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作死?(第一更求收藏)

第28章 作死?(第一更求收藏)

对于这个时代的上位者来说,召集一群卑贱的泥腿子农奴开会本身就是一种离经叛道的想法。字都不认识两个泥腿子能知道什么?跟他们开会是讨论怎么种地?还是讨论怎么简单快速地区分左脚和右脚?

对这个时代的上位者,尤其是军官来说,不习惯更不喜欢开会,他们更乐于直接下命令,他们的任务是决策,泥腿子农奴们老实执行就可以了。

就算要开会,也应该是他们这些上位者、精英开会,神经病才跟泥腿子凑一起商量事情。

但李骁并不是这个时代高高在上自以为聪明的所谓精英和决策者。读过很多书的他知道,决策和执行之间决不能有一条天堑。如果有,那么不是决策层的各种命令脱离实际荒唐得离谱,就是执行起来跑调走音南辕北辙。结果往往是好事变坏事,坏事变得糟糕透顶。总而言之决策层和执行人之间必须持续有效的沟通,必须了解双方的想法。

所以李骁决定走出决策的象牙塔,坦然地面对他的士兵,告诉他们他的理念和想法,同时也想知道他们的诉求。如果做好了,他相信自己不光轻而易举地掌控连队,还能收获一批很忠诚的手下。

开会的地点选择在二连的营地。就是之前提到过的那个窝棚难民营,这不出意外又遭到了维什尼亚克和鲍里斯的强烈反对,他们认为环境太差,而且要跟渣滓们面对面零距离接触,这就好比赤手空拳拿着金砖冲进贼窝,太危险!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这是李骁的回答,“你们不会害怕几个连饭都吃不饱冻得打晃晃的可怜虫吧?”

为了展现男子汉气概,维什尼亚克和鲍里斯不得不硬着头皮陪着某人走这一遭了。当然,如果让他们知道其实某人自己挺害怕的一点儿底气都没有,恐怕立刻会掉头就走吧!

二连驻地的空地上,一百多个面有饥色神情冷漠的穷苦士兵被命令围坐成一圈,在圈子当中李骁、维什尼亚克和鲍里斯一字排开站立稳当。

当然,这三位心里头其实并没有表面上那么稳当,都是七上八下有些打颤。尤其是李骁,虽然主意是他出的,但真到了上场的时候,不免有些怯场。毕竟后世他可没有多少当众发言讲话的经历,尤其是今天他还必须用半吊子刚学了两三天的俄语发言,那种心虚就好像三九天脱光了站在西伯利亚的野地里吹一宿凉风的感觉。

不过眼下想要反悔也不可能了,这么多眼睛看着,尤其是旁边的那两个小伙伴还等着看笑话,这让他不得不硬着头皮撑下去。

“副连长,开始点名吧!”李骁“镇定自若”的命令道。

人肯定是没到齐的,至少二连的军官除了李骁和鲍里斯,其他一个都没见着,这也是正常,毕竟那些少爷们才不会呆在这个集中营里吃苦。

“报告连长,除本连八位军官之外,其余人员全部到齐。请指示!”

李骁装模作样地问道:“副连长,是你没有通知这几位先生今天在营地开会吗?”

“报告连长,我已于两天前亲自传达了您的命令!”

李骁继续装模作样地说道:“那就是故意缺席,故意违抗我的命令喽?”

“是的连长!”

李骁点点头,大声道:“那就记录在案,呈报军法处,治他们违抗命令的罪!”

“是,连长!”鲍里斯立刻按照之前排演的那样装模作样的做记录。

其实这都是商量好的,按照维什尼亚克的说法,那八个人没一个好东西,要么是梅萨多夫和库捷波夫的狗腿子,要么就是贪腐成性好逸恶劳的蠢货,这样的人一个都不能用。最好的办法就是找个借口给他们全清理掉。

另外这也属于敲山震虎杀鸡儆猴,二连的士兵当中也不全是好人,**和刺头也是不少的,不展现一点强硬的手段震慑他们,这帮家伙会无法无天登鼻上脸的。

“现在正式开会!”李骁一本正经地背着台词,没办法,他的俄语太差,暂时只能背台词,“首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安德烈.康斯坦丁洛维奇.罗曼诺夫大公,是你们的新任连长。是的,你们没有猜错,我的叔叔就是尼古拉一世皇帝陛下。”

这个开场白对普通士兵来说还是很震撼的,对他们来说皇帝和大公离他们的生活太远太远,顶多顶多也就是看看硬币上的头像。今天竟然有个活着的大公站在他们面前还跟他们说话,这种体验太新奇了!

一时间,士兵们都惊呆了,像呆头鹅一样愣愣地看着某位大公。良久其中服苦役比较有见识的那一类人才开始交头接耳。

可惜的是某位大公听不懂俄语,不知道这些人在嘀咕什么,所以他只能继续照本宣科地背台词:“先生们,首先我得向你们承认,我的俄语很不好,你们中绝大多数人说什么我是听不懂的。因为之前我压根就用不上俄语,我从未想过会有一天要用俄语同像你们一样的人当面交流。因为我被告知,你们统统都是垃圾都是废物都是蠢货,跟你们说话毫无必要,是在浪费时间!甚至跟你们说话会被传染瘟疫,只要拿鞭子驱使你们卖命就好!”

顿了一顿,李骁看了看人群的情绪,果然这些家伙有些不爽了,但他要说的还不止这些:

“先生们,实话实说,接受这个任命的时候,我是极不情愿的,因为748团的名声相当的糟糕。在官方的报告中你们被评价为渣滓和垃圾。我自认为是个优秀的人,不愿意跟渣滓以及垃圾为伍。所以我并不情愿当你们的连长,但因为某些原因我却不得不来,不得不与你们为伍。实事求是地说,这让我万分难受,因为我不想变成和你们一样的垃圾和渣滓!”

李骁又扫视了士兵们一眼,他的讲话不出意外地牢牢拉住了仇恨,没有一个走神的,这种效果他很满意。

只不过边上的维什尼亚克和鲍里斯就没有某人那么淡定了,他们注意到不少士兵已经露出愤怒的表情,很是为某人捏了一把汗,担心某人这是在玩火作死!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奋斗在沙俄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奋斗在沙俄 奋斗在沙俄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8章 作死?(第一更求收藏)

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