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与残忍

温柔与残忍

()冬狮郎站在原地全身僵硬的看着莫莫远去的背影,握紧双拳,扭头又看见正在对蓝染问前问后担心不已的邹森桃,她什么都不知道,还是说,除了蓝染什么都不在乎呢?

“日番谷队长还是去帮朽木队长,虽然我是受伤了,但是自保还是可以的。”蓝染对着日番谷微笑。

“蓝染队长,还是让小白在这里比较好,毕竟您受伤了,要是出了危险可就糟了。”邹森桃担忧的看着她全心全意爱恋的蓝染队长。

“可是朽木队长要去战斗啊,她受的伤也才勉强好转,而且为了保护我更是卍解了斩魂刀战斗了好几场。”蓝染语气温柔的很,嘴角的笑意都带了一丝真实,“还没有完全痊愈就去战斗,真让人担心呢。不行,我还是要去帮忙才行。”

“蓝染队长还是先治下伤口,反正,反正朽木队长那么厉害,没什么好担心的。”邹森桃咬着下唇,嫉妒的要死,为什么,为什么当时救了蓝染队长的不是她,而是那个没有丝毫女人味的除了张脸完全不能看的家伙!

日番谷震惊的看着邹森桃,不敢相信刚才的话居然是她说出来的,他握着冰轮丸的刀柄,松了紧,紧了松,最后还是礼貌的点点头:“蓝染队长,那我先走了。”

“小白!”邹森桃皱眉看着日番谷冬狮郎,咬着唇,“蓝染队长他还受伤,你,你就不能等等吗?”

莫莫也受伤了,她甚至还是奶奶一同收养的妹妹!这句话在冬狮郎的喉咙打转,却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他咬着下唇,正要说些什么,突兀的,远处暴起熟悉的灵压,冬狮郎表情大变,是莫莫的灵压,她已经在动用卍解了吗?!很明白莫莫体质隐患的冬狮郎再也没多说一句话,只是深深的看了邹森桃一眼,猛的窜了出去。邹森桃在他背后跺脚叫唤,可是冬狮郎始终没有回头。

冬狮郎赶到现场的时候,几乎没有震惊的时间就被逼着始解了,现场是一片混乱,虚的数量超乎想象,莫莫卍解着,成片成片的杀虚,再被填满,那纤细瘦弱的身躯似乎有着无穷尽的灵压和力气,始终挡在最前线,挡着最厉害的大虚,还能有余力支援其他危险的死神,十一番队有史以来第一位女队长,千年来最强的十一番队队长,实力恐怖如斯。

但是冬狮郎很担心,因为莫莫的灵压几乎是在不停歇的飙到一个更新的高点,那灵压磅礴浩大,近乎实质化的压迫在这片区域中,弱一点的虚只是靠近就会被那灵压压迫到消失,同行的其他死神也是远远的战斗着,压根不敢靠近,因为那灵压会让他们喘不过来气。冬狮郎也稍微的了解一点莫莫的体质,因为之前的一场意外,莫莫没有了收敛自身灵压的能力,她的灵压一直处于放开的状态,至今也没有解决的办法,只能用技术开发局的灵压压抑器压制住,而他们也由检查发现,莫莫在细微的不停歇的增长着灵压,对于一般的死神来讲,那是好事情,但是对于莫莫而言,却是灾难,过高的灵压给她本身带来了极大的负担,加重了她身体的崩溃度,虽然细微,但那伤害却是不可逆转的。灵体崩溃是什么概念,有点常识的都知道那意味着死亡。

莫莫平时不用灵压战斗或者只是短暂的放开灵压战斗还好,但是过长时间的卍解斩魂刀提高灵压战斗,对于莫莫而言,那就是加速死亡!

冬狮郎一看到莫莫此刻的模样,心中又愧疚又难过,愧疚的是邹森桃那样对待莫莫,莫莫却因为他而忍气吞声,愧疚他来的太迟,让莫莫居然要这样无限制的放开来战斗,难过的是莫莫此刻的模样,她会因为这样而加速死亡啊!莫莫的性子本来就不适合战斗的,日番谷竖起斩魂刀,毫不犹豫的大喝道:“卍解,大红莲冰轮丸!”

冰的羽翼展开,他纵身朝着莫莫的方向飞过去,接下来的战斗,让他来就够了。

莫莫重伤,她是被抬着回到尸魂界的。全身重度骨折,内脏出血软组织挫伤,腰腹还有个前后对穿的大洞,更别提体表外那横一道竖一道的恐怖而狰狞的伤口了,白哉的脸当下就黑了,站在四番队的一级医疗室外一直等了一夜,等到卯之花队长带着温柔安慰的笑容走出来。

“没事了,莫莫的体质很特别,只要没有伤到魂结和魂锁,她的恢复就会很快,过半个月等她的情况稳定下来,就可以回朽木家静养了。”卯之花烈是这么说的。

朽木白哉沉沉点头:“麻烦您了。”

“唉,毕竟还是个孩子啊。”卯之花轻轻叹气,“做十一番队队长对于莫莫而言还是辛苦了点。”

白哉的脸色更难看了。

“我看朽木队长还是先去休息一下,毕竟今天你也消耗不小。”卯之花烈对着白哉道。

白哉看着病房:“不用,我在这里就好。”

卯之花烈略一沉吟:“那好,我叫队员过来在莫莫旁边给朽木队长加张床,休息下。”说完,点点头便走开了。

朽木白哉推开门坐到病床边,看着面色苍白昏睡着的莫莫,很心疼又没办法,伸手抚摸莫莫的面颊,如果让她放弃队长的职务,莫莫会答应吗?

