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0章 嘴脸

第400章 嘴脸

葛三宝一家,连同半个村子的人,冒着大雨在外面整整找了一个上午的时间,好不容易在山腰上发现了两人的踪迹,用绳子将两人从山腰上拽了回来。

可以说是在死亡线上将两个人硬生生拽了回来,人虽然救回来了,可沈远的伤不是装出来的,伤势严重,当天中午就被送进了医院。

整个过程中,安妮一直陪在沈远的身边。

幸好只是骨头错位,外加一点软组织挫伤,经过简单的处理之后,只需要一段时间的休息就不会留下任何的后遗症。

反倒是安妮,在经过这一路的奔波之后,身上的衣服全都湿透了,回到家里都没有来得及换,跟到医院到时候,身上的衣服还是湿漉漉的。

听说沈远已经没事了,而且以后也不会有后遗症,心神放松只下,整个人再也支撑不住了,两眼一黑倒在了地上。

医生一看,赶紧给安妮做了检查,这才发现其实安妮的状况远比沈远要严重的多。

沈远只是外伤,经过一些简单的治疗,休息一段时间就完全可以恢复。

可安妮就不一样了,回家的时候,本就碰上了生理期,加上这一路的奔波,在山上淋了雨之后,浑身热的好像从蒸锅上端下来的一样,高烧不退,烧得直说胡话。

“患者现在高烧,我已经打了退烧针,但是她的状况,我怀疑,可能会引起一些其他的并发症,家属要做好想心里准备。”

虽然还没有做详细的检查,但医生还是给了一个比较中肯的建议:“如果可以的话,等病人醒了,我觉得你们有必要带她做个比较全面的检查,她现在的状态可不太好,家属多陪陪她,有事情马上通知护士。”

“哎,医生,我问问,那个男的情况,伤的严重不?”葛三宝这会儿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沈远的身上,好像沈远才是他的亲哥哥,紧张的要命。

医生也不知道这里的关系,只好中肯的回答道:“男的倒是没什么,只是摔伤了腿,骨头有些错位,医生已经做了调整,石膏固定一下,半个月就能想健步如飞了,他的身体状态十分健康,倒是不用太过担心,不过这个女患者……”

“那就行了,谢谢了大夫。”医生的话尚未说完,葛三宝的母亲就挤了过来,推开葛三宝顺势问道:“这个费用,您看,大概要多少啊?”

医生有些也不在意,反正以前这种家属也十分常见,只是翻看了一下手上的病历本,随后才说道:“倒是不贵,退烧针和石膏,以及这些用药,加在一起也就七百多,不过这个详细的检查,可能会稍微贵上一点,毕竟女患者的状态看上去不是很好。”

“那我们就不看了,都是乡下孩子,身子骨都壮士着呐!”安妮的母亲眼睛一转,伸手捅了捅儿子的腰眼儿,干笑着问道:“那我们是不是现在就可以出院了,我们村到这里还挺远的,这回去的一路上,保不齐天都要黑了。”

乡下孩子?

这医生每天盈利送往的,是不是乡下人,他看一眼手指就能看得出来。

不管是沈远,还是安妮,这两个人都不像是乡下人。

就是沈远两人现在看上去,在怎么狼狈,也绝对不是乡下人这么简单。

现在看安妮的母亲,对两人的身体并不在意,反倒是在这个时候还在乎钱,这医生多少有些心生好奇,顺势看向了旁边的老支书和安妮的父亲。

“行了,检查一下吧,这发烧也会要人命的,那不是小事!”从始至终都没有怎么说过话的安妮父亲,终于忍不住说了一句:“多少钱,我出!”

哪知道,他不说这话还好,这话一说出来,安妮的母亲就急了,冲上来狠狠的锤了他一拳:“你这败家爷们儿,看啥看,一个早晚嫁出去的丫头,你不知道这检查一下,好几百块就进去了,你叫以后三宝拿啥结婚那,这以后都是要花钱的。”

“够了,你还是不是个人?”闷在一边的老支书都看不下去了,噌的一下站起身来,眼神凶戾的瞪着安妮的母亲。

早年的时候,听说这老支书跟着部队上山剿过匪,那手上是沾过人血的,所以在村里老支书是出了名的有威信,谁家有个大事小情,都愿意找老支书给评个理。

但整个村子里,老支书最看不上老葛家,尤其是看不上老葛啥事都听家里媳妇儿的,没个主见不说,对自己家的女儿简直不当人看。

这种家庭,老支书那是打心眼儿里看不起,这毕竟是人家的家事,清官难断家务事,以前这些事情,他也懒得管。

可今天,安妮的母亲实在太过分了,这是放着亲闺女死活都不顾了。

“都别吵了,这里毕竟是医院,能不能容我说两句话?”

