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孩子

为了孩子

()【主人。】

弦夜?莫莫愣了下,本能的答应了一声。【嗯。】

【主人要活下去,你肚子里的孩子还需要您的保护。】

【……孩子?!】这句话如同晴天霹雳瞬间在莫莫的脑袋里爆炸了,她怎么会有孩子?!她的孩子!!!

【主人,请努力活下去,就是为了您的孩子也要努力啊。】

【我的,孩子。】莫莫断掉的背脊很疼,疼的几乎麻木,但是她依旧抬起头来,黑色的眼眸因为聚集的灵压而闪出点点的银色光芒。莫莫喘息着,手按到了那柄光枪上,声音断断续续却坚定无比:“为了,我的孩子。”莫莫周身的灵压在瞬间爆炸开来,她硬是徒手捏断了那把灵子光枪,剧烈的爆炸带起浓烟尘土,遮掩了莫莫的身影。

亚力雷斯后退到安全地域,嘲讽的笑:“哟,终于舍得拿出你的实力了?女人。”

尘烟散去,莫莫手中握着弦夜,费力的站起来,脸上没有血色,但是她的腰杆却挺得很直,莫莫悲伤的看了手里的斩魂刀一眼,喃喃的道:“再见,对不起,弦夜。”

下一秒,暴烈恐怖而磅礴的灵压瞬间笼罩了整片区域,几个呼吸之间,那灵压已经提升到了一种让所有人都为之恐惧颤抖的地步,还没有等他们反应过来,灵压在转瞬间又消失的无影无踪,而莫莫身处的地方,则出现一个全身散发着柔和的白色光芒的背生六翼的有着一头银的近乎透明及腰长发的女子,三对金属羽毛的羽翼轻缓的扇动着,那女子的面容完全的掩盖在银色面具之下,全身都包裹在雕刻着精致花纹的华美铠甲之中,唯一露在外的那双眼眸是浅的如同月光般的银色,看不出任何情绪,却又带着无尽的威压和杀戮气息,单单是飘在那里,就给人无尽的恐惧和压迫感。

而亚力雷斯,则是露出狂热的表情,喃喃自语着:“对,就是这个样子,就是这样的……”余下的声音渐渐的被淹没在风沙之中。

那女子抬手,行云流水般的在面前一抹,刹那间暴涌而起了狂风,天空破碎,飞在空中的虚和远高出死神的基里安被瞬间湮灭,整个空间凝固般的死寂,所有人只能呆滞的看着那个女子的动作,下一刻,她再次抬手,慢慢的砍下,沙漠顺着她划过的痕迹分为两块,深深不见底的沟渠将死神和虚分成两块,女子淡漠的扇动着羽翼,声音自面具下轻轻的传出来:“滚。”

一个单音,却带着无上的意志和威严,没有理智的虚几乎是风一般的退开,消失,而那七个超越亚丘卡斯的虚则是站在一起,看着那个被银色铠甲覆盖的少女,恭敬的弯腰,行礼,转身消失在沙漠之中。

女子慢慢的扇动着羽翼,落到地上,手指在半空中虚点了一下,黑色的腔口打开,女子转头,面具如同流水般的滑落消失,露出一张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面容,失去了一贯的甜美笑容,此刻的莫莫,看上去格外的陌生。

莫莫转头看了一眼剩下的还活着的死神,长长的羽睫轻轻颤动,淡银色的眼眸看不出丝毫情绪,声音也是淡淡的:“回去。”她先一步,踏入了黑腔,剩下的死神,你看我我看你,也只能扶起还活着的队友,沉默的跟在莫莫身后踏进那个黑色的椭圆形黑洞。

莫莫把开口开在了双殛之丘上,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够在这里呆上多久,但是最后一刻,她想看看白哉。莫莫低头,几不可觉的摸了摸自己的小腹,面上带着点点的苦涩,孩子……她也只能抓住最后的那点点的灵子,被她无意识的谋杀掉的孩子,对不起。

