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无师自通

第40章 无师自通

“曹孟德是豺狼虎豹一般的人物,但是挟持天子以征讨四方,动辄以朝廷的名义来发布命令。现在我们江东如果进行抗拒,就更显得名不正而言不顺,平白背上逆贼的名声。况且江东想要抵抗曹操的,是依靠长江天险。现在,曹孟德占有荆州的土地,我们已经失去了地利,而刘表所训练的水军,包括数以千计的蒙冲战船,已全都由曹孟德接管。接下来曹孟德只需要让水军顺流而下,再加上步兵水陆并进,便占据了战场的优势。一旦发生战争,我们江东势必寡不敌众。因此,依我的愚见,最好是迎接曹孟德,投降朝廷。”

老投降派张昭马上便站出来,诉说起自己的见解来。随着张昭发表完意见,跟随张昭前来的江东才俊们也是纷纷点赞。

正如鲁肃和孙权说的那样,这些江东士族投降了曹操,依旧做他们的官,甚至其中还有不少人能够获得更广阔的舞台,对他们来说真得是岂不美哉,何乐而不为。

看着张昭在那里鼓吹投降主义,看着诸葛村夫翻向自己的眼白,简杰知道该自己出场了,于是仰天哈哈大笑,一下子便吸引了全场人的目光。

正在张昭犹豫着是否叫人把这个小屁孩给叉下去的时候,简杰已经来到会场中央,朝着众人施礼道:“我原以为张长史身为徐州名士,面对江东名士,必有高论,没想到竟说出如此粗鄙之语!我有一言,清诸位静听。昔日桓帝、灵帝之时,汉统衰落,宦官酿祸,国乱岁凶,四方扰攘。黄巾之后,董卓,李榷,郭汜等接踵而起。劫持汉帝,残暴生灵,因之,庙堂之上,朽木为官;殿陛之间,禽兽食禄。以至狼心狗肺之辈汹汹当朝,奴颜婢膝之徒纷纷秉政,以致社稷变为丘墟,苍生饱受涂炭之苦!值此国难之际,张长史又有何作为?”

既然是诸葛村夫让自己出来咬张昭,于是简杰也就大大咧咧得剽窃其诸葛村夫的台词来。这么一段实在太过经典,不知道若干年后,随着弹幕一代成为社会中坚后,这一段台词会不会进入语文课本里面。

而听着简杰这么一段夺人心魄的开场白,诸葛村夫也是大吃一惊,自己怎么就没看出来自己这个学生这么有才华呢?随便一胡扯,便胡扯出这么经典的语句来,实在太有才了!

不等张昭回答,简杰继续说道:“张长史之生平,我素有所知,你世居东海之滨(和王司徒都是徐州人),初举……”

说到这里,简杰却是卡了一下词,张昭和王朗不一样,他虽然也被举为茂才(“郡察孝廉,州举茂才”),但张昭直接便拒绝了,没做过汉臣,和王司徒这种二臣贼子还这不一样。

不过很快简杰也是调整了一下思路,继续说道:“为孙讨逆所重用,等孙讨逆身死,谓张公曰:‘若仲谋不任事者,君便自取之。’张公理当匡君辅国,安吴兴孙,何期反助逆贼,同谋篡位!罪恶深重,天地不容!”

闻听简杰这番话语,张昭也是满脸通红,孙策临死前曾经对张昭托孤,基本上是给予了张昭诸葛村夫的待遇,如果张昭觉得孙权不足以成事便可以取而代之。

只是现在倒好,张昭居然想要投降曹操,把孙策留下的家业拱手相让。你能想象一下刘备挂掉之后,诸葛村夫带着刘禅向曹魏投降吗?现在张昭干得便是这种事。

看着张昭一事无言,简杰也是来了气势,不过刚张口却又是一滞。你妹啊,诸葛村夫怎么能够一下子便知道王朗枉活七十有六,自己却不知道张昭今年多大?

