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去

离去

()弦夜握着灵王的斩魂刀,笑眯眯轻飘飘的落到地面上,无视一干死神警惕的表情,直接转头对山本总队长道:“老头,喏,那些可是会吃掉死神的恶魔喏,要加油消灭掉的哟,主人好忙的,不会帮忙的喏……”一句话让她说的能让人吐血的婉转,带着独特的尾音,虽然她和莫莫面容完全一样,却不会有人认错。

弦夜软趴趴的举起手中的斩魂刀,抱怨中:“什么破烂,这么重。哦,忘记说了,那些恶魔最怕的是元素系的攻击,风雷水火土……哎呀,凡人的智慧的没有办法想象的,乃么看我的示范跟着做喏……”弦夜的语调又软又嫩的,带着说不出的味道,差点没让山本老头子气死,还没有多问两句,就看弦夜已经举起刀站到一边了。

“凌舞,袖白雪。”弦夜没有再用那种软绵绵的语气,而是正儿八经的喊了一声,手中的斩魂刀光芒一转,整把刀就变了,完全变成了另一番模样,通透雪白,手柄处长长的白色绸带轻轻的飘飞着,弦夜笑眯眯的举刀,半蹲下来,姿态优雅握刀原地划了一圈,“初舞,月白。”

以弦夜为中心,方圆千米之内在短短的一眨眼之间亮起无数个绝对圆形的白色/区域,光芒通天,短短的一个呼吸之后,那些光柱便冻结成冰,冻住天上的恶魔。冰柱碎裂,恶魔也随之破碎。

弦夜笑嘻嘻的对着露西亚眨了眨左眼,再次挥刀,挥舞一圈,在地面轻点四下,刀刃高举,对准了天空:“次舞,白涟。”一刹那间,以她手中的刀刃为中心,涌出寒气,寒气所至,连同空气一起,无数恶魔被超大范围的寒气笼罩,冻结。当弦夜收刀的时候,那冻结掉她头顶一整片天空的的冰哗然破碎,化作细碎的冰晶落下来,笼罩在她的周围,不似凡人。当然,这仅限于她没有开口之前。

“老头,看清楚了么。”弦夜笑眯眯的收起斩魂刀,小手捧在脸边做可爱状,“接下来就拜托你们啦,柔弱的人家会乖乖的在地上等着乃们凯旋归来的,相信我,恶魔不可怕,真的。”为了加强说服力,她还很认真的点了点小脑袋,眨巴着大大的猫眼,一派天真无辜状。

山本只觉得一口气没吐出来,被噎在嗓子口,脸都绿了,真是什么样的人就有什么样的斩魂刀,莫莫在她愿意的时候能够气死人不偿命,她的斩魂刀能力在这方面是更胜一筹。

“请归还灵王之刃。”山本咬着牙说出来一句。

弦夜眨巴眨巴眼睛,做无辜状:“没有耶,那是什么东西,人家可是好孩子,不知道喏~~”

那你刚才用的是什么?!!所有人在无声的咆哮中,极度纠结扭曲中,几乎扑地。

“弦夜,不要胡闹,动作快点!”天空之上,莫莫还在砍主神,暴涌而出的灵压是一波接着一波,似乎她的灵压无穷尽一般,源源不断的流淌出来,搅乱了整个尸魂界的秩序。

“人家知道了,真是,有了小三就不要黄脸婆了吗?”弦夜哀怨的瞄了白哉一眼,再度举起剑,刀锋所向,磅礴的灵压暴起,她的声音变得冷淡又带着杀气,“森罗万象,皆化为灰烬!流刃若火!”那把普通又不普通的斩魂刀化作了和总队长手上一模一样的流刃若火。

“虽然呢,老头子好讨厌的说,但是乃的刀真的很厉害哟,就算同步率只有80%,烧恶魔也真是效率很高喏~~~”弦夜挥舞着那把刀,像是得到有趣游戏的稚童般轻笑的原地晃了一圈,如同舞蹈般的轻轻转动手中的战魂刀,“好,变成烤肉,恶魔们。”她干脆的放出更多的火焰来回的搅动,只见灼热的火焰在天空翻转,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只要是恶魔,碰到就着,擦着就伤,弦夜就那样举着手指挥着那些火焰流动着在天空扫过来扫过去,至于落到瀞灵庭里的那些恶魔——跟她有什么关系,不予理会。

山本看着弦夜玩性正浓的烧着天空上到处乱窜的恶魔,眼皮子狠狠的跳了两下,转头锤地:“各番队全力清剿入侵生物,就地斩杀。”

“嗨!”回答的断断续续,这一天,他们受到的震撼太大太多了,见识了这个世界的巅峰力量,更看到了非一般的存在,非常深刻的了解到被打击到这份上居然还能镇定的站在这里思考到底有多艰难。

“老头子好厉害的喏~~灵压很高喏。”弦夜笑眯眯的转头道,手上的刀再转动,天空上的火焰颜色更深,燃烧的更为绚丽,周围的温度直线上升。

山本看着还在扩大的火海,眼皮子狂跳:“这份威力,就是老夫亲自上阵,也远远不及,灵王之刃果然名不虚传。”

