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

新生

()在高高的深山之中,有一座环绕着烟云被结界保护着的华丽宫殿,这里居住着西国的王,王后和他们的王子。

时值初春,高大的樱花树下,身穿白色和服的少年面无表情的挥剑,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单调枯燥的动作,粉色的樱花瓣随风而落,飘飘洒洒的,将银发少年的周身环绕成一个独立的空间,看的路过的宫女们移不开视线。不愧是犬大将的儿子,天生的大妖怪,生的真是漂亮啊!那气势那姿态,真是太优雅了啊啊啊!!!!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宫女恭敬的走过来,小心翼翼的开口:“公子,夫人请您过去。”

杀生丸停下挥剑的动作,面无表情的转头看向那个宫女,直把她看的脸色发白狂咽口水,这才收起练习用的剑:“知道了。”

“奴……奴婢告退……”宫女战战兢兢的飞快消失在杀生丸面前,啊啊啊,早就知道杀生丸大人在习武的时候最不喜欢别人打扰了,夫人啊,为毛你还要让小人来叫人啊啊啊?!!!

杀生丸黑着脸进入自家母亲的宫殿,看着半躺在华丽靠椅上的凌月仙姬,很没有诚意的微微颌首:“母亲大人,叫我来有什么事情吗?”

“杀生丸,难道没有事情就不能叫你来吗?你的话实在是太伤为娘的心了。”凌月仙姬单手放在后腰,小心的护着肚子,做出一副哀怨的表情,只是眼中的笑意却收敛不掉。看着自己这个打从出生以来就没什么笑容也没什么表情的儿子,暗暗后悔,她怎么就生了这么沉默的儿子,真不好玩,希望肚子里这个能够可爱点,哪怕调皮点都无所谓。

“母亲大人。”杀生丸恭敬不足冷漠有余的看着凌月仙姬,表情更加难看。

“唉,你妹妹就要出生了,你就不能陪我说说话吗?母亲很孤单啊。”凌月仙姬叹着长气。

杀生丸皱眉,略带稚气的俊美容颜上淡漠一片,好一会,他别过脸:“她不是我妹妹。”

“啊呀,你这孩子怎么说话来着,虽然她的血脉的确不是我们犬妖一族的,但是毕竟是我肚子里生出来的,你以后可要好好照顾妹妹啊,你这个妹妹先天不足,虽然我用妖力蕴养,可惜还是时日不足……唉,可惜了她们那一族的绝世风采了。”凌月仙姬想到自己那个风华绝代的好友,暗暗摇头可惜。正想着,杀生丸已经冷漠的走开,凌月仙姬愣了下,更是不满的瞪着他的背影,暗暗嘀咕,“真是不可爱的小孩。”

凌月仙姬很快便生出了腹中那个好友临终前最后的遗孤胎儿,她靠在床头看着床头那个安静沉睡毛发雪白有着九条尾巴的小狐狸,不由的微笑,真是可爱呢。想想杀生丸刚出生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小小的十分可爱,现在却变成这幅德行,真是……

“母亲大人。”杀生丸拉开纸门,语气平淡不带一丝烟火气,“又叫我前来有什么吩咐吗?”

“杀生丸,过来看看你妹妹。”凌月仙姬愉快的招呼着。

妹妹?杀生丸皱了皱眉,还是乖乖进来坐下,他知道要是不按母亲要求来做的话接下来的日子将会更加不得安宁的。杀生丸只是扫了一眼,便看见床头那个小小的只有他巴掌大小的雪白的九尾狐狸,表情有一瞬间的松怔,这个……是他的妹妹吗?

“诺,很可爱。”凌月仙姬很满足的炫耀,“你刚出生的时候可要比她大得多,毛发雪白雪白的,跟小狐狸一样可爱呢。要不要抱抱看?”

杀生丸犹豫了下,一半是不想违抗母亲的命令,另一半是他也想抱抱看那个看上去就很可爱的小狐狸。凌月仙姬小心翼翼的把小狐狸放到杀生丸手上,看他僵硬的捧着小狐狸的样子,不觉微笑,支着下巴开口:“接下来我要去边界支援你父亲作战,小家伙身体太虚弱,我不好带去,你帮我照看一阵子,记得,最好时刻带在身边用妖力蕴养,我可不想看到她夭折掉。杀生丸,你能做到吗?”

杀生丸冷着脸看着母亲,最后不得不在母亲难得严肃的表情下屈服:“是,母亲大人。”交代完了,杀生丸抱着小狐狸走回自己的房间,看着从生出来就一直在昏睡的小狐狸,皱了皱眉,小心的放到柔软的被褥上,想了想,还是帮她盖上了妖绒织成的薄毯。

她真虚弱。杀生丸默默的想着,他记事的时候,就是每天一个人呆在房间里,直到化形成人,才出去修炼,哪像这个小家伙,还要别人照顾,还要用妖力……杀生丸表情囧了下,那不是意味着以后要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能修炼了吗!

