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78,大结局

第77章 78,大结局

王主任很快带着季笙笙从学校出来。

“六爷,季小姐出来了。”

见明今墨下车,马毕忙也跟了上去。

到了跟前,教导主任笑眯眯的说道,“明天考试成绩就下来了,分班通知明天会通知给你,季同学,先跟你叔叔回家吧。”

一听到这个称呼,季笙笙没什么反应,明今墨却瞬间眯紧了眼。

原本还算愉悦的心情瞬间荡然无存。

一旁马毕则疯狂眨眼睛。

这个王主任还真是没眼力劲,你见过这么年轻帅气的叔叔吗?见过吗?啊?

王主任自然看到了马毕的眼神,但压根没往这上面想,只觉得这位明家六爷怎么看着阴森森的,很不好惹。

等季笙笙说“主任再见”,王主任忙也挥手,“再见。”

说完,转身就跑。

季笙笙一抬头就看到明今墨的脸色似乎不太好看。

“六爷?你……”她想问怎么了,可是话还没说完,就见明今墨直接转身离开了。

步子很大,像生气一样,直接上车,关车门的声音还挺大。

季笙笙看向旁边的马毕,“他怎么了?”

怎么莫名其妙就生气了?

谁又惹他了?

马毕咳咳两声,“季小姐,你不会真的跟王主任说,六爷是你的叔叔吧?”

“当然没有。”季笙笙忙否认,

“那就好。”马毕松了口气。

季笙笙问,“所以……六爷到底怎么了?”

马毕说道,“六爷的心思,季小姐真不懂吗?”

季笙笙摇头。

她怎么会懂?

这个明今墨总是阴晴不定的,因为是长辈,她也不好意思揣度,只能保持安全距离……

“咳咳。”马毕咳嗽两声,低声说道,“其实六爷对你挺有好……”

“滴滴”两声喇叭声响起。

马毕吓了一跳。

一抬头,就看到明今墨不知何时已经坐进车里,还是坐在副驾,车窗后那张脸肃穆生冷。

显然是因为两人久久不上车,不耐烦的按响了喇叭。

因为在学校门口是不允许按喇叭的,马毕生怕有麻烦,忙说道,“季小姐,赶紧上车吧。”

“好。”

两人迅速上车,季笙笙坐在后车座,见明今墨坐在前面,她也没多想。

车子缓缓开动,只是……

怎么调头了?

这好像不是回明家的路线。

“我们这是要去哪啊?”季笙笙忍不住问。

马毕看了一眼旁边从上车后就始终保持低气压的男人,“去998。”

“哦。”季笙笙也没多嘴。

紧接着。

马毕忍不住再次开口,“季小姐,你渴吗?”

听到这话,果然,旁边的明今墨眼皮子动了一下。

季笙笙的确是有点渴了,从早上出门到现在还没有喝过水。

于是马毕说道,“后车座那有一杯奶茶,是给你的。”

季笙笙眼睛一亮,忙伸手拿了过来,“谢谢你。”

“不用谢我。”马毕觉得自己真是操碎了心,“是六爷特意给你买的。”

听到这话,男人的脸瞬间有了更明显的变化,这次是挑眉,然后还抬眼看向了后视镜。

季笙笙显然很意外,一抬眼,就和后视镜里男人的眼睛对到了一起。

那一双黑眸,流光溢彩,

“谢谢六爷。”季笙笙忙说道。

明今墨心情顿时好了许多,不过还是很高冷的“嗯”了一声。

季笙笙插进吸管,慢慢喝着。

心里想的却是,没想到六爷还挺时髦的?

“怎么不是冰的?”季笙笙小声嘀咕了一句。

“喝冰的对身体不好。”明今墨说话。

季笙笙抿了抿嘴唇。

好吧。

长辈就是这样,比较注重养生。

**

半小时后,车子在998园区门口停下。

季笙笙下车跟着,发现,最后来到了哪家水族馆。

明今墨像是在解释,“你送的两条鱼有点太寂寞了,所以我想多买几条。”

马毕心里呵呵:明明被你喂死了还寂寞,撒谎不打草稿。

季笙笙却没多想,甚至还建议道,“那得换一个大鱼缸了。”

“好。”明今墨勾起嘴角,语气温润,“你帮我挑吧。”

压低着嗓音,有种说不出的味道。

季笙笙眨巴眨巴眼,总觉得怪怪的,但是也没敢多想,点头答应,“好呀,”

她走过去,看着旁边陈列的各种鱼缸,然后伸出手指着一个方形的鱼缸,“你觉得这个好看吗?”

小姑娘得手,白白嫩嫩的,指甲修剪的干干净净,手指骨节纤细细致。

“很好看。”明今墨说道。

于是季笙笙便对店员说道,“那就要这个鱼缸吧。”

说完指着旁边的神仙鱼,“这种鱼再来……”

她看向明今墨,“要几条呀?”

