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烦麻烦

麻烦麻烦

()波风水门还是如同过去一样,耀眼的如同阳光碎片般温暖的发色,蔚蓝色的温柔眼眸,穿着四代目火影的长袍,面上带着浅浅的微笑,温柔的一如记忆中的那样,他定定的看着莫莫,眼底流转着压抑不住的喜悦和爱恋:“你长大了,莫莫。”

莫莫几乎是狼狈的转过视线,又立马转回头问:“你怎么会在这里,不是已经……”她绝对不相信波风水门会下地狱!

“我和九尾的一半查克拉缠绕在一起,它自然是极恶的,真的说起来,我是被拖累的。”波风水门笑的温柔,想要离莫莫更近一点,莫莫却冷着脸后退了一步,水门脸色顿时就黯淡下来了,可怜兮兮的看着莫莫,活像被抛弃的大型犬类一般、

这货不是水门,绝对不是他!波风水门怎么可能会有这么丢人的表情!莫莫嘴角抽搐,但是残留在他身上的属于自己的力量却让她无法否认这个人的存在。

莫莫皱着眉轻叹一声:“我带你走。”她总不可能让自己好不容易救出来的人呆在那个地狱,地狱确定了,并没有自己想要的东西,既然如此,那么地狱自然是不用进去了。

水门表情微怔,随即苦笑摇头:“进入地狱自然是不能再出来了,只是九尾感觉到你身上的气息……我只想看看你。”

莫莫脸色不好,定定的看着地狱大门,握紧拳头:“我说可以就是可以,走出来!”大不了和法则拼一次,反正她是死不了,顶多受点罪。

水门还是摇头,蔚蓝的眼眸下流露出点点心疼:“上次你救我应该受了很重的伤,莫莫,我不想……”

“废话!”莫莫脸色更古怪,左手一甩,一道银色光鞭甩出去,卷着水门出来,地狱大门深处的怒吼声更响,风压也变得越发剧烈起来,莫莫伸手将水门从地狱之所拉出来,飞快的给他加上好几个阴阳术,同时一巴掌将和他搅合在一起的九尾给扇出来,封印到上古灵玉中(她那个亲身父亲的友情赞助物),饶是现在她的实力恢复了**成,也被这个空间的法则给压的不轻。莫莫深吸气,二话不说的把古玉往水门身上一扔,看那块雕刻着阵纹的玉石发出浅浅的白光,很好的将水门笼罩其中,这才轻轻的松了口气,仰头看着天空一道血色符文落下来,没入她的眉心。

地狱的大门光芒黯淡下来,一点点的消失在半空之中,莫莫看着天空,表情微忪,似乎想到了什么,又似乎只是在那样子发呆。

好一会,莫莫才有了反应。她按住眉心,呼吸开始不自觉的加重,她再次抬头,面无表情的看向水门:“我知道你空间忍术很好,这是你家里的坐标,带着这块玉,可以回去。”莫莫伸手,插入虚空之中,那片无形空间随着她手指的搅动出现一个漆黑的圆洞,呼吸般的波动起伏着。

水门站在那里,并没有动,只是静静的看着莫莫,声音带着丝伤感:“你还是不肯原谅我吗,莫莫?”

莫莫不去看他,什么原谅不原谅的呢,水门是她第一个爱过的男人,是她刻骨铭心的初恋,但那又怎么样,她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傻乎乎的宇智波莫莫了,不会再计较在他心里到底是自己重要还是木叶重要了。爱情不能代表什么,当初她太傻,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懂,就那样的把身心都交到这个男人手里。

水门很温柔很体贴很有责任心,当初在那个只有他们两个人的世界里,莫莫是那么依恋他,甚至想着永远在一起不分开……可惜,还是抵不过他心目中的家木叶,为了木叶,他在说着爱着自己的时候另娶他人,甚至连孩子都生出来了。背叛?莫莫心口那道伤疤被再次掀开,没有当初那么疼了,她现在过的很好,有杀生丸,有鼬,他们是永远不会背叛她欺骗她的。

温柔有时候也是一种残忍。莫莫现在是明白了,她回头看着水门的容颜,淡淡的道:“我已经原谅你了,走。”

水门全身僵硬,哀伤的看着莫莫,什么都说不出来,莫莫仿佛没有看到他脸上绝望的表情一样,平静的接着说下去:“如果回去碰到我哥哥和佐助,麻烦你告诉他们一声,我会回去的,让他们不要再找我了。”

空间通道太过复杂,按照他们的实力,这样子在各个世界穿越实在是太危险了,她是主神的半身,半个神,无论如何都是死不掉的,但是杀生丸哥哥他们不一样,如果碰到了什么意外……莫莫一想到这个,就忍不住害怕,如果碰到当初她遇到的那种时空乱流,哥哥他们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灭亡,连转生都无法做到,那是真正的魂飞魄散啊!

