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有来有回

第47章 有来有回

随着阚泽把难住自己师公刘洪的问题说出来后,满场再次陷入了死一般的沉默之中,之前简杰出的那道题,虽然难算,但是大家还知道什么意思。

但是阚泽的这道题目,却是把几乎所有人都听得一头雾水,单独的每个字都能听得懂,但是连在一起却完全不懂了。

除了阚泽以外,全场只有一个人完完全全听得懂,但不是诸葛村夫师徒,而是昨天被诸葛村夫摁在地上摩擦过的严畯。至于诸葛村夫师徒,他们虽然也很厉害,但却都是听得一知半解,似懂非懂。

而站在场中的简杰,则是一方面后悔自己装逼装得太过分,另外一方面则是想要大骂阚泽一顿,咱们说的是比数学题,你拿个天文题过来干什么。

原来阚泽的师公刘洪,有一个毕生的心愿,就是预测出日食、月食的时间来,利用曾经担任太史令的机会,刘洪也是搜集了庞大的资料,在前人张衡、周兴等人的基础上,建立了一套看上去非常完备的模型,用来推算日食和月食的时间。

在这套模型的基础上,刘洪曾经判断公元179年四月会发生月食,然后被现实无情得打脸。此后三十年的时间,刘洪依旧在研究这个问题,但是却没有什么实质性的突破。

这个问题已经成了刘洪一派的心病,作为刘洪的徒孙,阚泽也一直在努力解决师公遗留下来的这个问题,并想要把师公的《乾象历》推广开来。

有时候阚泽也会和朋友讨论这个问题,当然这个朋友主要是指彭城人严畯。毕竟天文学作为高端学科,就像是后世的量子力学一般,即便你是了不起的社会精英,想要在这个话题上发表一些看法也是很难的。

人家严畯,也是吃科学这碗饭的,不过他主要是研究潮汐的,为后世留下了《潮水论》。众所周知,潮汐是因为太阳和月亮的引力才产生的,和天文学有着很密切的联系,所以在天文学上也是颇有建树,然后严畯便成了现场唯一听懂阚泽在说什么的人。

太TMD深奥了!

也就是拥有后世的科学知识打底,简杰才听隐约听明白了阚泽的话,什么黄道和白道有个6度的夹角了,什么日月食回归年的长度为365.246天了,把简杰听得也是额头直冒冷汗。

这老祖宗们也实在太牛逼了一些,竟然把天文学都研究到这个层次了,真是让简杰这个后来人感到惭愧。都有了两千多年的学识加成,还是有点儿听不懂老祖宗的学问。

“阚先生,刘会稽的模型就不对,我们所在的大地是一个球形,绕着太阳转的!”

不过让简杰稍微蛋疼的是,老祖宗们是真得不容易,因为他们建立的模型,压根就不是以太阳为中心的,而是以地球为中心,太阳绕着地球转建立的模型。

要不然说地球中心说牛逼,忽悠了欧洲人好上千年,这亚洲人也差不多,只不过少了不少人被送到火刑架上去。

最终简杰搜肠刮肚,准备从日心说作为论点,和阚泽好好辩论一番。别的不说,至少让自己显得比较懂行,输得体面一些。

在简杰说出脚下的大地是球形时,虽然在场中的很多人都有些吃惊,但阚泽却没有多少激动。

关于天,始终也没有一个具体的定论,到三国时期,流行的说法便只有盖天说和浑天说,后者经过数代天文学家的发展,也是有很多信徒。

像是东汉著名科学家张衡,便是浑天说的支持者,认为“浑天如鸡子,天体圆如弹丸,地如鸡子中黄。”就是认定脚下的大地是蛋黄这种球体,而外面的蛋清和弹壳就是宇宙。

简杰现在说脚下的大地是个球形,对阚泽来说,并没有什么新鲜的地方,让他比较新奇的,还是简杰所说的日心说。

“无妨!如果以我们的大地为静止的,那么太阳还是围绕着我们大地转!”不过阚泽并不过分关注简杰的日心说,直接便把这个当做无关紧要的话题扯了过去。

被阚泽这么一说,简杰总算是明白,为什么中国人和欧洲人,很长时间都以为是太阳绕着地球转,却还是算出了先进的历法,原来是这么一个原因——只要你把地球当成固定不动的,岂止是太阳,整个银河系,整个宇宙,都在绕着地球转动。

“你用错误的模型,怎么能够得出正确的结论呢?我们脚底下的地球,是绕着太阳转的,而月球则是绕着地球转,月球本身不能发光,只能反射太阳的光,当月球转到地球和太阳之间时,遮住太阳的光芒,便会形成日食。当地球在月球和太阳之间时,因为遮住太阳照到月球上的光,又形成了月食!”看着阚泽根本就没有心思接受自己的正确知识,简杰也是和阚泽争论道。

本来听不太懂的简杰,这下子可是抓住救命稻草了,我不和你讨论那种高深的计算日月食发生的问题,偷换概念到日食和月食产生的原因上来,这个他上小学的时候就知道,可以说是手到擒来。

这样看起来,简杰似乎在计算日食这个问题上,与阚泽讨论得有来有回,甚至还在那里指责阚泽的错误。这在大部分都听不懂他们两个人在说什么的围观者看来,简杰这家伙肚子里面是真得有货,完全不输给阚泽。

就像是后世网络上的某句话,不能和白痴争辩,他会把你的智商拉到和他同一水平线,并用丰富的多年经验战胜你。

不过阚泽却并没有意识到简杰的小心机,因为简杰说的并不完全是废话,对阚泽这么一个天文学家还是有点儿启发作用的。

看着场中的阚泽和简杰讨论着一些自己根本听不懂的问题,回到自己座位上的诸葛恪也是有轻微的颤栗,自视甚高的他,总算是遇到了人生之中的一个挫折,他怎么也想不到,比他大不了几岁的简杰,是怎么搞明白日月星辰运行这些问题的。

而坐在诸葛恪旁边的诸葛瑾,也是爱恋的拍了一下儿子的肩膀,脸上的笑意都止不住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徒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徒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徒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7章 有来有回

8.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