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圈遇险

虚圈遇险

()那晚的烟花盛典很美,虽然最后冒出来有着奇怪灵压的大虚捣乱,但是还算勉强完美的结束了,当莫莫和白哉解决掉麻烦,携手走回家的时候,那个声音似乎完全沉寂下去,再无声息。

次日,莫莫归队,安抚了因为她养伤期间有些动荡不安的下属,便把事先准备好的辞呈递了上去。

山本总队长看着满脸认真的莫莫,叹了口气:“丫头,你确定要辞去十一番队队长的职务吗?”

“是。”莫莫挺直腰杆,认真的看着山本总队长,“我请辞队长的职务。”

山本放下手里的报告,沉吟了一会,最终点下了头:“我会呈报给中央四十六室,由他们下决定。”

莫莫暗自好笑,中央四十六室九成都是贵族,而身为尸魂界贵族之首的朽木家,就算再不怎么样也都会卖白哉一个面子的,莫莫辞职的理由很正当,四十六室那边早就被白哉通过气了,莫莫这个辞呈是绝对能批下来的。

结果却是有点出人意料的,莫莫看着结果有点呆滞,忍不住拧起眉毛:“这是怎么回事?”

白哉脸色也有点凝重:“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去虚圈……你要小心。”

莫莫点头,掩下心底的那丝不安,回以灿烂笑容:“这个任务做完了就能够辞职了,白哉,等我的好消息。”

莫莫带着十一番队整队一起出发,在穿界门之前,莫莫碰到了得到消息前来送行的乱菊和露西亚。

“大嫂,听说虚圈很危险,可要多保重。”露西亚对莫莫碰到这样的事情还是很担心的。

莫莫伸手揉了揉她的头:“不用担心了,你大嫂我可是很厉害的,要相信我啊。”

乱菊倒也没说什么,只是叹气:“莫莫,拜托你件事情,等你回来之后去看看我们队长好,几天不见,他都瘦了一圈了。”

莫莫皱眉,脸上的笑容有点弱:“他,是上次的伤还没好?”

乱菊摇头:“只是拼了命的工作,也不肯吃饭。看到你们上次的样子,莫莫,我知道队长他对邹森桃太过在意了,你能不能,稍微的安慰他一下就好。”

莫莫还是心软了,犹豫着点头:“好,等我从虚圈回来,就和他好好谈谈。”毕竟“哥哥”“哥哥”的叫着,真的断了,莫莫也有点难过的。摇摇头,把那些不愉快扔到一边去,莫莫摆摆手,“我走了。”

“再见。”“早点回来。”露西亚和乱菊也笑着和莫莫道别,并不担心,因为,这真的只是一次简单的护卫活动,如果,没有意外的话。

虚潮来犯的太频繁,尸魂界每每都要因为这个损失大批的死神,于是,在技术开发局研究出来那个大型的封印之后,中央四十六室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决定把这个封印用来处理虚潮,而封印虚潮中心点,则需要在虚圈进行,虚圈到处都是大虚,危险程度可想而知,单凭技术开发局的那些人完全是不可能到达地点安全进行封印的,而护卫的最好人选,自然就是护延十三番战斗力最强的死神精英番队十一番队,这次的全队任务,很重要,也是莫莫最后一次身为十一番队队长的任务。

进了虚圈,莫莫就忍不住的想到蓝染那厮,也不知道他现在有没有建出来虚夜宫,摇摇头,莫莫背着双手看着修兵安排队形,而技术开发局和鬼道众被护卫在最中间,正在寻找那个会移动的虚潮中心点。