明今墨勾着嘴角,“你定。”

季笙笙想了想,“那就十六条吧,加上之前的两条,十八,要发的意思。”

明今墨:“……”

马毕也:“……”

季小姐真是用心良苦,可惜,家里的那两条鱼早已经死了……

不过他已经是一个成熟的助理了,该学会怎么帮老板排忧解难了。

于是等付完钱,马毕开口,“六爷,季小姐,你们先上车吧,鱼缸我来搬。”

明今墨挑眉,“你确定?”

这么大的鱼缸,他本来打算让店员回头送去老宅的。

“确定!”马毕拍着胸口。

明今墨点头,然后微微低头说道,“笙笙,我们一起回车上吧。”

季笙笙眨巴眨巴眼,“好。”

怎么回事?

总觉得明今墨今天说话有点怪怪的。

等两人离开后,马毕开口,“我再要两条神仙鱼。”

店员:“……”

**

半小时后,马毕苦着脸,狼狈的和店员一起将鱼缸抱进后车座。

一上车,明今墨的手机响了。

他拿出来看了一眼,然后接听,“妈。”

老太太在那边骂人了,“不是说我回去接笙笙的吗?你怎么也不说一声就把人带走了?带去哪了呀?回去了没有?臭小子你非要气死我是不是啊……”

咳咳。

明今墨说道,“我们在这买鱼,马上回去。”

“买鱼做什么?家里的鱼还不够多吗?”明老太太吼。

孙媳妇被莫名其妙带走了,气很大。

明今墨看了眼旁边的季笙笙,“笙笙送我的鱼,特意过来多买一些。”

果然。

“什么?笙笙送你鱼?”

明今墨很是傲娇的,“嗯”了一声。

“这孩子真是太懂事了,一定是灼妍让她给你买的吧,毕竟你是长辈,还住一个院子,买点小礼物孝敬一下你也是应该的。”

明今墨:“……”有点胃疼。

挂断电话,他斜眼看向身侧。

季笙笙本来就在听他打电话,见他看过来,便冲他甜甜的笑了一下。

不掺杂任何情绪的一个……官方微笑。

明今墨微微眯着眼,舌尖抵着上腭缓缓移动……

这丫头真的把自己当长辈在孝敬?

但是这些鱼还挺贵的,本以为这种小破鱼,几块钱一条,没想到刚才听店员报价,好几千一条……

季笙笙一个小姑娘家家的,能舍得花几千块钱给他买鱼,起码说明心底还是有他的吧?

嘴角笑意加深,明今墨甚至连眼底都带着笑。

“六爷,怎么了?”季笙笙一脸萌呆。

怎么莫名其妙的,突然就笑的这么开心?

前面开车的马毕心里不停的冷哼,六爷你就荡漾吧荡漾吧!

**

回到明家,刚走进前厅,就有佣人上来说道,“季先生来了。”

季笙笙抬眼,看到季光礼坐在沙发上。

南北通透的中式客厅,他正眉头紧锁,面前摆放的是佣人送来的上好龙井,此刻茶水已凉透,他却没有任何品尝的心思。

手里的那一份杂志被握的紧紧的,直到听到一声……“爸爸。”

他回过神,放下杂志,起身打招呼,“笙笙,你回来啦。”

看着季笙笙身后跟着的明今墨,语气尊重,“六爷。”

像是怕明今墨误会,忙解释道,“灼妍说很快就回来,所以我在这里等她。”

明今墨挑了下眉,语气平淡,“那我先失陪了。”

“六爷慢走。”

明今墨离开后,季笙笙在旁边的沙发坐下,佣人都退下了,偌大的客厅,只有父女两人。

季光礼先开口,“笙笙,入学考试考得怎么样?”

“还行。”季笙笙言简意赅。

“这样啊。”季光礼表情有些尴尬,过了会,“对了,果果在一班,你分到哪个班了?”

“还不知道。”

“……哦。”

季光礼不说话了。

这个女儿八岁后就被夏灼妍带去了乡下,这些年,他忙着公司的事情,根本无暇去乡下探望,本以为这次接回南城可以一家三口团聚,重新开始,没想到……

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冰凉的茶水沁入心脾,让他整个人似乎清醒冷静许多。

只是当眼角余光瞥到那份杂志……

【传金牌导演邀请影帝顾时寒加盟灼夏新剧】

季光礼眉宇纠结,无法控制脑子里那些奔腾的思绪。

直到……

一阵高跟鞋的声音响起。

“妈妈。”季笙笙忙起身。

夏灼妍提着包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马雨。

当看到前厅的一对父女,他忙说道,“夏老师,那我先进去了。”

“好。”

等马雨离开,夏灼妍走到季笙笙旁边坐下,开门见山,“是签好离婚协议了吗?”

