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神童简杰

第6章 神童简杰

“这些军国大事,真不是你一个小孩子能掺和的!你知不知道,你的一句话,泄露了军事机密,便会让很多人失去自己的至亲之人!你阿翁当年跟随主公在徐州的时候,也曾经风光过,参赞军务。但一个不慎,便会造成成百上千的人殒命,在后面不知道还会有多少家人跟着哭泣。主公打你,你不要怨恨,你一个十岁的小孩子,掺和这些大事干什么?”看着被打了的儿子,简雍也不生气,甚至还在这里埋怨自己的儿子。

作为刘耷的金牌打手,刘耷的一个眼神,便能够让张小三知道自己该用多少力,譬如说当年那个不长眼的督邮张苞,就被刘耷给揍过。

刘耷揍了几下之后,觉得不太过瘾,于是一个眼神便把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交给了张小三,因为张小三的力气是他们几个人中最大的。

然后SM爱好者张小三,便狠狠得疼爱了一下督邮张苞。据说打完之后,这个倒霉的张苞连他妈都认不出来了。

这还不算完,非常憎恨这个欺负自己大哥的狗官,简雍甚至半开玩笑得提议,将来张小三生了儿子,就叫做张苞,然后张小三每天都可以X张苞他妈了。

虽然“苞”字有草包之嫌,但大汉人并不介意,前有辽西太守赵苞,后有西晋大司马石苞,所以张小三有了儿子之后,真就按照简雍的玩笑话,给儿子起了张苞的名字。

更惨的是,这个被张小三当儿子打的张苞在安喜县折了面子,有些混不下去,索性花了点儿钱平调到兖州继续做自己的督邮。结果想要重新开始,做兖州人民好儿子的张苞,又欺负到了高平县令满宠身上。满宠这个酷吏的手可比刘耷黑多了,然后兖州人民的好儿子张苞就挂了。

刘耷并没有想重罚简杰,所以张小三自然不会对自己视作子侄的简杰下毒手。不过即便如此,简杰也只是没有伤筋动骨,但屁股依旧是肿得老高,一时间也不敢躺着,只能趴在自己床上。

而自己的儿子被打得这么惨,简雍却一点儿没有给自己儿子出头的打算,给简杰屁股上面涂抹了一些凉敷的草药后,在那里教育起自己的儿子。

简杰也是有些无奈,他都已经脱胎换骨了,可是大家却还在那里用老眼光看自己,眼看局势一天天败坏下去,他能不着急嘛。

“还有,你说你,还说什么‘士可杀不可辱’!你知道什么是‘士’吗?你阿翁我这样的都称不上!也就诸葛先生那样的,才能称得上‘士’!你想要做一个真正的‘士’,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看着简杰一副情绪不高的模样,简雍也是忍不住在旁边劝解道。

都说望子成龙,简雍自然希望自己的独子能够做一个优秀的人,而跟着刘耷走遍大半个天下,诸葛村夫可以说是简雍见过最优秀的人物,也是忍不住拿诸葛村夫来勉励一下儿子。

“我觉得军师的看法应该和我一样吧!”听了简雍的话之后,简杰也是灵机一动,开始拉诸葛村夫的虎皮给自己作势。

根据历史的记载,荆州好外甥诸葛村夫,可是一直拾掇着刘耷抢夺自己姨夫刘表的基业,而他给刘琦出的避祸江夏的主意,也说明他对刘表的身后事有预见,想来这次应该对北上抗曹不是很感兴趣。

于是简杰便把诸葛村夫抬出来,增强自己的说服力。想要帮助刘耷逆天改命,那就需要取得他,甚至整个集团的信任,而最佳的突破点自然就是亲爹简雍。连简雍都不信任自己的能力,更不用说其他人了。

结果被简杰这么一说,简雍马上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因为诸葛亮的基本看法和简杰是一致的,荆州不稳,现在北上很容易进退失据。

不过沉默了片刻后,简雍还是对儿子说道:“军师的看法的确和你说的有些接近,但是主公也是得到了一些内线的消息……”

