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9章 柴安平vs沃利贝尔!(6000字大章)

第529章 柴安平vs沃利贝尔!(6000字大章)

“格雷西·雪莱已经自己来送死,德玛西亚人向来自大且狂妄。”

寒鸦的身体悄然出现在魔法阵的边缘,此时她也无法离开这座大阵,在这里还有几个藏身此处的石匠会高层。

“沃利贝尔希望狂野的灵魂重返雪原,让雪原的凡人重新想起直面风暴的勇气,而不是躲藏在屋瓦之下。

利用一座城市的人来牵绊格雷西·雪莱的手脚,这样残酷的计策对于祂而言,没有丝毫的压力,但对于格雷西·雪莱却是无尽的束缚,只要大阵里还有人活着,他就别想独自抽身离开,甚至出手还要顾虑不能伤到凡人,再有断罪之渊的帮助,他的败亡已是定局!

这个有可能威胁到帝国的不稳定因素,今天就可以去除!”

“大人计策定然无所遗漏。”

一个中年人笑道:“更不用说这个大阵本身就是血祭仪式,死去的人越多,沃利贝尔的力量就越强大。”

将己方势力十二尊古神通过这样的方式排除场外需要极大的魄力,但寒鸦凭一己之力便说服了整个议会,让沃利贝尔独自对阵格雷西·雪莱。

城市中已经响起凡人惊悸的叫喊声,从睡梦中惊醒的孩童哭嚎,强者看着耸立的高墙面露绝望。

这里已经是封绝的冰雪炼狱。

轰隆!

雷霆和火焰冲天而起,伴随着强烈的爆鸣声,火旋龙卷将一切建筑摧平,庞大的碎石被抛上高空,或者远远飞离,或者被雷霆劈成粉末,一副末世景象。

灰尘中,长刀与短矛疯狂交击,剧烈的碰撞声伴随着能量激荡向四周扫射。

“我还要感谢你夺走了我的雷霆符文碎片,才让我下定决心去取出另一块!”

沃利贝尔借着两人刀矛交错的时机开口:“作为谢礼,我会让你见识雷霆真正的力量。”

柴安平默然,他同样拥有着雷霆符文的部分碎片,自然清楚沃利贝尔收服了多少分量的符文。

雷霆符文与沃利贝尔已经深度融合,也让祂的权柄一下子膨胀到了令人恐惧的地步。

符文之中有强有弱,雷霆符文无疑是其中最为强大的符文之一,正如他所拥有的【行窃预兆】,神秘莫测、威能强大。

“吼!”

熊神发出震天咆哮,手中断罪之渊附着上闪电,祂犹如神话中司掌雷电的神灵,将惩戒之雷狠狠劈下。

火焰战刃迎面而上,空气都被火焰灼烧至扭曲。

轰!

又是一次令大地震颤的碰撞,一人一兽脚底大地块块崩裂。

生灵悲鸣。

柴安平脸色铁青,沃利贝尔手持的短矛给了他恐怖的死亡威胁,让他出手之间根本无法过多估计周围的平民。

短短时间,已经有大量的平民被他们波及,要不是他用散布的炼金魔力及时转化成刺激他们逃离的药剂,恐怕还要有更多人被卷进他们的战斗余波。

但他所能做到的也仅仅只有如此了。

体内的所有能量已经在全力运转,炼金魔力复制了自己身体能够承受极限的药剂增益,服用过七级炼体药剂的强大体魄才能和兽灵古神正面作战打得有来有回。

空间被压制,他的【无双】技艺也变得更加难以施展。

但沃利贝尔反而似乎越发如鱼得水,祂的力量随着战斗竟然一直在不断变强。

柴安平陷入了苦战!

自获得愤怒伟力一来,头一次陷入了如此的局面。

不论是技法还是力量层次!

