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什么办法?(一更)

第30章 什么办法?(一更)

返回圣彼得堡的路上,阿列克谢一直在跟列昂尼德谈论着今天上午的所见所闻,当然重点是某位被誉为罗曼诺夫家族耻辱的大公阁下。

“廖尼亚,你说那位大公究竟想要做什么?他以为可以靠一些廉价的衣服和鞋子就能收买那群渣滓,让他们服从命令像个人样吗?”

列昂尼德沉吟道:“不能。但是我大概能猜到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什么?”

列昂尼德回答道:“安德烈.康斯坦丁诺维奇大公的处境很不妙,您知道的因为上次的事,陛下和殿下都很生气,已经采取了一些措施去……警告他。而那个748团的士兵,您也看到了,一塌糊涂……没有上级的支持,下面又是一群乌合之众,如果是您怎么当这个连长?”

阿列克谢撇撇嘴道:“纪律,我首先要重整纪律。要用铁腕手段去整治那些渣滓,让他们知道我的厉害!”

“如果他们不服从呢?”

阿列克谢惊道:“怎么可能,我可不是吃素的,我……”

“停下,我的朋友!”列昂尼德打断了他,“请注意,现在你可不是勇敢果断坚强的斯佩兰斯基伯爵,而是被陛下和殿下厌恶的家族耻辱,上级不会给你任何支持,下头还不听话,你怎么做!”

阿列克谢哑口无言了,是的,他想到了,对于他和列昂尼德这样的权贵来说,整治区区一个748团是手到擒来的事情,他们有一百种手段让**们老实就范。可如果他们处于李骁的位置,事情就麻烦了。

最终阿列克谢摇了摇头:“我没有太好的办法,阻力太大,麻烦太多,老鼠拖龟无处下手啊!”

“但是安德烈.康斯坦丁诺维奇大公有办法!”列昂尼德感叹道,“像您刚才说的用强力手段整治**,肯定不可能。我相信748团的主要负责人已经接到了暗示,决不准支持和协助那位大公,反而要不断地跟他找茬,别想什么强力手段了,不可能滴!只要那些**再捅一些篓子,陛下和殿下绝对会乘机打板子……”

都不用列昂尼德把话说完,阿列克谢就能想到后果会是怎样,罗曼诺夫家族从来不出宽宏大量的君主,小肚鸡肠睚眦必报倒是遗传甚广。

当年彼得三世被谋杀,等叶卡捷琳娜二世驾崩之后,保罗一世立刻就开始报复行动,这位像足了他父亲的君主举行盛大的仪式重新安葬了他的父亲(彼得三世最初连葬入沙皇专属墓地的资格都被叶卡捷琳娜二世剥夺了)。

彼得三世还命令存活的凶手在冰天雪地之中拖着老迈残躯跟在灵柩后面一路抱着彼得三世的皇冠忏悔,还让这些人去亲吻他父亲的遗骸跪求原谅。如果不是参与那场阴谋的权臣一个个位高权重牵连甚广党羽众多,保罗一世想做的恐怕不止是流放和当众羞辱那么简单了。

保罗一世和他的母亲叶卡捷琳娜二世之间也是势同水火,没能亲手废掉保罗一世这个皇储,不代表叶卡捷琳娜二世不给这个讨厌的儿子添堵。

驾崩之前,这位伟大的女皇故意给儿子留了一封遗书(或者说私人笔记),在书中她不光大肆贬低和嘲笑彼得三世,还故意说保罗一世并不是彼得三世的儿子,而是她与情人爱的结晶。

可想而知,当保罗一世读到这封信的时候是何等的震惊和尴尬。当然,实际情况是保罗一世跟彼得三世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从生物学角度来说,几乎肯定是那位被叶卡捷琳娜二世称之为多愁善感单纯幼稚的人的儿子。之所以留下这封信很可能是女皇故意恶心这个一切模仿父亲跟母亲对着干的儿子的。

反正罗曼诺夫家的沙皇一个个报复心十足,像李骁这种恶心了沙皇的人最好早早地逃离俄国,否则恐怕会生不如死。

所以什么上层的支持是想都不要想了,上头不给添堵都要谢天谢地。就像列昂尼德说的,只要李骁的连队出来问题,尼古拉一世可不会管实际情况是怎样的,首先就会找李骁的麻烦,狠狠地收拾他!

“所以强力手段是不行,一旦被小人利用搞出哗变,那位大公恐怕会死无葬身之地!”阿列克谢这才反应过来,“所以他只能收买那些**,暂时稳定局势么?这么做不是长久之策吧?那些家伙都不是什么好鸟,一旦觉得有便宜占,恐怕会变本加厉啊!”

列昂尼德看了他一眼,道:“所以,我的朋友,您真不适合从军,如果您真的去带兵,恐怕……”

阿列克谢当然知道自己的弱项,他确实不适合当将军,他更喜欢文学和艺术,而这些跟军队真心不来电。他问道:“廖尼亚,听你的意思,那位大公有办法?”

“是的!”列昂尼德肯定道,“虽然后面我们没有看完,但是您也看到了当成箱的衣服和鞋子摆在那些渣滓面前时,他们是什么表情……没看见安德烈.康斯坦丁诺维奇大公后来命令他们洗澡重新整理营地时一点阻力都没有吗?”

稍微一顿,列昂尼德又道:“我估计接下来他会乘热打铁,一边收买拉拢,一边敲山震虎杀鸡儆猴修理几个不太听话或者被收买派来跟他做对的刺头立威,然后恩威并施慢慢掌控住部队,这样一来局面自然就开打了!”

“貌似也不难,不稀奇啊!”阿列克谢嘟囔道。

“是不太难,但不是所有人都能想到这个办法!”列昂尼德赞叹道,“安德烈.康斯坦丁诺维奇大公确实有点本事,他准确地把握了人心,知道对那些渣滓一味用强或者一味收买都是没有用的,只有手握大棒并用胡萝卜勾引着他们,他们才会老实!”

列昂尼德摸了摸下巴,疑惑道:“让我不明白的是,那些军服靴子和粮食是哪里来的?”

“据我所知那位大公生活十分窘迫,没什么钱,自掏腰包不太可能,上头更不会给他面子好心拨付,这是怎么办到的呢?”

“更让我好奇的是,难道他就准备这么长久的自掏腰包养着那些渣滓,我想陛下绝不会允许军需部门如数足额供应他的部队的,这个症结不解决,他依然不会有好结果啊!”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奋斗在沙俄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奋斗在沙俄 奋斗在沙俄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0章 什么办法?(一更)

2.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