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托孤

第28章 托孤

“阿杰、阿原!这次干得不错啊!”

转眼间离当阳惨败又过了两日,已经成了强弩之末的曹军在当阳被张小三当头棒喝之后,也是没敢继续追击,紧接着江夏刘琦的援军也是赶了过来,于是曹军调转行军方向,拿下了荆州重镇江陵。

这日刘耷在和刘琦商量了联合抗曹的策略之后,也是在自家营帐中举行了一个小小的酒会,庆祝团队从当阳成功撤退。

这次的凶险程度,并之前的逃亡有过之而无不及之,但核心团队及其家属却是没有什么损失,对刘耷来说自然是件可喜可贺的事情,弄个简单的庆祝也算正常。

宴会上,因为去江夏而许久不见的关老二,也是板着脸对简杰和赵原夸奖了一句。

也不知道是天生的,还是被刘耷、人妻曹这当世两大英雄给宠得,关老二一直都鼻孔朝天看人,一直都是端着的,不像张小三可傻可甜可爱可正经,能在万人敌和二百五之间无缝切换,能让关老二说这么一句话称赞的话,已经非常难得。

“我只是做了一些微小的事情,全都是阿杰的功劳!要不是阿杰的话,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做呢!”而被关老二夸奖了一句,颇有乃父之风的赵原赶紧谦虚道。

听了儿子的话,和赵原并席而坐的赵四也是颇为自豪得拍了一下儿子的肩膀。这次赵原的表现非常不错,让他这个做父亲的也是非常骄傲。

不过此时赵四的打扮,却是和这场宴会稍微有些不搭,前几日为了带着刘阿斗突围,赵四也是经历连场恶斗,身上受了不少伤,虽然都是些皮外伤没什么大碍,但此时却是缠了不少绷带在身上,不仔细看还以为是一个木乃伊呢。

随着赵原这么谦虚了一句,坐在他们父子对面的简杰父子也是站了起来。前几天的长坂坡,赵四和张小三都是大出风头,前者单骑救主,后者据水断桥,救出了刘耷的独子,挡住了曹军的追击。

不过简杰父子也不是很差,父子两人合力救下了刘耷的两个女儿,然后又帮忙救下了刘禅和糜夫人,也算是立了大功。

事后把这经历的事情和刘耷等人一说,这帮子大人们也是啧啧称奇,从新野开始,简杰对局势的判断便一直非常精准,在这次的大乱之中也是保持了足够的镇定,让刘香装作夏侯涓,通过减弱虎豹骑的防范最终成功脱险,后来更是对曹军的动向判断得异常精准,救下了糜夫人的性命。

在当阳之败中,简杰的表现简直可以称作完美,即便是很多成年人,在面对着这场溃败时,表现得也都远远不如简杰这么一个十岁的孩子。

“简杰只希望能够早日为主公效力!主公您自己也说了,只要我这次没有尿裤子,就把我当成一个大人来看,希望主公能够信守承诺!”

随着赵原把功劳推到自己身上,简杰也是当仁不让的站出来。简雍虽然不在刘耷集团的决策核心,但是决策核心的什么想法也都不会瞒着他。

所以简杰知道,自己这次的表现已经征服了刘耷和诸葛亮,让他们认定了自己是个可以培养的对象。

现在简杰十岁,接下来十年之后刘耷集团一直都在走上坡路,如果自己能够在这期间建立功勋的话,到十二年后襄樊之战时,应该在刘耷集团之中拥有一定程度的话语权,到时候说不准能够挽救刘耷集团。

“哈哈!阿杰这小子还真是有出息!阿杰,既然你做到了,表现得比我想得还要好,那我也就用个士人的要求来要求你。你也要好好好努力,将来说不准也能够做个州刺史什么的,给你们老耿……老简家光宗耀祖!”而听了简杰的话之后,刘耷也是哈哈大笑。

刘耷这画大饼的能力真是绝了,要是原先还有新野一县之地的话,你说个亭长、里正的官职也不算过分,现在直接便来了一个州刺史的小目标,可真是敢说啊。也就是知道刘耷日后当了皇帝,要不然简杰都快要在心里鄙视他了。

不过还没等简杰回答,与他同席的父亲简雍却是站了起来:“主公,阿杰现在年纪还小,也只不过是有点儿小聪明罢了,他想要能够成为真正的士,恐怕还要走很长的路。我简雍只有这么一个儿子,还请主公您多多照顾!让他能够成才!这样即便是我死了,也能够含笑九泉!”

简雍的这一席话,听得简杰也是有些诧异。说实话,自从当阳转进以来,明明父子两人可以说是为刘耷立了大功,可简雍一直都闷闷不乐的,看上去颇有心事,甚至昨天还喝了一点儿酒,和一贯乐天派开心果的形象多有不符。

简雍现在这番话,更是隐隐有托孤之意,可是历史上简雍至少活到了六年后,劝说刘璋投降,现在身体也非常不错,怎么就想着自己的身后事呢。

“这是什么话啊,宪和你自己照顾阿杰便是的!过段时间再娶个老婆,或是纳个小妾,让她帮你照顾阿杰便是了!”只是刘耷也没有给简雍面子,直接便拒绝了简雍。

本来还是气氛非常和谐的一场宴会,结果因为简雍的这番话,味道一下便变得有些诡异,简杰身在其中,也是有些摸不着头脑。

按理说简雍跟着刘耷已经三十年,要求照顾一下自己的儿子,完全不过分,可是刘耷怎么会这样对他。而且从关老二往下,到孙乾、糜竺等人,似乎都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就连新入伙的诸葛村夫也是默不作声,这里面肯定是有些问题的。

“宪和,这事情已经过去了,你自责也没有用。你现在也是为人父的,难倒不想多陪陪阿杰,好好照顾他,看着他成长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吗?”最终还是刘耷打破了宴会的这个诡异沉默。

“对!我一直都记挂着阿杰,不过现在阿杰已经长大了,他已经能够照顾自己了,甚至比我还要强上不少,所以我这才委托玄德您帮我照顾他。我知道玄德您从来没有怪过我,但是我心里面自己这道坎过不去!如果不把这事情办成了,我死不瞑目啊!”

知道这里面有故事的简杰,只能看着简雍在那里和刘耷打着哑谜,自己在那里猜测着他们之间究竟有什么恩怨情仇。

“这事以后再说吧!今天咱们是来庆祝主公儿女们从当阳脱险的,这些事情日后再说!”

最终是诸葛村夫从旁插嘴,结束了这场对简杰来说莫名其妙的对话。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徒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徒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徒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8章 托孤

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