可以想象莫莫的突兀出现带来多大的震撼,瀞灵庭整个的戒备起来,队长们纷纷赶往这里,在看到那个站在双殛之丘银发飘扬的少女的时候,都不由的愣住,而随后出现的重伤患们则是唤回了他们的注意力,四番队忙碌起来,急救的急救,询问情况的询问情况,而由始至终的,那个周身包裹在浅银色铠甲下背后有着六只闪烁着迷离彩光的金属羽翼的少女,只是沉默的站在双殛之丘的边缘,看向远处,没有声音。

“莫莫?”是询问,也是肯定的呼唤。

莫莫转头,对上熟悉的紫黑色眼眸,恍恍惚惚的看着他,那些纷杂错乱的记忆让她费了不少力气才理清。

“白哉。”莫莫伸手碰了下,确定不是假的,就垂下头,伸手抱住,闭上眼睛,只觉得心脏像是被抓住了一般抽搐着疼痛,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掉,“白哉。”

“莫莫。”白哉看着莫莫身上的铠甲和羽翼,全身僵硬,是那个她,他不会认错,是她,但是这个样子的莫莫是不是意味着她又要离开了?!想到这个,他就忍不住用力,生怕怀中的人突然消失。

“对不起,白哉。”莫莫低低的说了这么一句,淡银色的眼眸泪水顺着面颊滚落下来,“对不起。”

“不会有事的,你怎么回事?”白哉忍不住问。

莫莫擦掉眼泪,扬起头看他,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没事,只是用了刀禅。”但是,当力量提升到这个世界的极限时,她就会醒过来,恢复到身为“武器”的她,被禁锢着的没有自由没有未来也没有幸福可言的她。

主神,快要找过来了。那么,她也没有时间了。对不起,白哉。

“朽木莫莫,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山本总队长看到去了一整个番队却回来不到十分之一的队员,差点没气死,要知道,这可是精英啊,十一番队的战斗精英!!

“遇到了厉害对手。”莫莫转过身来,淡淡解释,“总共七个比瓦史托德还要更进一步的类人形大虚,亚丘卡斯上两位数,基里安上三位数,那些杂碎虚数不清楚。”莫莫说完,白哉按在莫莫肩膀的手猛然一紧,表情顿时就难看到了极点。

莫莫接着说:“领头人自称前虚皇座下第一骑士,神谴,名字忘了。”

山本总队长脸色也变了,他握着拐杖:“你们是怎么回来的?”

莫莫直视总队长,表情很平静,声音很轻也很冷静:“我舍弃了我的斩魂刀,将全部的力量集中在身体上,所以,赢了,我想我以后连死神也当不了了,因为这种刀禅法让我失去了全部的,灵压。”当然,只要她肯,瞬间灭掉整个尸魂界也只是分秒秒的事情。

卯之花脸色也很难看,连忙上前来帮莫莫检测,奈何莫莫现在的状态实在是超出她的能力范围,没有感应到灵压,也无从检查。

白哉看着莫莫,手都在颤抖,他自然明白对于一个死神而言,失去了灵压是件多么残忍的事情,莫莫未来在瀞灵庭的生活会有多么艰难,或许,她也会像绯真一样,因为瀞灵庭过高的灵子密度而早逝,白哉没办法思考下去,他只是看着莫莫,面上没有丝毫情绪。

莫莫看着白哉,轻轻的笑了笑:“对不起,我没有打算那么做的,可是,我有孩子了,我不能让他陪着我一起去死。”

什么叫晴天霹雳,那指的大概就是白哉现在的心情,莫莫没有接着和他说话,只是转头对卯之花烈说:“那个,麻烦您了,虽然我现在状态很好,可是脊椎骨还是断掉的,而且肋骨也穿在肺里了,需要治疗。”莫莫周身的银色铠甲如流水般的滑落消逝,莫莫再也站不住了,面容苍白的对着白哉笑了笑,转瞬晕了过去。

