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意 离开

大意 离开

()深夜,万籁寂静,应该是安睡的时候,莫莫却睁开了双眼,用刚刚痊愈的右手支撑起身体,坐起来靠在床边看着突然出现的人。

“莫莫小姐,你的警觉性很高。”邓布利多站在床头,沉默的看了莫莫很久,缓缓开口。

“您到这里不会只想说这些。”莫莫看着他,暗暗聚起自己与格林德沃战斗之后所剩不多的念力,暗暗防备。

“如果不是霍格沃兹的自动名册从未出错,我真的很怀疑你是不是真的只有十一岁……”邓布利多轻叹一声,“冷血,无情,下手狠辣堪比成年黑巫师,又擅长伪装,隐藏自己,不得不说,在你出手之前,你伪装的很好。”

果然还是不该出手,莫莫脑海中转了一下,却没有后悔,只是冷笑着看他:“哦,那么伟大的邓布利多白魔法师,你打算怎么对我呢?”

“你会成为盖勒特邪恶事业的一大支持……我不能放过你的,这个机会很难得,你的身手我见过了,实在很恐怖。”邓布利多的话有点乱,不知道是不是决定向一个十一岁的小女孩下手实在让他有点良心不安。

“我今年十一岁。”莫莫轻轻的开口,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是一个混血巫师,在被格林德沃收养之前,还和哥哥一起在孤儿院里被其他的院童欺负,喝馊掉的牛奶,吃坚硬的可以和石头媲美的黑面包,冬天只有一床薄的根本没有挡寒作用的破被褥,而我们的魔力暴动在其他人眼里那就是邪恶的,不可原谅的,我们被称为恶魔,我们要跪在结冰的地面上为了自己身为恶魔而向麻瓜的神请求原谅……”莫莫冷淡的说出自己和哥哥在孤儿院的经历,直直的看着邓布利多,乌黑的眼眸漆黑无光,她的笑容显出一种超出年龄的妖艳,“邓布利多先生,你对我们了解多少呢?”

邓布利多面色有点白,他看着已经十一岁却远比同龄女孩子还要娇小柔弱的莫莫,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握着魔杖的手紧了松,松了紧,有丝轻微的颤抖。

莫莫自然看见了,但是她只是放松的靠在厚厚的枕垫上,半眯起长长的羽睫,淡淡的道:“以我现在的状态自然是不可能打得过实力和盖勒特相当的你的,你可以放心的杀了我。”真该庆幸,这个时期的邓布利多还远没有亲时代时期的他有足够的魄力和决断力。

最终,邓布利多的魔杖抵上了莫莫的眉心,冰凉的触感让莫莫微微敛眉,她睁开眼对上邓布利多蓝色的眼眸,看见了一丝愧疚飞快的闪过。

“对不起……我不能向你这么小的孩子用出不可饶恕咒,我只能给你一个永恒睡眠,永远的沉睡下去,不要再醒过来……”伴随着一道浅绿色的光芒闪现,莫莫只觉得自己的灵魂似乎被大力扯出了这个身体,脱离躯体,她原本看着邓布利多的眼眸缓缓合上,表情异常安详,似乎又沉沉的睡过去了一般。

莫莫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状态,她看着邓布利多愧疚的向沉睡的自己微微鞠躬,让自己的身体安稳的躺在床上,盖好被子,又缓缓离开,好一会,她才低头注意到自己的状态,一团银色的光芒?这就是自己的灵魂吗?那个永恒睡眠其实就是一个灵魂剥离咒语,真是邪恶呢,她本来就不是原装货,就连身份都是不存在的,现在这算是回归正途了吗?

莫莫呆滞的看着床上的自己,试着回到自己的身体,但是强烈的排斥感就好像一个质地坚硬的橡皮球一般,让她根本进不去自己的身体。该死的,她还是高估了念力的保护能力,现在这个样子要是让哥哥看到的话一定会很生气很难过~~~莫莫有点难过的想着,好不容易才让哥哥有点正常小巫师样子的……

【找到你了。】一个低沉的中性的机械一般的音质想了起来,平板的陈述语气,却让莫莫毛骨悚然,这个声音……这个声音和那个害得她本身死亡穿越到猎人和HP的鸡蛋主神的声音完全一样!!

