老板的话后,我和钱若怡算是知道了原来当初棺材拦路的事情是有着视频流出的。

现在他们两人的手中就有相关的视频,我让他们给我发送了一段时长半分钟的视频。

在视频中,有着阴阳眼的我可以看到在某辆车子的行车记录仪里面在正常的行驶中突然在前方的几米高的地方出现了鬼气!

不过这个鬼气非常的不一般,待到棺材突然间从二米多高的地方出现之前我都没有看到鬼气里面的棺木。当然,这也可能和黑夜有关,视频不清晰的情况下并不好去发现鬼气里面的东西,但可以肯定的是那些在车子灯光下偶然可见的鬼气是真的鬼气。

视频的结束前是这辆带着这份视频的车子突然遭遇落下的棺材而急刹车后“砰”的一下停止,想必这辆车子里面的人已经糟了难。没有人愿意遇到这样的事情,当天受难的人有点可惜了。不过事已至此,希望那些死去亲人的人们能够好好的活下去。

我和王老板还有冯老板并没有多聊,在他们这里购置了一些东西后就回去了。

“怪不得当初离开现场的时候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原来是事故之后我并没有看到在场有孤魂野鬼出现在附近,这样一来也确实是证明了当天的事件并非是常人所为的事件。”

回来之后我们就把视频给音舞深还有小时看了,看完视频后音舞深恍然大悟的说了上面的这句话。

听她这么一说我也才后知后觉起来,原来当初在离开高速公路事件现场的时候我心中有着的一些违和原来就是周边没有出现任何一个孤魂野鬼!

众所周知这个世界上是不缺鬼的,那天在高速公路上遭遇车祸死去的人无疑就是横死的,横死的人不得进入地府轮回只能作为孤魂野鬼在世间飘荡。虽说鬼魂一下子并无意识,可是不见得所有的鬼魂都是那样会浑浑噩噩的飘离葬身的地方。往往会飘离死时地方的鬼都是心有所念才本能的飘走,可像在偏僻高速公路上死去的人生出的鬼魂并不容易找到回家的路,所以和几乎所有客死他乡的鬼魂那样一开始都是找不到回去的路的,只能是在自己死去的地方周边飘荡,在有了自我意识之后才会选择离开自我死去的地方亦或者是留在死去的地方。

这也就是说当初在高速公路上我们没有发现一个鬼出现的痕迹显然就有古怪,加之现在证明了棺材拦路的事情是鬼所做的,这样一来更加是说明了那些死去的人的鬼魂应该已经遭受了毒手。

不知道那个做出这种事情的鬼为什么要这么做,但这个鬼因为这个事情已经害死了不少人,有注意此事的道中人士肯定不会放任这么一个鬼继续逍遥法外。而我们身处距离尹满县数百公里外的渑坞县,这个事情已然和我们看起来没有太多的关系。

鬼害人的事件着实会让人觉得痛心,可是这种事情不是你想去解决就能够去解决的。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若是当地的道中人士都解决不了这个事情的话找我们也没有太多的作用。而且,这个事情已经被渑坞县更或者是遂宜市中的道中人士所知道,定然少不了一些道中同仁过去解决此事,谁又会找上我们呢?

我们不是什么救世主,很清楚自己的身份,所以我们不会把重心投入到这个事情里面去。对我们而言现在最值得我们去注意的就是渑坞县的事情,毕竟我们连现在自己所待的地方都没有切实的着手做事规划,随意去接触更加不清楚的事件很容易让我们白忙活。

音舞深他们也都是清楚这点的,所以我们并没有在这个棺材拦路的事情上多费心思。

现在为我们所做的事情看起来就是要对付居合道,可是对方貌似并没有找上门来的意思。其实这点也是可以去琢磨的,毕竟我不相信整个渑坞县里面的道士都像胡左延和沈同奇那样不讲道理,好的道士肯定也有不少,而且我也相信我们这些人来到渑坞县的消息早就传了出去,故而有心想要为难我们的人并不是那么容易对我们不利。

当然,明面上自然不好对付我们,可不排除私底下对我们使用一些小手段,故而我们还是在心中有所提防的。

除了居合道的事情外,有值得我们在意的就是当初教周静月养尸的人,不知道僵尸被我们毁了之后周静月和蔡茵蓉有没有求助他们身后的人来对付我们,亦或者是她们自己想新的办法要对付我们。