原本睡在病房里沈远突然坐在轮椅上,被护士从里面推了出来,看着走廊里的几个人,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医生,我女朋友的情况你比较清楚,应该做的检查,麻烦你安排一下,尽快给她作检查,费用方面我来解决,待会儿我就打电话叫人过来,把住院费用都交上,另外麻烦你帮她安排一个单人病房,安排人帮我照顾一下。”

医生点点头,不知道为什么,对于沈远就十分的信任,好像这个人说话有魔力一般,就是让人听了无力反驳。

前脚医生走了,剩下的人就全都是安妮的父母了,外加一个老支书。

说起来,这个老支书,可是沈远的救命恩人,有些事情其实也没有必要瞒着他,干脆就全都请进了病房里。

“安妮的事情,我知道一些,不过之前,她一直不愿意跟我说,就算是三宝撒谎骗她,跟她要三十万这件事,安妮也没有跟我提起!”

沈远也不打算在隐瞒下去了,直接开门见山的讲这件事说了出来。

不过老支书却愣住了,吃惊的看向了身边的一家三口,指着身边的老葛,一脸的惋惜,最后气的直接走到边去,似乎不想跟着三个人坐在一起。

“姐夫,不是跟你拿的三十万,那我姐从哪里找来的钱?”葛三宝虽然脑子不灵光,但有时候,他这脑子也会开个窍,只是开的不太是时候。

就好像这一次,明显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他就没有想过这件事一旦问出来,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哼,自己的闺女,在外面死活都不问一句,就想着从她身上要钱,真丢人!”

老支书的女儿也在外面打工,每一次看到女儿疲惫不堪的样子,老支书就难过的揪心,甚至痛恨自己没有能力给孩子一个更好的生活换进。

他们老葛家到好,儿子不下地干活儿,老葛身体不好,好好的一片地全都荒废了不只,竟然还舔着脸从女儿手上要钱。

“这件事,安妮当时没有跟我说,等我知道的时候,这钱已经被你用来吃牛排了。”沈远第一次对一个人这么失望,之前只是觉得葛三宝最多也就是有点懒惰,可刚刚在门口听到了他们的话之后,沈远对这一家人基本没有什么希望了:“这钱,是安妮从我嫂子手上借来的,安妮当时真的以为叔叔被送进医院了,是我觉得这件事里面有猫腻,所以就叫人调查了一下,红风车西餐厅,四份牛排,一顿饭你们花了上千块,你知道你姐在外面,连一顿兰州拉面都舍不得吃吗?”

外面的生活艰苦,这一点老支书是知道的,可他没想过安妮在外面赚钱辛苦的同时,还要扛着这一家三口,这会儿气的伸手指着他们,就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跟你们说这些,不是因为心疼钱,我们沈家就从来没有缺过钱,而是因为你们的欺骗,让安妮的心十分难过。”

被自己的家里人欺骗,这种心中的难过可想而知,所以沈远对于这一家人,并没有什么好印象,这个时候也没有必要在遮掩什么:“伤了安妮的心,这是我最没有办法原谅你们的。”

被沈远这一席话说的,一家三口哑口无言,谁都说不出话来。

尤其是这会儿老支书也在,当真是一点面子都留不下了,就连葛三宝都不知道要说些什么,脸色通红的看向了身边一向‘足智多谋’的母亲。

可惜,这个在家里一项强势的母亲,面对沈远,也没有比他强到哪里去。

“这样吧,之前你们不是提出,想要一份彩礼,让你们的面子上能足够过得去吗?”这毕竟是按你的父母,沈远在怎么生气,也终究不能将话说的太难听,唯一的办法就是解开安妮身上的枷锁:“五百万,我给你们。”

如果可以,沈远愿意拿出更多,只要能让安妮彻底的脱离这三座大山,再大的代价也值得。

只是他没想到,对于他来说,五百万只是一个小数字,对于这一家人来说,五百万简直就是一个天文数字,吓得连话都说不出来。

“但是这笔钱,我不会直接交给你们手上。”对于这些身有吸血鬼属性的人来说,一次性拿出再多的钱,也没有办法填饱他们的胃口,真的一次性给了钱,恐怕用了多长时间,他们贪婪的本性还是会暴露出来,所以针对这个点,沈远想还有些其他的想法:“我会委托律师,每个月只交给你们一定的额度,至于这个额度是多少,我想老支书会帮我算这笔账,记住我的前提条件,对安妮好点,这是你们的亲生女儿,亲姐姐,我花钱请你们,对她好点,懂吗?”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总裁大人是只喵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总裁大人是只喵 总裁大人是只喵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00章 嘴脸

87.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