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为刘耷的夫妻生活操碎了心

第26章 为刘耷的夫妻生活操碎了心

简杰抓住赵四的长枪枪柄,被赵四送进了枯井之中。随着三米长的整支长枪全都被深入了枯井之中,简杰离这八米多深的井底还有一定的距离。

为了让简杰能够更为安全得进入枯井底部,赵四右手抓住枯井边上的青石,左手抓着长枪,让自己的身子也进入了枯井。

又多出来这一米五左右的距离后,简杰离井底也不过两米的距离,然后简杰便一松手,跳到了枯井之中。虽然反震之力让简杰也非常难受,双脚有些痛,不过并没有受。

就在简杰落地之后,赵四大吼一声,右手一用力,便从井中爬了出来,然后将长枪的枪柄递给了糜夫人。

糜夫人一咬牙,将阿斗放在地上,然后双手握着赵四的枪柄,被赵四送到了枯井之中。用同样的办法,赵四也是一手抓着青石,把身体伸到枯井中,送糜夫人一程。

想要在已经完全混乱无序的地方躲藏一天,也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这片区域内已经没有了任何的秩序,乱杀无辜的曹军士卒是一个威胁,那些四处逃难的普通百姓也不见得好到那里。

这种情况下,见财起意,见色起意的人不知道有多少。像是糜夫人这么一个大美女,一个不好就要批发给刘耷不知道多少帽子。

为了安全期间,赵四是要带着刘禅跑的,只能让简杰留下来照顾糜夫人。只可惜现在的简杰连只弱鸡都不如,根本保护不了糜夫人。

想了一下后,简杰觉得还不如让他和糜夫人躲在这枯井之中。这枯井能有八九米深,一般人即便看到井中有尸体,也不会想着进去查看,即便是想要翻一些财物,也不见得有工具能够下到井中。

赵四也是同意了简杰的这个方案,先将他放进了枯井之中,这才又准备把糜夫人放进去。

经过刚才的一阵发泄,现在糜夫人精神好多了,至少不想着去死了,因为简杰所说的希望还是有点儿的,于是便咬牙准备躲到枯井之中。

“我要跳了!阿杰你小心点儿!”

糜夫人虽然是个成年人,但之前的逃亡中伤了腿,从两三米高的地方跳下去还是有些危险的,按照之前的约定,简杰要在下面接她。

“跳吧!”

简杰一个十岁的孩子,没有多少力气,只不过是当做肉垫的存在,不过他也没有任何畏惧的回答道。

然后糜夫人便跳了下来,正好砸在简杰身上。简杰也是做了不少准备工作,举着手缓冲了不少力量,却还是承受不住从两三米高处掉下来的糜夫人,直接被砸翻在地,充分履行了自己肉垫子的使命。

“你们没事吧?”随着糜夫人落地,爬出枯井的赵四也是关心得问道。

“没事!还希望子龙将军能够带着阿斗平安脱险!”因为肉垫子简杰的缓冲,糜夫人虽然也是摔了一下,但却没有受伤,也是赶紧向上面喊道。

在听到糜夫人没事之后,赵四也是赶紧带着阿斗,骑上了自己的战马,准备先将少主带到安全地带,毕竟留在枯井之中变数实在太多。

随着赵四的马蹄声渐渐远去,双臂都快要被砸断的简杰这才逐渐缓了过来,与糜夫人大眼对小眼起来。

糜夫人看着简杰,也是有些微微尴尬,刚才自己的那个失态,让糜夫人甚至想要找一个地缝钻进去。

沉默了许久之后,逐渐恢复过来的糜夫人也是对着简杰说道:“阿杰,你莫要笑话我啊……”

“没事!夫人您命中注定有这么一劫,只要过了这一劫,接下来便是一片坦途,贵不可言,即便是母仪天下也不是不可能的!这么大的劫难,自然是非常困难,您抗不下来也算正常!”

刚才糜夫人的表现,也是让简杰觉得她有着一定的心理问题。其实换成任何一个人,经历过糜夫人的遭遇,徐州顶级富豪出身的糜夫人,这些年都经历了多少破事。

万贯家财被败光,没有生下个一男半女,老公也没起到保护自己的作用,让自己三番四次处在极其危险的境地,这在后世婚都不知道离了多少次了。

甚至于糜芳糜国舅,说不准对刘耷和力主支持刘耷的哥哥糜竺,心里面都有怨言,要不然在江陵他不会降的那么干脆。

唉!简杰心里面也是觉得有些无奈,自己这前手帮着救了刘耷的儿子,后手还要帮着刘耷维护夫妻之间的和谐生活,真是够辛苦的。

“哈哈!玄德老说你阿翁会说话,现在看来,你小子也不差啊!你阿翁都不敢说这种话!”听了简杰的话之后,虽然觉得是简杰在哄自己开心,但糜夫人心中忍不住还是有点儿小开心。

“这不是我说的!我阿翁跟着主公,不知道到过多少地方,当时他曾经亲口听雒阳城中的知名相士,说主公有天子气,并预言主公前半生将会非常坎坷,但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孔明便化龙。所以在知道军师的大名之后,主公这才意识到当年相士对他说的话可能是真得,这才三顾茅庐把军师请了过来!其实这个相士对主公的批言,就连曹孟德也知道,所以他才抑制对主公忌惮非常,总是想要把主公给摁死!可是主公有天命庇护,虽然坎坷,却总是能够挺过去!主公将来做天子,夫人您岂不是要做皇后的!”

上一世的简杰也是一个不善言辞的人,不知道现在是不是遗传了简雍的口才,现在说起话来也是一套一套的,差点儿自己都信了。也就是糜夫人身份特殊,要不然简杰估计都能飙起车来。

刘耷对糜家的恩德一直都牢记在心,即便是关二身死,荆州被夺,也没有追究糜家的连坐责任。

只要糜夫人不死,日后什么孙夫人、吴夫人统统靠边站就是了,这皇后就是糜夫人的。

听了简杰的这份胡侃,借助着枯井之中幽暗的光线,糜夫人的脸色也好了不少。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徒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徒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徒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6章 为刘耷的夫妻生活操碎了心

4.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