同时,也有可能因为我们和灵宝派的矛盾而导致一些人会从外地过来暗地里要为难我们。

种种值得去注意的事项我们都有注意的,可是我们对此却没有一丝的慌乱,因为我们现在在等待麻烦来临的同时也想要找一些事情来做,以此来对自己做出提升。

钱若怡之前受了枪伤,不过伤势并不大,现在血痂还没有脱落,待到血痂脱落后只要使用点云膏就能够消除留下的伤痕。

白天正常的做着锻炼,晚饭后要是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就还是锻炼。

别看渑坞县很小,可是我们这些新人在这里可不能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从目前来看我们已经对渑坞县了解了不少,只不过大部分的地方都有居合道的人在,在没有彻底的和居合道闹掰之前我们肯定不会去无缘无故的招惹他们,否则我们也会落得上一个蛮横无理的罪名。

相信只要再过一些时日,我们肯定能够融入渑坞县,届时我们肯定能够比现在能够做的事情要多得多。

说到底这边还是纷争之地,肯定有一些有污秽之物的地方亦或者是恶道所存在的地方,正邪不两立,只要在同一片地方就难免会有对付。只不过我们暂时并不清楚存在于渑坞县周边的危险是污秽之物还是恶道人士亦或者是恶道与污秽之物共存,共存并非是豢养,恶道难免会养鬼养尸等等,可是如果是共存关系的话,也就是说该污秽之物并非是在恶道的豢养,同时这也说明了此等污秽之物的恐怖!

要知道能够与众多道中人士对立在纷争之地的污秽之物得有多强的本事才能够在这里站住脚跟啊,这种污秽之物的本事可不是陈闰秋那种鬼所能够比拟的,估计有比拟伍氏本事的污秽之物存在也不一定!

相比于对付足以和众多道中人士所对立的污秽之物,和恶道所对付会舒服一些。别看恶道也能够豢养污秽之物,可是能够为之所豢养的污秽之物自然就足以为其所驯服。虽然该类型的污秽之物可能让很多实力不济的道士难以对付,但也肯定有厉害的道士来对付。毕竟在纷争之地中正邪两方能够在此对立那么久,恶道的本事也不会高于正道中人太多亦或者是弱于太多,因此在相对的论证中就显得对立的一方是污秽之物要更加难对付一些。

以我们目前的道中造诣来看,对付人显然要比对付污秽之物要来得轻松一些。人无论如何都是血肉之躯,哪怕道中造诣弱于对方,但你只要打中了对方要害对方还是会死去的。可是污秽之物不一样,在不足以消除对方的情况下,你勉强的一个得手并不能起到消灭他们的作用,而只要没有手段消灭他们,那他们就是类似于不死不灭的人那样,可想这样的一个对手在自身没有本事去对付的情况下没有人想去应对。

时间来到了晚上八点。

我正在一楼和钱若怡讨论咒法上的事情,音舞深则是在楼上的健身房锻炼身体,小时则是在自己的房间里面练习符,小女孩陈婧儿还是一如既往的在饭后回房看书。

就在我和钱若怡聊着的时候,一个显得发虚在三十多度的夜里还穿着棉布帽衣外套的年轻人在外面走了过来。

这个年轻人看起来是二十来岁的样子,身材偏瘦,过眉的头发像是三天没有打理了一样,脸上显得有些消瘦,面色暗黄,可见的有黑眼圈,活脱脱像是那种在网吧连续玩了好几十个钟头的年轻人一样,难怪会在这种天气还穿外套,显然是身体虚弱造成的。不过真正为我所在意的是他的印堂的下方有着轻微的鬼气痕迹,这是因为他的头发盖住了大半个印堂,我只能够看到最下面的那一点。不过对我来说这一点点地方显露出来的鬼气已经足够了,可以看出来此人是被鬼缠着了。

一般人被鬼缠着分两种,一种事在某一个地方被鬼特意的缠着,第二种就是鬼跟在其身边一直缠着。从这个年轻人过来之后我并没有在附近有感受特别的鬼来看,想必是在某个地方遭遇到了脏东西。而从他来到我们这里来看,大概率是住的地方有脏东西。

别看我们的小店并不显眼,但是只要真有这方面需求的人还是不难在渑坞县这个小地方打听出来的。怎么说我们这个小店对比现在大街小巷中的店铺太另类的,为人注意很正常。

钱若怡没有阴阳眼,想要看出一个人印堂上有无鬼气的缠绕还是得需要开眼的,不然就是一个人身上被缠绕着的鬼气严重到可以被感知出来。从她有所琢磨的目光放在来人身上的时候,我想她应该是从来人的神色上看出了些什么特别。只不过微微蹙起的柳眉让我知道了她并没有确认来人是否就是有被鬼所缠着,如果她能够直接判断出来应该就不会蹙眉了才对。但她能够有这种怀疑的神色,可知她还是灵敏的嗅出了一些猫腻。

来人有些畏畏缩缩,过来之后眼神有些飘忽不定的看着我和钱若怡,看了看周边没有特别的人之后舔了舔发干的嘴唇向在柜台坐着的钱若怡带着颤抖的声音问道:“请问你们这里是否提供凶宅处理业务?”