晃神回头,莫莫感觉到这个空间对她的挤压力越来越强烈,知道自己呆不久了,莫莫转头示意波风水门快点进去,这种通道,以她占着空间能力的便利,也是开不久的。

“莫莫……”水门慢慢的走过来,忍不住最后的渴望看向莫莫,他想最后再看看她,也许以后都不会有机会了,莫莫是如此决绝的斩断两个人的关系,不肯给他一丝回旋的余地,他知道两个人已经结束了,但是还是忍不住保留那么一丝丝希望,莫莫,说不定还是爱他的。

“水门。”莫莫轻轻的抬手,看着水门站在空间通道的入口,声音很平静,平静的似乎不是自己说出来的一般,“上一次的时候,你已经做出了选择,是你的选择。”即使现在你已经后悔了,可是,我们之间,已经回不去了。

水门蔚蓝的眼眸彻底的黯淡下来,温暖的如同阳光碎片般的金色发丝也似乎没有那么明亮了,莫莫缓缓的和上空间通道:“看着鸣人的份上,我救你,最后一次。”下次相遇,我们便是陌生人了。

水门和莫莫静静对视,当空间合拢的刹那,莫莫看着水门脸上扬起了一道温暖的笑容,但是落下了一滴眼泪,他无声的开口,说着:“我爱你。”

莫莫睁着眼睛,眼泪顺着面颊滑落,说着断了,说着不爱了,可是,感情这种东西,又怎么是说放开就能够放开的呢?那么久了,太久了,她已经死过一次,重生了,可是在短暂的忘却又重新的记忆起来之时,还是找回了那段刻骨铭心的爱恋,短暂如流星,却让她永远无法忘记。

周围的空间波动的越发剧烈,不断的排挤着莫莫,想要将她从这个世界排除出去,但是莫莫站的很稳,她就那样半立在虚空之中,流干眼泪,直到天空突然出现黑腔,一众破面缓缓的出现在尸魂界,站在最前面的正是蓝染,莫莫现在最不想看到的人。

“蓝染!”日番谷冬狮郎几乎是控制不住的厉喝一声,斩魂刀握的紧紧的,看着天空上的人,“你想要做什么?”

蓝染笑的很邪气,又带着一丝挑衅和霸气:“接我的新娘回去。”他缓缓的落下,踩着虚空来到莫莫面前,伸出手来,语气温柔,“该回去了,我的莫莫。”

莫莫只是看着他,微微忪怔,好半晌,才轻轻的摇头:“我不会嫁给你的。”

蓝染并没有生气,依旧微笑着,看着莫莫,没有说话。

“我不是人。”莫莫很平静的道,“我无法,嫁给一个人类。”这当然是借口,但是按照妖怪传统来的话,人类这种生物无论是生前还是死后,都不是她会嫁的对象。

“我是妖,就是那种怪史杂谈中的狐狸妖怪,我们那里,妖和人,是不能在一起的。”莫莫微微侧头,不去看他,“我是我族的最后遗孤了,我必须和同族在一起,生育后代,就是这样。”

蓝染失了笑容:“莫莫,不要挑战我的耐心。”

莫莫看着他,微微欠身行个礼:“不管怎么样,还是多谢你供给的力量。”她根本不敢招惹这种男人。莫莫升起结界,想要从这个世界的结点离开。

可惜蓝染绝对不是那么好相与的男人,他一招打碎了结界,直接将莫莫抓入怀里,莫莫一对上他的眼睛,就知道完了,这个男人绝对是疯了,他真的会干出可怕的事情的。蓝染低下头,看着莫莫轻柔叹息:“如果温柔留不住你,那也只能将你囚禁在虚夜宫了,我的公主。”

疯子!莫莫咬牙,用力的推拒,甚至连写轮眼都现出来了,却被蓝染按住了查克拉运行的最重要经脉,灵压透入,暴力的封锁住莫莫体内流转的查克拉,莫莫想用巫女的法术,蓝染却更快一步的给她套上一个手环,好了,她连妖力都被封了,如果给她时间的话倒也不是不能突破,但是蓝染不会给她时间!

“你疯了吗?”莫莫皱眉,无法,只能去沟通那个驻扎在她灵魂之中的四魂之玉,这个时候也只能用这个玩意与它的碎片之间的牵引力来寻找突破的力量了。

“果然,还是忘记了啊,”蓝染伸手摩挲莫莫的发丝,笑容温柔,似乎没有听到莫莫的上一句一样,淡淡的道,“放心,我会让你想起来的,你给我的承诺。”

莫莫几乎吐血,她是疯了还是傻了才会给这种危险度为SSS级别的男人什么狗屁承诺啊,如果被这个混蛋抓死了,她就别想再溜跑了,光是杀生丸和鼬那边的矛盾她就已经没办法解决了,现在这个混蛋又插上来一脚,还有那个和她结过婚甚至连娃都有了的男人……莫莫瞄了一眼底下,朽木白哉的脸色已经苍白的跟纸样了,那个白莲般的男人高傲而倔强的站在那里,光是看着就让人心疼。

混蛋的另一半灵魂碎片,你丫的到底给我留下的是什么局面啊!

莫莫还没从这种混乱的局面中找到机会逃跑,她身后空间剧烈的波动起来,一扇华丽大门凭空的出现,缓缓打开,一个小小的身影伴随着一声传出来的怒吼让莫莫彻底说话无能了。

“混蛋老男人,你把我妈妈放开!”

作者有话要说:第三更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漫半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综漫半神
上一章下一章

麻烦麻烦

65.79%
目录
共22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