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潮

虚潮

()等涅茧利同志说干了唾沫,早就看到莫莫溜神的山本总队长一顿地面,中气十足的喝问道:“朽木队长,可有建议?”

莫莫扭头看看对面的白哉童鞋,粉无辜的转过头去看总队长:“那个,您是问我吗?”

山本发现在自己憋气之下,再度犯了同一个毛病,干咳了两下:“就是你,说说看。”

莫莫很无辜很诚实的摇了摇头:“没听懂他说的什么。不过,十一番队是战斗番,总队长下了决定我们去做就好了,对这种事情……”莫莫皱巴着小脸,摊开双手,“我完全搞不懂。”她就是传说中的政治白痴和学术论小白,但是有鉴于十一番队的优良传统,莫莫完全不觉得自己这种样子有什么丢人的地方。

山本被莫莫噎的没话说,他也知道这个小丫头脑袋回路就是直线的,除了那身恐怖到极点的战斗学习能力,其他一无是处。叹口气,山本转头看其他队长:“五番队队长,你怎么看?”

蓝染带着温柔的笑意瞄了正在偷偷往嘴里塞糖果的莫莫一眼,推了推眼睛,转头面向总队长开始说出自己的解决方案思路,期间用很浅白的语言解释了一遍涅茧利的那篇让莫莫满头雾水的学术报告,莫莫听完,总算明白了。

总结起来就一句话:有很多很多虚要进入尸魂界,准备好加班。

莫莫痛恨加班,可是她现在是战斗番的队长,死神精英的领袖,也就是说,她要冲在最前面,领导其他人,而虚潮出现的地方不定,但是绝对都是流魂街,那也就意味着莫莫要不停的在外面奔波,而且还会受伤,那么疼……她原本梦想着的宅女的生活,就这么一去不复返了。莫莫皱着小脸,郁闷的要死,为毛啊,为毛她一上任就碰到这样的事情!!

“十一番队队长,你觉得怎么样?”山本问莫莫。

神马?莫莫眨巴眨巴眼睛,好,她刚才走神了,完全没有听到刚才蓝染说什么了,但是既然是BOSS的主意,那绝对是正确的,毕竟对方的智商不是自己这种凡人可以比拟的。点头:“哦,蓝染队长说的很好。”

山本摸着胡子点头,有点无奈加头痛的看着莫莫,她到底知不知道刚才蓝染说了什么啊!这样子的莫莫,他是真的不放心啊!山本点头:“好,那么就按照蓝染队长的提议,一番队、四番队、七番队和十二番队留守瀞灵庭,其余各队由十一番队为主,其他番队为辅,两队组合巡逻流魂街区,四番队抽调医疗鬼道出众的死神随其他番队一起出发。”

十一番队该不会是炮灰队,莫莫仰头翻个白眼,点头应是,真是倒霉,一上任就碰到这种事情!

回到番队,莫莫把任务发布下去,副队长熟练的分配任务,看到莫莫一呆一呆的,也对,据说这个副队长已经在十一番队副队长这个位置上干了不少年了,那么像这种事情他碰到的一定不少,真是幸运,捡了个便宜呐。莫莫含着棒棒糖,笑眯眯的回自己的宿舍收拾行李。

三天之后,十一番队接到消息,界膜变薄,大批的虚从虚圈降落到尸魂界,所以,该出发了。

当莫莫到达指定地点看到和自己番队合作的番队之后,表情还是忍不住抽了!天杀的,到底是哪个混蛋排的顺序,为毛她第一次工作就必须和这只该死的银毛狐狸一起啊!!!就是蓝染或者朽木白哉那两个家伙也比这个混蛋强。

莫莫脸上的表情很不好,周身气压极低,相反的,市丸银脸上的表情却好的就连周围的空气都在冒粉红泡泡,看的莫莫咬牙切齿恨不得一刀剁了他的爪子喂虚。

“哟,真是幸运呐,能最先和美女队长一起合作~~”市丸银说着话还很邪气的将莫莫从头打量到脚,目光在莫莫的胸口刻意停顿了两秒钟。

“那还真是‘幸运’啊。”要是莫莫相信这中间没有猫腻,那才是活见鬼了呢。不冷不热的打个招呼,莫莫摆摆手最先瞬步出去,“出发。”

到达预定地点的时候,看到目的地的那个状态,莫莫忍不住嘴角抽搐,这是神马玩意?!!那些是虚吗?那些会排队的插队的还会被虚闪招呼的是虚吗?!!莫莫嘴角抽搐着,看着天上那个貌似黑腔的黑色椭圆洞洞下饺子似的掉下来一个两个虚,接着就是一堆,两堆的虚,那些动作慢的虚就被压在上面掉下来的虚下面,莫莫看的黑线,要是虚会吐血的话,估计那个最先下来的几个会被呕死,这还真是死得冤枉啊。

数量极多,莫莫也懒得说了,举起手来,大声道:“十一番队所属,自由攻击,如有重伤,自行退到后方由四番队队员治疗,违令者驱逐出十一番队。”这些个战斗狂,要是不让他们退下的话,估计一个个都会热血战斗到至死方休,要是都死光了,她要重新招齐人手而且还要训练到他们这个水准……那要耗费多少时间啊!这种蠢事莫莫是坚决不会干的。

暗暗叹气,那么看来,还是要自己多出点力气了。莫莫毫不犹豫的举起手,拔出自己的斩魂刀,最后转头看了市丸银一眼:“还请三番队做好支援工作,辅助我这番队重伤队员安全撤退啊。”

