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碎的幸福

破碎的幸福

()时光不经意间流逝,虽然受伤,虽然难过,虽然生气,可是愉悦幸福的生活却充盈着莫莫的整个生活,她有疼爱宠溺她的丈夫,有一个半闺蜜的妹妹,还有一个知心的好友大姐姐,更有一群忠心团结的下属,那些点点的不如意就如同打破平静水面的石子,带起点点的涟漪又悄然无声的淡去,最终消失。

尸魂界的生活一成不变,但是却意外的让莫莫喜欢,安宁而平静,每天早上起床能够有人将她吻醒,每天有人和她一起吃饭,秉持着贵族食不言寝不语的精神却还是抵不过她的胡闹,靠在一起相互喂饭说笑,碰到难事委屈可以抱着那人撒娇抱怨,被他轻描淡写的暗地里帮忙处理掉,看到他会高兴,再生气也不会对他发火,喜欢他身上的淡淡熏香,喜欢那可以用手指数的过来的稀少笑容,喜欢他的体温,喜欢他的一切。莫莫不知道对白哉这种感情算不算是爱情,但是她知道,自己很依赖白哉,只希望能够和他在一起,永远的在一起,天长地久。

奈何,造化弄人,她心底那丝浅浅的空洞和不安,一刻不停的提醒她,这种幸福是偷来的,是要还回去的,是虚幻而缥缈的,就像流沙一般,越是去抓就越是流逝的飞快,她唯一能做的,也只能努力的守护现在这仅存的点点快乐。如果真的分离,那她希望可以记下这些美好的岁月,让她能够在以后的日子里慢慢品味。

可惜,一切皆是镜花水月,当命运到来之际,一切便将破碎消散,化作虚无。

烟火祭很是盛大,或许是这次的虚潮给瀞灵庭带来的损失的确是超于预计的大,因此瀞灵庭气氛一直沉闷,直到这次的烟火祭,由总队长亲自发话要求大办,各大贵族纷纷提供物资,这么一来,这次的烟火祭格外的盛大也就不足为奇了。

白哉少见的脱掉了一身死霸装和队长羽织,换上了和莫莫同花样款式的浴衣和服,没有带银白风花纱的白哉在今天看起来少了分高高在上的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傲之气,倒是多了些贵族优雅气质,只要看看即使是跟在一边的莫莫还敢往这边抛媚眼的那些女孩子,也就知道白哉到底有多么受欢迎了。

莫莫和白哉手拉手,身边还跟着个露西亚,两个女孩子说说笑笑,倒是愉快的很,露西亚难得没有在白哉面前缩的和小白兔一样,当然,也不缺莫莫严令禁止白哉对着露西亚皱眉放冷气的缘故。

“哟,白哉,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呢,啧啧,没想到还是过来了啊。”海燕笑嘻嘻的搭上白哉的肩膀,转头看莫莫和露西亚,“哟,莫莫小队长,露西亚,也来参加烟火祭啊。”

“嗯。”莫莫对着海燕笑笑,瞄着他的那张脸,把他的那头黑发换成萱草色,看来草莓童鞋的长相还是很不错的。

“副队长。”露西亚两眼放光的看着海燕,兴奋之情可见一斑,莫莫黯然,难怪之后的那件事情对她的打击那么大,白哉又不擅言辞安慰露西亚,也难怪……

“说了叫我海燕就好了。”海燕按了按露西亚的脑袋,笑着道,“队长他们在南边,要过去吗?”

白哉略略点头,四个人就顺着拥挤的人流朝着南边走过去。

浮竹和京乐正坐在河岸边喝酒,卯之花也坐在一边和他们说笑,一边坐着两个队的副队长,再加上海燕,倒也齐了,看到白哉和莫莫过来,自然又招呼着问候了两句,便坐在一起谈笑了。

不多时,又过来了几个人,蓝染惣右介,市丸银,还有日番谷冬狮郎,当然,有蓝染的地方绝对是少不了邹森桃的,莫莫看到她就不由得皱眉,别过脸去,虽然很没有礼貌,但是莫莫是一丁点都不想理她。正好莫莫的副队长桧佐木修兵和乱菊也过来了,莫莫笑着打招呼,顺带的把冬狮郎他们给忽略过去了。

