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染到来

蓝染到来

()第三天,当莫莫在和卯之花姐姐探讨育儿经验的时候,病房大门被重重拉开,领头的是二番队队长邢军首领碎蜂。

“碎蜂队长,这是怎么了?”卯之花脸色的表情有点凝重,但还是温柔的笑着问她。

“经中央四十六室调查,朽木莫莫与大虚勾结,谋害下属,现逮捕归案。”碎蜂眼底也有丝抱歉,“带朽木队长走。”

卯之花脸色变了:“碎蜂队长,她还在养伤。”

碎蜂面无表情:“这也是上面的命令,我也是按章程办事。”停了下,她接着道,“护延十三番队长都在总队长那里。”

卯之花点头:“麻烦碎蜂队长了,莫莫体虚,还怀有身孕,请下手轻点,她现在是普通的整。”

碎蜂点头,打个手势,两个人转头看向莫莫,她面容平静的出奇,似乎早就预料到会有这么一天了,平静的穿上外套,莫莫淡淡笑了笑:“走。”

莫莫被关到了忏罪宫,没有经过审讯,直接就关到了那里。靠在冰冷的墙壁上,莫莫闭着眼感受瀞灵庭的灵压波动,嗯嗯,这个感觉,是零番队吗,上面终于有人下来了啊,比起虚皇的骑士团,反应慢的可不是一星半点,难怪尸魂界腐朽没落成这样子。

白哉来了一趟,脸色很是衰败难看,莫莫看着觉得心疼,却也没有办法,她注定要离开,要辜负他,如果死亡能够让她留下来的话,那她也就不至于这么难过了,于是,莫莫只能沉默。

审判很快就下来了,也不出莫莫意料的是死刑,还是最高级的死法,双殛。

最后白哉来看莫莫的时候,紫黑色的眼眸里满是血丝,绝望而悲哀的看着莫莫,想要深深的把莫莫镌刻到灵魂深处一般。

“白哉,不要这样,我看着很难过。”莫莫握住他的手,冰凉带着轻轻的颤抖。

“莫莫,对不起。”白哉深深的看着莫莫,他不明白,为什么一夜之间,突然就变天了,就连祖父也隐晦的劝他放弃,上面是打定主意要杀掉莫莫,这次,即使是护延十三番全体队长的上诉也不起丝毫作用。

“是我对不起你。”莫莫弯起眼眸微笑,看着他,认真的看着,她的记忆到时候不知道能不能保留下来,但是这一刻,她希望自己记住这个深爱她的男人,对她好给她幸福生活的男人。

白哉垂下眼眸,说不出话来。

莫莫看着他,轻轻的道:“答应我,好好照顾自己,活下去。”

白哉猛然抬头看着莫莫,脸色苍白,这个冷傲的大贵族此刻也不过是一个失去伴侣哀恸绝望的孤狼。

“将我剔除出朽木家。”莫莫最后说了一句,松了手,看着白哉,“就算是为了我们的孩子。”

那个不可能出生的孩子……白哉迷惑的看着莫莫,但是此刻他的心绪太过于混乱,也只能茫然的听着莫莫的话,无从分辨她话中的深意。

“走。”莫莫转身靠到墙壁上,消失在白哉的视线之中,白哉低低的唤了一声,但是莫莫却没有答应,身后的死神焦急的催促着,白哉最后深深的看了这座白色建筑一眼,转身离开。

莫莫在当夜又迎来了第二位客人,她此刻是真的有点惊讶了,看着突然出现在密封房间里的人,莫莫很安静的点点头,保持微笑:“蓝染队长。”

蓝染弯腰,在她面前跪坐下来:“你现在还要这么叫我吗?”

莫莫看着他没有遮掩的写满了锐利与野心的褐色双眸,轻叹一声:“好久不见,惣右介。”

下一秒她就被眼前人抱入怀里,紧的让人窒息的拥抱,莫莫抬起手,顿了一下,抬手环住他,喃喃自语:“真是没想到,我居然会有回到这里的一天。”

蓝染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的抱着她,力道极大,勒的莫莫骨头咯咯作响,莫莫也未呼痛,只是任他发泄般的拥抱着。好一会,才仰头看他:“你怎么知道我想起来了?”

蓝染勾起一个真心的温柔笑容来:“眼睛,莫莫,你有双很会说话的眼睛。”

即使是分别在即,她即将面临的那一刻,心情复杂又难过,听到蓝染这么说,莫莫还是忍不住囧住了,她就这么菜吗,好说歹说她也在各个空间混迹N多年,说是老怪物也不足为怪,居然还是被蓝染一眼看出来了,还是她那种眼白和眼珠子不分的银色眼睛的时候啊,这怎么能不让她郁闷懊恼啊。

蓝染低低的笑着,莫莫的情绪一如既往的很好分辨,无论什么时候都一样。

“算了,我知道我没你聪明。”莫莫泄气的垂下头,“你来这里不好,回去。”

