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男人就是用来揍的

这种男人就是用来揍的

()当男人满足的将生命的种子注进少女身体的深处的时候,莫莫却是如同八爪鱼一般的紧紧抱住身上的男子,近乎贪婪的吸吮着他身上的力量,直到体内能量饱和甚至有点撑了,才松开软绵绵的小手,软趴趴的躺在床上,满足的露出笑容,本能的想要缩成最舒服的姿势,好好睡个懒觉,消化掉吸收到的力量,可是身上的重物压迫着她,莫莫不舒服的皱眉,伸腿踢来踢去,想要将身上压着她的东西踢开,好好睡一觉。

蓝染无奈的看着从他身上吸饱了力量就满足的想要踢开他好好睡觉的莫莫,邪气的挑眉,伸手勾起莫莫银白的发丝,低低的唤了一声:“莫莫。”不出所料的完全没有动静,他笑了,如果让莫莫看到的话一定会哆嗦着能有多远就逃多远,但是莫莫还是好梦正眠的扭了扭不太舒服的还接连在一起的下半身,继续自己的好眠。

“这样子真是扫兴啊。”蓝染缓缓的抽身,看着一丝白浊顺着莫莫的□流出来,顿时生出更多的冲动,但是他却更多的希望能够在莫莫清醒的时候让她哭泣着求饶,“算了,这次就放过你了。”

蓝染单手揽住莫莫纤细的似乎用手就能握住的腰肢,贴在自己怀里,低头亲亲她的额头:“下次你就不会这么好运了。”从他身上得了好处立马敢甩手的也就只有莫莫一个人了,他可不会这么好心的放人的!

如果你睁眼看到的是某个绝对是坏人中的大坏人反派大BOSS躺在你的床上,全身光溜溜的被对方同样光溜溜的抱在怀里,会作何感想。

至少莫莫反应过来了,她几乎是尖叫着一脚踹出去,头一次发挥出超常的水准,将某个睡得很香的比她高了足足一个头还多体重绝对是她的两倍的高大男人给踹下床了。只是,她也杯具的伤了脚,虽然过段时间就会恢复,但是,她还是疼的皱起眉趴到床上了,这一刻,她无比痛恨自己为毛带着念力的那部分力量被分走了,否则的话这一脚就足够让那个胆敢占她便宜的混蛋下半身的幸福就这么交代在这里了!

表以为她体弱就是好欺负的,她好歹也是从那个要命的火影世界里闯荡出来的好!莫莫咬牙切齿的瞪着地上那个光裸着身体慢慢爬起来的男人,磨着牙恨不得给他两刀。

“唉,莫莫这是吃了不认账吗?”蓝染走过来,毫不理会莫莫的挣扎,伸手将莫莫抱在怀里,看着她小兽样的爪子和利齿一起上的在他身上抓来咬去的,笑的很开心。

“谁……谁吃了不认账了!”莫莫气得哆嗦,“你,明明就是你……”

“我怎么了?”蓝染笑的很温柔,满脸无辜的样子让莫莫气得脑袋都是疼的,“小莫莫昨晚可是哭着喊着要我用力的呢。”

混蛋大骗子!!莫莫气得眼睛都蒙上了红雾,全身发抖,她完全忘记了这个人的身份,几乎是尖叫着扑过去掐他脖子:“混蛋,你这个骗子!大骗子!”

蓝染还没有按住莫莫,莫莫就瞬间从他怀里消失了,眨眼就站到房间的另一角,一手裹着被单,一手却握着一把长刀,毫不犹豫的砍过来:“爆破流!”

肆虐的灵压在刹那间就将整个房间绞个稀巴烂,其他破面都被惊醒,过来看的时候,一个一个都傻掉了。他们的蓝染大人衣衫不整准确的说是只裹了件外套就被一个娇小的裹着被单的少女追着到处砍,让他们真正的见识到了,一个人愤怒的力量到底能到什么地步。

“狱龙破!”莫莫举着丛云牙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就把这招放出来了,血色的妖力风暴夹裹着银色的电流攻向蓝染,被他挡下来,下一刻莫莫就举着刀从风暴之中冲了出来,金色的妖眸因为愤怒闪闪发亮,银色的长发也狂肆的四处飘散,蓝染看的也是微微惊艳,这样子的莫莫,更有生气,美得惊心动魄呢。