“朽木队长……”一声唤让他转过头来。

一看到来人,朽木白哉几乎是当下冷下脸来,面无表情礼貌的点点头:“日番谷队长,有事情?”

“她……还好?”冬狮郎表情很黯淡很憔悴,祖母绿的大眼里也满是血丝。

“暂无大碍,多谢日番谷队长对内子的关心。”白哉脸色更难看了。

冬狮郎垂下头,声音轻轻的:“……对不起。”

白哉握着拳:“莫莫是怎么对你的,可你又是怎么对她的?”他只问了这么一句,就忍不住的摔门出去了。

莫莫对日番谷冬狮郎这个只是短短在一起生活了十几年的没有血缘的哥哥到底有多好,只有白哉最清楚,在真央的时候就直接找到校长请帮忙关照对方,等他毕业进入护延十三番又接着队长的身份处处关照,等她嫁入朽木家也不忘帮日番谷的忙,若不是莫莫拜托自己帮忙,他以为他能那么快的适应队长的工作,站稳脚跟吗?!日番谷喜欢邹森桃,莫莫就拜托自己去把被调到现世几乎没有可能再回来的邹森桃再调回来,还顺应着邹森桃几乎是无理的要求又送回到五番队……而这次,又因为去救日番谷,去救她那个搭救邹森桃却反而被困住的哥哥日番谷冬狮郎,结果重伤,那是瓦史托德,不是一般的杂碎虚,瓦史托德的虚闪莫莫几乎是正面而且还毫无防备的接下来的!!

若非知道莫莫只是把冬狮郎当做哥哥般看待的话,白哉真的很怀疑莫莫是不是爱着对方。莫莫很重视亲情,白哉知道,嫁给他,只是因为他是丈夫,所以她就乖巧,百依百顺,莫莫在乎的是“丈夫”,而不是“朽木白哉”这个人,这让他挫败又无奈,却又带着淡淡的庆幸,幸好,是他娶到了莫莫。白哉懒得再去想日番谷冬狮郎和那个邹森桃,这次之后,莫莫跟日番谷也该断了,不断他也会逼着莫莫断掉两人那脆弱的联系,日番谷冬狮郎,不值得莫莫为他付出这么多!

莫莫昏睡到第二天下午才幽幽醒过来,迷糊的睁眼,想坐起来,但是身上无处不痛的感觉让她清醒过来,她想起了这次去虚圈的遭遇,又闭上眼睛,唉,日番谷冬狮郎,她认定的哥哥,在他的眼里自己就那么轻微到不值一提吗?估计在他眼里自己连邹森桃的一根头发丝都不如。

门被拉开,莫莫转头,对上一双带着担忧的紫黑色眼眸,漂亮的一如既往的让她看到呆滞。随即的,莫莫笑了,忍不住的撒娇:“白哉,好疼。”

白哉弯腰抱起莫莫:“哪里疼?我让卯之花队长再来帮你看看。”

“不要了。”莫莫勉强的抬起手,把脸埋在他的肩膀上,“白哉,我不想做队长了。”

“怎么了?”白哉安抚的拍拍莫莫的后背。

“好累,不喜欢。”莫莫嘟着嘴撒娇,“我想做米虫,让白哉养我。”

白哉眼底染上笑意,抱着莫莫他觉得很满足:“好,不做就不做,但是程序上会有些麻烦,要慢点来,而且你有好的替代人选吗?”

莫莫抵着颊:“我有想过的,十三番队的副队长志波海燕就很不错,或者我那个三席也不错,可惜就是任性了点,做队长的话手下的人可能会很辛苦。”更木剑八的破坏力她还是心里有数的。

白哉摸摸莫莫的头发:“我知道了,我会和总队长商量的,你身上的伤还很重,睡。”

“白哉要等我睡着了才能走哦。”莫莫躺下来,拽着他的袖子不肯松开。

“嗯。”白哉语气温柔,坐在病床边看着莫莫闭上眼,本来就不大的精致脸蛋在厚厚的被褥和散乱的发丝下更显得小的出奇,粉嫩的唇瓣因为之前失血过多此刻看上去也是苍白的没有血色,一向灵动的大眼掩盖在浓密的羽睫下,看上去带着几分楚楚可怜的娇弱美丽。即使知道莫莫实力不比他差,但是这样子看上去却还是让人忍不住心怜不已,莫莫那似乎稍微触碰就会碎掉的模样是在是让人无法控制的会对她心软啊。白哉在心里叹气,握着莫莫的小手坐在一边,看着莫莫沉沉睡去,屋外的灵压也消失了。白哉只是眼皮微微跳了一跳,没有动。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漫半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综漫半神
上一章下一章

温柔与残忍

53.95%
目录
共22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