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毛狐狸

银毛狐狸

()她是个宅女。

莫莫喜欢窝在家里上网做事情,不喜欢出门,厌恶一切需要出门的事情,尤其厌恶需要运动的那些活动,除了必修课舞蹈,莫莫几乎就是窝在家里不动弹的。所以,即使莫莫是从小学习舞蹈长到大,但是反应神经绝对称不上好。

可是现在,莫莫很奇怪,很疑惑,她在战斗,对,就是战斗,一场如果不赢就会死的战斗。她全身的细胞都在兴奋,述说着,战斗,血腥,这让她全身都压抑不住的轻轻颤抖,当战斗开始的那一刻,莫莫满足了,她知道,自从她在尸魂界有了意识以来一直觉得空荡荡极为不适应的那块缺失的部分是什么了。

她周身的感官在这瞬间已经提升到了极限,其他的一切都看不见听不清楚了,她只需要战斗战斗,解决掉面前的所有人。看得到对面死神挥刀的痕迹,看得到另一个死神始解斩魂刀的突袭,看得到周围升腾交杂在一起的美丽的如同极光般的各色灵子光,但是,她却看不到自己的表情,她的心情。更木剑八纯粹为了战斗而战斗,黑崎一护为了守护而战斗,那么她呢?莫莫不知道,她茫然的,只是知道,自己必须一刻不停的战斗下去,当她停下来的时候,迎接她的将是死亡。

可是,她并不怕死亡,那么,比死亡更可怕的是什么?

下一刻,莫莫已经有了答案,是遗忘。

她遗忘了很多,莫莫知道。比如她这身古怪的战斗本能,比如很多很多,她原本喜欢吃甜食,却没有现在这么夸张,她原本懦弱又胆小,但是现在几乎连恐惧是什么感觉的都忘记了。

遗忘,好可怕。

莫莫的瞳孔之中,一把巨大的斧头渐渐放大,面无表情的,在最后一刻,被卡住的斩魂刀以一种诡异的角度瞬间抽回,架住了已经始解的斩魂刀,双手,不够。莫莫已经被压的凹陷下去,最好的办法,只有……弃刀。

弦夜高高的飞了起来,远远的倒射出去,横插在一边的柱子上。莫莫却瞬间出现在包围圈之外十米的地方,面色带着孩童的脆弱无助,却又面无表情着,丝带早在战斗中被砍断,长发凌乱的披散下来,包裹着那张略显苍白的小脸,显得格外柔弱娇小,这一刻,站在高台上的队长几乎以为又看到了那晚的那个从天而降的少女,奇异的,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的凄艳绝美。

莫莫缓缓的闭上双眼,蝶翼般的纤长睫毛轻轻的颤抖着,下一秒,再度睁开,漆黑的眼瞳已经褪色,化为银白的一片,与此同时,莫莫周身的灵压开始急剧的提升,在短短一个呼吸之内就提升到了一种令人惊惧的地步,她的周身灵压几乎实质化,如同燃烧的银色火焰一般升腾而起,鸦羽色的发丝从发梢尾部开始点点的褪色,闪耀着点点的银色光芒,如同银月之辉,又隐约的掺杂着点点迷离的七彩色,那瞬间,他们以为看到了神。

莫莫抬起白皙纤细的右臂,五指张开,远远插在柱子上的斩魂刀回应着铮鸣而起,倒射回到莫莫手上,握着弦夜,莫莫面上没有丝毫变化,似乎刚才那一连串的激烈战斗不是发生在她身上一般,呼吸平稳,灵压依旧一波一波狂暴而有规律的飚射着。她轻轻的抬起斩魂刀,直指正前方的十一番队队员,声音轻轻柔柔,还是那样悦耳如同铃音般动听,却带着一股难言的气势,不带丝毫情感:“继续。”

