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不会白掉馅饼

天上不会白掉馅饼

()念澜到底还是个孩子,说闹了一会,就有点累了,莫莫看看时间,还早,就拍拍沙发:“你睡个午觉,等下午我叫你起来好了。”

念澜很乖巧,也很听话的躺下了,只是,他还是蹭到莫莫怀里,仰着头眨巴着水汪汪大眼看着莫莫:“姐姐,可不可以让我靠一下,我好想妈妈哦。”

莫莫看着他的样子就心软了,拍拍腿让他躺在自己怀里,念澜从善如流的躺下来,只是眨巴着眼睛不肯睡。

“姐姐,可不可以唱歌给我听,听说别人家的孩子都是妈妈唱歌哄睡的。”

莫莫表情有点愣:“可是……”

“姐姐,不可以吗?”又是那种渴盼哀求的小可怜表情,莫莫心软了。

“好。”莫莫低着头想了一会,梳理着怀里小家伙的发丝,轻轻的道,“我唱的你可能听不懂。”

“没关系,只要是姐姐唱得我都喜欢。”念澜很好打发的道。

莫莫能够想到的,只有在传承九尾灵狐时候继承来的那些记忆,其中就有歌这一部分,但是那些歌也都是汉语古文,且不说那些之乎者也,就是调子都是完全和这里不同的,莫莫歪着头想了下,黑线的发现,她记住的都是那种情歌……

“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

心似浮云,身如飞絮,气若游丝

空一缕余香在此,盼千金游子何之

症候来时,正是何时

灯半昏时,月半明时

彩袖殷勤捧玉钟,当年拼却醉颜红

舞低杨柳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

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

糯软缠绵的江南侬语,带着语不尽的温柔和哀愁,唱着却带着一丝轻柔的甜蜜,语调缓慢而婉转,犹如情丝千回百绕缠绵入骨,斩不断,拔不掉,此生此世,溺毙其中,不愿醒觉。

一曲完,怀里的念澜已经沉入梦乡,莫莫慢慢停下了,转头看向窗外,那些穿着白色黑色的站在半空中的人周身的灵压波动着,莫莫无奈,只能举起双手构建出一个隔绝灵压的结界,同时脱身出来,留下一个影分/身抱着念澜,慢慢的推开门走了出去。

“哦哈哟,小莫莫,几天不见,你精神很多啊。”市丸银蹲在半空中对着莫莫挥手,笑的很邪气。

莫莫毫不犹豫的瞬间放开灵力,取出弓箭,弯弓搭弦,实质化的灵力化作长箭直射出去,银微微睁眼,瞬步躲开。

莫莫却是看都不看一眼,转身轻点身侧的空气,她指尖所点的空间开始不规律的波动起来,最后化作一个水纹样圆形黑洞,在踏进去之前,淡淡的飘出来一句话:“真是欠抽。”

那根实质化的灵力长箭瞬间穿越了空间,精准的刺向市丸银,银表情僵硬,也只来得及在最后一刻拔出斩魂刀挡在胸前,那根长箭在接触到斩魂刀的时候就激荡爆炸,瞬间爆发开来的完全洁净的净化灵力带来的强力冲击力,瞬间就将市丸银手上的斩魂刀冲击为两段,余波不减的冲向他的胸口,市丸银条件反射性的后退,却还是毫无阻拦的被刮掉了胸口的那层皮肉,几乎见到肋骨,才慢慢停下来,紧接着,那停留在原地的灵力波纹轻柔的荡漾开来,接触到那层灵力光,市丸银只觉得胸口一阵刺痛,紧接着,被炸没的血肉慢慢的重生,灵力所至之处,灵子汇聚,化作最纯净的力量涌入他的身体,刚好补充修复了他斩魂刀被弄断和被刺伤得胸口。

市丸银只觉得哭笑不得,可以说莫莫的报复实在是让人无语,但也无法不让人印象深刻,毕竟斩魂刀断裂的痛苦可是会直接传达到身为半身的死神身上的!孩子气的报复手段,却又强大的让人心惊的力量。那根灵力汇聚的箭……真是恐怖,这就是她恢复之后的实力吗?市丸银不得不正式了。果然,不管是哪一部分的莫莫,都强悍的让人心惊啊。

莫莫把这些日子的怨气和憋屈都发泄一空,走回虚圈的时候,心情大好,虚圈和现世都排除掉了,那么也就只剩下一个尸魂界了,莫莫好坏也了解一点,尸魂界似乎分为两块,一个是流魂街,是没有灵力的整居住的地方,另一个地方就是拥有灵力的死神的居所,那个被杀气石包裹在结界里的瀞灵庭里,想要进入,还是有一定难度的,莫莫能不能找到自己的灵魂碎片,说实在的,那是真的要看运气了。

把一直带在头上的鸭舌帽摘掉,莫莫甩了甩头,漫不经心的抛出妖羽,直接朝着自己的房间飞过去,那个混蛋蓝染,明知道她的体力超级差,居然还恶劣的把她的新房间安排在最高的地方……她爬梯都爬到腿软!那个混蛋绝对是故意的,绝对是!