这个人的声音很干,说话的时候总是在看看身后是否是跟来了什么人一样,给人一种做小偷的感觉。

这种人我见过不少,以前在泰安县做凶宅体验师的时候也有遇见过。他们之所以会四处的张望是因为害怕缠着他们的东西跟着他们,又害怕却又好奇,这也正是大部分人都会有的举动。可想如果你知道身后有一个人拿着枪对着你,在明知危险的情况下我相信所有人都非常的想回头看看。

因为钱若怡是坐在柜台处的缘故,这个年轻人会认为钱若怡是老板很正常,估计在他眼里我只是和他一样的客户也不一定。这并没有什么所谓,这间铺面就是我们大家的,钱若怡本身就是这里的老板。

听到有人上门来找我们做生意,钱若怡肯定不会拒绝,很认真的点了点头,熟练的从柜台下面拿出两张表格后说道:“是的先生,我们这里不光是提供凶宅体验服务,还提供凶宅清理服务。我们所入住的凶宅若是在住后没有为您所消除麻烦,我们不会收取您任何一分钱。”

钱若怡就是钱若怡,在面对哪怕是和自己年纪相仿的客人的时候也懂得去运用尊称,这可不是好学会的。

我们这里看起来是体验师,可是这就好比是很多理发的地方会有洗脸项目却不会在店名上面写上理发洗脸店是一样的。所以,别问为什么作为体验师却还要处理凶宅里面的邪祟。

那个年轻人听到音舞深的话音之后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看了看面前的两张一样的表格,觉得无误后就在上面填写了起来。

我也在旁边,带着好奇就过去看他填表,他对于我的过来并没有任何的反感,看了我一眼后就继续填表格。

原来他叫薛梧桂,他所要让我们去处理的凶宅是渑坞县内一个叫文宫的小区里面的五栋三单元303房。给我们填写的价格是五千,给了我们两天时间,这个价格不低,他在填写的时候没有太多的犹豫,看得出来他还是个不缺钱的主。

填好表格之后他摁下了手印,而钱若怡觉得无误后也摁下了手印,我们双方各持一张,在事情解决了之后薛梧桂再付钱给我们。

在对方交出钥匙的时候我问道:“先生,房子里面的特别事件是不是要我们直接消除,还有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

一般情况下很多人肯定只想消除了凶宅里面的凶险,可是有些时候难免房子主人遇到的是自己的先辈鬼魂,有些特别的需求也不一定。虽然刚才薛梧桂已经写得很清楚,但他只写了让房屋里面的灵异事情不要再发生,并不是特别的详细。

薛梧桂虽然身体虚,但是从他的脑子还没有坏掉来看,我相信现在他肯定是知道我也是这里的一份子,这点从他看我的眼神没有过多的惊奇就能够看得出来。或许是想不到我会这么来问,稍稍错愕之后摇了摇头,“我不想再遇到古古怪怪的事情发生,你们只需要帮我消除了就行。”

看得出来他应该是对住的地方有了害怕,同时也不想再去面对那些他嘴里古古怪怪的事情。

在他临走前我给了他一张驱鬼符,现在他的身体情况并不好,相信已经被鬼缠了不少的时日,也还好对方并不是特别的厉害,否则他应该早就一命呜呼了。

对于我给他的符他并没有拒绝,收下了之后交换了电话就离开了,给我们两天处理凶宅的时间我们可以随时过去。

想不到在到了夜里还有生意找上门来。

碍于最近和居合道的人有矛盾在先,对于现在这个生意我们不难会往有人要对我们不利去想象。只不过现在事情不明,要是薛梧桂真的是在家中遭受了鬼的缠绕,我们对此置之不理岂不是不顾他人的性命?对此我们还做不到睁一只眼闭一眼。

钱若怡同样有着担心,但我直言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即便是有什么人在背后下阴手,我们也把对方揪出来好好教训教训!”

我清楚即便是要面对危险也不能看着陷阱就踩进去的道理,现在薛梧桂的事情就像是一个暂未确定的陷阱,我们有权力去考虑要不要踩进去试试。在我看来这个陷阱我已经决定了去踩踩看,而给我这个勇气的是这个生意是在小区里面的,我不相信一整个小区里面都是对付我们的人,届时即便有人要伤害我们,对方也得考虑考虑会不会被身边的人发现!

而渑坞县怎么说还是为正道人士所掌控的,我可不相信有人敢利用污秽之物在这里行凶作恶,即便是有,只要我们不死,这个事情传了出去对方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对于我的决定钱若怡也赞同的点了点头,“师哥你说的没错,这个事情我们得去做,我想和你一同过去。”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凶宅体验官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凶宅体验官 凶宅体验官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九百零一章 凶宅生意

97.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