季光礼没想到她会这么直接,“灼妍,我不是……”

“那你来找我做什么?”夏灼妍柳眉紧蹙。

“我找你是……”季光礼看了一眼旁边的季笙笙,后面的话说不出口。

“你做的事情,笙笙都知道,没什么好避讳的。”

见季光礼还是不肯说话,夏灼妍直接起身,“没事我们就进去了。”

季光礼一步上前,脱口而出,“你就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吗?”

“我没给过你机会吗?你自己数数,结婚后,我给了你多少次机会?”夏灼妍冷嗤,“难道不是你自己从来都不珍惜?”

“对不起,但我那天,真的是喝多了,我完全没有印象,我也根本不知道她会进来,我……”季光礼穷于解释,“我发誓,她真的在前两天就已经从公司离职了,以后我不会再见她的……”

“跟我没关系的事情不用说。”夏灼妍语气冰冷

季光礼叹气,“我们一定要当着女儿的面说这些吗?”

“笙笙十八岁了,而且她已经知道这件事了。”夏灼妍依旧语气平缓,“如果早知道笙笙这么懂事,我应该早一点跟你离婚,而不是像个傻比一样,被你和宋安琪糊弄这么多年。”

“我没有!我跟她不过就是……”

“无所谓。”夏灼妍再次打断,“这些都不关我的事,你跟她,以后也跟我没有关系。”

然后她看着女儿,“笙笙,你去妈妈屋里,把化妆台抽屉下的文件夹带过来。”

“好。”

季光礼也不蠢。

等女儿离开后,他拿起桌上的杂志,“你是不是早就打算和顾时寒合作了?”

夏灼妍看了一眼上面的标题,很快收回,“这件事,跟我们离婚有关系吗?”

她冷笑,“我早说过,除了笙笙,我什么也不要,你别想着用其他的理由改变这个决定,不可能。”

激光里看着她,手指渐渐收紧。

等季笙笙带着文件夹回来,夏灼妍不再废话,直接将里面的离婚协议书拿出来放在茶几上,“签字吧。”

季光礼不说话,也不动。

“笙笙,你先回去写作业。”

季笙笙看了两人,点头,转身离开。

“季光礼。”夏灼妍再度开口,“这是我给你最后的机会,我很忙,工作室刚签的项目每天都要去剧组那边盯,我真的没有时间跟你一天天的耗,放过彼此不好吗?如果你还不原因签字,我不介意会选择起诉……”

“灼妍,笙笙是我的女儿,难道你想让她以后……”

“你不配!”夏灼妍打断,“八岁那年我带她回了吴江,这么多年了,你来看过她几次,你知道她擅长什么不擅长什么吗?你知道她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吗?除了一点赡养费,你对她基本的关心都没有,现在又何必拿着女儿做借口?”

“签字吧,这里是明家,我不想跟你大吵大闹,这样对笙笙也不好,如果你真的还把她当女儿,想给她留一个好印象,现在就签字。”

**

季光礼终于还是签字了。

离婚后,夏灼妍专心搞事业,有顾时寒影帝和颜舜华(苏婠婠的妈妈)的加盟,新剧大爆,一跃成为了南城金牌编剧。

宋安琪想嫁进季家,但季光礼一直不同意,季老太太百般设计终于得逞,没多久公司却发生了变故。

原来这十年季氏投资顺利并不是因为领养了季果果这个福星女孩,而是因为顾时寒在幕后的暗中帮忙,既然夏灼妍已经离婚,于是他就开始釜底抽薪,季家生意一落千丈。

没有经济基础,宋家和季家会有一些列的矛盾,最后离婚收尾。

季笙笙进入一中后被分到了和明海兰所在的差班,但是在学校疯狂打脸,还先后获得了学校英语演讲比赛,奥数竞赛等第一名,和明海兰关系也逐渐好转,最后在一年后成功考上了京都大学。

顾奈有个儿子叫顾漠宁,分别是英文名good.night和good.morning的意思,顾奈是顾家大小姐,但是父亲和季光礼差不多也是出轨,离婚后还想让女儿嫁给周家一个渣男,直接让人把她送到酒店,顾奈是和明斯城阴差阳错春风一度有的儿子,后来和母亲一起离开南城,在京都遇到马毕的师父,然后才遇到的六爷。

季笙笙大一那年情人节,六爷向她表白,然后就开始了没羞没臊的同居日子,天高皇帝远,明家人根本就不知情,直到一年后的寒假回南城,两人在四合院里被明家人捉奸在床……

【大结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她被大佬祸害了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她被大佬祸害了
上一章下一章

第77章 78,大结局

100%
目录
共7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