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奇葩团(上)

第15章 奇葩团(上)

李骁绝对想不到罗斯托夫采夫伯爵会对他如此的看好,因为讲心里话,抵达了748团的驻地目睹了这个团的真实情况之后,他感觉很棘手,呃,确切的说是压力山大。

这个团给李骁的第一印象就是烂,驻地位于圣彼得堡的东北郊海边,其实作为海军步兵,尤其是拱卫首都的海军步兵驻扎在科特林岛的喀琅施塔得基地更合适。但因为这个团的作风实在是太烂了,烂得惊天地泣鬼神,为了防止这个团的“优良作风”带坏喀琅施塔得的优秀海军将士,海军部煞费苦心地将这个团赶出了喀琅施塔得放在涅瓦湾北面的谢尔托洛夫镇。

这个谢尔托洛夫镇不大,不过正好位于连接科特林岛到陆地的海上防波堤的必经之路上,也算是军事要地。镇子周边不仅驻扎着748团这个奇葩部队,还“额外”派驻了一队宪兵驻守。这队宪兵的主要任务有两项,第一是把守好通往科特林岛的道路,防止敌特分子前往喀琅施塔得海军基地搞破坏,第二就是负责看管好748团,防止这个团闹得太无法无天,真有事发生也好第一时间弹压。

在李骁看来恐怕对宪兵们来说第一个任务不过是幌子,这里可是首都圣彼得堡近郊,什么样神通广大的敌特分子能跑这里撒野?真当北极熊是我大清么?恐怕第二项任务才是宪兵们的真正职责,不弄一队宪兵看着748团,天知道这些奇葩能搞出什么幺蛾子。

由此可见这个团是有多么的奇葩了。李骁很疑惑,既然这个团如此的烂,何不干脆裁掉了事呢?老伊戈尔告诉他,确实可以裁掉这个毒瘤,但这并没有什么鸟用。因为裁掉748团容易,但748团里的这些渣渣怎么处理?让他们退役滚回老家Happy吗?

不能这么做的,那些小地痞小流氓什么的滚蛋也就算了,可那些苦役罪犯不能放了吧?不然那不是便宜他们了?

对尼古拉一世来说,利用军队来改造和折磨那些反对他的人是既定国策,是必须执行到底的。随着俄国社会对农奴制度愈发地不满,各种自由派人士和开明人士不断地被判刑受罚,情节恶劣严重的丢西伯利亚人道毁灭,情节轻微的就有必要丢军队里改造反省。

这么一来总是源源不断地有犯人被迫服役,尼古拉一世又不放心让这么多君主制度和他个人的敌人散布在军队里,带坏了淳朴的俄罗斯农奴士兵怎么办?这不是帮他们星星之火燎原么。所以必须得集中管理镇压,于是748团这个奇葩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存在了下来。除非哪天尼古拉一世的统治崩掉了,俄国迎来解放,否则748团就会一直存在下去。

自然地,因为748团的特殊性,它既特别受重视又特别不受重视。在政治上肯定是对其严防死守五花大绑,但在军事上,这种渣渣团压根就没有好好建设的必要。真给748团太好的装备,尼古拉一世和他的狗腿子恐怕都会睡不着觉,谁知道这些乱党会不会拿起武器就造反呢?甚至不光不给好装备,连最基本的生活保障也是能省就省,毕竟748团的犯人们是来改造的而不是来享福的,苦点累点也是应该。

所以748团驻地的营房是一塌糊涂,大部分都是干草枯枝和破布头横七竖八随便搭建的窝棚,站着都钻不进去,只能弯着腰像狗一样蜷缩着窝在里面,看着比巴西圣保罗贫民区还要凄惨。

士兵的军容也差,大部分士兵面黄肌瘦衣衫褴褛像乞丐一样,甚至有部分人还是打赤脚和穿树皮鞋,这可是圣彼得堡的深秋了,可不是美国迈阿密的热带海滩啊!

李骁很怀疑只要一股冷空气降临,这里头三分之一的人都会被冻死冻伤。

吃的也差,士兵们三五成群的用马口铁杯子煮着一坨坨灰褐色的糊糊,然后就着自己采摘的松子、草果和植物根茎之类的不明物质对付对付就算完事了。就这儿量还少得可怜,所以绝大部分人吃饱了就钻回自己的窝棚里躺着,这让整个营地看起来都死气沉沉像是奥斯维辛的集中营一样。

李骁的心都凉了,这究竟是军队还是丐帮啊?反正他是没见过如此可怜如此窝囊的军人,简直都没有人样。

不过同士兵的落魄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军官的舒适和安逸,营地里看不到一个军官,因为他们根本就不住这里。748团的军官们差一点的在谢尔托洛夫镇租房子吃住,好一点的比如团长、副团长之类的“高官”都住圣彼得堡,平日里将手头的日常工作都交给副官们处理,自己却在各种高级俱乐部、沙龙、剧院流连忘返,勾搭名媛调情芭蕾舞女演员跳舞烂饮狂欢,活得那是相当的潇洒。

反正李骁抵达团部的时候,是没见到一个校级军官,只有几个副官闲在那里,一个个要么宿醉打瞌睡睡大觉,要么打牌赌钱,要么扯淡磨牙。李骁足足在门口站了五分钟都没有一个人上前来搭理,仿佛他隐形了一般。

李骁不得不再次重重地敲了敲大敞大开完全不设防的大门,咳嗽两声提醒他们注意,但换来的成果就是除了一两个人瞄了他一眼之外,大家伙继续做着想做的事,没有任何一个人有兴趣来搭理他。

李骁忍不住了,朗声质问道:“先生们!这里是海军步兵第748团的团部吗?”

正在全神贯注扯闲白的那几位头也不抬的应了一声:“嗯啦!”至于其他人依然是该干嘛干嘛,甚至扯淡的那几位应付了这一声之后也没有继续同李骁搭话的意思,他们只管继续火热地聊天,仿佛这个世界上没有更重要的事情了一般。

李骁是无语之极,都不知道该怎么评价这些人了,这哪里还像个军人,后世某国上班喝茶看报吃干饭的公务猿也不过如此了吧!

“喂!”李骁火了,怒道:“你们这里谁管事!”

不过让李骁没料到的是,对方比他还恼火,打牌的一位一把将手里头的牌摔在桌上,咆哮道:“忒么的!狗日的鬼叫什么!号丧啊!害得老子又输了!告诉你,老子今天手风不顺,不办正事,有事忒么的明天再滚过来说话!”

说完,这厮骂骂喋喋地开始重新洗牌,再一次地无视了李骁的震惊和愤怒。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奋斗在沙俄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奋斗在沙俄 奋斗在沙俄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5章 奇葩团(上)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