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番外

第179章 番外

“阿娘,阿焰又欺负我,拿虫子吓我!”女孩子不过五六岁的模样,靠在藤椅旁撒娇。

“那你有没有跟哥哥说,他又在偷懒,阿爹知道了要罚他呢?”女子放下手中的女红,温柔的看着她。

“我说了!”女孩子闪着晶亮的眸子,鼓起了腮帮子。

“那哥哥怎么回你的?”

“他说,他是在帮我。”

“哦?”

“说我胆子这么小,以后出去了肯定要吃亏,所以他要帮我练胆子。”

“盈盈!”

一声叫唤分散了她的注意力,她回头“欸”了一声,忽的喜笑颜开,“啊!弦姨!”

“来了?”苏芩从藤椅上欠起身子,对着五弦微微一笑。

五弦蹲下身子,做好她要扑上来的准备,伸出的双手定在原地,眼看着她从旁闪过,直接抱住了秦羽的大腿。

苏芩“噗嗤”一笑,从椅子上爬了起来,“盈盈,做什么?”

“这个哥哥生的好看,盈盈很喜欢。”

秦羽躬下身来,对她粲然一笑,“你叫盈盈?”

盈盈扬起小脑袋,“待盈盈及笄,盈盈便嫁你,可好?”

“看剑!”一把木剑不知从何处搠来,秦羽侧身让过,面前落下一小公子,不顾盈盈的挣扎和反对,将她拉回身后。

“你是何人,胆敢伤家妹,速速离去!”

“你是阿焰?”秦羽勾起嘴角,看向他。

“是与不是都与你无甚关系,你这般行为同淫贼无异,再不走,我便打得你走不了!”

看着他一副认真的模样,五弦拼命忍住了笑意,拧了拧他的脸蛋,“阿爹这样教你的?”

“阿焰分明自学成才,我可教不来。”炙焰扶着右肩的柴火,从他们身旁过来的时候,对着阿焰脑门弹了弹。

“阿爹,疼……”

炙焰走到一旁摆柴火,五弦回头对秦羽笑,“还能看出曾经夜暝宫二公子的模样吗?”

“倒也挺应景。”秦羽揶揄道。

炙焰丝毫不给他面子,嗤笑一声,“上次来的时候还不甚了了,就该让你人鬼不识,流落山野,也好过目下得意,惹人怏怏。”

五弦面露疑惑,忽的豁然,“原来是你们指的路。”

苏芩嫣然一笑,将阿焰拉到怀中,蹲下身来同他平视,“这是你弦姨的心上人,上次来的时候,你们俩在后山练剑,自然不识,虽说你护盈盈在先,不失兄长风度,但到底是失了礼数。去,去跟未来的姨父赔个礼。”

阿焰嘟起嘴巴,虽是不悦,却仍旧躬身握拳,“炙苑不知礼数,冲撞了姨父,还请姨父莫要介怀。”

“弦姨,你换一个吧,盈盈实在是欢喜。”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忍俊不禁,阿焰气得直跺脚,“炙盈盈,你怎么这么不知羞?”

“谁不知羞?你说谁?”盈盈扬起巴掌大的小脑袋,叉腰冲着阿焰吼道。

“说的就是你,不害臊!”

“哼,我害不害臊都甚过你,你都十岁了,竟还用蛓虫来耍顽,nue!”盈盈对他吐吐舌头,赶紧躲在苏芩身后。

“好了好了,别闹了,先让弦姨他们进屋歇息。”苏芩拉开剑拔弩张的两人,稍觉歉意的看向五弦,“天天打闹……”

“无碍。”

****

饭后。

“最近店里生意可好?”

“还行。”

“我们俩看到秦羽的时候着实惊讶,以为看错了人,但他什么也不记得,只道是找人。”

五弦瞥了不远处陪阿焰和盈盈玩耍的秦羽,叹了一口气,“方才我还以为是你们把他藏了十年。”

“自然不是。”

苏芩笑了笑,“估摸着是谈珩君。”

“怎会?”

“连白翎和蒲山鬼都无力回天,更别说我们了,本想带回他的尸身,谈珩君此刻便来了,说既是玉非花的胞弟,自然要葬在紫微宫,我们念他这份心,便允了他。之后就再也没有见到他们了。”

“你们隐居在此,那之前做的努力不是白费了?”

“我从未说过幻灵宫由我来掌权,只要能挫了各家的势力,只要幻灵宫在这江湖有一席之地,也算是一种所得。”

“前人种树后人乘凉?”

“姑娘也可以这么理解。”

“那炙焰呢?”

“花了不少的时间去找他,找到他后没多久,阿焰便出生了,他从产婆手里接过阿焰时,竟哭得涕泗流涟。”

“对了,跟你说一件旧事。”

“嗯?”

“我看到秦羽便想起来了。你知道我从万花楼买下秦羽时为什么只花了一文钱?”

“你不是说,他的过去一文不值?”

听到这话苏芩忽的笑出声,“说笑罢了,虽说是各取所需,但怎可用一文来买?”

“……”

“他是万花楼的东家。跟我走完全是自愿。”

“可……可我看到你的意识里,他被刘员外……”

“他们演的这么卖力,我总得给他们点面子。”

???