莫莫却根本不管这个,她现在只想把眼前这个混蛋给剁成肉酱!用力的砍砍砍,莫莫还时不时的用她最拿手的巫女收取恶灵的手段对付眼前的混蛋,若非查克拉动用起来太耗费体力的话,她甚至会直接用写轮眼招呼蓝染(离开了火影空间,莫莫的写轮眼就能够使用了)。

“莫莫,你的刀术实在太差了。”蓝染在抵挡莫莫的进攻的时候还有心情调笑,“要我‘贴身’好好的教导你吗?”他抛过来一个温柔的笑容,带着暧昧情/色的寓意,看的莫莫当场怒气值暴表。

莫莫再也不顾那么多了,一双金色的妖眸瞬间就化作血色眸子,黑色的六芒星在眼中打转,莫莫几乎是咬牙切齿的挤出来个词:“伊邪那歧!”

时效只有一分钟,在原先世界需要以永久闭合写轮眼为代价的禁术,可以想象这个有着暴强的无法抵挡的攻击力,但是却能够吸收所有对方的攻击化作梦境的伊邪那歧到底变态到了什么样的程度,就连蓝染也只能躲,躲,再躲,完全不敢和这个变态瞳术正面交锋。但是也就一分钟,术散掉,而莫莫也耗尽了体力,查克拉使用过量,她只能软趴趴的跪坐在地上,就连丛云牙都拿不动了,趴在那里喘气,该死的写轮眼禁术,这么耗费查克拉,真是要人命!她虽然精神力很强,但是体力却差得要命,就这么一会,就耗干了所有力气,连动个手指都变得困难无比。

“脱力了?”蓝染走过来抱起莫莫,看着莫莫愤怒的表情,心情大好,捏着那尖尖的下巴又轻啄了一口樱红的小嘴,帮莫莫拿起那把看着就暴戾无比的刀,往自己的房间走,“小猫儿发起脾气来,真的很可怕呢。”

那整个一层就这么报废了。莫莫小猫伸出爪子挠人的时候也很可爱啊,一般的人估计会被吓到,不愧是他的宝贝,够厉害。(好,某总是感觉蓝染有被M的倾向。)

“蓝染你个混蛋,我诅咒你生儿子木有小**!!”莫莫愤怒的口不择言。

蓝染顺毛中:“没有关系,我们生女儿好了。”

莫莫翻个白眼,彻底说不出话来了。

被抱着洗了个鸳鸯浴,穿上干净的明显属于蓝染的睡衣,被抱上蓝染那张绝对够十个人滚床单的超级大床,莫莫耗干了精力,闭上眼睛就沉沉睡去,至于身边的蓝染,鬼才理他呢。

再次睁眼的时候蓝染就躺在她旁边,不过这次可没有睡着,而是单手抱着她,支着头半倚在床边在看她,脸色还挂着那让人恨不得刮上两刀的雄性荷尔蒙失控的笑容。

“宝贝,醒过来了?饿不饿?”莫莫被他抱在胸前,他一说话,胸膛就跟着轻轻颤动,带着酥麻的感觉,让莫莫脸色很是不好看。

“我想吃人肉!”莫莫表情不好看,更是没好气的道。

蓝染笑着伸出手臂:“你咬。”

莫莫当真恨恨的一口咬上去,犬齿用力的在上面磨了磨,蓝染始终挂着温柔的笑容任由莫莫发泄,莫莫咬的深了,尝到血的味道,就不好意思再咬下去了,松开嘴,看着那个牙印,不好意思的舔了舔,她的唾液带着很强的修复效果,稍微舔舔,伤口倒也不流血了,只是牙印就格外显眼了。

莫莫心虚的瞄了两眼,就不好意思的裹着被子往一边缩,致力于蚕宝宝事业。

蓝染看着手臂倒是很开心,连着被子一起把莫莫抱在怀里:“不生气了?”

莫莫还能说什么,她把蓝染当着他下属的面暴打了一顿(对方一没还手二没发怒,虽然没把蓝染打伤什么的,但是那狼狈的样子还是很少见的),他还这么好脾气,莫莫就算火气再大也不好意思说什么了。闷在被窝里,莫莫蠕动了两下:“算了。”

蓝染摸了摸莫莫的小脑袋:“那我们什么时候结婚?”

