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定计

第18章 定计

李骁也很同情维什尼亚克的遭遇,他也知道随着情况逐渐的继续恶化下去,俄国很快就会发生类似法国大革命的事。毕竟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连做买卖的商人都知道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而这种了断俄国千千万万底层精英前途的没PY的破事比杀人父母还要严重百倍,简直都是血海深仇了。按照尼古拉一世这个傻鸟的统治模式继续搞下去,结果只有一个——暴怒的民众将罗曼诺夫家族和他们的狗腿子挫骨扬灰尽灭满门。

看看亚历山大二世的遭遇,推行改革的时候他被誉为最后伟大的沙皇,可一旦懈怠走回头分分钟就成国父变成国贼,必须除之而后快。

当然,那位堂兄的死活李骁没兴趣管,他们全家死翘翘了李骁都只会一边鼓掌喝彩。但问题是,火山爆发的时候是不辨是非玉石俱焚,以底层民众朴素的革命热情绝对会矫枉过正将罗曼诺夫家族一网打尽斩草除根。

而很不幸的是,李骁哪怕没沾过罗曼诺夫家族的多少光,可偏偏挂了这么一个姓,真到了那种时候恐怕也别想幸免。所以,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求生,如果能够摧毁尼古拉一世的专制统治,如果能打破枷锁,法国大革命中王室的悲剧应该就不会在他身上重演。

所以看着颓废泥醉的维什尼亚克,李骁心里头有了决定,必须抓住机会推进俄国的现代化改革,逐渐的释放掉民间的怨气,这既是保命也是给自己谋前途谋福利。

“安德烈?安德烈?大公阁下?您在想什么?”

鲍里斯的呼唤将李骁从沉思中惊醒,后者刚刚想到现在已经是1847年末尾,转过年来就是1848年,这一年又是一个伟大的转折年,对欧洲甚至对整个世界都产生了极为深远的影响。在在这场大变革中,俄国也被深深的卷入,留下了满满的骂名。但那是历史,而随着他的穿越,作为熟知历史走向的人,他是不是能做点什么呢?

李骁还想到了之前罗斯托夫采夫伯爵的话,会不会是那位伯爵也察觉到了什么,这才特别叮嘱他做好准备呢?

啧啧,简直是山雨欲来啊!

“抱歉,我走神了,鲍里亚你说什么?”

鲍里斯只得又重复一遍:“您也看到了,我们现在的情况非常糟糕,748团是这个鬼样子……我可不想变得和维什卡一样颓废!”

李骁点点头道:“确实很糟,讲心里话我也是失望透顶,看来那位陛下是不打算给我们一点出头的机会了!”

“那我们就坐以待毙等死吗?”鲍里斯抓着头发苦恼道,“我可不想这么浑浑噩噩渡过一生!”

“我们当然不能坐等!”李骁坚定地说道,“虽然情况非常糟糕,但换个角度想一想,如果这样的情况下我们都能做出一番成绩,那自然是更加夺目吧?”

鲍里斯一愣,想了想觉得某人的话也有点道理,不由得生出一丝期望:“您有办法?”

李骁有办法吗?暂时是没有的,毕竟他穿越前也就是个nobody,没什么大本事,你见过哪个人民币玩家盼着穿越的。但是这家伙有一项特质——脸皮厚。哪怕没主意没办法也装作胸有成竹,如果连自己都没有信心,怎么忽悠鲍里斯帮忙?最高明的骗术那就是连自己都骗!

“别着急,我们明天再了解一下实际情况,搞清楚状况,我才能有针对性的采取措施。现在先休息,养足精神,明天我们大干一场!让那群瞧不起我们的家伙看看我们的本事!”

鲍里斯还真恢复了不少信心,难怪他的绰号叫呆子,李骁相信明天只要他真能想出办法来,这位绝对是指哪打哪绝不二话。只不过李骁也知道,他是真忽悠,暂时没办法,眼下真正唯一能指望的是泥醉的维什尼亚克,毕竟他是748团的地头蛇,对上上下下的情况都是门清。

李骁虽然没啥经验但顶不住穿越前看过的书多啊,人从书里乖,老前辈的经验告诉他,想要做事首先就得了解方方面面的情况,一上来就毛手毛脚大开大合地大动刀斧结果往往是杯具。必须有抽丝剥茧的心,小心细致有针对性的采取措施。

所以他对鲍里斯吩咐道:“眼下最重要的是你这位好朋友维什卡,只有他最了解这里的情况,我们想要有所作为就必须带上他,说什么你也得劝劝他,让他跟我们一起干!”

这个鲍里斯举双手赞成,维什尼亚克是他的发小好朋友,眼瞧着好兄弟如此的颓废他也是万分焦急,如果既能帮助维什尼亚克走出低谷又能解决自己面对的问题,这种双赢的好事傻子才不干嗫!

顿时他胸脯拍得啪啪响,保证道:“没问题,明天就是绑我也给他绑在身边!”

一夜无话,因为已经是深秋季节,圣彼得堡这个纬度黑夜不是一般的长,而且作为穿越者,李骁还真不太适应这种奇特的景致,感觉生物钟很是混乱,被迫不及待要大展拳脚的鲍里斯叫醒的时候,他还是迷迷糊糊脑子里像灌了浆糊一样。

和李骁差不多状态的还有维什尼亚克,这个醉鬼被叫醒的时候差点没跟鲍里斯打起来:“我的上帝,这才几点!我要睡觉……不要,我不要去团部!我不要努力!我也不要奋斗!那没屁用!让我睡觉,呆子,我最后警告你一次,再吵我就跟你绝交!”

用枕头蒙着头的维什尼亚克一副死咸鱼的样子,任凭鲍里斯怎么说好话和摇晃推搡都没有用,无奈之下李骁只能建议道:“打一桶井水让他清醒清醒吧!”

鲍里斯毫不犹地就同意了:“好办法,立刻就办!”

这回不用多费唇舌维什尼亚克直接从床上跳了起来,咆哮道:“你们两个要发疯能不能不要带着我,我只想把妹,没你们那么多高尚的情操和雄心壮志,你们祸害别人,放过我好不好!”

很显然这货根本就没宿醉,清醒得很。他就是不看好李骁和鲍里斯想要继续当咸鱼而已。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奋斗在沙俄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奋斗在沙俄 奋斗在沙俄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8章 定计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