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罗斯托夫采夫(上)

第10章 罗斯托夫采夫(上)

对亚历山大和康斯坦丁这对兄弟的怨念李骁毫不知情,在品尝完舞会上的佳肴吃得肚子都凸起来之后,他很潇洒地拍拍屁股走了。现在他只想回家好好睡一觉,折腾了一晚上把他累坏了,管他什么尼古拉一世,管他什么阴谋报复,天塌下来等塌了再说,现在睡觉第一。

李骁在圣彼得堡的住所位于干草市场边上,属于圣彼得堡的贫民区,地价自然很是便宜,空间也不大,一幢二层小楼而已。这幢小楼原本属于他父亲的某个农奴仆人,尼古拉一世接管了他父亲的所有财产之后,慷慨地将这幢年久失修破破烂烂的小楼划拨给他居住,让他有了个勉强可以遮风避雨的地方。

以尼古拉一世赐予李骁微薄的收入自然是无力修缮这个家的,也养不起成群的仆役,跟随他的只有一个老仆人,所以这十几年下来,原本就破破烂烂的房屋变得更加不堪入目,反正怎么都不像皇帝的亲侄儿帝国的大公爵的府邸,说是鬼宅都有人信好不好。

李骁到家的时候屋子里静悄悄的,老仆人伊戈尔并没有像以往那样第一时间前来迎接,这让他有些奇怪。因为这不符合老头的个性,作为整个圣彼得堡唯一对李骁好的人,不管什么情况哪怕是天上下刀子老头都会等待他回家亲手奉上洗漱的热水以及可口的餐食,不做好这一切老头绝不会提前休息。

而今天,老头去哪了?

“老爹?老爹?”

李骁心里顿时咯噔一跳,毕竟老头年纪大了,这些年身体也是一日不如一日,他真担心老头突发疾病忽然就这么走了。他慌慌张张地冲进屋里开始搜寻老头,真怕看见那让他心碎的一幕。

不过那可怕的场景并没有出现,李骁才冲进客厅就看见老头好好地站在那里,似乎是在接待客人。只不过客厅里灯烛飘摇,根本看不清楚客人的面目,这是谁呢?

李骁还在奇怪,伊戈尔听到身后的动静转身过来欢迎他:“少爷,您回来了?抱歉,我应该去迎接您的。可是突然来了贵客,实在是抱歉。您吃晚饭了吗?”

眼见伊戈尔没事李骁立刻松了口气,赶紧回答道:“老爹,别忙活了,我在外面吃过了。对了,是谁到访了?”

“大公阁下,冒昧前来拜访,唐突之处还请原谅。”

没等伊戈尔做介绍,那位看不清面目的贵客自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自我介绍道:“鄙人是雅科夫.罗斯托夫采夫伯爵。”

这个自我介绍很是突兀,因为李骁在前身的记忆中完全找不到任何关于罗斯托夫采夫的印象,前身完全不认识这位伯爵,那么这位伯爵深夜突然不请自来是要做什么呢?

“抱歉,”李骁带着警惕回答道,“请原谅我的孤陋寡闻,伯爵阁下,似乎我们并不认识?”

这位看不清楚面目的伯爵平静地回答道:“是的,大公阁下。我们确实不认识。”

李骁奇怪地问道:“那您此次前来,有什么指教?”

那位伯爵看了看老伊戈尔,后者立刻微微鞠躬然后朝李骁告罪一声后就立刻离开了客厅。这让李骁十分吃惊,很显然他的老仆人明显认识或者说同这位伯爵非常熟悉,否则不会这么干脆利落地离开,这让他对这位伯爵以及他的来意更加好奇了!

这位神秘的罗斯托夫采夫伯爵并没有立刻回答李骁的问题,反而悠闲地在客厅里漫步,仿佛这是他家一般。他一边走一边慢悠悠地评价道:“很独特的装饰风格,不是么?”

李骁看了看斑驳的墙壁、摇摇晃晃的沙发、残缺的茶具以及磨毛了边的地毯,没好气地回答道:“一点都不独特,干草市场周边,或者说圣彼得堡一般老百姓的住所都是这个风格,就是穷而已!”

罗斯托夫采夫伯爵那张被阴影和立领遮挡的脸上似乎流露出了一丝笑意,但一闪而逝让人看不真切。他平静地说道:“但是对于一位帝国的大公来说,这样的环境就让人……嗯,印象深刻?”

李骁不耐烦了,眼前这位老是磨磨唧唧的不进入正题,根本就是在浪费时间。明天他还得去冬宫门口站岗放哨喝西北风,还要应付老阴逼尼古拉一世父子的报复,实在没心情同他磨牙打哑谜。

“您是来专程嘲讽我的?如果是,那么现在您目的已经达到了,请原谅我今天很忙也很累,就不留您久坐了!”

说着李骁朝门口比了一个请的手势,意思是端茶送客了。

不过罗斯托夫采夫伯爵却没有丝毫要走的意思,他溜溜达达地走回摇摇晃晃的沙发上坐好,气定神闲地说道:“年轻人,别那么猴急。跟我聊聊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李骁撇撇嘴没好气地说:“是么,原谅我见识浅薄真没看出来所谓的好处在哪里。”

罗斯托夫采夫伯爵依然还是一副风轻云淡的做派,根本就不在意某人的挖苦,他很平静地回答道:“你会知道好处在哪的。不过这并不是重点,因为我给你的那些帮助也算是你应得的。对于表现好的年轻人,我总是不吝啬给予奖励。”

李骁越来越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听这位罗斯托夫采夫伯爵的意思已经给了他奖励也就是所谓的好处,但是他完全没有察觉好不好,这个家伙究竟故弄玄虚还是言之有物呢?

李骁有点举棋不定,这位伯爵让他感到很棘手,思考片刻之后他决定先不说话,看看对方究竟想要做什么先。

“懂得管住嘴巴是好事,言多必失且祸从口出。只有莽夫才会逞一时的口舌之利,真正的智者莫不是慎言慎行谋定而后动。这方面你得多学学!”

这教训的口吻让李骁有点不爽,但是似乎又是意有所指,难道这是说他今晚怼尼古拉一世父子太过于冲动了吗?

“看来你已经意识到问题了。这很好,说明思维还算敏捷,不是那种大祸临头还不知道怎么死的傻瓜。”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奋斗在沙俄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奋斗在沙俄 奋斗在沙俄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0章 罗斯托夫采夫(上)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