两人一左一右的行走在山间小径,五弦显然有些不太高兴,秦羽揉搓着她的手指,柔声问她怎么了。

“你在谈珩君那里待了十年,为何不早些来找我?”

秦羽与五弦十指相扣,温声道,“你都知道了?”

“嗯。”

“谈珩君自觉欠我们家一份人情,我虽感激,但却觉得没有这样的必要。”

“谈珩君虽与你的兄长师出同源,但为其守护紫微宫多年,竟还觉有愧?要么谈珩君极其重情重义,要么就是……”五弦不禁停下了脚步。

“难不成……”

秦羽微微颔首,“谈珩君倾慕兄长多年,却从未对兄长诉说衷肠,也将兄长最后的身死归咎自身。”

“别人用心意在弥补所谓的遗憾,我不该心安理得。这不是他的错,与他无干。”

“那谈珩君人呢?”

“还在那守着。有些人,永远走不出去了。”

可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如果不是谈珩君,她又会等到何年何月呢?

这个答案,五弦也不知道。

耳畔传来淙淙的流水声,五弦眼圈一热,转身望至山下,谈珩君有如此本事,却不愿复活玉非花,当年谈珩君所说的话如今还是历历在目,为苍生舍小情,天下又有几人做得到这些。

右肩承了重,五弦正欲回头,秦羽的下巴正耽在她的肩头,“想什么呢?”

“没什么,只是有些许难过。”

“是秦羽不好吗?”

五弦撸起衣袖,抻到他眼前,“看到了吗?”

“什么?”秦羽瞪着无辜的大眼,佯装好奇。

“你恶不恶心,鸡皮疙瘩都起了。”

秦羽抬起她白皙的手臂,嘴唇直接贴了上去,五弦还没反应过来,秦羽将她的下颚推到右边,绽开一丝狡黠的笑,而后两人就保持一种奇怪的姿势相吻,在无人的山间,立夏刚过不久,空气中始终散发着一种甜腻的香气,天空飘过几朵轻柔的彩云。

****

忘忧谷。

“小白,把右上角第三格中的东西拿出来。”

“给。”

“左上角第一个。”

白翎一跃而起,从格里取下递了过去。

“还有右下角最后一个。”

……

他和蒲山鬼便是这样的相处模式,他是兢兢业业的长工,蒲山鬼便是不折不扣的吸血土财主。

每年立夏后便开放一个月,只这一月才可以将魂魄,记忆等来做交易,只服务于穷困潦倒之人,毕竟有损阴鸷,蒲山鬼也不乐意多接。

但不知怎的,比起旁日,蒲山鬼更喜欢这一月,白翎做事一向麻利,尤这月更甚,且每日每夜有他作陪,吃喝同食,与他对席之时,白翎会十分安静的坐着,光是看着就觉得是人间独美之景,蒲山鬼的眼睛就像系在了白翎身上,看得白翎都吃不下,狠狠瞪了他一眼后,蒲山鬼却更肆无忌惮,直接放下碗筷,托着腮,直勾勾的看着他。

“做什么?不吃就滚出去!”白翎脸上似是凝了一层霜。

“十年了,还不愿吗?”

白翎捏在手中的竹箸一顿,而后扒完一大口饭,“霍”地起身,“你有什么毛病?”

“蒲先生,我还是觉得街头看相更适合我,告辞!”

白翎的背影很快消失在他的视野中,蒲山鬼解开遮盖住一半的金制面具,露出一张精致而妖治的脸,右眼下的泪痣却添了几分柔和,蒲山鬼悠悠的笑,笑得摄人心魄。

“我……”白翎蹙眉,扶在门上的手慢慢攥成拳,“我出不去!”

“你若出得去,我这忘忧谷不早就易主了吗?”蒲山鬼起身凑近,“我专门为你准备的,惊不惊喜?”

“你竟是这般模样……”白翎一惊又一怔,“那你是否已行冠礼?”

“不对啊,怎会如此?十年了啊……”

“而立之年,竟能看到如此之笑话。”

白翎似乎忘了自己走不出去的事实,只一味地碎碎念,蒲山鬼逼前一步,他比白翎高了半个头,倏地将白翎压在门上,白翎正欲推开,耳旁便传来蒲山鬼的低笑,“是否及冠,我的小白翎,要不要试一试?”

“滚远点,什么毛病?”白翎找了个喘息的当口,从蒲山鬼的身下钻了出来。显然刚才受的惊吓比这十年光景遇到的还要多,他在一片怔忡之后,再看蒲山鬼的时候,眼神都带了一些寻味。

对于蒲山鬼年方几何,他好像更有些兴趣。

天朗气清,岁月不经意的在游走,从立夏走到盛夏,在阵阵热浪的舔舐后,终将走到硕果累累的金秋。

蒲山鬼托腮朝着格前忙碌的身影望去,食指在耳旁有节奏的敲打着,蒲山鬼嘿嘿乐了起来,那就……再等个十年。

二十年,三十年……

无甚关系,他等得起。

(完)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五弦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五弦 五弦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79章 番外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