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露西亚的恋情加油!

为了露西亚的恋情加油!

()莫莫在队长之间的人缘还是很好的,蓝染那厮不用说的,三天两头的过来看莫莫,还专挑白哉不在的时候过来,市丸银也是,不知道他哪根筋出错了,明明就和莫莫不对头,还喜欢往这边跑,显摆他那涩的不能入口的柿饼,让莫莫恨不得把他扔出四番队去。其他的比如拎着酒瓶来看她却被卯之花队长抓包的京乐啊,还有来看她却旧疾复发的浮竹队长等等,莫莫呆了十天就被实在无法忍受莫莫老是被骚扰的白哉一辆牛车送回家静养了。

白哉帮莫莫请了整整三个月的假。其实莫莫身上的伤不到一个月就已经完全好了,只是身上的伤看上去太狰狞而已。就连一向不太在意美丑的莫莫都觉得自己实在是有点吓人,这种伤疤出现在男人身上那叫沧桑雄性美,可是出现在她身上,就不是那么好看了。背后的那道疤还没有养好又三度撕裂,还被虚闪了下,卯之花烈说了,就算是按照莫莫的身体恢复能力,也会留下褪不掉的疤的。

真难看。莫莫从方镜里看到后背的情况,也觉得有点难过。

白哉进房间的时候就看见上半身全/裸的莫莫背对着他正在抹药,只是抹着抹着似乎就有点难过低头的样子,让他微微敛起眉来。

“莫莫,怎么了,伤口疼?”白哉坐到莫莫身边,看着莫莫在光晕下显得格外白皙晶莹的肌肤,不自觉的眼神微微沉凝,拿过卯之花专门为莫莫制作的伤药,白哉帮莫莫细心的涂上。

“不是。”莫莫闷闷的抬起头看白哉,小脸带着丝苦闷,“白哉,我这个样子是不是很丑?”

白哉看着莫莫转过来的模样,目光落到她毫无遮掩的胸前白嫩嫩的小兔子上,那上面樱红的两点让他有种想要伸手握入手心亲吻的冲动,他不自在的转过眼去:“没有,莫莫你和以前一样漂亮。”嫁给他之后二度发育的更好了,更漂亮了。

“你骗我。”莫莫声音软软嫩嫩的一如既往的,此刻却多出点哭腔,“你都不看我了。”

那是怕忍不住会冲动犯错!!白哉深吸气,莫莫在养伤,不能冲动,不能冲动。在心里重复了好几遍,白哉才勉强把脸转到莫莫身上,低头亲亲莫莫气鼓鼓的微翘的小嘴:“莫莫很漂亮,真的。”

“不信。”莫莫指责的瞪他,气鼓鼓的扭头,却没有注意她现在的样子到底有多诱人。

“唉,我只是不想伤害你。”白哉伸手拉住莫莫,往怀里带,手指在莫莫后背的伤疤上摩挲,“是我的错,没有照顾好你。”

莫莫稍微好点,但还是气着,不肯理他。白哉好笑,紫黑色的眼眸沉暗的透着情/欲:“莫莫不相信?”

“不信。”莫莫用力的加重语气重重点头。

白哉笑了,那种看到笨笨小羊乖乖给大灰狼开门的得逞笑容:“我来证明好不好,莫莫,还是一样漂亮呢。”

莫莫迷糊不解的看他,白哉抱着莫莫放倒在柔软的床褥上,低头深深吻住莫莫的小嘴,在她窒息前才松开,满意的看着莫莫水雾朦胧意识模糊的样子,顺着脖子一路吻下去,唉,不是他不想克制,只是莫莫实在太诱人,光着上身坐在他面前,这不是诱人犯罪是什么?

“白哉……你,你……”莫莫惊喘着手软脚软的去拽他,惊慌的看着白哉埋在她的胸部又捏又亲,为毛白哉突然就变身成饿了三个月的饿狼似的这么猛啊!

