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式情人

过去式情人

()不是。莫莫在手指触到那个铃铛的时候就感觉出来了,只是波动很相近,但是却并不是她想要的东西,那么,只是一次错误的预感罢了……

莫莫捧着茶杯抿了一口,努力的忽视身边那道灼热的视线,转而看向院落里的樱花树,很漂亮。她虽然没有什么特别的恋樱情结,但是此情此景却让她忍不住想到在西国宫殿后山那个大大的花园里的樱花树,她的幼年童年,可都是在那棵树下面渡过的,一想到这个,她就忍不住的想到那个一直保护她长大的杀生丸哥哥,如果不是他的话,自己怕是早就夭折了。

也不知道杀生丸哥哥现在在哪里了,是不是还满世界的在找自己呢,还有鼬哥哥……好久没看到他们了,他们应该不会认为自己死掉了。

摩挲着茶杯边,莫莫恍惚着走神,却被一声轻响吸引注意,转头对上那双沉黯的眼眸,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心口一紧,她似乎,见不得这个男人难过,尤其是因为她的缘故。

“你现在住在虚圈?”朽木白哉直接的发问。

“啊?嗯。”莫莫反应过来,点点头,“我一开始落入的地点就是虚圈。”然后,然后用最后的力气驯服了蓝毛,然后就莫名其妙的和蓝染勾搭上了。

“你知道蓝染要做什么吗?”朽木白哉沉声问道。

莫莫很诚实的摇头:“我跟他不熟,不太清楚。”这类事情她懒得问,蓝染也没有表现出要告诉她的意思,她干吗要吃力不讨好的去做这种事情,还是老老实实的借住就好,等到时机成熟,她就立马开溜,回头去找杀生丸他们。现在她可是发现了,如果身边没有一个近身战的高手,那她的下场可能会很悲惨!

而现在……莫莫的眼神飘到天空,时机要成熟了。她沾的桃花已经够麻烦的了,可不想再碰这里的过往,忘记了就忘记,过多的情感对于她而言已经构成了一种负担,她承认自己是鸵鸟,但是她只是个贪生怕死又怕麻烦的小女人,实在招惹不起这些看上去就够麻烦的男人,即使,他们有过过往。

“那里太危险了,你回尸魂界。”白哉直接的说出目的。

莫莫面上没有太多的情绪,看看他,只是摇了摇头:“不用了。”她现在灵力充足,而且已经探明了这个世界并没有她需要的东西,所以,可以走了。

白哉下颚绷得很紧:“你想离开。”不是问句,而是肯定句,他肯定莫莫绝对会离开这里,让他再也找不到,一想到这个,白哉就忍不住想到那个麻烦的名叫弦夜的斩魂刀,表情更是难看。

莫莫不去看他,只是很平静的回答:“自然,我不会久留在这里的。”

白哉周身的气息更冷,他沉默的看着莫莫,好久没有说话,最后,近乎疲惫的道:“再等一天,让念澜和你见一面。”

莫莫本想拒绝,但是眼角瞥到他哀伤又绝望却固执的保持冷静面容的白哉,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心口一直很疼,让她几乎想要答应他,留下来,记住这个男人,然后呢?莫莫茫然了。

杀生丸和鼬的事情已经够麻烦了,她并不自恋,还不会认为自己的魅力大到能够让两个自尊心高傲之极的大男人和谐相处,但是那些因为时间累积起来的感情,杀生丸给她的温柔保护,鼬和她在危境绝望中的相互扶持……她怎么能够舍弃这些情?如果说深深的喜欢就是爱的话,那么爱又能否等分?她无法离开杀生丸的怀抱,也舍弃不了鼬的亲吻,在那绝望的一次次轮回之中,这些真挚的感情是她唯一无法舍弃的,也是她用尽一切也要守护的。

莫莫知道自己冷血自私,就算她以前真的很爱这个男人,可是现在想不起来,那她即便是再心痛,也会毫不犹豫的舍弃,只要能够利用的,莫莫也会毫不犹豫的去做。所以,对不起,朽木……白哉,还有“她”的儿子,朽木念澜。

“有人来了。”莫莫淡淡的说了一句,很干脆的站起来,突然转身拉住朽木白哉的手,灵力拂过,将被她灵弓灼伤的伤口治疗好,这才转身,握着弓箭,头也不回的道,“我想,那个‘我’可能真的是爱你的,可是,我想不起来,所以……对不起,你忘了我。”无论是那部分的灵魂还是自己,她们的未来都是重复而绝望的,为了丁点的希望而努力挣扎着,这样的自己,不适合这个温柔的男人。

没有再去听背后人的话,莫莫瞬间转移,来到了她事先感觉到的地方,转头看了看,表情有点茫然,歪着头看着远处的风景,嗯,有点眼熟,可惜记忆还是模糊的很。

莫莫观察了下周围,试探性的动用精神力和这里的法则接轨,却无奈叹气,那个灵王界是进不去,她也不敢进去,天知道进去了能不能活着出来都是个问题,还不如去找自己被时空乱流卷走的那部分灵魂呢,那么,就只剩下啊地狱了,如果地狱没有的话,那她就该使用四魂之玉,去别的世界了。

莫莫这样想着,睁开眼的时候面前一百米的地方已经站了一群黑压压的死神,为首的十三个白大褂队长,扣掉升天叛逃的那三个,都来了。

莫莫眨巴下眼睛,突然想到这个地方的名字了,双极。

“罪人莫莫,未经许可进入瀞灵庭,还不束手就擒!”为首的光头长白胡子的老头子喝道。

莫莫面无表情的看他一眼,很平静的回答:“我只是借道,路过,很快就会离开。”

