朽木夫妇

朽木夫妇

()莫莫和白哉睡觉,很纯洁的睡觉。莫莫被白哉抱在怀里,两个人盖一床被子,莫莫闻着他身上的桔梗香气,觉得很满足,白天被激起来的的火气消弭的干干净净。

“今天为什么生气?”白哉手掌在莫莫后背上拂过,像在安抚一只炸毛的猫咪,嗯,效果显著。

猫咪莫莫咕噜咕噜的在他怀里蹭了蹭,嗅嗅,再蹭蹭:“都是邹森桃啦。”

白哉停顿了下,很快的想到这个人是谁:“五番队副队长?”

“还是小白的姐姐。”莫莫勾着他的脖子,郁闷的要死,“小白喜欢她,拜托我好好照顾她的,你知道的,那个邹森桃喜欢蓝染,她不知道从哪里听到传言说蓝染喜欢我,就天天跑到我面前耀武扬威的,气死我了,我实在是忍不下去啦,要不是小白,要不是小白我非把她揍到只剩一口气,让她竖着进十一番队横着出来!!”

白哉微微敛眉,总觉得莫莫似乎漏说了什么,但是莫莫却拉着他的头发接着道:“我们早点结婚,免得烦,而且结婚也可以请婚假,我可以呆在家里不用去面对她了,很好。等生了孩子,我就天天抱着去她面前溜达,气死她,诅咒她当一辈子老处女!!”

白哉嘴角抽搐,还是努力安抚莫莫:“不要生气,我们结婚。”莫莫这样的直性子,他很喜欢,至于那个邹森桃……莫莫顾及着日番谷不肯翻脸,但他朽木白哉可不会在意这个,她那么喜欢蓝染,他就让她一辈子都看不到蓝染!!(妻奴的男人生起气来是很可怕滴~~~)

“白哉最好了,莫莫最喜欢你了。”莫莫满意的给个亲亲,因为迷盹着猫眼,亲歪了,亲到下巴上去了。

白哉两眼噌的就亮起来了,莫莫香香软软的身子在怀里本来就是一种折磨,他能忍着已经很圣人了,可莫莫还不知好歹的蹭来蹭去,她到底知不知道这样很危险啊!白哉再也忍不住的捏住莫莫的下巴:“笨蛋,夫妻不是这样亲的。”

“嗯?”莫莫努力的睁眼看他,却被吻住,柔软又略凉的唇瓣贴上来,轻柔的含住,灵巧的舌尖探入,追逐着呆呆的香舌起舞,吞咽吸吮,狂暴带着占有的掠过齿间缝隙,深深的深深的,恨不得将怀中的人儿吞入腹中。

莫莫打从他吻住自己就傻呆呆的做不出反应了,等白哉好不容易放开她,莫莫努力的深呼吸了两下之后,很无辜很抱歉的说:“那个……我偷懒了,今晚没刷牙。”貌似白哉很有洁癖的。

白哉忍不住叹息,再一次吻下来,声音轻柔的带着点滴笑意和低哑的**传出来:“没关系,我也偷懒了。”

莫莫被吻得酥酥麻麻的,脚趾都缩起啦了,只能软软的任白哉摆布,迷迷糊糊的还在想着果然二手货就是经验丰富什么的,意识在白哉温柔的抚摸和亲吻下越来越不清醒,最后……睡过去了。

白哉越亲越想亲,手指头黏在莫莫的身上就拿不下来了,好不容易才压抑下欲/望,喘息着抬头想和莫莫道歉的时候,正对着一张小嘴半张流着口水的甜美睡容,白哉就算再怎么淡定也忍不住嘴角抽搐,头顶青筋,他难道就这么失败?!!莫莫此刻的模样对于一个男人还是她未来的丈夫而言,那就是一最大的打击,她,她居然能在这个时候睡着!!白哉一面握拳叹气,一面又忍不住磨牙,好样的,莫莫等好了,等他们正式婚礼过后,他看她到时候还能不能睡的着!!

