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鼓励(第一更,晚上还有一更)

第26章 鼓励(第一更,晚上还有一更)

“皇帝就可以为所欲为么?皇帝就可以蔑视一切正直绅士所必须遵守的行为准则么?皇帝就可以肆意凌驾于所有的臣民之上么!”列昂尼德愤怒地连发三问,然后咆哮道:“更何况他现在还不是皇帝!只是储君,储君就如此,未来呢?”

阿列克谢.斯佩兰斯基苦笑一声,他没料到好友的反应竟然如此强烈,那灵魂三问直指问题的核心——沙皇的权力必须受到限制。家学渊源让阿列克谢也很倾向于限制沙皇的权力,但他父亲的经历以及临终时的告诫始终回响在他耳边:

“向前一步,叫改革;向前两步,叫革命;向前三步,叫毁灭!”

阿列克谢的父亲斯佩兰斯基伯爵并不想毁灭俄国,在晚年甚至反对向前两步,巨大的挫折和数不清地反对派让他意识到,激进的革命只会激化矛盾让反对派疯狂反扑,最后的结果就是毁掉自己或者毁掉俄国。

所以晚年的斯佩兰斯基伯爵选择了妥协,不再谈什么革命,也不谈改革,更多的是建议改良。他希望小步小步蚂蚁搬家一样的前进,用渐进式的改良温水煮俄国这只癞蛤蟆。

阿列克谢深受其父影响,觉得一场时间漫长一点但润物细无声的改良好过一场电闪雷鸣狂风骤雨的革命风暴。他语重心长地对列昂尼德说道:“皇帝就是皇帝,哪怕只是储君,也必须维护其尊严。这是俄国的现实,离开皇帝的支持,我们的一切改良和改革都是无根之木无源之水,所以我亲爱的朋友,收起你的愤懑吧!你经历的那些根本算不了什么,想要在俄国做事尤其是做对的事,就必须学会跟皇帝妥协,这是我父亲教给我的最重要的人生道理。而今天我将它转赠给您,望我们共勉!”

列昂尼德沉默了,斯佩兰斯基伯爵是他最敬佩的人,作为改革的先行者,他一度遭受了巨大的挫折,甚至被流放到不毛之地受罪。但他始终不放弃自己的理想,一直以自己的方式努力到了最后。不管结果如何,他的努力始终是值得敬佩的。

列昂尼德沮丧地问道:“您父亲那个时候有想过自我了断吗?”

“从来没有过!”阿列克谢断然回答道,“1812年被流放的时候没有过,1825年被迫惩处那些十二月党人遭受诋毁和攻击的时候,也没有。他始终相信,活着就有希望,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负重前行的活着比一时痛快的了断更有意义,更像男子汉!”

列昂尼德想了想1825年十二月党人起义后的斯佩兰斯基伯爵所面临的境况,那是多么的艰难和痛苦啊!

尼古拉一世故意将惩罚十二月党人的任务交给了斯佩兰斯基伯爵,要知道那些十二月党人几乎都崇拜着斯佩兰斯基伯爵,都是他的信徒,甚至都决定起义胜利之后将改造以及统治俄国的权力交给斯佩兰斯基伯爵为首的一批先进贵族,觉得只有这位伯爵才能带领他们走向光明的未来。

虽然斯佩兰斯基伯爵对起义并不知情也并未参与,但十二月党人就像他的孩子和学生,残酷的沙皇竟然让他去亲手了结自己的学生和孩子,这是何等的残酷和痛苦啊!

斯佩兰斯基不得不满足了尼古拉一世的意志,对十二月党人施加了最严苛的惩罚,如果按照他的方案,那将血流成河。当然,这个方案最后被否决了,尼古拉一世“万分仁慈”且“宽宏大量”地将处死一百多人改为绞死五人,但同时他很卑鄙地泄漏了斯佩兰斯基伯爵的方案,一时间那位声名赫赫的伯爵瞬间臭了大街,被所有的进步贵族和十二月党人家属所唾弃。

很显然,尼古拉一世就是故意的,他的目的就是打击敢于反抗沙皇专制的俄国自由派,从根源上摧毁自由派的偶像,把斯佩兰斯基变成卑劣的小人,让他的信徒彻底的失望和死心,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

这一招很阴险、很卑鄙,但效果确实好。斯佩兰斯基伯爵确实声望扫地,俄国自由派一度也树倒猢狲散。尼古拉一世开心了满意了,故意羞辱一般将斯佩兰斯基伯爵任命为国务顾问和宫廷大臣,尽情地鞭尸好不痛快。

“父亲那个时候也很痛苦,几乎没办法入眠,他告诉我们只要一合眼就能看到那五个惨死的勇士,他痛恨自己没能改变糟糕的现实,希望被吊死在绞架上的是他,而不是那些勇士……”

阿列克谢沉重地回忆道:“但父亲更知道,事已至此,继续对抗皇帝没有丝毫意义,只会徒增流血牺牲。所以他甘愿舍弃自己的声望、名誉变成一个卑鄙的小人苟活下来,他要活着继续做事,继续推进改革事业,这项伟大的事业决不能就此断送!”

阿列克谢惨淡地笑了笑道:“后来的事你都知道了,父亲一直在努力,尽可能地不刺激那些保守派完成改良,也取得了一定的成果。他相信只要我们继续努力下去,结果一定是理想的。我的朋友,你难道不想看到那一天?你不过是遭遇了一丁点儿微不足道的挫折,这就埋天怨地?这算得了什么?如果你是个男子汉,这个时候就更应该坚强,应该继续努力前进,就像我的父亲一样!”

列昂尼德受到了鼓舞,觉得自己之前的表现确实有点渣,这一点点挫折算得了什么,男人必须越挫越强!

列昂尼德万分郑重地感谢道:“我的朋友,谢谢您真诚的建议,这将使我受益终身。未来如果我能取得一丁点儿成就,那必然源自您的建议和您父亲的教诲!”

“现在,我需要您更多的建议。您也知道我现在面临的问题,我应该如何去做呢?”

阿列克谢想了想回答道:“您问题的根源是那位大公阁下,我对这位胆大妄为的大公也有点兴趣,不如我们先去看看他,看看他在那个可怕的748团都在做些什么,然后我们再考虑您的如何抉择,怎样?”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奋斗在沙俄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奋斗在沙俄 奋斗在沙俄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6章 鼓励(第一更,晚上还有一更)

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