莫莫醒过来的时候正是傍晚,窗外夕阳似血,妖娆而冰冷,莫莫摸摸肚子,没有说话。身上的伤已经好了,除了还有点隐隐作痛外,没有什么太大的妨碍了,卯之花姐姐的治疗能力一如既往的高明。

门外有了声响,莫莫抬头看过去,自然而然的露出笑容:“白哉。”

白哉重新关上门,担忧的看着莫莫:“你身上的伤没好,现在和以前不一样,还是小心点好。”

“没事。”莫莫伸手拉他,附在他耳边悄悄的道,“我是骗总队长的啦,不用担心。”

白哉抓着莫莫的手:“你说什么?”不可能,明明检查的结果就是失去了灵压成为普通的整了啊,为什么莫莫会这样说。

莫莫抱歉的看向白哉:“对不起,我不知道我怀孕了,也是在战斗的时候我的斩魂刀提醒我的,我没办法,只能用了一个比较危险的法子,但是没有想到对肚子里的宝宝伤害那么大,等我反应过来,也只能将身上的灵压全都缠绕到肚子里的孩子身上。”

白哉冷着脸看着莫莫,不说话。

莫莫只好乖乖的坦白一部分:“我的确是用了刀禅,但是我和别人不太一样,我损耗掉的只是一半的灵压,其实只要之后静养还是可以慢慢追上来的,但是我实在是不想去打打杀杀啦,所以干脆把剩下的灵力都给肚子里的孩子了,所以看上去我就是普通的整啦。”

白哉还是冷着脸,没说话。

莫莫心虚了,左瞄瞄右看看,小心翼翼的拉拉白哉的手:“抱歉,我错了吗,可是当时我要不那么说,是脱不了身的。”开玩笑,就算是炮灰,一下子死掉那么多,总队长也会心疼死的好。

白哉深呼吸,低头看着莫莫:“对我不能说谎。”

“嗯嗯。”莫莫点头,笑容明媚灿烂,她抬起手,两个银色的小小的铃铛在她的小手里,看样子,握了很久了,“白哉,给你的。”

“这是什么?”白哉皱眉,还是捏过那两个小小的铃铛,看着很眼熟,好像在哪里看到过。

莫莫笑笑:“这是我刀禅时候的产物,留着很有用的,我只来得及弄出来两个,一个你挂在斩魂刀上,另一个等孩子出来了给他,放在我这里害怕弄丢掉,还是你拿着,这玩意灵压什么的都没有,会被我甩没的。”

“做什么用的?”白哉看着那银色的铃铛,皱眉询问。

“呵呵,治愈。”莫莫眼神飘来飘去,眼看白哉有疑问,“你知道我的斩魂刀有时间的能力,当刀禅的时候更是提高到巅峰,如果你受伤严重的话,它会帮你逆转时间,治好你的伤的。”

“那你呢?”白哉忍不住问。

“这是我的斩魂刀,对我没有用。”莫莫全然不在意的摆摆手,有点困倦的闭上眼,“白哉好累哦,我想睡了。”

“睡。”白哉伸手帮莫莫盖好被子,看着莫莫苍白的面容,只是沉默的看着,皱着眉,有点担心,虽然莫莫解释的很清楚,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觉得有些不安,似乎,莫莫在隐瞒些什么。莫莫性格倔强,如果她不肯说,自己无论如何也是逼不出来的,还不如顺其自然,让她露出马脚,自己再问,白哉握着手里的两个小小的铃铛,沉思着。

在莫莫睡着之后,白哉悄悄离开,但是他没有看见,在他离开之后莫莫睁开的双眼,空洞无神的看着天花板,默默的流泪,对不起,白哉,这是我最后能为你做的一件事情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漫半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综漫半神
上一章下一章

为了孩子

55.7%
目录
共22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