无我状态,又是怎么样练成的呢?莫莫问自己,没有答案,她舍弃了一切理不清的思绪,只剩下战斗的本能和理智,当银色的灵压燃起的那一刻,舍弃所有的情感,精神力瞬间清空大脑,她,只需要战斗。

“真是夸张的灵压啊。”涅茧利看着仪器上显示的还在不断上升的数值,激动的简直要发狂了,双手颤抖,好在还有音无在一边帮忙收集数据,才不致于漏掉关键的数据。

京乐春水呆呆的看着莫莫再次卷入人流,狂飙的灵压、轻灵的身影和陌生却出奇有威力的刀法让他近乎傻掉,好半晌,才合上下巴,干巴巴的笑了两声:“哈哈,还真是天才啊。”

“同样的招式在她面前就无法使用第二次。”浮竹十四郎表情也是惊讶的离谱,按在扶手上,他瞪圆了眼睛看着莫莫战斗的身影,“明明就是个小女孩而已……为什么会,会这样子。呀,那是什么姿势?!”

就在这个时候,莫莫反手将斩魂刀倒插入刀鞘,在下一秒被包围的时候,飞快拔出,耀眼的光华瞬间绽放,而那,只是刀尖反射的光芒,漫天飞溅血花和着倒地的身影,莫莫就站在最中间,面无表情,如同一个傀儡娃娃一般,微微歪了歪头,手上的斩魂刀上点滴的鲜血飞溅,莫莫头也不回的刀尖一转,指向正后方,刀尖指向,一个脸色苍白的死神的眉心,距离刀尖只有一厘米。那个死神胆战心惊的看着并未回头的那个少女,手中的斩魂刀不自觉的脱落,他低下头,终于心悦诚服的跪了下来。

整个场地,只有那个少女站立着,持刀而立,长发在风中飞舞,衣炔轻灵,那纤细的身段似乎随时会消失在风中一般。在她的脚下,满是躺倒的死神,被她,以最后狂暴而惊艳的一刀放倒的对手。

“队长。”

“队长。”

“队长。”

这一刻,所有十一番队的队员们甘愿的单膝跪地,对于这个以独身一人对抗十一番队两百名正式队员并且在未始解的情况下全部打败的少女,臣服了。他们心甘情愿的喊出了队长。

莫莫缓缓的把斩魂刀举到面前,看着刀身上反射出来自己的模样,歪了歪头,银色的眼眸微微睁大,面色有些茫然有些奇异的空,她眨巴眨巴眼睛,大大的猫眼中那银色缓缓的褪去,然后,她周身的灵压悄然降下来,当眼眸恢复到正常的黑色,莫莫终于想起来自己所处的位置了。

她正在进行队长继任仪式。

一个死神恭敬的把她的羽织捧上来,莫莫接过来,穿上,扬起一个很清澈明艳的笑容:“谢谢。”几个跳跃,莫莫纵身回到高台上。

山本总队长目光复杂的看了莫莫一眼,扭头看向台下,用力的一顿拐杖:“十一番队所属,可有不服?”

底下沉默,恭敬而敬佩的看着那个身材娇小看上去很是柔弱的美丽少女。

“很好。”山本总队长中气十足的高声道,“从今天开始,朽木莫莫,即为十一番队新任队长!”

底下的反应倒是出人意料的热烈,莫莫倒是微微笑了,嗯嗯嗯,不枉费她这么努力呢。

“十一番队队长。”山本看着莫莫,突然道,“卍解仪式改在下午举行。”

莫莫乖巧点头,上司说什么就是什么,她是好孩子,不争辩的。

午间休息的时候露西亚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了,两眼冒着星星对莫莫崇拜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哇,莫莫你真是太酷了耶!我今天在一边看到了,你真是帅气的一塌糊涂呢!”露西亚越说越梦幻,“如果你是男生,那就是我的梦中情人了,偶像啊!”