莫莫从窗户爬进自己房间的时候,毫不意外的看见坐在一边沙发上看风景的蓝染BOSS,丝毫不予理会,莫莫直接朝着床上那个闭着双眼沉睡的“自己”走去,只是微微激荡灵力,魂魄便如水滴落入河中一般圆润自如的与身体结合在一起。

莫莫坐起来,揉了揉眉心,看着在现世买的衣服散落一床,随手收起来,这才转头看向蓝染:“有事情找我?”

“这次现世之行如何?”蓝染放下茶杯,笑容依旧,半撑着下巴看着莫莫。

“不在现世。”莫莫用力的按了按眉心,“我要进尸魂界。”

蓝染微微挑眉:“再等上一段时间,我在冬季也会进入尸魂界。”

可是现在是夏末!莫莫忍不住抽搐嘴角,对这个厚脸皮的虚王大BOSS已经什么都说不出来了,她仍然有点好奇:“你统治的是虚圈,去尸魂界做什么?”

蓝染淡笑着看着莫莫:“你说呢?”

很显然,蓝染的野心不止如此。莫莫撑着下巴苦恼:“我对政治这类的不感兴趣也玩不来……只是,蓝染,这个世界的构成,就只有虚圈,现世和尸魂界吗?”她有种预感,尸魂界未必找得到她想要的东西。

蓝染眼神微跳,随即淡淡一笑:“哦,那我可就不清楚了。”

莫莫迷惑了,难道是在别的世界,但是因为和这个世界挨得太近了,才感觉的到,不,不对,这不符合“法则”啊,莫莫皱着眉认真思考着,因为吸收了在火影世界的那部分魂片,她也获得了一部分/身处那个高度力量感悟的记忆,虽然无法使用那种力量,但是那些记忆结合自己传承而来的那些前辈们的经验,却让她对自然对力量有一种变态的敏感度,甚至还有一种预感,类似于高手战斗时对危险的先知先觉一般,这种预感绝大部分都是非常准确的,所以,莫莫搞不清楚了。

“今天有遇到什么人吗?”蓝染突然问了句。

莫莫走神着,下意识的回答:“碰到一个叫朽木念澜的孩子。”

“朽木……”蓝染眼皮跳了下,“朽木念澜吗,那个孩子啊。”蓝染的语气甚至带上了点阴森森的意味。

“唔?”你心情不好?莫莫没敢问出来,只是有点奇怪的看着蓝染突然起伏的灵压,这个一向皮笑肉不笑擅长演戏的家伙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起伏情绪,念澜有什么问题吗?

“没事。”蓝染站起来,走过来将莫莫抱在怀里,“你要记住,你是我的,知道吗?”我允许你任性,允许你自由,但是你的所属必须是我!

自恋狂,变态混蛋老男人……莫莫在他怀里暗暗腹诽着,还是乖乖的被他抱着,当然,她是绝对不会忘记把爪子伸到他那件白色制服里面的,蹭蹭,忍不住叹息,蓝染虽然人品不咋地,但是身上的灵压实在是美味又可口,让人啃的欲罢不能啊,莫莫警告自己不可以把脸也贴上去蹭蹭加快吸收,却还是忍不住伸出舌头舔舔他露在外面的皮肤,好好吃~~~

“呵,莫莫你从来都是这么诚实的可爱啊。”蓝染并不是对莫莫占便宜的举动一无所觉,只是觉得莫莫偷食的样子实在是俏皮可爱,忍不住低头,亲吻那张艳红小嘴,惹来莫莫的怒视和反抗,爪子用力的挠了两下,就被蓝染故意放开的灵压勾引的晕晕陶陶的,主动的贴上去亲亲摸摸,好好吃好好吃,吃不够的说!!

蓝染很愉快的再次用自己的高浓度和高纯净度的灵压将莫莫勾搭到床上,这次他就没那么好心的只做一次就放人了。在莫莫“饱餐”一顿之后,蓝染立马要求莫莫童鞋为她的贪嘴买单,你说用什么买单,那自然是莫莫那香香软软的传承自血脉的天然无限魅惑力的小身子了。

于是,莫莫杯具了,她近战能力是有那么点的,但是对于蓝染BOSS而言,那绝对是不够看的,一个初级的缚道,莫莫就只能被蓝染摆成他想要的样子,从头吃到脚,再来回的吃个遍,从床上滚到地毯上,再换到浴室去,莫莫悲催的发现蓝染这个混蛋某方面的能力和他的战斗力绝对是成正比的,莫莫被他摆布的连喘气都费劲,她恍惚又回到了被杀生丸强压的那个星期了……

等到蓝染终于满足了,将某只小狐狸连皮带骨的啃了个遍,这才亲亲被他啃得不成样子的小嘴,洗干净抱回自己房间,施施然的精气神十足的去开会了。而那也已经是两天之后的事情了,等到莫莫揉着腰再次醒过来的时候也只能咬着枕头发泄,该死的,她感觉好像已经被重装了好几遍了,就算她本身是恢复力绝强的九尾灵狐,现在都还是腰酸背疼外加全身神经瘫痪,可见先前被折腾的到底有多惨!

那个该死的混蛋厚脸皮老男人,乃这是违规啊违规,不带用美食诱惑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漫半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综漫半神
上一章下一章

天上不会白掉馅饼

64.47%
目录
共22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