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作的莫莫

发作的莫莫

()蓝染带着浅浅的笑容点点头,在一边坐下来:“叫我惣右介。什么虚王的,太客套了。”

莫莫干巴巴的笑了两声,暗暗心虚的很,不知道这个虚王到底听到多少,早知道就不这么显摆了,太丢脸了~~~

蓝染笑容温和又带着一种王者的魅力,身材绝对是英姿挺拔标准倒三角,硬朗的脸部线条再加上那种若有若无的温柔深邃的眼光,足够秒杀大部分的少女了,可惜的是,莫莫童鞋虽然喜欢美色,却是个腐女,打从调/教犬夜叉妄图给自家杀生丸哥哥做忠犬受就能够知道,莫莫这厮的思考回路绝对是有问题的,比如此刻,虽然蓝染对着她笑得勾人摄魂魅惑值暴表,虽然她看的两眼放光就差没流口水,但是除了垂涎对方身上那纯粹浩瀚的力量外,她更YY的是这个帝王总攻的后宫成员。

看虚夜宫这个名字起得也就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了,在这里住了将近半个月,这里有能力有魅力的可绝大部分都是男的!十刃基本上她都看到过了,第一十刃那个懒散大叔受,随从官那个傲娇小正太(萝莉?),第四十刃那个身材纤细高挑的面瘫冰山,绿眼珠子那叫一个萌啊,还有她家的暴躁傲娇物第六十刃,那可是一阳光大帅哥,还有那个粉头发的眼睛男,万千风情,真是羡慕死人啊!最后还有一个压阵的正宫娘娘,眼前的市丸银,虽然生的一张狐狸脸,但是你看那蜂腰,你看那长腿,你再看看他那白嫩的不见汗毛孔的肌肤,还有最重要的漂亮翘臀,简直就是一极品妖孽受啊,蓝染乃生活在这里真是太幸福了!

当然,想归想,但是面上莫莫还是不敢说的,只能暗地里YY一下,眼神飘忽了下,莫莫实在和这个虚王没什么沟通语言,人家的压迫感实在强的有点可怕,莫莫求救的看向市丸银,就看着市丸银脸色僵了一秒,随即笑眯眯如常的掏出柿饼:“蓝染队长要不要吃一块?”

“不用。”蓝染坐姿随意却带着一种王者的气韵,他笑着看莫莫,“莫莫刚才说到哪里了,接着,我也想听听呢。”

莫莫抖了下,干巴巴的回了个笑脸:“啊。”连忙把弓箭收回去,这才去想自己刚才都说的是什么,想了一会,才在一堆的蓝染和他家小受们OOXX的虚构画面拖到角落里,找回自己的思绪,“我被抓了,那妖怪原本是想用我诱骗我哥哥去救我,好设下陷阱吞噬他的血肉进化的,但是……嗯……”莫莫难以启齿了,一想到那个该千刀万剐的混蛋,她实在不好意思说出口,皱着眉好一会,才想到说法,“他偶然的即由双修之法夺走我全部的力量和血,得到进化。”

话一出口,莫莫就觉得这阳台突然冷了好多,对面的市丸银更是缩了缩脖子,表情戏谑的很。

“随后,我被囚禁了,直到被救出来才从母亲大人那里得知我族辛秘。”莫莫很悲催,一想到这件事就恨得咬牙切齿恨不得将奈落那个混蛋碎尸万段,“因为我族血脉稀薄,为了保护所有幼年族人,有前辈以自身为代价,更改了世界法则,若有族人被夺走初次,则强行签订婚姻契约,终生为伴侣。然后,我一看到他就像看到爱人一样,完全控制不住……”这才是莫莫最恨的地方!

“那个混蛋……”莫莫磨牙,“我没有办法,不嫁给他就只能一天天的衰弱下去,直至死亡,我只能出来寻找我族的缘定之物,是每个族人的缘定之物,找到之后就能够成年,摆脱这个可恶的婚姻契约,……等我找齐了,找齐了之后一定要把那个家伙碎尸万段!!”莫莫握拳愤慨中。

市丸银偷瞄了一眼自家上司的脸色,干笑了声:“希望你能早日达成目标。”

莫莫点头,神色有点恍惚:“但愿。”

“你可以吸走葛力姆乔的灵力化为自己的力量?”一直没开口的蓝染突然冒出来一句话。

没反应过来的莫莫迷迷糊糊的点头:“嗯,只要是雄性的都可以,只是要肌肤相亲……没办法,我本身的力量一直在流失,不补充的话会失去理智,干出可怕的事情。”她现在最怕的就是一时冲动把蓝染给推倒了,那麻烦可就大发了。一想到这里,莫莫刷的就清醒过来了,双颊爆红,尴尬的跳起来,“那个,我……我出去转转,嗯,走了。”

莫莫抛出妖羽,风神之扇一转,就到了妖羽上,妖羽飘飘荡荡,没几秒就飞出了两人的视线。

蓝染看着莫莫慌慌张张逃跑的模样,忍不住勾起一抹浅浅的笑容,与以往相比,更显真实和温柔:“呐,银,莫莫很可爱呢。”

市丸银笑眯眯的撑在桌子上看着蓝染:“蓝染队长,貌似她的那个哥哥……还有口中的混蛋可都不是简单的人物呢。”尤其是那个叫奈落的男人,可怕程度和蓝染队长有一拼,就是不知道实力如何。