他本身从来没有小觑过喀涐涅洛斯诞下的三灵,能够成为雪原生物的代表自然有其道理,更别说此时还有着外界环境的压制。

两者全身都已爬满神纹,每一次挥击都能引发能量爆破,爆碎开的火花和雷电在空中留下难以磨灭的痕迹。

【行窃宿命】快速被他从意识空间中取出,佩戴在手上。

但星辰之力在这样的战斗中加成已经十分有限,柴安平这样的举动是为了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凭借强制夺取寻找胜机。

否则沃利贝尔自身对于战斗同样有着野性的直觉,比起人类的战斗技艺丝毫不逊色。

那一根诡异的短矛被祂使得毫无破绽,锋利的枪尖犹如致命的毒蛇,时时给他危机感。

他开始主动使用除了人类刀艺之外的能力。

愤怒本源、雷霆符文碎片以及地位低弱的炼金魔力齐齐磨合,通过【恶意刻印】的基础不断推演,创造出新的能力。

他的左手时而被火焰覆盖,时而浮现雷暴,时而升起灰色雾霭。

恐怖而难以控制的能量在他的手心中积聚、氤氲,就连他手臂上的神纹都受到细微影响,出现了不同幅度的扭曲。

全新的魔力架构浮现!

刺耳的低语骤然响起,柴安平精神中的钢铁盾牌发出不堪重负的轰鸣。

“来啊!”

柴安平猛地怒吼,左手雷与火交织,随着他手掌前推,汹涌的魔法激射而出,比电光还要迅疾的烈焰瞬间在沃利贝尔胸前炸开。

犹如一根愤怒长矛贯穿沃利贝尔的心脏,熊神立刻发出痛苦的嘶吼,熊熊燃烧的火焰没有破损祂的体表,反而全部作用在了祂的灵魂上。

柴安平同样闷哼一声,强行被绞合到一起的能量虽然发挥了效应,但也给他此时“神化”的躯体造成了沉重的负担。

他没有放过难得创造的机会,黑炎长刀划出玄妙的轨迹,错开那杆短矛狠狠劈在沃利贝尔的肩头,留下一道狰狞的伤口。

“这个魔力架构激活了【恶意刻印】本身拥有的指定命中效果,但也更改了恶意刻印本身的大部分效果。”

升起一丝明悟的同时,他再次被沃利贝尔逼退,猩红的兽血从沃利贝尔的肩头留下,染红祂左侧的毛发。

熊神肆意咆哮,宣泄灵魂的痛苦后,熊掌直接将被斩碎的肩甲撕下。

“再来,温血人!”

被扯成碎片的肩甲被祂朝着柴安平的位置掷去,祂四肢着地,铁塔似的雄伟身体便径直朝着柴安平奔袭而来。

断罪之渊被祂衔在口中。

柴安平迅速斩出肉眼难以分辨的几刀,直接将碎片斩开。

奔袭而来的沃利贝尔粗壮的脖子一甩,衔在一侧的矛尖横扫而来。

“嗤——”

强大的神灵武器一瞬间仿佛被激活,沉重的压力骤然镇压柴安平的身体。

不可躲避!

柴安平心中莫名升起一丝感悟,随即左手附上火焰,手掌撑在黑炎长刀的刀背,右手倒持刀把,将这一击挡在自己身侧。

下一刻,巨力涌来。

他整个人被砸飞出去,乘兴形意不断调整他的姿态,双臂的酸麻感同样被压下。

空中掠过一道火红神光,最终他虚立在半空中,有些惊悸的喘了口气。

这是断罪之渊第一次展现神异,就险些直接将他打杀,要不是慎重地用左手撑住,恐怕就不只是被砸飞这么简单了。

另一边,沃利贝尔人立而起,从口中取出断罪之渊高高举起,一道道雷霆之龙便从高空狠狠劈下。

柴安平是这些狂暴雷霆的唯一目标。

浩荡、伟岸的雷霆如水泽一般倾斜而下,将整个夜幕照亮。

白色的光芒照射在大地上,映照出无数惶恐的面孔。

柴安平平缓气息,看见这一幕幽幽叹了口气。

接着转而看向狰狞咆哮的雷龙。

“愤怒!”