凌月仙姬离开了王宫,杀生丸虽然不耐烦,但还是很认真的照顾着这个身体虚弱异常的小狐狸妹妹,但是她一直的沉睡不醒,杀生丸几乎以为她会就这样一直睡下去直到死亡为止。直到那天早上。

清晨的阳光从窗外射入,杀生丸睁开双眼,刚刚睡醒的他意识还有点迷糊,但是随即的,他便感觉到不对劲,他床头的小狐狸呢!!杀生丸猛然翻身坐起来,顿时僵硬,金眸不敢相信的瞪着在他身边的床榻睡得很香的……少女。

十二三岁的模样,雪白赤/裸的娇躯缩成一团,臀部上面一点有着九道雪白蓬松的尾巴,少女一头长长的银白发丝散落在枕塌上,她的面容清丽绝色,纯洁和魅惑,复杂而完美的交织在一起。这个……是小狐狸?杀生丸愣住了。直到少女为被褥掀开而有些怕冷的往他身上缩了缩的时候才回过神来,手脚自主的给少女盖好被子,杀生丸站起来出门叫侍女准备衣服给……那个女孩子,应该算是自己的妹妹,莫名的感觉很不错。想到这,杀生丸一向面瘫的脸上也隐隐浮现一丝愉悦的表情。

啊啊啊!!!这是怎么回事?她一觉睡醒怎么就变成了一个妖怪了呢!!!莫莫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尾巴,在侍女的摆弄下僵硬的穿上精致华丽的雪白和服,几乎是本能的,她收回了尾巴,同时意外的看见自己和服的袖口衣襟和头发上出现了雪白的绒毛,呃……虽然在这个季节显得很怪异,但是还是挺好看,她就忍受了。在跟侍女们简单的交谈之后,她无语的得到这么一个消息,这里是西国,而且就是杀殿的那个西国啊啊啊!!杀生丸居然还是她的哥哥,这一认知真是狠狠的震撼到了莫莫的神经啊!!!几乎是立刻的,她就决定要好好的扒着这位殿下了,跟着他,绝对安全。

杀生丸绝对是个尽职的好哥哥,在侍女帮莫莫换好衣服之后,他就拉开门进来,沉默的看了莫莫一阵,缓慢开口:“跟我来。”说完就站起来走了出去。

莫莫怔了下,连忙站起来,小跑着跟上杀生丸,直到走到后花园的一片空地上杀生丸才停下来,看着气喘吁吁的莫莫,不易察觉的皱了下眉,伸手拉住莫莫的手,看着莫莫呆滞的看着他,不由得冷哼一声,输入妖力为莫莫理顺她混乱的气息。

莫莫只感觉身体里有股气流流过,顿时喘不过来气的身体就好了很多,自然知道杀生丸做了什么,不由的冲他微笑:“谢谢哥哥。”

杀生丸没表情的扭过脸去,什么也没说的放开了莫莫的手,但是莫莫眼尖的发现他的耳尖居然红了!!哦吼吼,小时候的杀生丸殿下好纯洁好可爱啊!!这是典型的傲娇别扭受啊!!!莫莫正意淫着,杀生丸理好情绪,转过头来看着她:“以后每天到这里来跟我一起习武。”

莫莫囧了,啊,乃……乃居然这么狠心的要她这种跑步跑不动100米的超级无敌大宅女学武?!!!但是在杀生丸那坚定乃至固执的金瞳注视下,莫莫还是很没骨气的点头答应了。

算了,就算是不学武,天天过来和杀殿培养培养感情也是不错的啊~~~~

就这样,悲催的莫莫在醒过来不到半天的时间里就确定了之后悲催的学武历程。每天天不亮就被杀生丸从床上拽起来,到后院绕着那颗需要十个成年人才能合抱过来的樱花树跑圈,接着再在杀生丸好哥哥的教导下练习挥剑,用爪子。莫莫跑步跑的欲哭无泪,几乎跑上一圈就要重重的喘上一会,才能接着跑下去,原本练习用的铁剑因为她实在拎不起来早就换成木剑了,至于用爪子制造杀伤力……莫莫觉得给别人的脸挠出几道血痕倒是有可能,至于杀伤力,有待商榷。

终于,在半个月的悉心教导之后,杀生丸终于放弃了,武学方面白痴的人,不,是妖怪他不是没有见过,但是像莫莫这样白痴的,却是头一个。在半个月之后,饶杀生丸这样天生的面瘫也隐隐有崩溃的迹象,每次看到莫莫练习的时候他头上的青筋就没有退去过。

“白痴,你的力气呢!!”杀生丸再也忍不住的吼出来,“那种软弱无力的爪子有什么杀伤力啊!!”