“你若命归九泉之下,届时有何面目去见孙讨逆?!你枉活一大把年纪,只会摇唇鼓舌!助曹为虐!我从未见过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诸葛村夫骂王朗,当真是畅快淋漓,不过简杰面对着张昭,却是戴着脚镣舞蹈,毕竟现在孙吴可是盟友,不像曹魏是敌对势力一样,尤其是再看着张昭随身佩戴的大宝剑,简杰还是删掉很多内容,用比较温和的语句说了出来,当然杀伤力弱了不少。

“你……你敢……”

尽管如此,张昭这么一个江东文臣第一,依旧是被气得满脸通红,也就是比王司徒嗝屁时年轻了能有二十岁,这才没有马上完蛋,但已经气得说不出话来。

随着简杰的这一番话语说出来,在座的江东才俊,甚至于诸葛村夫本人都是有些吃惊。

本来诸葛村夫把简杰推出来,说好听点儿就是让他积累经验,增长见识的,说难听点儿就是让简杰到炮灰,来恶心张昭的,却没想到直接便喷了一个张昭哑口无言。

本来诸葛村夫是想要指点一下简杰,让他在无话可说之际,可以通过挖掘张昭的黑历史,抹黑张昭的人品,进行人身攻击来取得气势。

不过因为张昭等人突然到来,再加上本身的犹豫,诸葛村夫也是没有把这个杀手锏教给简杰。却没想到简杰无师自通,真是一个吵架的天才,天生的喷子。

而看着诸葛村夫那赞赏的目光,简杰也是心有灵犀得回笑了一下,我这真不是无师自通,就是跟您老人家学的。

就在江东诸人在那里交头接耳之际,骑都尉虞翻也是惊得目瞪口呆。同样身为大喷子的他,没想到简杰居然搞人身攻击这一套,莫名让他想起了自己的老领导,会稽太守王朗王景兴。

那时候还不是王司徒的王朗来到会稽之后,面临的局势也是相当复杂。随着汉朝的统治崩溃,叛乱四起,外有严白虎、孙策范境,山里的山越人也是蠢蠢欲动,搞得整个会稽郡不得安宁。

王会稽也是表现出了卓越的才能,多次击退孙策的进军,又安抚境内的反贼。舌辩无双的王会稽,更是靠着阵前数语,说降了多股叛贼,让他们倒戈卸甲、以礼来降。也就是王会稽没有封侯的权利,要不然也少不得封侯之位,当真是国安民乐,岂不美哉。

如果是老领导王会稽在两军阵前,面对着这么一场人身攻击,他该会如何骂回去呢?不对!王会稽他老人家才不会在两军阵前饶舌,肯定是拍马舞刀上去直取敌将首级。

恍惚之间,虞翻又想起了老领导当年矫健的身姿,孙策带领手下大军进攻会稽,王会稽他老人家便拍马舞刀,与孙策手下大将太史慈大战一场。如果不是周瑜与程普引军刺斜杀来,前后夹攻,寡不敌众的王会稽岂会败下阵来。

回想起亦师亦友的老领导王朗,虞翻也是百感交集,也不知道他老人家过得怎么样,还有没有机会冲击一下三公的职位。

“你……”

“住口!”

在沉默了片刻之后,张昭终于从眩晕之中恢复过来,刚想为自己辩解一句,那边坐着的诸葛村夫却是大喝一声,直接便把张昭给打断了。

“一个黄口小儿,安敢在诸多贤士面前狺狺狂吠!”诸葛村夫也是够缺德,他这句“住口”,虽然是针对的简杰,但却打断得是张昭,直接便把张昭的反击给打断了。

“我这位童子,乃是刘豫州账下谋士简雍简宪和之子,名作简杰。这简宪和并无过人智计,但唯独忠义无双、坚韧不拔可取。跟随刘豫州从幽州,一路颠沛流离,来到荆州,大小战役近百,却从来未曾言降。其子虽然愚钝,但颇有奈父之风,多有得罪之处,还请诸公见谅,不要与此小儿一般见识!”

见到简杰把火挑了起来,诸葛村夫又站出来装好人了。不过这厮说话也是有些阴阳怪气,虽然明面上把简杰父子贬损了一番,但阴恻恻得又在骂江东诸人连他们父子都不如,虽然怒斥简杰是小儿之见,但又不说简杰说的话有问题,这说话的口吻,一听便知道是个老阴阳人了。

看着诸葛村夫出手,简杰也就老老实实退了回去,下面就是诸葛村夫的表演时间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徒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徒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徒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0章 无师自通

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