他紧攥长刀,周身神纹悬空而起,瞬间他整个人便被一颗深红火球吞没。

一个耀眼大日在夜空之中迅速壮大,抵抗雷龙之余,也将那些致命的白色霜雾大量蒸干。

雷龙如同飞蛾扑火,一道道骇人的闪电冲入火球之中。

剧烈的爆鸣声接连响起。

“轰轰轰!”

火球不断发生形变,内部正在发生一场场爆炸,火焰和雷霆都是最暴戾的能量,在没有乘兴形意的调控下,根本不用设想着兼容。

柴安平在火球中央间接承受着雷龙的自爆,嗓子透出一声闷哼。

没让双方进入僵持战,论底蕴他根本比不了活了上万年的古神,他悄然松开烈焰大日的控制,整个人直接借着火焰的掩盖来到火球底部。

沃利贝尔则毫不犹豫再次召唤雷霆,雷沼倾覆而下,似乎要直接将火焰浇灭。

高空中骤然亮起一道高光,刺眼的光芒如同核爆的那一刹那,接着崩解的能量咆哮着炸开,苍穹仿佛被撕裂开来,巨响传导到高耸的冰墙,发出隆隆震响。

马瓮城所有高层的建筑都在这一击中毁灭。

而在爆炸出现的一瞬间,柴安平长刀平举至肩后,脚下踩着灵动的破空步,整个人便如幽灵般接着耀眼的光亮无声落下。

带着形意增幅十数倍的力量,黑炎长刀凌空向下横斩。

原版【恶意刻印】同时释放,这样的距离根本不可能落空的巫妖刻印刚覆盖到沃利贝尔的神躯,柴安平左手中一罐虚幻的药剂瓶同时出手。

【药剂投掷】!

药剂中装填的是曾经在祖安中触碰过的剧毒【精灵之羽】!

三次攻击几乎同时到达,锋利的刀刃仿佛要撕开空间,就连冻结的冰晶也无法阻挡这把长刀的意志!

“铛!”

断罪之渊封锁在黑炎刀前。

碰撞一瞬,【恶意刻印】伴随着精灵之羽毒性一同爆开。

激荡的黑魔法在沃利贝尔神躯中炸开,就连龙族都无法正面承受的刻印之力将祂的左手臂炸开一个硕大的血洞,符文战甲裂开,神血飙溅。

“吼!”

这次轮到沃利贝尔被炸得力量一失,直接便被柴安平砍飞出去。

柴安平破空步再踩,他当然不可能放过这转瞬即逝的机会!

顶级的形意也代表着顶级的战局判断能力!

“噗嗤!”

黑炎长刀火焰卷噬,刀身化作无数道流光朝着沃利贝尔的躯体砍去。

一道道血口再次出现在沃利贝尔的身上,珍贵的符文战甲犹如豆腐块般在祂身上破碎,提供不了半点防护。

充满神性的血液中浮动着雷蛇,阻拦着侵体而入的怒火之力。

要不是沃利贝尔的神躯同样防御拉满,恐怕就要被柴安平这一套直接活剐。

只是瞬息之间,沃利贝尔便催动自身护体的雷霆化作雷霆之环强行要将柴安平挤出。

柴安平稍一矮身,破空步将他的身影带出一道虚幻残影,险之又险的避开雷霆之环,黑炎长刀继续凌厉斩出。

“啊!!!”