山本脸色的表情更难看,还没有说话,就看着莫莫手伸入虚空,慢慢的抽出一把极长的刀来,刀柄尾部一颗妖艳而诡异的红色宝石闪闪发亮,周身笼罩在暴戾邪恶比起那些极大罪的虚还要恐怖的灵压之中,但是与之相反的,莫莫周身一层浅浅的白光,流转的是比死神还要纯洁的净化灵光,她手握着极恶之刀,却丝毫没有被影响。

莫莫站在那里,看着那把刀,轻轻的叹了口气,然后举起来,瞬间的周身气息一转,当烟云淡去,莫莫已经转化为妖的形态,她收敛了全部的灵力,任由丛云牙再一次的缠绕插入自己的手臂血脉,如同恶魔般的吸取自己的力量,但是与此同时带来的极强的刺激和力量感让莫莫几乎要呻吟出来了,该死的丛云牙,等打开了地狱之门,看我怎么收拾你!

眼看着莫莫的眼眸由璀璨的金色妖眸转变为全然的血色,山本脸色更难看了,用力的敲击地面:“抓住她!”

“嗨!”几个队长犹豫的对视了两眼,拔刀冲了上去,瞬步到莫莫面前,举刀斩下。

莫莫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在刀触及身体的前一刻,一个紫红色的结界升起,将攻击完全挡住,莫莫站在结界中心,雪衣银发血瞳,看上去异样妖艳而瑰丽,有种与这里格格不入的突兀感,却依旧美得惊心动魄,让底下的死神们看的两眼发直。她站在那里,就是一道绝世风景。

“哈哈,好强的结界!”更木剑八激动的不断的飙高灵压,砍击着结界,“让我们来厮杀!”

她脑袋进水了才会和这厮打近身战呢,莫莫吐槽,看着剧烈波动的结界,再看看发动的缓慢的丛云牙,她表示这个结界很不可靠。

“太弱了。”莫莫轻轻的说了一句,更木剑八猛的后退,停下来,对上莫莫的视线,还没开口说话,就捂着头倒了下去,而莫莫睁着双眼,那双旋转着黑色六芒星的万花筒写轮眼。莫莫状似无辜的歪了歪头,“唉,精神防御力真差。”她早就听说蓝染那厮靠着一把能够制造幻觉支配五感的斩魂刀在尸魂界横行几百年都没有被人发现端倪,可见这里的原住民对于幻术的抵抗能力到底差到什么地步,她只是一个月读,就放倒了据说是最强战斗番队的队长,真是弱!(姑娘,就算在原来的火影世界,月读也足够放倒所以没有开万花筒的所有忍者了~~)

“那么,下一个……天照。”莫莫眼中的六芒星有片刻的停止,刹那间,以莫莫为中心,百米的区域内突兀的燃起了黑色的火焰,几个反应快的队长退了出去,一个速度不够快的死神手指被一点黑火沾上,立马惨叫着按住手指试图熄灭火焰,可是那黑炎却是燃烧的越发明亮了。

“没用的哦,天照,天照,那是太阳中心温度的火焰。”莫莫站在黑色火焰中淡淡的看向这边,“以所有能量为燃料,永不熄灭……我劝你们住手,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蓝染说的,整个尸魂界都是灵子构成的,如果我不熄灭天照,那你们就等着去死。”

两招下来,莫莫几乎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了,她无奈的按了按额头,先天缺陷的身体真是麻烦,还好这两招只是血迹能力,查克拉消耗已经降到最低点了。

“不要过来,不要动,就站在那里,看着我,离开就好。”莫莫很平静的说,把丛云牙插入地面,在那一瞬间强制解除了结界,天空突兀的暗了下来,风在加大,那种不安躁动的感觉在增强,血色的光芒浮现,一道巨大的血色白骨之门慢慢的浮现,让在场的所有死神们都呆滞的站在原地。

“地狱之门!!”一个死神嗓子像是被掐住了一样,尖细的叫了起来。

莫莫拔出了丛云牙,周身的白色灵光流转,丛云牙再次惨嚎着冒着青烟收回了枝蔓,老老实实的被莫莫窝在手心,莫莫被强烈的风吸引着飘起来,朝着地狱之门的方向飘过去,她转头最后再看了一眼朽木白哉,他眼底的哀伤让她几乎想要转回头好好的安抚他,抱着他不让他这样子难过,可是,她不能。

“我只是借道。”莫莫抬起左手,熄灭掉所有的天照火焰,声音平静,“当我从来没有来过这里好了。”

地狱的大门缓缓的打开,莫莫收起了丛云牙,缓慢优雅的走到大门处,就那样的站在那里,停留不动,地狱的声音远远的模糊的传出来,尖锐的低沉的,那风压一阵一阵的变强,却无法让站在地狱大门口的少女挪动分毫,她就那样的站在那里,闭着双眼,似乎在感应什么,地狱深处的声音越来越响,越来越近,莫莫皱了皱眉,左手一翻,灵弓握入手心,莫莫毫不犹豫的朝着地狱深处弯弓搭弦,极度纯洁的灵子构成长箭,射出去,那些声音在几秒钟之后转化为惨叫,然后是越来越远的声音。

莫莫再度汇聚起灵子,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带着点点不确定和惊喜的温和男音响起来:“……莫莫?”

好熟悉!莫莫猛的一颤,握紧了手中的弓箭,当地狱最先出来的那个人的面容落入莫莫的视线之中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的喊了一声:“波风……水门?”

作者有话要说:第二更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漫半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综漫半神
上一章下一章

过去式情人

65.35%
目录
共22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