蓝染看着怀里娇小如昔的少女,轻柔的抚摸她及腰的长发,嗅着她发间的香气:“我要带你离开这里。”陈述句,蓝染的语气坚定决绝,没有回转的余地。

莫莫摇摇头:“不,我不会也不能离开。”她若是贸然离开,几乎可以预见下场,被主神抓住,封印关于这里的记忆,再次将只有战斗本能的自己送到其他的空间继续强化,而这,恰恰是莫莫不想看到的。而现在,她恰好还有放手一搏的机会,她不会放弃的。

蓝染猛然用力,暗暗的吐气:“不要担心,我现在有足够的实力带你安全离开这里。”

“不,你大概还不晓得,王族特务,零番队的那些上千年的老怪物们都出来了,就驻扎在尸魂界,他们是绝对不会让我走的。”莫莫认真的仰头告诉他,“我第一次遇到你的时候,灵王和虚皇刚刚被我斩杀剥夺了力量,整个灵王空间被我屠戮的七七八八,过半的地域化为飞灰……那之后,我能量耗尽,被封印,落入尸魂界,才遇到你。零番队那些人是漏网之鱼,我远比你清楚他们的实力,如果只是一两个倒也罢了,但是最少有十个老家伙在那里……你不可能赢过他们的。”

蓝染环着莫莫的手臂一僵:“那又如何,我必定带你离开这里。”

“不,介,我说过了,我不会离开这里的。”莫莫抵着他的胸口摇头,“我知道你有底牌,破面,还有那个崩玉,你要知道借助外物的力量是永远不能够成神的,你顶多用它做些破面出来,但是千万不要用到自己身上,那会使你疯狂,最后毁灭的。”

蓝染表情微微凝固:“你知道,那你也知道崩玉在哪里?”

“我的眼睛,有预言之力。”莫莫指了指自己的眼睛,“这也是剥夺别的空间的某些特异种族而来的能力,并不会因为我的重生轮回而消失,我能够‘看见’,介,你是我为数不多在意的人,我不希望你出事。相信我,神并不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就是传说中的灵王虚皇,也只是强一点的死神和虚而已,只不过,他们手中掌握着这个空间的法则,是法则选定的掌控者而已。”说到这,莫莫抬手,手心浮现出点点的金色光芒,最后,化作一个流转着金色光芒的白骨皇冠,那个皇冠极为的小巧精致,在月光下显得尤为神秘,那皇冠光芒闪烁不定,波动的力量在房间里如水纹般的荡漾开来,如果不是杀气石的隔绝效果,恐怕稍微有点感知力的死神都会被惊醒,这种类似上位死神对下位死神等级上的威压力,让人无法不心生惧意。

“这是……”蓝染瞳孔微微收缩,周身的灵压都在这个皇冠出现之后有轻微的凝固和迟缓。

“虚皇印信。”莫莫把这个和灵王传承斩魂刀同等重要的事物放到蓝染手中,那虚皇的印信就慢慢的没入蓝染的手心,在他的手心留下一个小小的皇冠图案,那压抑的恐怖的力量波动也随之消失。莫莫按了按他的手心,仰头告诉他,“这个印信对所有的虚都有绝对的威压作用,它是虚皇的地位代表,能够号令所有的大虚,当然,越是高级的有智慧的大虚对此的感应越是强烈,但是同时抵抗力也会很强,如果你完全驯服了它,不仅可以替代崩玉将虚破面化,还能帮你参悟这个世界的本源力量,成为这个世界的新神,你就不需要再用崩玉了。”

“另外,虚皇有十三骑士,统领着一骑士团,那是类破面的超级大虚,他们也是传承记忆和力量的,力量比瓦史托德要强上数倍,但是同样的,如果你没有以一敌过这十三骑士的力量的话,他们是不会承认你的,而且还会追杀你,夺回虚皇印信。”莫莫说到这,想到自己的遭遇,无奈的笑笑,“大概是我的封印在之前有破损,结果被他们感应到了封印我身体里的虚皇印信,所以才会被追杀,现在封印完全破坏掉了,他们是拿我没办法啦。嗯,不说这个……介,我能帮你的,只有这么多了。”

莫莫合拢他的手,认真的道:“你会很厉害很厉害,站在这个世界的顶端,我知道你可以做得到的。”

蓝染定定的看着莫莫:“你说这么多,只是想让我离开吗?”

莫莫低头,不敢看他的眼睛,淡淡摇头:“我本来就不是这里的人,只是个过客而已,如果你介意,我可以抹掉你所有关于我的记忆。”

“你敢。”蓝染从牙缝里挤出字眼来,他重重的捏着莫莫的肩膀,“到底是什么样的对手,让你这样畏惧?你到底在怕些什么?!”

莫莫神色黯淡:“介,你不明白的。”

“对手很强吗,那就努力修炼,杀了他,你在怕些什么?”蓝染压迫着莫莫,追问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漫半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综漫半神
上一章下一章

蓝染到来

56.14%
目录
共22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