莫莫惊慌的左右张望,却看不到房间里任何的变化,只有周围越来越浓的让人心生不安的白色雾气。莫莫真的害怕了,对于生命本能的渴望让她对这个能够决断她生死的主神无比的恐惧,即使是她在猎人世界磨炼了那些年都无法抹去的本能。

【你在怕我吗?我的半身?】那个拟人化的机械音似乎带着点戏谑和嘲讽,似乎心情不错。

“你打算对我做些什么?”莫莫缩在角落,强自镇定的开口问道。

【你吞吃了我的一半力量核心,成为了我的半身,生死与共,我无法杀死你,不用这么害怕。】声音平板的陈述,似乎看透了莫莫的想法。

“半身?”莫莫有点茫然了,身为一个叫主神的半身,不知道为什么,莫莫觉得更加不安了。

【你知道神是怎么来的吗?】那个声音发出疑问,与其说是问,倒不如说是故意问出来给莫莫听的。

“……”莫莫摇头,不知道。

【吞噬,进化,吸收一切优秀的因子,当它强到无可匹敌的时候,那就是神,我——就是这样成神的。】虽然舍弃了不少,但是那些都不重要,成神已经足够抵消这点损失。

莫莫有点心惊,她总算知道在之前接受这个主神试炼的人的下场了,无一例外的,肯定被它吞噬掉供给自己进化了!!如果不是自己侥幸吞吃掉对方的力量核心一部分的话,估计现在也是一样的下场。

【看来你还不算太笨。】那个声音缓缓响起,【我的半身,因为你的缘故,我的力量衰竭了大半,无法再进行吞噬进化的过程了。】

莫莫本能的感觉到危险:“你打算干什么?!!”

【既然是我的半身,那么由你自己亲身吸取优秀因子,进化,结果也是一样的。】鸡蛋主神说了出来,【我本体已经固化,无法脱离,所以会将所有的空间之力注入到你身上,提供空间跳跃的能量,进化。】

“不,我不要,我要留在这里。”莫莫摇头抗拒,试图逃离。

【没用的,我是神,而你只是我的半身,半神的少女,你是脱离不了我的控制的!】鸡蛋主神的影子缓缓浮现,银白色的丝线从它凹陷了一半的身体上如同有生命般的紧紧抓住了妄图逃跑的莫莫,将其缠绕成一个银白色的茧,而伴随着银白色的丝茧越来越多,被陷其中的莫莫的挣扎也是越来越微弱,她无力的双臂垂下,意识越来越模糊,悲哀的闭上双眼,莫莫在心底默默发誓,汤姆哥哥,等着我,我一定会回来的。

房间中的银白色丝茧闪烁了两下,瞬间消失在一个突兀出现的黑洞之中,与此同时,病床上莫莫的身体猛然爆发出惊人的魔力,那强大的魔力瞬间将整间病房化成废墟,就连霍格沃兹古老的防护魔法也无法抵挡这股魔力的爆发。伴随着这股魔力的爆发,整个霍格沃兹似乎活过来一般,兴奋的情绪几乎在刹那间让所有在校的巫师们纷纷苏醒过来,紧接着被传达了一个意念。

在时隔千年之后,斯莱特林的主人再度出现!!!

病床上,一抹银白色的雾气看着莫莫的眉心出现一个金绿色的神秘字符之后,终于缓缓消散。在无人听见的地方,那个机械的声音缓缓响起。

【斯莱特林血脉,提纯完成,魔核固化完成,进入血脉觉醒沉睡期……】

在斯莱特林的宿舍,里尔德猛然惊醒,坐在床上,他呆呆的看着昏暗的天花板,心里那股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再也忍不住的,他匆忙的披上外套就朝着医疗室跑去,而霍格沃兹异样的动静,早已被他抛到脑后,当他飞奔到医疗室门口看到围成一团的教授们的时候,心里那种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本能的放缓了脚步,颤抖着,他几乎不敢去看。

看到里尔德过来,校长脸上浮现出来一丝愧疚和同情,沉重的走过来,他拍了拍少年的肩膀:“里尔德,你一定要坚强些。”

里尔德木然的拨开人群走到唯一完好的床榻之前,半跪在地,看着床上沉睡的少女,颤抖的伸出手握住莫莫的小手,冰凉却柔软,很像抚摸纳吉尼的感觉。看着沉睡中的莫莫,除了眉心的那个奇异的图案,莫莫几乎完全没有变化。

好一会,里尔德才缓缓转头问校长:“我妹妹怎么了?”

“如果我们没有看错的话,莫莫小姐应该是觉醒了体内魔法生物那部分血脉,为什么不告诉我们你们是斯莱特林的后裔呢?”邓布利多推了推眼睛,镜片闪烁着,“她觉醒的应该是羽蛇的血脉,在觉醒血脉的同时又继承了霍格沃兹属于斯莱特林分院的部分,过于庞大的魔力需求根本不是莫莫这个十一岁的未成年小女巫可以支撑的了的,为了保住自己的生命,她本能的以进入深层睡眠来减少觉醒的魔力消耗……”

里尔德冷漠的听完,紧接着就问出了第二个问题:“那她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

“这个就不能够确定了,因为现在能够觉醒魔法生物血脉的巫师越来越少了,并没有一个准确的依据,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当她完成了觉醒的身体改造,就能够醒过来。当然……觉醒血脉也是有一定的危险性的,如果失败的话……”邓布利多没有再说下去,只是沉默而凝重的看着里尔德苍白的脸色。