莫莫异常无辜可怜加乖巧的看着他:“可是……我真的没有力气嘛。”她天生体质弱啊,又不是老大你这种超级大力男~~~

“你……”杀生丸深呼吸,好一会才平静下来,无奈,“你这个样子,以后怎么保护自己。”不求上进也就算了,这样子的她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

“不是还有杀生丸哥哥吗,哥哥会一直保护我的啊,对不对~~~”莫莫笑眯眯跳到他怀里,撒娇着抱住他。

杀生丸无语的看着莫莫,身为纯种大妖怪的后代,怎么会有这么没有志气的家伙存在啊!!!想归这么想,但他还是在这段时间中潜移默化的接受了这个事实,这个小狐妖,他的妹妹,会是他以后一直保护的存在。

放弃教导莫莫武技,杀生丸更加刻苦的修炼,而莫莫就乖乖的在一边等着,看着他练习,在他累了的时候异常狗腿的端茶送毛巾。虽然杀生丸的表情还是一样的冷淡,但是旁人一眼就能看出来杀生丸对莫莫的不同,每每在看到莫莫的时候,他的眼神都会柔和起来,就连脸色都没有那么冷冰冰的了。

“起床了。”杀生丸无奈的看着赖在他怀里的莫莫,虽然化形了,但是莫莫说什么都不肯一个人睡,死死的赖在杀生丸的房间里,宁可变回原形也不要离开,杀生丸也只能任由她赖在自己房间,但是要求她变回原形才能躺倒自己床上,可偏偏她的化形极其不稳定,时不时的就会在人身和原形之间切换,杀生丸开始两次还会板着脸把她扔出房间,次数多了也就任她去了。

“困~~~杀生丸哥哥,天色还早啊~~~”莫莫扑到他怀里,打着哈欠懒洋洋的蹭着,嗯嗯,这味道真好闻,不愧是最帅最酷她最爱的杀殿啊。

杀生丸看着莫莫身后的那九条尾巴摇啊摇啊摇的异常欢快,嘴角微勾,伸手随意的其中一根上狠狠捏了一把。

“啊!!!”果不其然,莫莫立马尖叫着跳起来,泪眼汪汪的捂着屁股怒瞪杀生丸,“你又拽我尾巴!!!”不知道狐狸的尾巴是很敏感的吗!!!呜呜,好痛。

“该起床了。”杀生丸脸不红气不喘的道,“这样叫你比较快。”

她就知道,这个腹黑闷骚别扭妖怪,揉着小屁屁好一会,莫莫才不解的追问:“今天起来这么早干什么?”

杀生丸理好衣服,招手叫侍女进来,莫莫看着那华丽厚重的十二单衣,脸一下子就垮下来了。杀生丸淡淡的道:“父亲大人和母亲大人今日得胜回宫,我们要去外面迎接。”

但是为什么她要穿这么厚的十二单衣啊!!!莫莫气鼓鼓的看着他,郁闷的要死。

“作为公主,不能太失礼了。”杀生丸很难得的解释了下,“毕竟这是父亲大人第一次见你。”他不希望小狐狸不受喜欢。

好,为了见到传说中的犬大将,这样委屈点也没什么,她忍了。

犬大将很帅,很男人啊,看的莫莫两眼冒着星星,这才是成熟男人的魅力啊。莫莫顿时觉得穿上十二单衣也不是那么辛苦了,为了看到这样的帅哥,值了!

莫莫爽了,杀生丸却不爽了,看到莫莫这个样子,原本见到父亲和母亲的愉悦感顿时被冲散不少,至于吗,看的呆成这幅德行,不爽,很不爽!!以后他一定会比父亲更加厉害的,到时候……莫莫也会这样看他的……

“杀生丸已经长这么大了。”犬大将看着少年姿态的儿子,满意的点头,“很不错。”说话间,目光又转到莫莫的身上,“这个小家伙是……”

凌月仙姬在一边微笑:“我后来生的那个小狐狸啊,啧啧,已经能够化形了吗?真是不错。”

“叫什么?”犬大将侧头看向自己的夫人。

“莫莫,是那位留下来的名字。”凌月仙姬不好意思的掩口微笑,“哎呀,人家临走的时候忘记告诉儿子了。”

莫莫满头黑线,就因为忘记了,结果她当了好几个月的无名氏啊!!这个母亲还真是爱玩。

“很可爱。”犬大将笑着摸摸莫莫的头。莫莫顿时眉飞色舞,那是当然啦,连杀生丸这座万年冰山都能被她搞定,更何况是本来就平易近人的犬大将呢。

杀生丸的脸色一下子就黑了一大截,周围的温度迅速下降,可惜某个迟钝的家伙还在傻笑,完全感受不到周围低压的气场。凌月仙姬敏锐的察觉到,偷偷的挑眉笑的更加诡异了。

“今晚开庆功宴,不醉不归。”犬大将对着身后的妖兵妖将们大声说道,手一扬,“回宫。”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往王宫方向走去。

莫莫提着厚厚的裙摆,正欲跟上去,眼角却瞥见难得发呆的杀生丸,眨巴眨巴眼,伸手拉拉他:“哥哥,该回去了。”

杀生丸看着莫莫主动握上来的的小手,莫名的心情大好,微微勾了勾嘴角:“回去。”莫莫,小狐狸的名字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漫半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综漫半神
上一章下一章

新生

6.58%
目录
共22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