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意外的访客

第2章 意外的访客

“要不去求求那个该死的尼古拉一世,求他给调出普列奥布拉任斯基近卫团,至少得换个不喝西北风的岗位。”

李骁暗自叨咕着,不过对此他并不抱太大的指望,因为根据前身的记忆,他那位亲叔叔可不是什么好鸟,表面上看像正人君子但实际上是老阴逼一个。不重视他也就算了,还暗地里老阴他。

比如他便宜老子康斯坦丁大公留下的万贯家产,这位叔叔就毫不客气地给代为保管了。名义上说是防止他乱花钱挥霍家产,等他成年之后就尽数归还,但实际上是掐断了他的经济收入,每个月就只拨给那么一点点生活费,别说吃香的喝辣的,维持基本生活都勉强,否则前身能十六七岁了还瘦瘦小小像十三四岁一样?

甚至这位古板专制的沙皇还故意给前身丢军队里锻炼,说得好听是要把他培养成真正的男子汉,但实际上却是故意整他,最艰苦最苦逼的岗位都留给他这个侄子了,而那货的亲儿子则轻轻松松地在镀金而已。每当前身稍有怨言的时候,那货竟然还敢大义凌然地说什么是一视同仁,还嫌弃前身只知道怨天尤人毫无男子气概。

李骁只要一想起来都想踹那王八蛋两脚,忒么的站着说话不腰疼,有种也让你儿子冰天雪地里站一天岗,也让你儿子吃糠咽菜,也让你儿子成天被人找麻烦,什么东西!

反正李骁对那位所谓的叔叔是一肚子的怨气,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真不想低三下四地去求那个老阴逼,那货指不定还有什么气人的话等着他呢!

可这日子实在是难熬,根本看不到一丝一毫的前景。俗话说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李骁和前身都被命运压弯了腰杆,苦逼如此不低头还能怎么办呢?

他咬了咬牙,决定站完这班岗就去求见那位老阴逼叔叔,哪怕是抱大腿跪求也得让他给换个岗位,真心是撑不住了。

三个钟头后。李骁感觉双腿已经完全麻木,全身更是没有一点温热的地方,肩上的滑膛枪仿佛有千钧重,压得他摇摇欲坠。而那位早已应该前来交班的战友却仍不见踪迹。

当然,李骁已经习惯了,根据前身的记忆,只要是他站岗,接班的人总会迟到,好点的时候半个钟头,差的时候一个钟头也是家常便饭,反正就是欺负他没人疼没人爱呗。

可李骁还不能撂挑子走人,这里是冬宫,是俄罗斯帝国的核心,只要他不等交班就撂挑子,那位老阴逼叔叔绝对会借口他犯错处罚他,轻则罚俸,重则削爵,反正便宜老子留下的产业就不止一次被削掉过了。

又足足等了四十分钟,接班的那货才姗姗来迟,看着那家伙不紧不慢磨洋工的样子,李骁恨不得一枪托砸他个满脸开花。不过他还是忍住了,因为真心是打不过。瞧瞧人家五大三粗虎背熊腰,再看看自己豆芽菜一般的身板,别找死了吧!

扛着沉重的滑膛枪,李骁几乎是用最后一点力气挪回了营房,等沉重的橡木门在身后怦然关上的那一刻,他觉得自己已经虚脱了,真想就那么躺下一觉睡过去。

不过不能这么做,因为任务还没有结束,他要是就这么躺下来,等待他的不是暖和的被窝,而是劈头盖脸的处罚,作为军人他首先得将武器交还军火库,然后才能下班休息。

李骁一步一挨的走回了军火库,哆嗦着交还了滑膛枪,这才长吁了一口气:“总算是解脱了!”

“安德烈.康斯坦丁洛维奇,连长吩咐了,明早你负责清理卫生间!”

李骁无语地看了一眼军火库管理员一眼,不用想这又是故意整他,几乎每天都是他负责清扫卫生间,这是吃定他不敢抵抗了是吧。不过他还真不敢抵抗。在心底又叹了口气,明天的事明天再说吧,反正他现在又冷又饿,只想赶紧暖和一下。

李骁刚想走,军火库管理员又补充了一句:“对了,刚才列昂尼德.亚历山大洛维奇少校来找你,已经等你半个钟头了!”

李骁在心中又哀叹了一声:“咋个今天破事没完了!”

不过他还真不能避而不见,因为列昂尼德.亚历山大洛维他还真惹不起,这家伙的父亲是大名鼎鼎的亚历山大.米哈伊洛维奇.戈尔恰科夫公爵,未来俄罗斯帝国的首相和外交大臣,跺跺脚就能让圣彼得堡抖三抖的实权巨头。

“这个家伙想干什么?难道是来补刀的?”

前面说了,李骁能李代桃僵的重要原因就是前身参加圣安德烈骑士团的试炼被整死了,而圣安德烈骑士团的负责人之一就正好是列昂尼德.亚历山大洛维,而正是这位突然提高入会试炼的难度,才导致了前身身亡。可以说李骁如此苦逼的幕后黑手正是他,反正李骁对这位公爵之子是恨意满满,真想给他千刀万剐。

列昂尼德.亚历山大洛维身材高大挺拔,相貌就如古罗马的雕塑一般棱角分明充满了阳刚之美,身上的每一块肌肉都孕育着爆炸性的力量,举手抬足之间气势雄浑,和李骁这个豆芽菜站在一起,就好比是高大威猛的武松遇上了落魄卖炊饼的武大郎。

玉树临风的列昂尼德让李骁有点自惭形秽,尤其是他必须抬头仰视列昂尼德的时候。当然这种情绪仅仅是一瞬间,很快他就反应过来,眼前这家伙似乎是自己的仇人,他来干什么?

瞬间,李骁就警惕起来。这家伙该不会是看着自己没死过来补刀的吧?黄鼠狼给鸡拜年必然是不安好心。

李骁默默地注视着列昂尼德,打定主意只要有任何不对立刻扭头就跑,保命第一!

不过奇怪的是,列昂尼德也一言不发默默地注视着他,眼神有些飘忽,闪烁着一些奇怪的情绪。

这种沉默在持续,两人都没有主动打破僵局的意思,就是那么默默地对视,就像一对含情脉脉的基友。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奋斗在沙俄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奋斗在沙俄 奋斗在沙俄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章 意外的访客

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