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生活记事

死神生活记事

()出了静延庭,六番队的巡逻队一路直走向流魂街深处走去,莫莫倒是第一次以死神看到这些整,心态感觉那是大不相同,咬着手指头,莫莫忍不住看了又看,好奇又觉得新鲜,眨巴着眼睛,看到卖糖果的店面的时候更是两眼发亮,流着口水差点都走不动路了。

白哉扭头看到莫莫两眼晶亮的样子,忍不住好笑,莫莫的性子怎么就这么孩子气呢。可是面上还是板着:“朽木五席!”

“知道了啦~~”莫莫恋恋不舍外加流着口水的转开视线,呜呜,好想吃,可素没钱~~~莫莫蹭蹭蹭的往前走,可怜巴巴,被打击的很严重,她没钱,在真央还有人追她送蛋糕送糖果的,在这里都没有~~~~咬着手指头,莫莫郁闷中,她就说嘛,做死神什么的一点都不好。

别人的化悲愤为食欲,而到了莫莫这里也就只能化郁闷为杀气了。她很生气,所以当一头虚很倒霉很悲催的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她就直接砍了。然而她忘了自己那悲催的身高和要命的斩魂刀长度,拔刀……没出来,而那头虚已经扫到面前了,莫莫那叫一个恼啊,她哪里吃过这样的亏,正要反击,腰肢就是一紧,下一秒,整个人已经被抱着到了一边。莫莫扭头,就看见白哉她目前的上司紧绷的下颚,紧接着就是低沉清冷的男音:“散落,千本樱!”

莫莫傻眼了,那根本就是一只基里安而已啊,至于这么大的架势招呼上去吗?!!粉色的刀片子嗖嗖嗖的飞出去,直接将那头虚千刀万剐了,连个渣都不剩。

莫莫抓着白哉的衣襟,已经彻底说不出话来了,冰山大爷,您的性子还真是古怪的可以啊~~~

愣了好一会,莫莫才从白哉怀里挣开,乖乖低头道谢:“谢谢,副队长。”

白哉还是绷着脸,看上去似乎在生气,好一会才道:“自己小心。”反手把千本樱插了回去。莫莫气闷,要不是要不是她这该死的悲催身高,她至于这么憋屈吗!!决定了,下次再碰到虚的时候直接把挂坠拔掉长高了再拔刀!

可惜这一路上,就再也没有碰到过像样的虚,偶尔蹦出来两个杂鱼也被那些没有席位的死神联手挂掉,让莫莫只有在一边看着的份,她更郁闷憋屈了!表以为她没看见那些比她席位低的死神眼里投过来的鄙视不屑的眼神!!

等到晚上莫莫回到房间休息,一头趴在床褥上,气的来回翻滚,怎么都睡不着,啊,这该死的六番队,从副队长到底下的死神,就没有一个好人!!莫莫气鼓鼓的抱着被子滚来滚去的,大概是上午那会睡的太多,结果现在就是睡不着了,一想到那些死神们底下的嘲讽,莫莫就憋屈难受的慌,什么仗着副队长撑腰,什么靠关系进来的,混蛋混蛋,都是一群混蛋!!

莫莫终于受不了的爬起来,挠了挠乱糟糟的头发,把头发随便一扎,就抱着斩魂刀走到后院去了。

看着弦夜,莫莫很生气,但是也没办法,伸手摸摸弦夜的刀身,莫莫自言自语:“唉,我就说嘛,还是在真央呆着舒服,唉,早知道的话就是不召唤你出来,就在梦里一起睡睡觉也是不错的。”莫莫拔刀,第一次打量自己的斩魂刀。在月光下,刀身透出一种莹莹的白光,近乎半透明,美丽而梦幻,可是折射中又带着金属的光泽,让它看上去更像凶器一点。说是刀,其实更像是莫莫认识的剑,虽然单面开刃,但是整把刀却是笔直笔直的,比一般的刀还要长出一截,莫莫比划了下,倒是更像东方武侠中剑的长度,也不知道能不能用剑招呢,在这个尸魂界,死神所用的斩术就那么几下,劈,砍,刺,了无新意。

