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扯皮(二更)

第39章 扯皮(二更)

“也就是说,首先下令动手的是格里高利.亚历山德罗维奇.加辛斯基大尉,是吗?大公阁下。”

对坐在面前的这两个身着天蓝色宪兵制服,表情一丝不苟根本看不出一点喜怒哀乐的家伙,李骁是有点无语的。因为这两天下来,这两个扑克牌脸翻来覆去地就是一些问了无数遍的老问题,他们腻不腻烦不烦李骁不知道,但他是真腻味透了。

不过李晓也知道,这两个家伙绝对是来者不善包藏祸心。谁不知道第三部的人都是尼古拉一世的铁杆狗腿,现在一件简单明显证据充分的案子,这帮狗腿子来来回回的折腾不放手,这不就是憋着使坏么。

所以李骁哪怕是腻味、哪怕是烦,但每一次被讯问的时候依然都是打起十二分精神全力以赴地应对,生怕一不小心就着了对方的道。

李骁也不带任何感情平静地复述道:“是的,加辛斯基大尉见他抢劫、走私、私自调动部队、偷窃军火的犯罪行为被我拆穿,便想狗急跳墙杀人灭口……”

不过这回情况有点不同,大概是连续几天下来没有丝毫进展,这两个宪兵狗腿子面临的压力也很大,不得不转变策略主动出击了。

“大公阁下,我们必须提醒您,您所说的所谓抢劫、走私、私自调动部队、偷窃军火等一系列指控并未被证实,所以您后面所言的加辛斯基大尉的所谓狗急跳墙和杀人灭口也就无从谈起了。”

“反而我们接到了加辛斯基大尉对您的指控,他指控您恶意诽谤栽赃陷害以及拒不服从命令,您对此有什么解释么?”

李骁眼皮子都不带抬一下的反问道:“我大公府上的马车以及马匹和粮食为什么会出现在加辛斯基大尉的私人仓库里?加辛斯基大尉及其传令兵希什金上士为什么一直声称在执行所谓的无从谈起的绝密任务?加辛斯基大尉的私人仓库里为什么会有大量的枪械、刺刀和弹药以及来自国外的烟草、酒精和红糖?希什金上士及其他士兵为什么没有任何许可就离开了军营。这些解释够不够?”

两个宪兵有些无语,因为加辛斯基的马脚实在太多了,多得他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帮这个蠢货去圆。更糟糕的是,这些马脚还都被证实了,大把的证据摆在那里,想装作看不见都不行。

不过作为尼古拉一世的狗腿子,作为第三部培训出来的精英审讯员,他们俩颠倒黑白指鹿为马的技能是升到了高级的。

顿时这二人一本正经地瞎扯道:“大公阁下,那些是另外一回事,跟本案无关,请您不要东拉西扯。我们只想知道您为什么袭击加辛斯基大尉,这才是本案的重点?”

李骁都被气笑了,这尼玛叫睁眼瞎还是故意装瞎?不过他有心理准备而且知道跟这种人生气毫无意义,他也一本正经地回答道:“我刚才已经回答过了,因为抢劫、走私、私自调动部队、偷窃军火的犯罪行为被我们拆穿……”

来回说车轱辘话谁不会,以为就你们第三部的人会耍赖皮?李骁也是会的,更何况他说的都是真的,想给他扣帽子。对不起,我就是这个答案,不管你们想要还是不想要,都是如此!

那两位宪兵也有些生气了,敲了敲桌子,斥责道:“我们说过了,那些还未证实……”

李骁则直接打断道:“那仓库里的粮食,以及马匹马车、军火和烟草……该如何解释?是你们变出来的?”

“请您不要顾左右而言他,我们在讨论的是您袭击加辛斯基大尉一案……”

“我在说的也是这个案子啊!你们不是问原因么,我这不是告诉你们吗?还是说,你们第三部认为身为帝国的大公、帝国的军官,发现有军官上下勾结抢劫、走私、私自调动部队之后应该无动于衷,坐视这一切不管喽?”

“我们没有这么说!”宪兵甲气道,“你不应该私自采取行动,应该向您的上级报告,这才是军人应该有的态度!”

李骁却不接受,反唇相讥道:“您的意思是说,我应该向加辛斯基大尉举报他本人的违法活动,以便方便他毁灭证据撇清罪行蒙蔽视听。是吗?”

宪兵乙赶紧道:“我们没这么说,不要曲解我们的真实意思!”

李骁再次讥笑着打断了他:“可昨天你们明明说我不应该向宪兵举报没有经过充分证实的猜疑,说那是浪费宪兵的警力,给你们的正常工作造成困扰。那么请你们告诉我,我既不能向宪兵举报,也不能向加辛斯基举报,还不能坐视犯罪行为,还不能亲自去查证,那么我该如何做,请你们告诉我一种方方面面都能照顾到的合理合法的办法,我保证下次一定完全照办,如何?”

两个宪兵被揶揄得根本说不出话来,这几天他们试图从各个方面找茬唯一的成果就是让某人掌握了不少笑话,一有功夫就会施展出来调戏他们一番。讲真,这太让他们下不来台了。

“蠢货,这么审下去毫无意义!”坐在隔壁室旁听的彼得.沃尔孔斯基公爵终于忍不住了,对身边的副官吩咐道:“让里面那两个白痴别管什么加辛斯基了,让他们关注库捷波夫中校被打一案,那里才是突破口!”

很快宪兵甲和宪兵乙就收到了指示,他们面不改色地问道:“关于加辛斯基大尉遇袭一案的情况暂时问询到这里,相关的情况以后我们再找大公阁下您详细了解!现在让我们谈谈库捷波夫中校被袭一案,大公阁下,请详细地将事情经过叙述一遍,请您务必实话实说,任何不实之处都将构成伪证罪、妨碍司法公正罪、蔑视军事法庭罪……”

李骁笑了,怎么能不笑呢,很明显对方这是眼瞧着旧战场没有便宜占,准备开辟新的战场了。不过这有什么用?以为随便甩出一票所谓的罪名就可以唬住他,他才不怕呢!

他讥笑道:“没问题,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只不过以你们的智商能不能秉公办事,我表示怀疑!”

李骁从对方拙劣的表现能看出,对方确实没什么招了,这说明他前期的安排是成功的。当然这里头首先得感谢那位正直的瓦西里.马特维耶维奇.穆拉维约夫-阿波斯托尔宪兵少校,没有他,李骁真心没有这么轻松,那位真是个好人啊……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奋斗在沙俄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奋斗在沙俄 奋斗在沙俄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9章 扯皮(二更)

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