“队长身体好些了吗?队里都很担心您呢。”修兵很担忧的问莫莫,最近队里不是很平静,要不是三席在那里压着,估计早就闹腾开了,不管怎么样,队长还是早日归队的好。

“嗯,差不多了,过了烟火祭我就回去上班。”莫莫笑眯眯的点点头,支着下颚,“修兵,难得聚会一次,不要这么严肃吗,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个是我妹妹,朽木露西亚,怎么样,很可爱。”

“大嫂!!”露西亚满脸通红的瞪着莫莫,气急败坏的喊了一声,然后就小白兔样的缩到一边去了。

莫莫做无辜状眨巴眼睛:“只是介绍一下吗,这个是我的副队长,很厉害的,我的队务基本上都是他帮忙处理的哦,是个很可靠的男人。”喂,当着你老公的面夸奖别的男人,会让人吃醋的哟~~

白哉对着修兵略略点了下头,面无表情的把莫莫拽过来,往她手里塞了一袋金平糖,莫莫立马就两眼放光的去吃糖了,之前的事情全都抛到脑后,完全不予理会了。白哉看到莫莫安分了,这才慢慢道:“十一番队的事情拜托你了。”

“这是应该的,朽木队长客气了。”修兵笑笑挠挠头,青涩的大男孩一枚。

莫莫在一边啃糖果,却没有注意到站在一边的冬狮郎黯淡的表情,还是浮竹看不过去,打个圆场:“难得这么多队长聚在这里,莫莫身体又复原的很好,这可是一区最有名的那家酒馆的清酒呢,来尝尝。”

没什么推诿的,就坐在一起喝酒了。莫莫对清酒不感兴趣,尝了两口就抱着那袋金平糖开心的吃个不停,白哉转头吩咐了一句,不多时就有下属拎来大盒的甜味糕点摆了满满一席。

京乐看莫莫吃的开心,也忍不住的感叹:“哇咧,朽木夫妻真是恩爱啊,看的让人眼红呢,真看不出来白哉你这么疼老婆啊。”

白哉面无表情的喝着清酒,完全不理会这打趣,莫莫却笑眯眯的擦擦手,讽刺回去:“唉,京乐大叔,我知道你一个人孤枕了好几百年了,可惜就是找不到老婆,下个光棍节,我一定记得给你送份礼物。”

京乐抽了抽嘴角:“那个,还是不用了。”

莫莫看了坐在他身边的七绪一眼:“哎呀,大叔该不会是挑花眼了,明明美人就坐在身边的捏~~”莫莫声音软软的嫩嫩的,还带着点勾人的尾音,明明就是一张清纯的小脸却硬是能笑出妖娆的味道,当然,前提是她的眼神不要带着那么浓重的恶作剧色彩的话。

京乐冷汗,他是不敢招惹莫莫了,无奈的举手投降:“好了好了,是我错了,莫莫大小姐,我是怕了你了。”

“哼哼。”莫莫皱起小鼻翼做个可爱的鬼脸,模样可爱又俏皮,丝毫不会让人觉得讨厌,她转过头问浮竹,“上次浮竹队长旧疾复发,现在可好了?”

“嗯,已经全好了。”浮竹精神很好,脾气又温和,对莫莫一向很照顾,“倒是你,听总队长说你想要辞掉队长的职务?”

此言一出,周围顿时就安静下来了。

莫莫点头,倒也没有遮掩:“我做队长做的实在太累,一点兴趣也没有了,而且大家也都知道的,我身体隐疾摆在那里,做十一番队队长实在有点勉强,我还不想那么早死掉,所以打算辞职了。”

“队长!!”修兵倒是慌神了,“您要是走了,那十一番队怎么办?”

“我看海燕就很不错,他实力够,能力也很好,怎么样,要做十一番队队长吗?”莫莫眨巴眨巴眼睛,看向海燕。

海燕自然是拒绝:“才不要,做副队长就够麻烦的了,我才不想做队长呢。”

莫莫摊了摊手:“那就是我队的三席了,只是修兵,可能之后要多麻烦你担待些了。”

“队长……”修兵看着莫莫,想说挽留的话又说不出来,莫莫身体的毛病在队长副队长之间并不是什么秘密,凭心而论,辞职对莫莫而言才是最好的选择。

“莫莫以后不打算做死神了?”乱菊忍不住问。

莫莫想了下,歪着头考虑下:“这个吗,山本老头可能不会放人,死神应该是做的,随便挑个席位呆着,还能偷懒。”在座的自然都是心知肚明的,按照白哉对莫莫的在乎程度,莫莫几乎是毫无疑问的会去六番队,只有呆在他眼皮底下,他才会安心。“好了,不说这个啦,等我辞掉队长职务还要段不短的时间呢,说点别的。”莫莫看气氛沉闷,小白的眼神又实在是太过哀怨的让她全身上下都难受,也只能尽量的忽视掉对方。