“是伊籍伊机伯吧!”简雍的话还没说完,简杰便马上打断了他的话,他自然知道这个和自己父亲并传的法律专家伊籍,早已经是身在刘营心在汉了,也是把他的名字说出来吓唬一番简雍。

“小声点儿!”当从简杰口中听到伊籍的名字后,简雍也是赶紧捂住儿子的嘴,他还是有点儿保密意识的。

作为跟随刘耷三十余年的老人,简雍可是深受刘耷信任,如果说糜竺是刘耷的钱袋子,孙乾是刘耷的文胆,那么简雍就是刘耷的耳目,专门为刘耷负责情报的搜集,也是他负责和伊籍进行联络。

现在从儿子口中听到伊籍的名字,简雍自然是大吃一惊。要是伊籍的事情传出去,凭着蔡瑁和蒯越的手段,伊籍肯定没有好果子吃。

看着简雍这一副慌张的神情,简杰知道自己猜对了,伊籍这个刘表的老乡,早已经被刘耷给征服了,成了刘耷的耳目。

“你怎么知道的?莫不是我说梦话说出来的?”过了一会儿,简杰也是从惊讶之中恢复过来,向儿子反问道。

“我自己猜出来的!伊机伯可是按照刘景升的指令,正大光明得来过几次新野,他自己独来的时候,和其他人来的时候,主公明显是两个态度,动动脚趾头便知道有问题!”

在诸葛村夫加入之前,刘耷集团就是一个自娱自乐的草台班子,像是简杰这样的二代们,也没有太多的人管教他们,时常在刘耷大营附近玩耍的简杰,就见过两次伊籍。

不过以简杰那有限的智商,根本就没有意识到什么,但是拥有了后来的知识之后,简杰便回味出当时的一些暧昧来,刘耷弄不好已经和伊籍睡过了,在没有外人的时候真不把伊籍当成外人。

被简杰这么一说,简雍也是陷入沉思。伊籍是刘表的老乡,完全是因为刘表的缘故才在荆州混口饭吃,但是接触之后刘耷却是一下便断定这是个可信之人,对待伊籍的态度也就仅次于糜竺、自己和孙乾这三个老人,最终把伊籍给策反掉。

这刘耷可是一个爱憎分明的主,前段时间还因为维护老朋友陈登,而当着刘表的面把名士许汜给喷了一顿。

就刘耷这个为人处世,对待自家兄弟,和对待那些场面上的人,还真不是一回儿事,作为旁观者还真有可能看出个什么来。

“真是你看出来的?”简雍又呆了片刻,这才带着点儿不确定得向儿子问道。

“那是!咱们老简家为啥就不能出一个曹冲、诸葛恪、周不疑这样的神童呢?”看着简雍还是在这里怀疑自己的智商,简杰一下子便又拉出来几个人物来给自己背书。

三国时期的确出现过不少神童,其中的曹冲和周不疑,简雍都见过,诸葛恪在“诸葛子瑜”后面加了“之驴”两个字的小聪明,也经过诸葛瑾写给诸葛村夫的信被简雍所知。

这几个人可都是经常被简雍拿来教育简杰的“别人家的孩子”,眼下儿子似乎也表现出了和这几个神童媲美的智商,不免让简雍有点儿小得意。

不过简雍很快便收拾起自己的小心情来,因为他又想起了自己见过的另外一个神童,孔融孔文举。

当时的救北海一战,简雍也参加了,并见到了久负盛名的孔融。当时孙乾还没加入进来,简雍作为难得的文化人,可是陪伴着刘耷见过孔融。

孔融可是非常器重刘耷,先是帮刘耷炒作了一番名声,后来在刘耷接管徐州时也是出过力。收了孔融这么多好处,刘耷也举荐孔融了做青州刺史。

虽然两人之间做了这么多的PY交易,刘耷表面上也很尊重孔融,不过私下里却是对简雍等人发表了一番针对孔融的言论。

在刘耷眼中,孔融在北海一点儿正事都没干,只知道坐啸,倒是应验了陈韪对他评价的那句“小时了了,大未必佳”的那句话。

于是乎简雍的脸色又变了一下:“来!神童同学,去把《尚书》给我去读一遍再过来吃午饭!”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徒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徒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徒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章 神童简杰

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