被痛苦和鲜血刺激发狂的沃利贝尔双掌雷霆暴涨,根本无法忍受这种压制的熊神止住颓势,强行用身体朝柴安平靠去。

双掌雷霆飚射而出,犹如有着精准制导一般轰向柴安平的胸口。

柴安平终于不得不停下脚步,让开沃利贝尔庞大的身体,再付出两条炼金触角的代价消解掉了两道威力不同寻常的雷蛇。

沃利贝尔浑身浴血,手臂上的血液不断流向手中的断罪之渊。

没等柴安平继续欺身上前,他忽然感觉到一股渗人的死亡威胁,当即毫不犹豫拉开距离。

饱饮神血的断罪之渊随之释放出惊人的血气和精神污染。

“呃……”

就连沃利贝尔身为掌控者都险些被影响难以站稳,两人,不,甚至是整座城市中活着的人耳中都响起了远古神明死去时的哀嚎,那是比魔力低语还要致命的污染!

在断罪之渊附近,就连魔力因子都仿佛在畸变!

沃利贝尔胸膛中的雷霆符文碎片与断罪之渊突然产生共鸣,一缕缕血红色的雷霆在矛身上缓缓催化生出。

与此同时,大量在精神污染中丧生的凡人此刻化作了血祭仪式中最纯净的祭品,沃利贝尔长吼一声,身上的伤口随即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祂的气息仍在不断攀升,很难想象这个瞬间有多少凡人死在激活的断罪之渊中。

这样一座大城的人口远比战场上的战士还要多,也就是说,这场血祭仪式比丽桑卓发动的还要强大数倍!

柴安平脸色越发严峻,之前借助强光建立的些许优势荡然无存……

而且,这玩意到底是什么东西?!

沃利贝尔抹去脸上的血污,魁梧的身体纵跃而起。

掌中已经化成血红色的雷霆精准朝着下方的柴安平劈去。

柴安平眼皮一跳,甩出一道炎柱稍作试探,但下一刻无比强烈的窒息感袭来,他下意识横刀上挡。

只见那下劈的血红色闪电几乎视炎柱如无物,强势破开之余,那雷电的前端却突然变成了断罪之渊的矛头!

电射而来的铁矛“锵”一声砸在黑炎长刀上,整把灵性长刀立刻发出了不堪重负的悲鸣,刀身扭曲,另一侧的刀背下一瞬直接反弹崩在柴安平的肩头。

“啪!”

柴安平肩头霎时血肉横飞。

“雄霸天下!!!”

这时,沃利贝尔悍然落下,双拳合抱,犹如泰山压顶砸落。

“轰!”

水桶粗的雷电随之劈下,柴安平全身剧震,全身神纹疯狂闪烁,与愤怒之力相兼容的符文碎片消除着麻痹的效果。

沃利贝尔双拳轰来,柴安平张开【行窃宿命】手套,催发主动效果!

一道金丝猛地穿出,九枚定律硬币齐齐涌出神光。

庞大的巨爪虚影似乎想要抓住沃利贝尔,星辉流溢,但虚影还未成型就被断罪之渊震碎。

金丝穿过沃利贝尔的双拳,将其惊退,随后才艰难的拉出一道白色宝光。

“叮——【行窃预兆(改良)】触发成功!”

“获得沃利贝尔的沸腾兽血*1!”

【沃利贝尔的沸腾兽血】:被激活的神性血液,珍贵的炼金材料!

评价:高(熊的力量!)

价值:高

行窃宿命窃取次数-1!

无用!

窃取到一滴沃利贝尔的鲜血根本无济于事,反而暴露了柴安平的一张底牌。

但要是不用行窃宿命打断沃利贝尔的攻势,柴安平恐怕那把奇怪短矛下一击就能钉到自己的脑袋上。

“金丝?我还以为是剥夺走我雷霆符文碎片的那股力量……但看来那种层次的力量对于你来说也不是能够轻易使用的禁忌!”

沃利贝尔感受了一番,甚至没有察觉到自身被夺走了什么。

祂一时间既对星光闪烁的手套放下心来,一边又戒备着柴安平催发又一道金丝。

“这是什么力量?”

祂饶有兴致的问道,右手随手一招,红色的闪电涌动,下一刻断罪之渊就自动落入了祂的掌中。

柴安平眼缝一眯,内心疯狂寻找着这把武器的特性。

“这是星辰的力量。”

他随口答道,见沃利贝尔谈兴甚浓,他也乐得拖延时间恢复身体:“你说呢?”