等了半个多小时,也杀了不少被灵压吸引过来的虚,技术开发局的死神终于找到了地点,莫莫也不多耽搁,命令下属列好队形,就飞快的朝着目的地进发。

虽然一路上遇到不少虚,但都是杂碎,倒也不难杀,这些虚对于十一番队的死神而言只是开胃菜而已,看着下属都热血沸腾恨不得再来两个厉害对手的样子,莫莫有点好笑,摇摇头,任由他们厮杀,只有在太过分的情况下,才出口提醒两句,大部队顺着直线穿过虚圈的沙漠,很顺利,顺利的差点让莫莫忘记自己和蓝染一落到这里就倒霉的碰到亚丘卡斯最后离开又被瓦史托德重伤的情景。

直到被包围。莫莫止步,看着前方升腾起来的各色却无一例外恐怖的超越瓦史托德的灵压,莫莫脸色终于变了。

“停下。”莫莫挥手让手下们停下来,她抬头看向远处,在朦胧的惨白月光下,一道身影慢慢的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之中,那是虚,而且是人形的虚,面容苍白而精致,乌黑的眼眸直直的看着莫莫,额头上有一圈头盔般的白色骨头,穿着黑色的骑士装,眉心一个空洞,看的见前后的手指粗空洞,他没有开口,就那样看着莫莫。

莫莫心里那叫一个震撼,如果不是她有感觉到微弱的异样波动还在露西亚的身体里的话,恐怕就会认为那个崩玉已经被蓝染拿去做破面实验了呢,眼前这个家伙,真真正正是个破面,或者,类破面。

“这是,瓦史托德?”修兵很震惊,那身恐怖的灵压,让他脸色不是那么好看。

“恐怕比那个还要厉害。”莫莫抽了抽嘴角,暗地里把98骂个半死,你丫的怎么从来就没说过在蓝染到虚圈用崩玉做实验之前虚圈居然还有这么厉害的角色啊!!这是瓦史托德,瓦史托德要都是这个样子的,那尸魂界早该完蛋了!

“前虚皇座下,第一骑士,神谴,阿拉维亚力雷斯。”

男子声音低低的,但是却让莫莫听得清清楚楚,与此同时,在他身后,慢慢的走出了六道身影,无一例外的,都拥有着类人形的外表和恐怖到极点的高灵压,在他们之后,大量的大虚从四面八方涌出来,伴随着的是无数的杂碎虚,将整片沙漠完全包围,正中央,正是死神队列。

莫莫沉默的和那个名叫亚力雷斯的男性虚面对面的看着,她知道,自己今天多半要交代在这里了。

莫莫缓慢的拔出斩魂刀弦夜,光滑的刀身折射出她的面容,带着苦涩的笑意,“白哉”的名字在嘴边滚了两圈,还是没有吐出来,她面无表情的看着对面那个自称是虚皇座下什么第一骑士的家伙,冷淡开口:“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做?”

亚力雷斯反手一握,一把灵子凝固起来的暗红色光枪出现在他的手心,他轻轻的笑着:“你应该很清楚才对,杀了虚皇和灵王的女人。”

杀了虚皇和灵王的女人!!

莫莫此刻的脑袋似乎突然炸开一般,她僵硬的站在那里,杀了传说中的虚皇和灵王,她?

毫不意外的,亚力雷斯这句话在死神里引起强烈的反应,莫莫面无表情的看着对方,淡淡的道:“不可能。”她实力怎么可能杀得了灵王那样传说中的人物。

“为什么不可能?你还站在这里,而虚皇和灵王已经消失了,这就是最好的证据,杀了虚皇和灵王的人,会继承他们的力量,女人,你不承认吗?”亚力雷斯勾出一个邪肆的笑容,乌黑的眼眸飞快的闪过一丝看不清楚的情绪,“我们可是感应的很清楚,你身上属于最高位的虚的阶位压迫力。”

莫莫看着他,几乎是一字一顿的拒绝承认:“不,是,我。”

亚力雷斯笑着,手中的骑士长枪指向莫莫:“承认与否并不重要,只要杀了你,我便是下一任虚皇。”