市丸银依旧微笑:“这个是自然。”

莫莫再也没有回头,轻灵的声音回荡在这些虚的哀嚎之中:“破灭,弦夜。”下一刻,莫莫已经挥舞着银色的纤长丝带纵身跃了出去。

一旦开始杀戮,莫莫的身体就像是有自我意识般的无法停止下来,她心中哀叹,好在没有发生上次独战十一番队死神众的那种暴走状态。莫莫心不在焉的想着,手中的丝带在瞬间分出数道细而坚韧的丝弦,分别刺向对面的虚的白骨面具,穿透,又在瞬间胀大为丝带,面具碎裂,丝带依旧柔软的,散发着银白色如月光般柔和的光芒,虚的血迹顺着丝带表面滑落,弦夜在轻轻飘动间又恢复到一尘不染的的模样。

莫莫已经杀的有点累了。好在战斗到一半的时候市丸银出手了,他的神枪杀起虚来效率那可是一流,一穿就是一串,而神枪地速度又是公认的变态。战斗到午时的时候,虚基本上被杀干净了,剩余几个杂鱼让下属去清一清,莫莫也终于能够收回一直处于始解状态的斩魂刀,坐下来休息休息。

“队长,这边。”

莫莫转头,看到是十一番队的第八席,好像叫中田什么的,莫莫回以笑容,走过去:“怎么了?”话出口,才看到铺在地上的野餐布。

中田八席挠着头发笑的很憨厚,脸有点红:“那个,队长战斗了一个上午,应该累了,坐下来休息一下,哦,这是午餐。”

莫莫歪着头看着他手脚慌乱的摆出N多造型漂亮的寿司和甜点,虽然她并不喜欢寿司,但是下属居然会想到这个,莫莫很开心,回了个更灿烂的笑脸:“谢谢啦,中田君,一起吃。”

“啊,是,队长!”中田紧张的坐下来,时不时的偷看莫莫两眼。

莫莫看着他有些拘谨的表情,有些奇怪,歪着头也想不出个所以然,闻到甜点的香气,莫莫就把这个问题抛到脑后,开始奋力的啃甜点,美味啊,这就是她的精神食粮!!甜点万岁!!!

“呐,朽木队长的人缘还真是好啊,不请我吃吗?”市丸银笑眯眯的凑过来。

莫莫面无表情的看着捧着爱心午餐满面红晕羞涩异常的三番队女死神,沾着糖渍而黏腻腻的手指往后戳了戳:“我想不需要了。”市丸银笑容僵了一秒,转头看了一眼,回头再看的时候,莫莫正在专心的舔手指,明明就是很流气的动作被她做起来就带着一份异样的诱惑。

市丸银看着那粉嫩的舌头在白皙修长的手指上舔来舔去,明明就是很无邪天真的动作被莫莫做起来,却让他胸口发热,鼻子也开始发痒,当那些奇异的热度在往下/半身涌去的时候,他还是扛不住的逃跑了。

莫莫看着中田也喷着鼻血满脸红晕的晕过去,面无表情的翻个白眼,哼哼,她就知道这招最有用了,那些GV教的果然没错,对付市丸银这种心思不正的家伙就该用非常手段!莫莫最后吸了一下手指,甜丝丝的,可惜味道会变淡。下次还用这种方法,莫莫咬着手指头思考,嗯,唯一的副作用就是对旁人的杀伤力也有点大。

接下来的战斗市丸银根本不敢和莫莫打照面,莫莫看他心虚的样子就想双手叉腰仰天大笑三声。哈哈哈,你市丸银也有今天,终于怕了我了。

莫莫很高兴,所以战斗起来的时候也格外的有精神,杀伤力顿时上升了好几个百分点,如果说之前她是几个几个的宰虚的话,那么现在就是十几个十几个的在宰了。当然,这种杀法只限于基里安这种最低级的虚,如果碰到亚丘卡斯这种高等点的虚,那么莫莫就要周旋一会才能干掉对方了,但是再也没有碰到像第一次杀虚时碰到的那种变态强的亚丘卡斯了。

至于瓦史托德,莫莫很怀疑是不是整个虚圈的瓦史托德都被他收集起来了,一个都没有看到,底下的死神都是大呼幸运,这次的虚潮没有碰到那种异常变态的(PS:这种一般是指那种队长单打独斗最少要一整天,就算几个队长合攻也要半天才能干掉的超级虚)大虚,也就是那些瓦史托德。虚的战斗力真是没话说的,尤其是当其有了些许理智的时候,那就更难对付了,那种本性就带着疯狂战斗**的虚,如果有了理智……莫莫转念就想到了破面十刃,那些简直就是变态,如果不是主角光环无敌外加原地复活的能力,恐怕就是扫荡起整个尸魂界也不是什么难事。蓝染那厮笨死了,要是能够组成一个破面军团,不多,就一千个亚丘卡斯转化过来的破面,就足以把整个尸魂界来回的犁上两遍了。这年头,单挑的那是脑残主角,只有群殴才是主流啊。

莫莫眯着眼睛看着被三个实力远低于对面那个虚的死神联手干掉的亚丘卡斯,喏,这不就是个明显的例子吗。蓝染一定是脑袋残掉了。莫莫默默吐槽,完全处于走神状态,她的斩魂刀自动飞舞着,将周围靠近的虚全部解决掉。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漫半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综漫半神
上一章下一章

虚潮

46.05%
目录
共22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