蓝染没有说什么,只是淡淡的道:“她是我的。”语气平淡却不容质疑,“银,带葛力姆乔去西边区域,那里你该知道怎么做。”

“呐,蓝染队长真是坏心眼呢,属下可是帮忙探出了关键情报呢~~”银笑眯眯的站起来,看着蓝染嘴边挂着的那抹绝对称不上友善的笑容,装作无奈的耸了耸肩,“知道了,马上出发。”

蓝染放下茶杯,转身离开。

银没动,只是走到阳台边看着那个远去的小小一点,幸灾乐祸的笑了:“真是,看来小莫莫是逃不出蓝染队长的手心了呢。”

葛力姆乔不见了,那个绿眼睛的叫乌尔奇奥拉的面瘫说被蓝染叫出去工作了,就连能和她聊天说话的市丸银也跟着一起去了,结果整个虚夜宫就找不到可以说话的对象了,那些低级的破面看不起她,十刃中间她接触的也不多,而且基本上是没有共同语言的,她也有试着偷偷溜出去,可是不知道蓝染到底抽了什么风,硬是不允许她出这个虚夜宫,为此,还特地的把乌尔奇奥拉这个第四十刃调过来看守她。

莫莫每次妄图偷溜的时候,都会很恰巧的被这个家伙拦的死死的,那双没感情的绿眼珠子一看,面瘫脸外加极度不舒服的灵压一放,还有那天杀的叫什么响转的步伐,都能让她气得牙根发痒,恨得挠墙,她打也打不过对方,跑也跑不掉,又不可能真的撕破脸和蓝染作对,最后也只能郁闷的回房间,看看电影翻翻书睡会觉什么的,至于那个一直站在角落的乌尔奇奥拉……莫莫纯粹把他当墙纸看了,只要她不出门没有特别要求,那厮就不会动。

“无聊啊~~~”莫莫在空旷的房间中央的大床上打滚,乌尔奇奥拉沉默的站在一边看着她,他是奉命来看守莫莫的,以防止她偷溜出去,这个女人在完全解放后虽然有超强的力量,但是却没有与之力量匹配的战斗意识,尤其是近身战,只要她被人近身,那基本上这个女人的战力就废了,但偏偏她的远程杀伤力让人叹为观止的强悍,这种超大的差异让人很是难以想象,让他对这个女人的感觉复杂的很。

“小乌~~~”莫莫媚献的双手抱在胸前两眼星星的看着他。

乌尔面无表情的看向莫莫,冷静开口:“莫莫小姐有什么吩咐?”按照蓝染大人的要求,他会尽一切可能的好好照顾这个似乎一捏就碎的女人。

莫莫垮下脸来,一听乌尔奇奥拉这口气,她就知道自己是别想出去了,如果说杀生丸哥哥是真冰山伪面瘫的话,那这厮就是真面瘫加冰山,最最难缠了!!!莫莫泄气的抱着枕头,她宁愿去和蓝染聊天,也不想对着一个面瘫冰山。下定决心去面对蓝染那个腹黑好让他放人,莫莫跳下床,但是突兀的腿一软,心口开始砰砰的剧烈跳动,那种陌生又熟悉的感觉让莫莫僵硬了,暗叫一声糟糕,为毛,为毛这么快就要发作了啊!!!

“小乌,出去,快点出去!!”莫莫不由分说的死命的推着乌尔奇奥拉,将他推出门外,嘭的一声合上门,就立马设下自己知道的所有能力最强的结界。

乌尔奇奥拉站在门口发了会愣,这才反应过来去推门,他可不会忘记这个女人有诡异的不受限制的瞬间移动能力和各种各样的奇怪让人真假难辨的替身能力,她不会是想要逃……

不行,乌尔奇奥拉毫不犹豫的举起手,准备砸开门,但是背后却响起了一个熟悉的低沉男音:“乌尔,怎么回事?”

“大人。”乌尔奇奥拉转身,微微点了下头,“莫莫小姐突然将属下推出门外。”

“哦?”蓝染微微挑眉,走到门口,手上简单的用力,大门就化为一堆粉末,想要进去,可是没走几步,却不得不停下脚步,很坚固的结界挡住了他的去路。蓝染略略停顿,“你先回去。”

“是。”乌尔奇奥拉欠身,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

“出去!!”莫莫的声音有些急促,又带着些许沙哑的娇媚感,如果真要形容的话,就像是**满足之后的那种声音,带着轻柔的尾音,让人的尾骨都为之轻颤的酥麻味道。

“你生病了吗,莫莫?”蓝染根本不予理会,而是轻轻敲了敲结界,很坚固,但是还拦不住他。

“没……没有,出去啦,不许进来!!”莫莫的声音又急促了几分,整个人蜷缩在大床中央,用毯子裹成一团,看的蓝染略显诧异的挑了挑眉,直觉告诉他他应该进去的。

“莫莫,你这个样子让我怎么放心呢。”蓝染看到乌尔奇奥拉出去后,手上这才汇聚灵压,打破结界走了进去。结界一破,周围就散发出一种清恬的香味,这种香气蓝染并不陌生,他在莫莫身上闻到过,但是却很淡,像这个样子扩散开却没有,香味很好闻,更奇异的是隐隐的挑动了他的某根神经,沾染着**的香味……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漫半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综漫半神
上一章下一章

发作的莫莫

62.72%
目录
共22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