就因为这个,在新婚之后的足足一个月,莫莫只能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出现在众人面前,哀怨郁闷的心情可想而知,但是无论她怎么恳求挣扎某个身为她丈夫的男人就是不放她睡一个好觉!!

白哉抱着莫莫,拉好被子,最后在莫莫面颊上亲了一口:“晚安,我的妻子。”

莫莫第二天依旧赖床,睡饱了才爬起来洗漱,在一众侍女暧昧的眼神下吃完几大碗米饭,她本来打算回去再睡一会的,却接到一番队的地狱蝶,好,出现大虚了,她那个三席目前迷路中,所以还是要她亲自去解决。

莫莫也懒得再带那个会让她不舒服的灵压压抑器了,直接换上队长羽织,绑好弦夜直接朝着目的地奔去了,一到目的地,莫莫的脸刷的就黑了,真是,她越不想看到什么人就越是会碰到,真他娘的倒霉透顶了!她是不是该庆幸不是邹森桃那个脑残花痴女呢。

“真是不好意思啊,在今天还把你拉出来工作。”市丸狐狸很没有诚意的抱歉中,笑眯眯的表情很显然的透露出一个意思,我不是故意的,我也没有办法,顶头上司的要求我也没办法。

莫莫面无表情的看他一眼,转头看着天空,那个怎么看怎么像黑腔的东东是怎么回事?还有,那些炮灰虚和基里安又是怎么回事?!

“怎么突然会变成这样子?”莫莫拔出斩魂刀,表情郁闷,昨晚被白哉抱在怀里睡了一晚上,实在让习惯一个人睡觉的自己很不舒服,白哉身上又硬邦邦的,靠起来很不舒服,他又是标准的入睡什么姿势醒来就什么姿势的人,和自己这种可以睡到从床头睡到床角的人团成虾米的人是完全是两样的,被他裹在怀里一整晚上,她是睡的要多不舒服就多不舒服,她可怜的被勒了一整晚的腰哦,真是饱受折磨。偷偷揉揉后腰,肌肉酸痛,睡姿真是重要啊。

市丸银一看到莫莫在揉后腰,脸上的笑容顿时就僵硬了,他几乎是条件反射性的扭头看她身后某处,嘴角抽了抽,还是试探问:“朽木队长,昨晚似乎睡得不是……太好?”

“换你被抱了一夜不能动弹也不会舒服。”莫莫翻个白眼,郁闷的要死,摆摆手,“我工作了,叫三番队的人后退。”

市丸银还是拔了刀:“我帮你?”

“不用。”莫莫头也不回的跳到天上,你丫的不在背后给我一刀我就已经很高兴了。

“卍解!弦歌凌夜。”莫莫直接卍解,漫天飞舞的弦丝层层密密的飞舞着,暴起的灵压直接注入黑腔的开口处,强行将其压制合拢,与此同时,那无数的弦丝也将黑腔里探出头的基里安一个接一个的绞杀,而已经落入尸魂界的虚更是被笼罩在丝弦的区域之内,伴随着轻灵优雅的弦音,带着凌烈的杀机将整片区域内的虚完全绞杀,等莫莫封闭了那个疑是黑腔的空间裂缝回到地上的时候,整片区域都被她清理干净了。

“唔,累死了。”莫莫一落下来,就忍不住揉腰,本来还不觉得什么,但是当真的打起来的时候,她的腰哦,简直都不是自己的了。收起弦夜,莫莫懒洋洋的打个招呼,“市丸队长,这里剩下的就靠你打扫了,报告什么的找我的副队长,我回去了。”

市丸银本来想答应的,但是转眼似乎看到什么,突然道:“那可不行呢,朽木队长,说不定还会有其他危险呢,我觉得你还是留下来比较好。”

“真遗憾,我现在在休假。”莫莫拒绝。

市丸狐狸笑眯眯的:“啊,要是总队长知道朽木队长玩忽职守的话……会扣工资的也说不定哦。”

扣工资这句话对于莫莫而言那也是死穴,莫莫几乎是条件发射性的停步,在草地上盘膝坐下:“那我还是等等。”

市丸银一看到莫莫这个样子就懊恼郁闷的要死,当初他是怎么败在这个心思都写在脸上的脱线到无以复加地步的女人手里的啊!!实在是太丢脸了!