闭上双眼,莫莫做出了太极剑的起手式,放空思绪,就像每次冥想前做的那样。慢慢的,她的手似乎有意识的一般起舞了,翩蜒而动,刀身在她的手中轻轻的争鸣起来,化作漫天的银光,又在瞬间归为静寂,风起,刀轻柔的一晃,莫莫闭着眼睛转动,半晃而过,刺出,剑气有形,直刺而出,半入树身而不动,莫莫松手,看着弦夜在树干上轻轻晃动,表情有些苦笑不得,忍不住嘀咕:“宅女居然会剑术了,真是好笑。也许西门吹雪这种高手真的在呢。”伸手把刀拔下来,莫莫看着雪亮雪亮的斩魂刀,哀叹,“我说弦夜,打个商量怎么样,你变短点,今天我差点没拔出刀来,还要被那个冰山救,真是太丢脸了,你就变得短点,能让我揣在怀里行不?就算不能那么短,稍微短点也可以,让我能够背在背上还能拔/出来啊,你这么长,我都想不到斩魂刀到底要怎么背才算顺溜了~~”

弦夜没有动静,莫莫也只是抱怨几句而已,把刀放回刀鞘,莫莫开始尝试刀的N种挂法,可是不管她是横着挂还是竖着挂,就是不顺手,背在背上也是一样,莫莫郁闷的要死,反复试验,结果还是一样白瞎。末了,莫莫恼了,反手摸在刀柄上:“破灭,弦夜!”整把刀在眨眼之间化作漫天的弦丝环绕着莫莫旋转,呈放射状辐射开来,莫莫歪着脑袋眨巴眨巴眼睛,满意颌首,扭头看了看背后空荡荡的刀鞘,满意的敲了敲手心,“就这样,拔不出刀大不了以后直接始解。”

收起斩魂刀,莫莫愉快的蹦蹦跳跳的睡觉去了。却没有看到在后院之中,水波荡漾般的出现了两个人。

“呀呀,队长,小莫莫真是可怕呢,那一刀可是差点穿透我的身体哦。”这是某个差点被剑气秒了的狐狸男。

另一男没说话,只是沉默的看着队舍,半晌,慢慢开口:“走。”

两个人离开。

莫莫在队舍里睁开眼睛,鼓了鼓双颊,无声吐气,两个混蛋,丫的居然找上门来了,可别惹我,惹急了,惹急了大不了拼个鱼死网破!

如果用什么来描述莫莫这三个月的生涯,那就是四个字,生不如死。莫莫头一次知道原来队里头买一袋大米也要层层上报到队长那里,要是有个什么队员生个病请个假,那审批程序更是复杂的能让人吐血,朽木白哉觉得很正常,很轻松,很理所当然,可是莫莫却要被这一片一片的竖版毛笔字折磨的要吐血。她是五席,未来的十一番队队长,短暂的实习生涯是为了更好的升职——她宁可回头去做流魂街上的整!!

要说唯一能够安慰莫莫一点的,那就是六番队的福利待遇了,无论是工资还是伙食,那都是一等一的好。因为总是和朽木白哉这个贵族大少爷一起吃饭,所以她的饭菜都很精致很美味,就是辣了点:因为工资很不错,所以莫莫有余钱买金平糖,就是时常断货;因为朽木大少爷是大贵族,所以无论是午后茶饮还是小甜点,那都是足量供应,能让莫莫吃到撑的。每天晚上莫莫躺在床上摸着吃到鼓鼓的肚皮暗暗感慨,幸好身体是灵子,要不然按照她这个吃法,早就胖死啦。就是这样,莫莫在休息日的时候去真央看露西亚他们,还要被狠狠的惊讶了一会,哇,莫莫你变得面色红润好有光泽耶,是不是谈恋爱了?~~~

莫莫无语,谈恋爱?亏得他们想的出来,天天被那个死冰山拴在屋子里看公文,累都要累死了,哪有时间出去找冤大头给她买甜食啊!!