白哉稍微松开,一手压在她的头侧,一手拉开莫莫的小手,嘴角还挂着慵倦的笑意:“你不是要证明吗,莫莫,我这个样子……现在你该清楚自己有多漂亮了?”他忍得够久的了,天天毫无防备带着糖果的甜美香气睡在他怀里,他就算忍耐力再高也受不了这样的诱惑。

莫莫只能瞪大双眼,根本来不及说什么又被白哉按下吻住,而白哉的手段更是高杆的让她这个菜鸟中的菜鸟不能抵挡的,十倍度的敏感身体只需要被一揉一捏,莫莫也只能呜咽着投降,软软的失去了力气任由某个表里严重不一的面瘫腹黑冰山摆布。

饱餐一顿的大灰狼愉快的放过被欺负的惨兮兮的小绵羊,抱着莫莫洗漱好休息够,白哉看着莫莫努力的啃糕点,眼底的笑意温柔溺人:“莫莫,等辞掉队长的职务帮我生个孩子。”

“嗯。”莫莫点头,可是突然想到什么又警觉的竖起全身的毛,“你,可是你不能再这样了,太太过分了!!”莫莫气愤的指责,以她的恢复力,现在两条腿还是软的,可想而知白哉到底多么“努力”。

“当然不会。”白哉严肃的点头,当然真话还是假话那就不言而喻了。

莫莫满意点头,接着啃点心:“露西亚在十三番队还好?”

“不错,我有拜托海燕照顾她。”白哉看着莫莫脖子上露出来的吻痕,心情很好,“海燕很热情。”

莫莫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如果剧情没错的话,海燕貌似在正式剧情开始之前就死掉了,可是怎么死的又为什么死的莫莫是一点都记不清楚了,那些剧情片段模糊的很,她实在是想不起来,只能转而问白哉:“最近护延十三番有遇到什么棘手的事情吗?”

白哉点头,皱着眉:“有很多奇怪的大虚,会隐藏灵压,而且实力颇高,一般的死神遇到绝对没有抵挡的能力,也只有席官才能与之抗衡。上面也很头疼。”

“哦……”莫莫点头,有点难过,“这次虚潮十一番队又损失惨重呢,真是倒霉,要不是我被踢到了虚圈……”想到那里莫莫眼神就暗了暗,沉默了一会,才慢慢的问了句,“冬狮郎,还好?”

白哉表情冷了下,淡淡的道:“没有受伤。”

“哦,那就好。”莫莫点点头,转移话题,“我辞职的事情,你和山本老头子怎么说?”

白哉面上不动:“很简单,帮你找个能力合适的继任者,再挑个合适的理由,你是我朽木家的主母,他不可能不放人。”开玩笑,他朽木白哉又不是吃素的,这次莫莫受这么重的伤,家里那些长老可都坐不住了。山本就算死拽着莫莫不肯放也不得不放人了。

“耶,亲爱的你真棒。”莫莫兴高采烈的扑过去蹭蹭,对白哉的办事能力表示很崇拜,星星眼出炉,要是换了她去,绝对会被那只老狐狸忽悠的放弃辞职的。

白哉好笑,低头刮了刮莫莫的小鼻子:“别闹了,给下人看见成什么样子。”

“有什么关系,只要我出门在外能够保持朽木主母的仪态就可以了。”莫莫不满的皱皱鼻翼,笑眯眯的道,那些贵妇人的聚会,低档次的她不参加,高档次的在她那恐怖的灵压早就抖啊抖不敢说什么难听的,什么茶艺诗词的,该学的她一样都没少的学的不错,弹琴刺绣她有弦夜作弊,礼仪什么的她认真做起来比起那些贵妇人可要高贵大方的多了,除了没有什么共同话题外,那些闲的也只能八卦的贵族妇人也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她挑不出来刺,当然,有一部分原因是她那比朽木当家还要恐怖的战斗力的说啊~~

白哉眼底染上笑意,他本来以为莫莫会像绯真那样被贵族妇人的圈子排斥在外,但是莫莫却做得很好,好的就连族里的长老也挑不出毛病,可以说,除了对莫莫身为十一番队队长整天要呆在几百号大男人之间外加结婚这些年一直没有生育有点不满外,其他一切都好。