莫莫猛的抬起头来,脸色瓦绿瓦绿的:“谁要结婚啦?!”

蓝染似笑非笑的瞅着莫莫:“难道你吃了我,还不肯负责?”这口气,那叫一个委屈,“莫莫宝贝,可是你主动压倒我的,我身上的力量,都被你吸走掉一大半,你就舍得这么对我?”怨夫口气。

莫莫被雷的不轻,她僵硬的扭头,骨头都卡拉卡拉作响,干巴巴的说不出话来,她敢毫不犹豫的讲,如果自己拒绝的话,蓝染绝对会翻脸的,强绑着上教堂那还是小事,暴怒点那就是虐恋情深的戏码啦,就算最后毁灭掉也不是什么意外的事。

可素,莫莫还是不敢答应,先不说奈落那厮不是什么好惹的货,就是她家的杀生丸哥哥和鼬,那也绝对不是好相处的,说好听点那叫冷酷高傲,其实就是俩傲娇货,本来他们知道已经有对方就已经很生气了,现在再多个死缠烂打的蓝染,她已经预见未来的悲催境遇了~~~~

老天,谁来救救她啊!!莫莫捂脸纠结中。

“就,就不能当一夜情吗?”莫莫比较委婉的表示,“那个,反正你也占了我便宜了,就当我吸走你力量的交换,反正那些力量又不是不会回来了,大不了我给你点血。”

蓝染没说话,周围沉寂下来,压抑的很,莫莫忍不住缩了缩,兽类的本能告诉她眼前这个家伙此刻的状态危险极了,她动都不敢动,只能呆呆的看着他露在外面的胸口,肌理分明,标准的强攻身材。

“莫莫。”头顶突然传出来低沉的男音,带着压抑不住的危险。

“嗯?”莫莫仰头去看他。

“现在,你有两个选择。”莫莫被蓝染捏住下巴,直视那双锐利带着血腥野兽般威胁的深色眼眸,“第一,嫁给我,第二,我去杀了你那个哥哥,还有那两个,叫奈落和鼬的男人,还有你那几个弟弟之类的家伙,我们再结婚,你自己选一个。”

莫莫傻了,她呆呆的看着蓝染,喃喃的问:“你怎么知道的?”她从来没有提到过鼬哥哥的。

蓝染脸色勾出一个嘲讽恶意的笑容:“因为,他们来过这里。”

莫莫脑袋里轰隆隆一片,完全无法思考,但是蓝染还是不放过她:“选择,如果不肯选,我默认为你同意婚礼了。”

莫莫什么都说不出来,打从第一次见面,她就知道这个男人到底有多危险,自己的自由和反击都在他的纵容范围之内,如果她真的违逆这个男人的话,可以肯定,下场绝对会很悲惨。她不明白蓝染为什么对她有这么强的执念,强烈的好像他们曾经相识相知一般。

脑袋里突然灵光闪过,莫莫的小手爬到他的脸上,仔仔细细的打量,莫莫迷茫的看着他:“我们以前……认识吗?”

蓝染眼底光芒掠过,面上那些危险的情绪收敛的无影无踪:“你说呢?”

莫莫迷茫的回想,但是脑海里一片空白,怎么都想不起来,无力的按着额头,也只能有点无力的解释:“那个,因为我在时空中被撕裂了部分灵魂,也被带走了一些记忆……我,我现在想不起来,这里明明是陌生的,可是感觉又很熟悉的样子……”

她早就感觉到了,只是实在找不出个头绪和所以然来,死神,虚,破面,斩魂刀,这些词明明异常耳熟,可是她就是想不起来。

蓝染的神情柔和了很多,他轻叹一声,将莫莫抱在怀里,亲吻她的发丝:“我们有的是时间,莫莫,我的莫莫,你只能是我的。”

莫莫歪着头看他的脸,伸着手摸了一会,皱着眉捂着他的眼睛上:“唔……应该是有眼镜的。”

蓝染轻轻的笑,没有说话,莫莫却被他温柔的抚摸着头发,困顿极了,小脸贴在他的胸口上,灵压顺着相贴合的肌肤传入身体,莫莫感觉身体都轻松好多,无知觉的叹息了一声,沉沉睡过去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漫半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综漫半神
上一章下一章

这种男人就是用来揍的

63.6%
目录
共22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