唔唔……这么说来,朽木白哉人又美型,家里又那么有钱,虽然冷了点灵压总是时不时的喜欢暴上那么一暴,而且还是个死过老婆的鳏夫,但是也够的上是个花样美男,如果追到当男朋友的话应该很不错……只是以后想要甩掉的话会有点困难~~~那厮可不是个好说话的主呢。莫莫在无限量的金平糖和后续的可能麻烦中间犹豫了。(喂,白哉会千本樱了你的!!)

考虑过盈亏比例的不对称性,莫莫放弃了,敲着手心,对哦,反正她就快要成队长了,队长工资听说是很高的,不用找冤大头了!莫莫点点头,愉快的往六番队里蹦。

朽木大宅,一间装饰干净却暗蕴贵华的房间,朽木白哉跪坐在门边,面无表情的看着房间里背对着他坐着的人。

久久的沉默之后,屋里的老人慢慢开口:“委任你已经看到了。”

“是的。”朽木白哉微微垂下头,发丝在眼前飘荡,声音没有情绪透露。

“那么,你还是坚持之前的决定吗?”老人有些无奈,忍不住又问了一遍。

“是。”朽木白哉丝毫没有犹豫。

又是长久的沉默,老人妥协:“好,如果你肯定的话……白哉,希望你幸福。”

白哉没有再说话,只是恭敬的行个礼,站起来离开了。

刚到门口,就看见一群死神聚在一起似乎在说些什么。莫莫很好奇的凑过去:“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一个死神回头看到莫莫,吓了一跳,慌忙恭敬低头回答:“五席,是委任状,朽木队长退休了,由副队长升职担任新的六番队队长。”

那个看久了还是挺帅气的老头子终于要回家养老了啊。莫莫眨巴眼睛歪着脑袋想着,要不要送份礼物给白菜那冰山,好歹他也是自己上司,那么耐心的教了自己好一阵子的说,可是礼物档次太低他肯定看不上,档次太高自己却没钱买……唔,莫莫为难中。

“聚在这里做什么?”冷冷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来。

一众死神慌忙恭敬垂首:“队长。”

莫莫也乖乖低头:“队长。”

白哉微微颌首,身上已经披上了白色的羽织,他看了莫莫一眼:“五席跟我进来。”

莫莫被他带着进屋了,郁闷的蹲在桌子边看白哉批阅文件,这些日子来莫莫也算是习惯白哉的冷脸了,平时基本上只要莫莫做的不是太过分,白哉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做没看到,给予莫莫无限的纵容。

“喏,队长,为什么我觉得你做副队长时候的工作和现在没有差别吗?”莫莫趴在一边看了一会,歪着头很奇怪。

白哉手下的笔微微顿了一下,回答:“做副队长的时候就已经在处理队长的事务。”

“哦,也就是说前任队长偷懒了哟。”莫莫了解的点头,眨巴眼睛看他的脸,鼓着双颊,“唔,还不如做副队长呢。”

白哉伸手拍了拍莫莫的头,什么话都没有说,想了一下,沉声道:“露西亚休假了,我想让你去朽木宅住段时间。”

莫莫好奇:“露西亚在朽木家过的不快乐吗?”

白哉想了下,声音有点涩:“只是不习惯。”

“做贵族真是累呢。”莫莫没有反对,点头答应,“我会好好的开解露西亚的,但是要报酬!”

白哉忍不住勾了勾嘴角:“报酬?”

“我要好多好多的金平糖!”莫莫比划出抱不住的模样,很认真的点着小脑袋,“这是报酬!”

白哉无奈的揉了揉眉心:“难道有人送你一个糖果店,你会把自己也打包送给对方不成?”

“才不是呢。”莫莫立马反驳了,眼珠子转了转,比划了一下,“最少要两个糖果店。”白哉彻底无语,他对莫莫的甜食偏执程度已经有了很深刻的体会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漫半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综漫半神
上一章下一章

死神生活记事

43.86%
目录
共22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