所以,是来夺取她的力量的吗?莫莫微微眯起双眼,握紧弦夜看着对方,近乎悲哀的想到自己的这些属下,那男人身后的那几个人实力也只是比他略微差了一点而已,而她的下属中,也只有更木剑八能力堪比队长,但是现在还没有完全成长起来的他,对付一个就已是很困难的事情了,能不能活下去都是问题,至于其他人……莫莫暗暗咬着下唇,都会死在这里。

“哈哈哈,你很强,我们来打一场。”更木几乎没有停顿的就瞬间冲了出去,莫莫一怔神,就看到更木被另一个绿色头发的男子挡住了,两个人交战在一起,莫莫看了一眼,知道已经无法阻拦,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队长……”修兵为难的看着莫莫,心里又震惊又不敢相信,但是在眼下的时刻,他还是忍不住的询问莫莫,希望她能够像往常一样迅速给出主意。

莫莫直直的看着对面的男子:“你,要杀的是我,放他们离开。”只希望能有人去帮她报个信,白哉……对不起。

“你认为我可能放过死神吗?”亚力雷斯高高举起手中的长枪,“杀光他们!”

伴随着难听的虚的嚎叫,大虚的虚闪瞬间淹没这片沙漠,那些虚朝着这片地域扑过来,疯狂的进行攻击。莫莫迅速卍解,将灵压在瞬间展开到极致,无数的丝弦升腾而起,试图挽救自己的下属,将他们完全包裹在卍解的斩魂刀之下。

“你的对手是我!”亚力雷斯脸上露出一个残忍又兴奋的笑容,他挥舞着长枪朝着莫莫刺过来,莫莫只能去挡,这虚的实力极强,比起全盛时期的莫莫还要强上一下,莫莫不得不收回自己大部分斩魂刀的力量,专心的和对手战斗。

“哈哈,真是想不到,当时举手投足间就能将我打飞的女人现在却弱成这样,真是可怜啊。”亚力雷斯嘲讽的看着莫莫,手上力道一次比一次的重。

莫莫板着脸,没有回答,对方的力气极强,莫莫也只能勉强的挡下他的攻击,虎口被震裂,双臂也麻的不像话,莫莫喘着气,退后两步,面无表情的看着对方:“你认错人了。”但是,为什么她总感觉似乎有什么不太对劲的地方?

亚力雷斯更怒:“女人,你连承认的勇气都没有了吗?当年你的气势都到哪里去了!你这个样子真是让人失望,太弱了,太弱了!!”连续两个太弱了,亚力雷斯几乎是没有停顿的,眉心的空洞就凝聚了一黑色光球,莫莫表情一僵,迅速瞬步退后,但还是被瞬间到达的虚闪击中,莫莫只来得及举起斩魂刀来保护自己,虚闪威力绝强,莫莫只挡下三分之一的灵子冲击,就被虚闪正面轰飞出去,巨大的冲击力带着她飞出去千米远,重重的落到地上,而后撞到了什么坚硬的东西,后背脊梁传来清脆的一声骨裂声响,胸口一闷,背脊贯穿首足撕心裂肺的疼痛让她眼前一阵一阵的发黑,血止不住的吐出来,莫莫脸色刷的就苍白下来了,她的脊椎骨……断了。

亚力雷斯随后出现在莫莫面前,长枪抵着莫莫的心口:“女人,太弱了,把你真正的实力拿出来!”

莫莫只是趴在地上吐血,抽搐着,只能勉强的握着弦夜,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全身的力气被断掉脊椎的疼痛掠夺走,她连呻吟呼痛都办不到。

“喂!”亚力雷斯看着莫莫的样子,拿枪挑着莫莫的死霸装将她挑起来,“别装死啊,给我起来。”

莫莫没有动,睁开眼睛,扫了周围一圈,表情麻木,好,现场完全失控了,就是虚对死神的单方面屠杀,肯定是全灭的局面了。她对于死亡倒没有太大的畏惧感,只是觉得对不起白哉,没有来得及和他告别。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漫半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综漫半神
上一章下一章

虚圈遇险

55.26%
目录
共22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