莫莫黑线:“太夸张了,我才不要和你搞百合呢。你到底是怎么溜出来的啊,这种仪式一般的学生可是不能看到的。”

露西亚不好意思的笑笑:“是大哥帮得忙,我听说你当上队长了,请大哥帮忙,我想亲眼看到你当队长的样子。你这家伙也太不够意思了,这消息瞒的这么严实,居然都不告诉我们!”

“呵呵,我也不确定能当上吗。”莫莫吐吐舌头,靠在露西亚身上打滚,“嗯哼,以后你毕业了来十一番队,我罩着你。”

“那可说定了。”露西亚也捧着脸傻乎乎的笑了,“莫莫,你真是厉害耶,那么夸张的战斗,还能美美的打出来,真是帅呆了。”

莫莫很自恋的摸摸脸,嘲笑:“没办法,这叫天生丽质,哪怕我在泥巴地里打上两个滚,出来了那也是美人,比起你这种直板身材自然是不能相提并论的。”

“好啊,你敢嘲笑我,你自己不也是干瘪瘪的吗,看我怎么收拾你!”露西亚故意板起脸来,举起手来挠莫莫痒痒。

莫莫身体痛感是别人的十倍,触感亦然,露西亚对她挠痒痒那威力可是加倍的厉害,莫莫被她挠的全身发软,笑的几乎噎过气去,只能全身发软的瘫在地板上直抽抽。简直比打了一仗还要累~~莫莫鼓着双颊,努力挣扎想要坐起来整理衣服,才撑起来条胳膊,门就呼啦一声的被拉开,一头银亮的毛很是显眼,莫莫抬头,正对上某人僵掉的狐狸笑脸。

“呀咧呀咧,没想到居然还有这样的艳福呢~~~”声音带着大阪腔,熟悉的差点让莫莫条件反射性的拔刀。只是,他在看什么?

莫莫低头,看到自己□大半的胸口,脑子腾的一声就糊掉了。

“银毛狐狸,我要杀了你!!”灵压再次暴起,整扇门被火球轰成碎渣渣,在其他房间的队长副队长们闻讯赶出来,就看见莫莫满脸通红衣衫凌乱的举着斩魂刀死命追杀某只银毛死神,而后者,笑的像只偷了腥的坏心眼狐狸。

莫莫最后还是被蓝染拦了下来,抓着因为愤怒或者说应该是恼羞成怒而双颊红润两眼雾气朦胧还不断挥舞着斩魂刀的莫莫,温和的笑了下:“那个,朽木队长,我的副队长到底做错了什么,在这里我先向你道歉,还请原谅他才好。”

莫莫鼓着双颊,气的要死,但是这个BOSS的面子却是不能不卖的,深呼吸好几下,莫莫才慢慢道:“那个,没事了,放开我。”

蓝染自然是保持着目前的正人君子的壳子,乖乖放手了,莫莫收起斩魂刀,恨恨的瞪着某个银毛狐狸,恨不得割他的肉,放他的血,再把他的骨头熬成汤喂狗。

“到底是怎么回事,银,快给朽木队长道歉。”蓝染温和的回头教训道。

市丸银笑眯眯的凑过来,状似无辜的摊开双手:“呐,真是抱歉呐,小队长,没想到那么凑巧看到,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吗。”

还敢提!莫莫磨牙,皮笑肉不笑的回应:“哟,你还真是有礼貌,难道不知道进门之前应该先敲门吗!!”找死!该死的银毛狐狸,不要被我抓到机会,到时候看我不整死你。

市丸狐狸笑眯眯的:“好好,对不起了,队长,下次进门之前我一定敲门,保证不会看到不该看的地方。”

莫莫头顶着青筋,狠狠的剐了他两个眼刀,再也忍不住了,扭头对蓝染道:“蓝染队长,千万要管好你家狐狸,小心他爬墙。”

蓝染脸上的笑容面具有瞬间的龟裂,那个,这句话怎么听起来这么有歧义啊。什么意思,为毛他听起来总觉得背后发毛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漫半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综漫半神
上一章下一章

银毛狐狸

45.18%
目录
共22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