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

168

小雪人撒腿狂奔,朝着那间屋子相反的方向!跑快点,再跑快点!不,是醒过来,快醒过来!一定是在做梦!快从梦中醒过来!可不管腿怎么用力奔跑,意识怎样剧烈挣扎,也摆脱不了这诡异幻境。跑着跑着,街道和房子消失了,四周变得空旷,天地辽阔到好似悬在太空!就在她以为总算把他甩掉之时,却发现他竟就坐在前面不远的地方!她猛地渗出一身冷汗,本能地想转身回跑,意识却告诉她那会是无用功——反正不管她往哪个方向跑,不管跑多久,他总会如影随形!停下脚步,原地站立,周遭寂静,仿佛一个死去了的世界……她觉得自己的呼吸似乎都停止了,但身体还能活动,脑袋也还有意识。

“过来,过来吧,陪我坐一会儿。”他回头望向她,朝她招手,用着父亲对女儿说话的腔调。

朦胧光线中,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感觉他说话亲切而莫名感动,便朝他走过去。在他身边坐下,一边想:如果和爸爸坐在一起的感觉会是怎样?如果他是爸爸,那么和爸爸坐一起的感觉就是现在这样。

“你听。”他蜷曲着食指,用指关节在空中轻扣两下,一阵“嗡嗡嗡”的声音在四周荡漾游走。

小雪人好奇地抬起手,朝前探了探,冰凉平滑又坚硬的质感,原来是玻璃!天地间有一面看不见的巨大玻璃!她也用食指关节轻扣了两下——嗡嗡嗡嗡嗡嗡——那声音很熟悉,似千千万万个人一起说话时的嘈杂声,大家都在说话,但完全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这声音让她莫名不安,嗡嗡声中,她不敢去看他的脸,突然又想起电影里的那个画面:那个坐在房间镜子后的男子,一脸卑劣表情地窥探着不该窥探的无奈命运。现在,仿佛她也成了一个坐在镜子后面的人,脸上是人类不该有的卑劣表情,只是因为天地混沌,她什么都看不见,一双眼睛空洞得好似墙上的黑窟窿。

“你说这玻璃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要怎样才能到那边去呢?”他声线低沉,困惑不解。

她懂他的意思,说的是到玻璃的那一边去。她想当然地说:“如果玻璃上有个门,我们就可以直接过去。”

“可是没有门。”

“那要怎么办?”她想,就算她的小飞行是一架真正的飞机,也不能解决这个问题,因为这玻璃直接顶着了天,遂又说道,“为什么要过去那边呢?”

“因为人与人之间就隔着玻璃,有抽象的有具象的,而我的工作就是隔在我和我女儿之间的一面玻璃。我和她彼此望见,她却无法和我共鸣,她只是个普通孩子,而我是一个奇葩。她要如何理解我这样的父亲呢?我和她竟截然不同,好似基因根本就不具有遗传性。可,到底我和她的不同是什么造成的呢?”他远眺着前方,虽然前方什么都没有。

小雪人把他说的话揣摩了半天,问:“你和你女儿隔阂很深?但,你们总是一家人吧,心灵上应该相通吧。”她一直很羡慕别人家的血缘关系,觉得血缘关系就是护身符,能让家人间彼此关爱。

“她只是个普通的孩子,只有普通的思考方式,所以,她不能明白,我的电影和我的影像用意。每想到她,我就痛心疾首,对自己感到厌恶。我过于着迷我的电影世界,从没拍过她,没拍过和她相关的画面,从没关注过孩子,没为她拍一部儿童片……我是不合格的父亲,我竟然似乎完全把她忽略了!而在她眼中,我是个怎样的人呢?我感到无奈又痛心,连孩子都不能懂我,还有谁能懂我呢?”

“所以,你们关系不好吗?”小雪人既感慨又淡定。最初,当她知道别人家,并不是她以为的那般和睦融洽,会感到震惊,而现在……见怪不怪了。

“很陌生,仿佛隔着一面玻璃,触碰不到彼此内心,这是为什么?”

她以有限的认知,试着安慰他:“因为是两个人啊,两个身体,两个脑袋,两颗心脏,年纪也不一样,生活经历也不一样,所以就不一样吧。”

“那么我不该怨恨谁,对吧。不被人理解,也不该去怨恨,对吧?”他像孩子般的不确定的询问口气。

“对。毕竟又不是伤害了你,不被理解就不被理解呗,做自己就好。”小雪人很明白自己说的话是书上看来的,从前她看的很多书上都会有这么一句“做自己”。

“可我从前觉得不被理解、不能和别人心意相通,就是被伤害到了。当我有了第一个观众,我就开始受伤,不停受伤……”

她顺着他话的意思,问:“如果想不受伤,那就只能不拍电影,那么早知道会受伤,还会拍吗?”