“不说这个了,我最近好多了,好久都没有出门了,听说志波家的烟火特别漂亮,我要去参加烟火祭。”莫莫赖在白哉怀里撒娇,准确来讲应该是耍赖,她因为养伤的缘故呆在朽木家里足足一个月没有出门了,虽然吃喝不愁的,但是真的很无聊啊~~

“好。”白哉今天心情很好,诸事顺利,莫莫又难得悠闲乖巧的呆在他只要想看就能看到的地方,带她出去玩玩也不错。

“白哉最好了。”莫莫很高兴,在白哉怀里蹭了又蹭,很愉快的送上两个香吻,白哉看着莫莫兴奋的样子,只觉得可爱,也没再说让莫莫庄重点的要求,站在一边的老管家叹着气直抹眼泪,多少年了,多少年没有看到家主这么开心自在的样子了,夫人个性开朗活泼,和性子沉闷不擅言辞的家主配合的正好,就连这死寂的朽木大宅也因为夫人有了生气。

傍晚露西亚从队里回来,莫莫就噔噔噔的带着侍女和裁缝去给露西亚做新衣。

“大嫂,这么兴奋做什么?”露西亚有点呆滞的看着莫莫兴奋的指挥来指挥去的,想不明白。

莫莫比划着让裁缝给露西亚量尺寸:“烟花祭啊,听说是谈恋爱最好的节日呢,露西亚你也不小了,当然要趁早抓住一个青年才俊,身为你的大嫂当然要把你打扮的漂漂亮亮的,让人一看就惊艳到不行才可以!!”莫莫握拳,信誓旦旦的点头。

露西亚无奈又好笑,整张脸羞得通红:“大嫂,我没……没那个想法。”

“那怎么行,现在好男人太少了,当然要精打细算先挑了才行,放心,我看人眼光很准的,一定会帮你找到一个合适的老公的。”莫莫眼珠子转了转,笑眯眯的道,“就像白哉一样好。”要钱有钱,要权有权,当然,相貌也是尸魂界首屈一指的好。

露西亚对着兴致勃勃的莫莫,彻底没辙了,翻个白眼:“随你。”

“嗯,你看我的副队长怎么样,修兵虽然是流魂街出身,但是个性正直,而且对女性很尊重又温柔,很可靠呢,虽然脸破相了,但是还是个不错的帅哥的,你觉得呢?”莫莫支着下巴眨巴眼睛看着露西亚。

露西亚抬着手臂被量尺寸,苦笑:“大嫂,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上次你告诉我你的那个副队长暗恋的是十番队的副队长,你的好朋友松本乱菊小姐。”

莫莫鼓着双颊,郁闷:“暗恋什么的,最不可靠了,而且乱菊又不喜欢他。嗯嗯,那海燕呢,我听说你和他关系最好了,他性格很开朗,而且能力又强,你觉得他怎么样?”

露西亚无力:“大嫂,他上个月刚刚和我们队的三席都小姐订婚。”

莫莫垮下双肩,哀怨的看着露西亚:“难道你真的看上那个红毛狗狗了吗,我一点也不喜欢他那容易炸毛的个性耶。”

露西亚握拳,头顶着青筋,握拳中:“我和恋次只是好朋友。”

“哦——”莫莫拖长了语调,好半晌,才慢慢的道,“算了,你要真是喜欢,那让他入赘好了。”

露西亚已经说不出话来了,打从前年起,莫莫就对她的恋情相当关注,发誓要帮她找到一个满意的对象,护延十三番上至队长下至席管,基本上挨个的被她挑过,最后能剩下来的,寥寥无几。

裁缝量好尺寸,莫莫也基本上把自己认识的优良单身男性挨个的询问过露西亚一遍,最后也只能失望离开,但是又打定主意要给露西亚做件漂亮的浴衣,让她在烟火祭上能够遇到合拍的对象。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漫半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综漫半神
上一章下一章

为了露西亚的恋情加油!

54.39%
目录
共22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