“哼,天人的把戏!”

沃利贝尔不满的呵了口气。

“你那是什么武器,似乎连艾尼维亚都不知道你藏着这样的短矛。”柴安平尝试着发问。

“这个?”

沃利贝尔咧嘴冷笑:“要是我之前就拥有这把武器,我亲爱的姐姐,早就断绝了再次轮回的可能!”

柴安平闻声灵光一闪:“这是石匠会提供的?”

“不错。”沃利贝尔毫无隐瞒的想法,祂甩动着手里的武器:“断罪之渊,传承自远古的神灵武器,上一个死在这根短矛上的情绪聚合体或者说恶魔是‘傲慢’!”

嘶——

柴安平倒吸一口凉气,他已经十分高估这把不凡的武器,却想不到石匠会为了对付他竟然拿出了这样的重宝!

“一人问一个问题,这很公平。”

沃利贝尔接着说道:“不过到此为止,你最好再让我看看你的新花样!”

血红雷霆迸射,断罪之渊电射而出!

大战再启!

“锵!”

这次有所准备的柴安平一刀磕飞断罪之渊,巨力将他砸退几步,脚下留下明显的印记。

蓦地,他忽然想起自己一直求而不得的泰达米尔对“愤怒”情绪的利用。

蛮王积攒的愤怒越多,自身能够迸发出的力量也就越强!

而且还拥有着强大的自愈能力!

虽说这远比不上自己的“神纹”躯体,但这种特性如果能够为自己所用,必定能让他的战力再上一层。

换而言之,他对“愤怒”的开发还远远不够!

“风女曾经告诫我,利用‘愤怒’这种人类的情绪力量,本身极度危险,一旦超出自己的极限就会让自己的意志脱离掌控。而人内心的真善美是限制它的锚,我灵魂中的雷霆符文碎片也是,我的乘兴形意同样是!

那么……我能够抵达的极限是多少?”

我曾经在极度愤怒的情况下极度愤怒!

理论上,他是可以主动去汲取人类精神海中的愤怒本源的,因为他已经产生了共鸣。

就像是泰达米尔那种被动使用都能不断变强一样,他也可能将自己推到深渊的边缘。

当然这个过程他需要谨慎的探索!

行窃预兆从精神海中强行剥夺愤怒本源的时候,他早已记住了那种感触。

现在呈现在他面前的选择是,是否自己要主动踏出那一步!

一旦踏出,或许他就将无限靠近的滑向情绪的深渊而无法挣脱,即便有雷霆符文和乘兴形意充当阀门,这种大恶魔都在觊觎的力量,谁又能说得清楚其中的概率?

——但是!

承受着红色雷霆冲刷的柴安平突然攥紧手中悲鸣的黑炎长刀,这根本就不是选择题!

想要变强,这不过是自己的必经之路罢了!

就算没有行窃预兆精准的剥夺愤怒本源,难道他就不敢独自尝试了吗?

听啊

城市里生命的哀绝!

听啊

天空和大地的恸哭!

听!

听他自己内心的声音!

他不是早就已经愤怒到了极点了吗?

那对兽灵漠视一座城市生命的愤怒,来到马瓮城后他走过的每一条街道,他炼金魔力和幽魂看见的每一幕画面,赚钱养家的男人,操持家务的女人,提着木剑对打的孩童……

最后还有那根炭烤鱿鱼的香味,烹制者是一个脸颊冻红,笑容感人的少女。

他的愤怒起点源于金克丝,此时此刻的马瓮城跟辛吉德那个地下的实验室又有什么区别呢?

这个瞬间,他身上的愤怒神纹有一刹那的黯淡,因为他仿佛命令一般的向天空怒吼:

“向我开启吧,愤怒之门!”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联盟窃取大师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联盟窃取大师 联盟窃取大师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29章 柴安平vs沃利贝尔!(6000字大章)

99.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