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1章 沈远的獠牙

第401章 沈远的獠牙

能随手拿出五百万的人,会是一般人家吗?

自然不可能,别说是五百万了,就是随手拿出五万块,在他们一家人的眼里都不是一般人了。

只是没想到,这笔钱并不能直接交给他们,而是通过律师和老支书核对之后,按照这家人的情况,提供这份保障金给他们。

安妮的母亲很难接受他那句,今后对安妮好点。

他们毕竟是按你的父母,今后对自己的好一点,竟然要一个外人花钱来买,这是一件何等讽刺的事情。

至少这件事在老支书看来,简直就是可笑,偏偏这件事就发生在他的眼前,他不想承认都不行。

当然,在此之前,那三十万也必须返还。

正是因为这三十万引出的欺骗,才让安妮彻底崩溃掉,这三十万安妮要是不能还给宋只只,后面她心底那一关恐怕根本就过不去。

只是这到了手的钱,叫他们现在吐出来,葛三宝就太愿意了,就连他母亲脸色都变得十分难看起来。

“说得好听,那五百万我们连影子都没有看到,现在想叫我们自己在拿出三十万。”葛三宝的母亲紧紧抓住儿子的手,气的脸色发青,一脸不满的说道:“我看你就不是个有钱人的样子,你要是真的有五百万,还会在乎我们家这三十万?要不是看你现在腿上有伤,我现在叫警察来抓你,你个骗子,还会我画饼,我看你就是想骗钱。”

五百万听上去确实有诱惑力,但这笔钱究竟在哪里,却没有人知道,而且听起来,这笔钱还不是一次给的。

也就是说,这笔钱后面会不会给,完全就看人家的心情,说不给你,你也要受着,这样一来,好像还是这三十万在手更加靠谱一点。

葛三宝的母亲这笔账还是算的过来的,这三十万她已经拿到手上了,说什么都不会在吐出来,但安妮毕竟还是她女儿,沈远想要将人带走,不可能跳过自己这一关。

在这件事事情上,她依旧掌握着主动权。

可沈远却不这样想,在这件事上,他的态度依旧十分坚决:“我没有跟你们商量的意思,我这一次跟安妮回来,一是不放心,她自己一个人回来,二也是为了将这笔钱要回来,钱虽然不多,但这笔钱,是安妮最后的一点尊严,我必须帮她拿回来。”

“而且,阿姨你就真的认为,这笔钱你能拿在手上吗?”

不得不说,安妮的父母还真是够天真的,这三十万沈远要是真的想拿回来,对于他来说真的有什么难度吗?

“三十万我保证可以拿回来,甚至也可以不要。”沈远一向给人一种阳光大男孩的印象,可以说他大部分的时间,都是一种人畜无害的模样,却不代表他没有凶残而不择手段的一面:“三十万你们不愿意吐出来,这五百万我也可以不出,我相信这笔钱我可以通过法律手段追回来,后面还有很多剩余,用来给村子里修条路,我想支书愿意帮我一些小忙,将刚刚他所看到的还有你们在村子里所做的一切说些真话,以诈骗作为起诉的理由,您的儿子至少会在监狱里度过他的五十岁生日,相信我,这一点我完全可以做得到,而两位今后在村子里,能不能生活下去,我想不需要我多说,对吧?”

当一只小奶狗露出獠牙的一瞬间,即便他长得在可爱,那眼神中依旧凶光毕露。

这句话用来形容此时的沈远,丝毫不会夸张,至少这一家三口,此时没有一个人觉得他只是在说笑话而已。

老葛此时甚至有些不敢相信,这是之前在车站一口一个叔叔,无比热情的小伙子吗?

只有安妮的母亲,对于这件事依旧不死心,抓着儿子动手,恍若老母鸡在护犊子一般,眼神中透着狠辣:“有啥能耐,你都冲着俺来,别吓唬我儿子。”

沈远摇了摇头,轻笑着说道:“这不行,这笔钱是他要的,电话是他打的,钱是他花的,就连这比钱最后也是转进了他的账户里,所以这间案子,最后直接的受益人也是他,就算是这件事,您愿意扛下来,也绝对不可能将案子转到你的身上,在这一点上,我有绝对的自信。”

这下,沈远算是一句话,彻底将一家三口彻底压住了,哪里还有之前的气势。

几句话的时间,将所有的人气势尽数压了下来,整个病房之中,气氛都显得十分压抑,就连老支书都被压得说不出话来。

之前还没看出来,这小伙子看上去还挺好说话的,谁知道他发火的时候,竟然也能给人这样的压迫感。

常听老人说:圣人发怒不上脸!