“喏,不是刀的原因的哟,是境界的问题。”弦夜俏皮的抬起食指摆了摆,“这是灵王的秘密的喏~~”开玩笑,要不是她家主人的绝对实力,她也镇压不住这个和她平级的灵王的斩魂刀的好,更别提完全开通与主人身上能量相连的通道,支持这把斩魂刀这样挥霍灵力搞破坏了。

弦夜烧的专注,时不时的抬头看看自家主人,看到莫莫和主神一边打一边说着什么,她略略抿了抿唇,周身的灵压又再度的飙升,只逼得那些副队长都喘着粗气后退,队长级人物也皱起眉,天空的火海又一次的扩大,莫莫扫过来一眼,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速度再次加快,手下的灵子剑也是越发的亮,威力更是不断的上升。

“你会后悔的!”主神再也扛不住莫莫这种同归于尽的打法,抛下这么一句所有反派逃跑前的一句话,直接撕裂空间,走了。只是,那个放出无数恶魔的裂口还在,无限的恶魔不断的涌现出来。

莫莫轻叹一声,羽翼扇动,眨眼间就从高高的空中落到地上,出现在弦夜的身边,抓起她手上的灵王之刃,朝着那个裂口一划,刀柄的宝石光芒一闪而过,那个裂口似乎受到了什么攻击一般,猛然一缩,慢慢的合拢,最后消失不见,只有天空那密密麻麻的黑色恶魔。

莫莫竖起手中的刀,刀身上无形的力量波纹荡漾开来:“以吾主宰之名,异时空的生命,或同化,或幻灭,天地谨遵吾之令。”那无形的波纹一**的荡漾开来,恶魔接触到,要么惨叫着化作灵子,要么就瞬间湮灭,找不到一丝痕迹,短短的几个呼吸之间,那些恶魔竟是消失的无影无踪,似乎从未出现过一般。只有那些被恶魔攻击受伤死亡的死神才告诉众人,这不是幻觉,而是真实的事实。

接连的动用世界法则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就是强如莫莫,也已经很疲倦很疲倦了,她强撑着近乎枯竭的精神,抬起头对着众人微微笑了一笑,带着说不上来的苦涩。主神被她两败俱伤的打法打到重伤,短时间里是别想找她麻烦,但是同样的,她也不得不承受同样的反噬之苦,心口一阵一阵的疼痛让她几乎要撑不下去,这个世界的法则暂时没有排斥她,但是等她交出灵王之刃,怕就会被立刻踢出这个世界了,真的对不起……白哉。

“白哉。”莫莫踉跄了下,还是借着手里的刀刃站住了,她左手按在腹部,一团柔软的灵光被她引出来,包裹在一层又一层浓厚的灵子之中。

白哉看着莫莫现在狼狈的模样,走上来伸手抱住她:“我在这里,莫莫。”弦夜喷着气扭过头去,脸色难看,所有和她抢主人的都是坏蛋!

“白哉。”莫莫又唤了一声,才努力的挣开他,抬手将那把灵王传承的斩魂刀一点一点的推进那个被她握在手心的光团之中,直至完全没入,光团蓦然一亮,外层又笼罩在一层蓝莹莹的光芒之中。

白哉看向那个光团,这个是什么,让莫莫这么在意?

“这是我肚子里的孩子。”莫莫声音轻轻的,有点虚弱,她停下来,平复剧烈的喘息,“我不能带着他去其他空间,他会被排斥至死的。白哉,好好照顾孩子。”

莫莫把光团放在白哉手里,在他再度开口之前按住白哉的唇,轻轻的微笑:“嫁给你是我最开心的事情。”她靠在白哉身上,转头看向那些举起来的零番队的死神,眼神凌厉,“接受了灵王的传承便是下一任的灵王,现在我将灵王的传承转到我的孩子身上,不想失去灵王,好好保护朽木一家!”

“不要妄图取出灵王之刃哦,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主人可是比灵王更强的存在哟。”弦夜笑眯眯的扶住莫莫,进一步解说,“喏,小主人也会是很强的新任灵王,只要等上十年~~~”真可恶,主人居然把本源力量都分给这个臭小子了!!

“对不起。”莫莫最后看了白哉一眼,扫了一圈自己熟悉认识的人,在蓝染身上稍稍停顿了一秒,嘴角勾起一个浅浅的悲哀的笑容,弦夜化作银色的流光没入莫莫的身体,莫莫定定的看着白哉和他手中的那个光团,眼神变得柔软却说不出来的哀伤,“对不起,白哉,还有……我的孩子。”

周围的空气突然停滞住了,莫莫嘴角的笑容凝注,她的身体开始消散,就像每个死去的死神和整那样,慢慢的消失,化作漫天的银色灵子,没入风中。

白哉伸出的手僵在那里,最后也只触到了那飘散的银色灵子,他沉默的垂下手,看着手心一闪一闪的蓝色光团,他们的孩子……吗?如果可以,他宁愿用这个孩子换莫莫的存在。

蓝色的光团脱离了他的手,悬浮着靠在白哉的脸颊旁,没有声音,却轻轻的碰了碰他,似乎在安慰这个父亲一般。白哉转身,毫不理会在他身后的那些零番队死神,一步一步的走下了双殛的高台,向着他的家,他和莫莫的家走回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漫半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综漫半神
上一章下一章

离去

57.46%
目录
共22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