京乐端着酒碗大笑着转移了话题,喝着酒,挑着莫莫养伤时候发生的趣事说了起来,莫莫倒也听得津津有味,时间恍然间就过去了,到了晚上烟火盛典的时间了。

海燕大声夸耀自家妹妹的厉害,烟火如何如何的好看什么的,白哉拉着莫莫挑个好位置,两个人依偎着坐在那里说了几句话,等着烟火盛典的开始,其他人自然也是有眼色的,眼看那对小夫妻自成一圈的坐在一起,也各自挑个合适的环境坐下来,说笑聊天,冬狮郎情绪依旧黯淡,他看的出来,莫莫是彻底的对他失望了,今晚正眼也不肯看他一眼,连话都懒得和他多说一句。

邹森桃看着小白黯淡沮丧的模样,小声的唤了一声:“……小白。”

冬狮郎转头看她,勉强的勾了笑容:“快要开始了,还是找个地方坐下来。”

“好。”邹森桃看着坐在一边的蓝染,红着脸挑个离他不远不近的位置。

冬狮郎表情更加黯淡,却没说什么,在她旁边坐下来,只是忍不住的往莫莫那边看,莫莫和白哉在说笑,整个人被白哉圈在怀里,两个人看上去亲昵又快乐,原本,原本莫莫对他也是很好的,只是他对不起莫莫。

随着一声尖锐的响声,一朵艳丽绚烂的菊花在天空盛开,光芒璀璨,转瞬间,整个天空便被各式各样的烟火所淹没,使得黑暗的地面也被烟花的光芒映照的明亮无比。

莫莫看的目不转睛,那些烟火太漂亮,漂亮的让她舍不得移开眼睛,白哉纵容又宠溺的看着莫莫,在他的眼里,莫莫比起这漫天的烟火还要漂亮百倍。

“莫莫。”白哉附在莫莫耳边低低的唤了一声。

“嗯?”莫莫眼珠子不转的回了一声。

白哉伸手握住莫莫的小手,十指交握,莫莫纤细的身子嵌在他怀里是如此的契合,白哉觉得一生中再也没有什么时候比现在更快乐了,他低头轻轻触碰莫莫的面颊:“莫莫,我很开心。”

莫莫转头看他,白哉的表情在黑夜里略显模糊,但是那双她觉得是尸魂界最美丽的紫黑色眼眸却闪闪发亮,带着她读不懂的情感直直的看着她,那种酸涩的让她心痛的情感让莫莫微微弯起眼眸,声音也轻轻的:“嗯。”

“我很高兴,能娶到你。我很高兴,有你陪着我一起看日出日落。”白哉声音平静,淡淡的,却让莫莫的心脏开始剧烈的跳动,某些似乎被压抑封印的感觉在往外冒,最终,她恍惚间听到了什么破碎掉的声音,然后,陌生的澎湃的情感将她整个的淹没,喜悦幸福,悲伤绝望,完全相反的两种情感,让她的意识近乎破碎。她只能傻傻的仰头看着白哉的双眼,没有声音。

白哉低头,与莫莫对抵着额头:“莫莫,现在,你有没有……一点的爱我?”他的声音低沉,带着点祈求和期盼。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莫莫的内心似乎有个声音在咆哮,她没有资格,她不能,她不能触碰,会死的,会害死他的!!莫莫勾起嘴角,面容带着甜蜜幸福的笑容,声音仿佛不是从自己嘴里吐出来的一样,她听见自己这么说:“傻瓜,如果不爱你,我怎么会嫁给你。”她不能……这样子,会害死他的,她不能。

白哉笑了,莫莫从来没有看到过他那么开心的笑容,一时间看的呆住。白哉低头轻轻的吻上莫莫的唇瓣,舌尖轻微的舔舐莫莫的唇瓣,小心翼翼的又带着狂喜的味道,莫莫仿佛被分割为两半,一半沉浸在喜悦之中,而另一半则是沉浮在绝望之间。

一切……都完了,内心的那个声音轻轻的这么说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漫半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综漫半神
上一章下一章

破碎的幸福

54.82%
目录
共22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