今天他可算是看见了,脸上依旧保持着原本的笑容,可在这种身上自然散发出来的气势之下,那种脸上的笑容,竟然丝毫没有了原本的温暖和煦感。

“其实我这个人很简单,我想要的就只有安妮,我想她今后的生活可以轻松一点,至少,没有太多的负担,这一点,本就是你们一手造成的,解铃还须系铃人。”

沈远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坐姿,转而看向了一边的老支书,面带笑容的问道:“老支书,今天要不是您救我,现在的我恐怕已经死了。”

老支书紧忙说道:“这是哪里的话,虽然我跟你不认识,但有人出事,我还能看着不管吗,再说了,救你们回来,也是村里的老少爷们儿帮了不少忙。”

沈远等的就是这句话,眼神瞥了一眼坐在一边的一家三口说道:“感谢村里的老少爷们儿自然是少不了的,毕竟这是救了我一条命,不过给点钱了事,这种事情就太低俗了,你们救了我一条命,我也给村子搭建一条新生命,村子里的交通不方便,我就给村里修一条路,直通县城的路,今后村里人金超出方便了,大家发家致富也就指日可待了。”

老支书一听,这要是真的给村子里修一条路出来,那可真是解开了多年来,一直勒在村子脖子上的绳索了。

可没等他高兴起来,脑子里的另一个想法瞬间袭上心头。

毕竟老支书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很快就想通了这里面的门门道道。

沈远这是给村子里修路吗,他这是用一根绳索,将全村的人都绑在了老葛一家的头顶上。

一条修给村子里的路,确实解了村子的燃眉之急,对于村子里,他就是恩人,老葛家在村里本就风评不好,在加上沈远说要起诉葛三宝的事情,可想而知这一家今后还怎么在这村子里生活下去了。

一举两得,一石二鸟的手段,打的一手好牌。

用阴谋诡计,或许有办法破解,可人家现在一手阳谋将这一家人耍的团团转,一句话就能定下他们今后的生死。

此时老支书,看想葛三宝一家的眼神中,更多的变成了可怜。

果然这些恶人终究还是需要恶人来磨磨他们的性子,不然这一家人是真的无法无天了。

“娘,俺不想坐牢。”葛三宝虽然没有很了解深远的意思,可他也明白,这个看似和善的姐夫,似乎不打算顾忌亲情,要将他送进监狱里。

不过他也不想想,沈远跟有什么亲情?

这两个人之间,八竿子打不着,凭什么跟你有亲情?

唯一要说有点关系,那或许也就是跟安妮有点关系,没有了这层关系,沈远跟他们这一家还能有什么关系,收拾他们也不过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而安妮的母亲,也终于坐不住了。

他可以不在意安妮的死活,却不能不在意葛三宝死活。

“这钱我们还!”犹豫了半晌之后,安妮的父亲终于开口了,这个时候也只能是他这个一家之主开口了:“三十万我们家里用了一些,大部分应该还在,剩下的这个缺口,我想办法补上,你放心,这笔钱,我老葛就是砸锅卖铁也给你还上,我只希望,你能放过我儿子,就算是看在二花的面子上,给他一条活路。”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虽说这个头低的让他有些不甘心,可人家现在抓着他的小辫子,生死都在人家一句话之间。

可惜,他还不知道,那三十万现在留下窟窿,远不是他想想象中那么简单的。

别人不知道,偏偏沈远却很清楚,而且比这笔钱的持有人知道的更家清楚:“砸锅卖铁,恐怕也不够啊,您儿子在短短的时间之内,将这三十万花了十二万出去,我也不知道,你们家是不是有口金锅够你砸,但是想要填补这个漏洞,显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十二万?

老葛一听这个数字,吓得心脏一阵抽搐,急忙转过头看向了儿子。

从葛三宝低头不语的样子中,其实已经不难猜出,沈远刚刚的话并没有夸大其词,也就是说,这十二万的饥荒,算是彻底欠下了,还是一笔很可能一辈子都还不上的饥荒。

“算了,我送佛送到西,之前也说过了,不是真的要你们出钱,我要的是你们一家人的态度!”沈远又不是想要将人逼死,看到现在这一家人已经低下了头,事情也就差不多了:“钱我来出,但是今后我不管你们是真心对安妮好,还是演戏骗她都可以,我只想看到她开心,而不是对这个家庭无比失望,她眼中那种暗淡的眼神,我不想在看到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总裁大人是只喵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总裁大人是只喵 总裁大人是只喵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01章 沈远的獠牙

9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