“为了她好,还是尽快送到医院。”校长最终开口定论,“在那里她才能接受完整的身体检查和治疗过程。”

圣芒戈医院,里尔德站在病房外,看着房间里沉睡如昔的莫莫,面无表情的听着治疗师的话。

“令妹之前受到了很严重的黑魔法伤害,魔力本就临近枯竭,没有得到好好的调养又觉醒了自身血脉,从而引发了更严重的伤势,魔力彻底枯竭,然而魔法生物的本能保护她进入深层沉眠,同时缓慢修复自己的伤势,但是那些黑魔法引发的伤害同时也在她的身体里不断扩散,这位小姐也只能保持在一种微妙的不容外界魔力干扰的平衡状态。至于什么时候会清醒过来……这个就要看梅林是否愿意赐福给这个可怜的孩子了。你是她的哥哥是吗?同血脉的亲缘关系有利于她的伤势修复,如果时间充裕的话,你最好多在她身边停留,希望这个可怜的孩子能被你同源的魔力唤醒……”

里尔德缓缓的转过头,黝黑的眼眸直直的看着那个治疗师,看的那个治疗师不由得后退了一步,莫名的,他从这个还算孩童的少年身上感觉到一种异样危险的感觉,似乎一头远古凶兽正在从他体内觉醒,他的眼睛,比幽暗更暗,似乎吸收了一切的光芒,点点的血色光芒在他的眼眸中氲染,那双漆黑如墨的眼眸,眨眼之间变成了血样的红色,红的纯粹,比最美丽的宝石还要美丽炫目,那是地狱的颜色。

直到走廊传来了脚步声,里尔德似乎惊醒了一般缓缓闭上双眼,再次睁开又恢复到了正常模样,只是手中的魔杖已经举起来,他冷漠如同看死人一般看着那个治疗师:“你不会死,但是必须忘记你所看到的。”

治疗师眼前一阵恍惚,挠了挠自己的头,怎么回事,他明明在向这个病人的哥哥介绍病情的,怎么就走神了?目光对上那个少年,莫名的有丝蜷缩,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少年给他的感觉很不好,让他害怕……只是,这个叫里尔德的男孩只有十一岁啊,笑的也是那么和煦温柔……

只是身后还有一大堆的事情要处理,他也只是对着刚到的霍格沃兹校长和教授们点点头,打个招呼,就离开了。

“汤姆,治疗师怎么说?”邓布利多温和的对着里尔德微笑,询问道。

“我想带莫莫回霍格沃兹,治疗师建议我最好多呆在莫莫身边,这样她苏醒的几率比较大。”里尔德没有回答邓布利多的问题,只是缓慢的说出自己的请求。

校长有点为难:“可是你妹妹现在无法上课了,你还在上学,而且只有在圣芒戈才能得到最好的治疗……”

“她是我妹妹。”里尔德淡淡的道,“圣芒戈无法救治她,那就由我来,我会好好照顾她的——等到她苏醒。”

不知道为什么,当对上里尔德那双认真的不容抗拒的眼眸的时候,校长轻叹一声还是点下了自己的头,这两个孩子的感情这么好,妹妹受到这么严重的伤害,甚至可能一辈子都无法醒过来,不知道做哥哥的会有多么难过啊……

“谢谢你了,校长先生。”里尔德恭敬的朝着他鞠个躬,走进病房,打横抱起莫莫,看着她安静的睡容,里尔德默然的垂下眼眸,一丝无法压抑下的红芒飞快的从眼中闪过,被他很好的遮掩下去。

离开医院的时候,里尔德碰上了那个男人,他沉默的站在医院的门口,远远的看着这对兄妹,脸上还有病态的苍白,看着里尔德,他不知道该对这个骄傲的少年说什么了,之前想到的话语在面对这个似乎一夜间成长起来的少年已经全部化作了虚无。

上前一步,里尔德却不着痕迹的后退了一步,微微仰起下巴看着那个男人,声音很轻,似乎怕打扰到怀里少女的安眠,但是语气却是异常的肯定:“格林德沃先生,从今天起,我就是汤姆·马沃罗·里尔德,我们再无关系,之前的打扰,我很抱歉。”

格林德沃的目光落到他怀里的莫莫身上,当看见那张安静的睡容的时候,带着苦涩,好一会,才艰涩的吐出词来:“我……不是有意的。”他以为按照莫莫的身手,不会有生命危险,却忘记了,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叫意外的词。之前的阿利安娜,现在的莫莫……他是真的把莫莫当做女儿来看待,那个意外了解他的女孩,也毁在他手里了吗?

久久的沉默,里尔德对着他嘲讽的微笑起来:“都无所谓了,最后一次叫您父亲,就此别过!”伤害过的莫莫的人他一个都不会放过……永远。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漫半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综漫半神
上一章下一章

大意 离开

6.14%
目录
共22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