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战斗到底

第48章 战斗到底

不用说这位拜访奥加辽夫的神秘人一定是维什尼亚克了,鲍里斯打了库捷波夫之后,李骁就专门叮嘱了他:一旦他和鲍里斯被逮捕,维什尼亚克就必须时刻关注形势变化。如果出现上头准备毁灭证据封锁消息的迹象,就立刻想办法联系奥加辽夫和涅克拉索夫,让这两位将相关的消息广泛传播。

最初维什尼亚克认为李骁小题大做了,因为形势暂时对他们有利:穆拉维约夫少校那边工作扎实,证据都固定得不可动摇。就算上头要洗地捂盖子,顶多也就是大事变小事给加辛斯基一伙儿减轻罪责。怎么可能将李骁和鲍里斯问罪,真那么来还要什么法律?要什么脸?

但李骁是穿越者,自然知道沙皇真不要脸了,那下限和节操真心是擦脚布说扔就扔。虽然形势有利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多做一手准备总是好的。

李骁还特别叮嘱维什尼亚克,千万别大大咧咧地跑去找涅克拉索夫。《现代人》杂志社早就上了第三部的黑名单,所有的编辑都被严密监控,一旦他这个748团的人出现在了《现代人》杂志社或者涅克拉索夫家里,那下一个被逮捕的绝对就是他没跑了。

后面事态的发展果然跟李骁的估计差不多,李骁和鲍里斯很快就被第三部请去喝茶。然后梅萨多夫专门召集全团军官开会,传达了海军部的最新指示:严禁所有人等议论传播加辛斯基—安德烈.康斯坦丁诺维奇大公一案的一切情况。

甚至梅萨多夫赤裸裸地表示:“谁管不住嘴胡说八道或者乱嚼舌头,那就罢谁的官。不管他是什么身份什么地位,该服苦役的服苦役该流放的流放,决不姑息!”

维什尼亚克惊出了一身冷汗,他由衷的开始佩服李骁了,对手的反应全都在他的意料当中,看来这位杂种大公确实有真本事啊!

有点讽刺,但确实是在这一刻维什尼亚克才认同李骁,觉得李骁可以追随。甚至这位花花公子帅哥还有点兴奋,既然对手的反应都在某人的意料当中,那么翻盘反败为胜的机会自然是很大。他是迫不及待地按照某人的指示去找涅克拉索夫和奥加辽夫。

当然,维什尼亚克也不是那么听话,他对李骁还有点小小的不服气,不相信某人一切都估计得那么准确。所以他没有首先去找更安全的奥加辽夫,而是溜溜达达的在《现代人》杂志社附近晃荡,他要看看那里是不是真像某人说的那种龙潭虎穴。

然后?

然后维什尼亚克就被吓出了一身冷汗,据他观察在《现代人》杂志社附近不算暗哨摆在外面能看出来的密探就有七八位。他们分工明细配合娴熟,任何一个靠近杂志社的人都会被仔细鉴别。一旦怀疑可能是“乱党”就果断监视跟踪,说不定哪个漆黑的夜里,这人就会从圣彼得堡神秘消失进第三部好好喝茶。

维什尼亚克立刻就老实了,乖乖的去找奥加辽夫,然后将事情和盘托出。

“我的上帝!简直是闻所未闻,748团竟然如此腐败堕落?”奥加辽夫震惊了,不可置信地喃喃道:“连那位看似平和的亚历山大皇储也是这个样子,难道上帝真的放弃了俄国,让我们在地狱里沉沦么!”

别看奥加辽夫和赫尔岑一直在激烈地批评尼古拉一世,但实际上他们都有一种幼稚的念头——希望有一天尼古拉一世幡然醒悟,或者希望亚历山大二世登基之后进行大刀阔斧的革新。他们内心深处其实对皇室是抱有希望的,希望有那么一位开明皇帝能够改弦更张痛改前非。

这也算是爱之深责之切,但维什尼亚克的消息让奥加辽夫失望了。尼古拉一世也好亚历山大皇储也好,始终是一样的毒菜者。他们首要的还是维护自己的统治,至于俄国的未来以及改革?那对他们来说恐怕才是毒药。

维什尼亚克就没有奥加辽夫那么天真了,被现实狠狠教过做人的他早就知道俄罗斯的官场是什么样子,大大小小的官员大部分都是人渣,你怎么能够奢望统领这些人渣的不是另一个更大的人渣反而会是一个圣人?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也好,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也好,都表明亚历山大皇储更可能是人渣而不是圣人。就别天真的指望未来的皇帝是弥赛亚和救世主了。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那种东西!

对于李骁的这个断言,维什尼亚克非常认同。从小到大他靠的是自己的勤奋努力才一步步走到今天,从来就没有天上掉下来的天使怜悯他可怜他而提供帮助。只有自己才可靠,也只有自己才能掌控自己的命运!

“没有上帝或者天使会来拯救我们的!”维什尼亚克断言道:“只有自救!所以我才来找您,希望您能帮我联系涅克拉索夫先生,必须尽快揭穿那些混蛋的阴谋,让英雄免于受难!让罪人受到惩罚!”

奥加辽夫有些惊奇地看着维什尼亚克,他从对方身上感受到了不屈的斗志和对胜利的坚信。讲真他很少在这么年轻的人身上看到这种情绪了,更多的俄国青年是浑浑噩噩或者干脆醉深梦死。

就是那少数的进步青年更多的也是迷惘和忧郁,对前途不自信对未来充满了焦虑。根本没有多少人能保持不屈的斗志以及对前途的乐观。

这让奥加辽夫对维什尼亚克产生了兴趣,他问道:“先生,我看得出您似乎对胜利充满了信心,但请原谅我说话直接,就算涅克拉索夫先生帮到了您,我也看不到多少胜利的希望……”

“这个国家的官僚一个个心都坏了,而且一个比一个不要脸,我们就算揭露了真相,也很可能不会赢得好结果……而您为什么会这么乐观呢?”

维什尼亚克陷入了深思。他也有些奇怪自己为什么会有乐观的情绪,大概是那位杂种大公带来的改变,他不得不承认他之前说错了——某人不是没本事,而是本事很大。某人带来的改变让他兴奋了!

维什尼亚克昂然回答道:“因为有一位朋友告诉我,只有强者才懂得斗争,弱者甚至失败的资格都没有,弱者生来就是被征服的……我想要做强者,所以我坚持战斗到底!”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奋斗在沙俄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奋斗在沙俄 奋斗在沙俄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8章 战斗到底

4.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