“会啊。因为电影就是我的情感、我的语言,是我身体里遏制不住的,想要表达、想要告诉大家的热血啊!”他情绪渐渐激动,又无奈又悲伤,感慨,“可是,人们看我的电影又批判我,有的人看了十分钟就开始骂,有的人看完才骂,我深刻体会到了被伤害,体会到了人的千差万别。一些人根本就不了解我,只是因为一些人指责我,就盲目附庸指责我,我也不怪他们,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可是,另一些人嫉妒我的幸运和才能,纵然他们是有身份的高级精英,竟然不满我这样一个草根获得世俗认可,觉得我获得的一切应该本是属于他们的,而诋毁我的声誉、我的家人。我从没想过要把他们比下去,并严肃对待自己的修养,追求纯粹的艺术和电影,而他们无法剥夺我的才能,于是肆意挑饬捏造我的弱点缺点,攻击我的品行,诋毁我的家人,百般挑弄那些我已经改正的错误过失,想要把我搞垮,直到我真的一败涂地,他们才会停止攻击。我怨恨他们,难道不是一个人的正常反应吗?伤害我可以,可凭什么伤害我的女儿?所以我要如何才能不怨恨他们呢?”

小雪人想了想,觉得他是个艺术家而经历这些,其实很正常,于是回答:“我记得书上说:一个人一旦决定做一个艺术家,他就不能像普通人那样生活,他就要承受常人难以承受的孤独和痛苦。好像是这个意思吧……”想了想,又问,“承受许多不快乐是为了领悟生命领悟艺术吗?还是说为了领悟智慧必须承受痛苦?为什么智慧的必经之路是磨难呢?其实你应该看到那些喜欢你的粉丝,为他们拍电影就好了啊,我的朋友小不点就非常喜欢你呢。”

“我活了一辈子,即便每天思考你问的问题,也依然没能想明白。那些喜欢我的人,就在于他们对强烈刺激的普遍爱好,人是如此奇怪,接受痛苦的折磨,如同陶醉于美好的期冀中。其实我的电影一直在问大家:难道你们真的要这样狭隘而丑陋地生活下去吗?可我只是提出了问题,拿不出解决之策,这才是我被人们谩骂的根本原因吧。如果,我找到一个办法,让人们都活得幸福,他们一定会感激我吧。可我能力有限,在有限的生命里,没能实现这个目标。真希望伟大的作家思想家们,来解开理清人们的困惑,来安抚治愈人们的痛苦。”他说着敲了敲那面玻璃,嗡嗡嗡的声音仿佛带着某种神秘隐喻蔓延开。

“是啊,好像大家都不开心,还彼此间互相伤害,真是奇怪啊。难道不是为了开心些,而彼此相爱吗?可人们又总说喜欢什么,什么就让人痛苦,爱什么就被什么伤害,简直把伤害说得理直气壮,真是奇怪。我感到人生真是个巨大的谜团,不管什么问题,好像都没有答案……”小雪人说着自己的切身感受。

“现在你还小,往后成长了,说不定可以找到答案。而我,现在已经失去寻找答案的机会了,也没人可以伤害到我了,因为我已经走远了,不管讨厌我的人是否依然在继续攻击我。现在我有足够的信心做到无所畏惧,就算在刀山火海在烈焰熔浆在玻璃渣堆里也不留下任何伤疤。”他重重一拳像巨锤砸在了玻璃上,天地间一阵震天轰响,那玻璃仿佛冰雹般坠落,铺在地上像厚厚的冰面。他迈开脚,大步向前。

小雪人一边跟向他,一边惊讶看着眼前渐渐发亮的空间,远处渐渐泛白,隐隐透着黎明的气息。就要日出了吗?她疑惑。随着远处的天空越来越亮,并渐渐染上一层浅粉色……她听见他仿佛歌唱般的曲调在讲:“我也希望有朝一日,可以拍出人们所喜爱的明亮,干净,健康,真实,崇高的电影,但这样的话,我得先作为一个敞亮的人,就像今天的黎明一样,像太阳一样发亮!”

小雪人突然感到鼓舞,满怀期待地讲:“我也想做一个像太阳一样的人,也想纯净温暖明朗,也想和你一样。”

他却突然停下脚步,望向远方,无望道:“其实我很明白,我的心陈旧又腐朽,在它停止生长时,看到的理解的世界阴暗扭曲歪斜,我说要像太阳一样,只是在自欺欺人罢了。它已经永久沉睡了,我也将永远被黑暗笼罩,这是我最后一次看见黎明……”他回过头来,冲她微微一笑,告别道,“太阳就要出来了,我也该走了,像你说的,做你自己就好,不一定非得做太阳……”他转过身,面朝日出,张开双手,身体渐渐变得透明……

“等等!如果我是你女儿呢?你希望她怎样?会希望她像太阳一样吗?”小雪人急不可耐追问。

“回答不知道才是正确答案吧。再见了,孩子。”他的身体已经完全透明,只有一个轮廓,太阳出来那一刻,轮廓也倏然消失了。

小雪人对着空空的远方,远方的太阳明亮,喃喃自问:“那我要怎样才好呢?我该怎样活着呢?人到底是什么呢?到底要怎样活着呢?”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小飞行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小飞行 小飞行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