莫莫被拖在这个鬼地方直到晚上,白哉似乎是下班了,听到消息之后就瞬步过来找莫莫了,当然,还带了丰盛晚餐。

“莫莫。”白哉看着坐在一边小脑袋一点一点很累很困样子的莫莫,轻唤了一声。

莫莫揉眼,迷迷糊糊的好一会才反应过来:“白哉?”

“还不能回去?”白哉很不赞同用冷眼扫了站在一边的市丸银一眼。

“唔,战斗番就是这个样子吗,我习惯了。”莫莫耸耸肩,巴拉着白哉的裤脚示意他坐下,“你怎么来了?”

白哉低头看莫莫:“等你。”身后的随行死神麻利的送上制作精美口味绝佳的寿司便当,“吃。”

莫莫很满足的开始啃寿司,时不时的捏一两个给白哉,而站在他们身后的的那个死神表情有点抽,白哉大人啊,难道您就没看见夫人手上还沾着的虚的血吗,您不是洁癖的很吗,为毛夫人用手捏着喂你的寿司乃就能面不改色的吃下去,而且还是吃最美味食物的表情,那还是您最讨厌的甜味啊!!!爱情这东西,真是太神奇了……

因为那个莫名其妙的貌似黑腔,莫莫只能在这里守了一晚上,白哉是妻唱妻随,陪着莫莫在这里守了一晚上,至于其他什么帐篷之类的守夜必备品,朽木家会缺这玩意吗?

这一夜莫莫依旧满满足足的被白哉抱着一起睡了一晚上,市丸银很无奈的摊手面对自己老板,不是不帮忙,而是没办法啊,朽木白哉那厮天天抓着莫莫不撒手,就算是想离间也没机会啊。

接着,第二天就平静了,莫莫和白哉手牵手回了朽木大宅,莫莫继续补觉,白哉继续上班,一切很正常,蓝染似乎也放弃了离间这对准夫妻的计划,一切都很平静很平静,除了时不时冒出来的各种变异虚的传闻。还有件事,那就是五番队副队长因为工作严重失误和故意伤害其他死神的罪名,被贬职为无席位死神,派往现世驻守,而按目前的情况来看,她能够再次回到尸魂界的几率很小很小。

莫莫在两个月之后顺利的和白哉举行婚礼,成为真正的“朽木莫莫”,当然了,还是接着做她的十一番队队长。而两人的恩爱程度,自然是其他队长们打趣的主要话题之一了,尤其是白哉结婚后大变的性情,更是跌破所有人的眼睛,那是什么啊,那是妻奴啊妻奴的典范啊!

莫莫虽然迟钝,但是却不傻,她能够感觉到白哉身上的浓浓的不安全感,那种似乎她随时会消失一般的不安全感让莫莫奇怪又摸不到头绪,虽然她并不能明白白哉加注在她身上的那种情感,但是本能的知道她不想伤害他,白哉那种几乎要让她透不过来气的束缚莫莫也忍受了,每天和他一起上班,一起下班,一起吃饭,出门会报备,和其他朋友一起去逛街也会先地狱蝶对方,就是为了让对方安心,为什么会这样?

莫莫摸着心口也问自己,为什么要这样违背自己的心意委曲求全呢,她想不明白,乱菊说这是白哉爱自己,可是她并不明白什么是爱,不是喜欢吗?浓浓的喜欢就是爱,那么,她明明就是很喜欢这个对她很好很好虽然沉默寡言却意外的很温柔的男子,为什么却总感觉,不是爱,总是差那么一点,就那么一点感觉。可是真要让她说,却又说不上来差在哪里。她会爱上白哉的,莫莫摸摸手腕上那个银色的镯子,告诉自己。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漫半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综漫半神
上一章下一章

朽木夫妇

51.32%
目录
共22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