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然系的杀伤力

天然系的杀伤力

()泽巴市。华丽的大下,川流不息的热闹大街上,两个年轻的女孩子并肩行走在人行道上,出色的容貌吸引了不少的注意力,尤其是那个身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少女,面容更是精致的如同洋娃娃一般,漂亮的出奇,却有着说不上来的干净味道,如果非要形容的话,那就是没有翅膀的天使,周身都带着圣洁高贵又疏远纯洁的味道。

“菲亚,还没有找到吗?”白衣的少女有点苦恼的歪了歪头,眨巴着大大的猫眼看向身边穿着一身运动装的女孩,嘟着嘴问,模样带着孩童的稚嫩,可爱的出奇。

那个叫菲亚的女孩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就是不好找啊,别说话,我在找呢,万一错过了就麻烦了。”

“哦。”白衣少女乖巧的点点头,拉着菲亚的手跟着她的步伐往前走,好奇的睁着双大大眼睛往路边看,那个是服装店,她看看牌子,没认错,里面有两个女的在选衣服,矮一点的紫色头发,长的很漂亮,另一个背着光,看不清面容,但是身材很好,穿着合体的女士套装,更显得火爆性感。性感这个词还是菲亚教的呢。莫莫认真的点点头,转过头来看菲亚旁边的店,唔,是咖啡店吗?她好像进过类似的店,就连摆在外面的圆桌靠椅都很相似呢。

“累死我了,歇歇,歇歇。”菲亚长长的吐了口气,一屁股坐到咖啡店外的露天桌子旁,摆手让莫莫坐下来,撑着下巴叹气,“唉,猎人考试的会场也太难找了,那个金到底靠不靠谱啊,说的地址到底在哪里啊?!我受够了,这完全找不到嘛!”

“要是不行……要是不行,我们去找小杰,跟着他我们肯定能到的。”莫莫很陈恳的提出建议。

“不行!”菲亚重重一拍桌子,吓得莫莫立马缩着脑袋可怜巴巴的看着她,菲亚一看她的样子差点没吐血,拽着她的衣领一脚踩在她的椅子上,“莫莫,我说了多少遍了,拿出气势来,不要跟个小白兔一样,你知道就是因为你这个样子才会被金那个混蛋欺负的死死的,他让你干嘛你就去干嘛!你要挥舞着鞭子把他抓回来,让他把存折全部交给你,随时汇报行踪,电话一打人就得在规定时间内到身边来,你……你真是太没出息了!”菲亚泄气的瞪着莫莫。

莫莫歪着头疑惑不解的反问:“为什么要冲金挥鞭子,要他的存折还要他汇报行踪?”

菲亚一口气没上来,扶着桌子晃了两下才稳住身体,磨牙瞪着莫莫:“你现在姓什么?”

“富力士!”莫莫回答的很干脆。

“你是他的养女吗?”菲亚眯着眼睛看着莫莫,莫莫摇头。

“那你是他认下的妹妹吗?”莫莫接着摇头。

菲亚松手:“这不就结了,你和他非亲非故的,他肯让你挂上他的姓氏,那不就是想娶你吗……不行,这聘礼我可得帮你多要点,不然就你这傻乎乎的样子,肯定被他卖了还在帮他数钱呢。”

莫莫张嘴想要反驳,可是看着菲亚的样子又立马缩了回去,菲亚好可怕,她根本不敢惹~~~~

“唉,真是的,他让你去找小杰和他一起考猎人摆明了就是想要甩下你嘛,你居然还傻乎乎的说什么会好好照顾他,天啊,就你这个样子,自己能把自己照顾好就不错了!”菲亚挠头,“要不是遇到我,恐怕你就要饿死街头了。”

“我只是不小心……”莫莫瘪瘪嘴,“迷路了而已。”

“是啊,迷路了。”菲亚磨着牙,完全黑化,“以你那情商,就算被别人一块面包拐上床都还什么都不知道呢。”

莫莫眨巴眨巴眼睛,没听明白,好一会,才反应过来,问菲亚:“面包和上床有什么关系?”

菲亚眼角抽搐,完全说不出话来,这货,纯天然极品,有些时候比起固执的强化系小杰还要可怕!微微眯起双眼,菲亚笑了,笑的莫莫差点没条件反射的蹦到马路的另一边,菲亚邪气的挑起莫莫的下巴,再一次打量这张完美的毫无瑕疵的精致小脸,砸砸嘴:“纯天然也好,我一定会把你教育成女王攻的,亲爱的,你就放心的接受调教~~~”

莫莫眨巴眨巴大大的猫眼,完全没听明白她话的意思,但是还是乖乖的点点头:“哦。”

菲亚不知道想到什么,摸着下巴笑的更邪恶了,看的莫莫又狠狠的抖了一下,远比菲亚敏感的她突然感觉到奇怪的视线,顺着视线看过去,是一个双黑青年,额头上绑着一圈白色绷带,带着两个大大的蓝宝石耳环,在这个发色眸色乱七八糟的地域,突然出现一个和自己一样双黑人士,莫莫还是比较稀奇的,她好奇的多看了两眼,唔,是和金有一样力量的人。

观察完毕,莫莫转回头,闭着眼感应了下,转头对菲亚说:“小杰过来了,好像在一个烤肉店门前,我们要不要过去?”

“要,当然要,那里就是猎人考试的地方!快点!”菲亚一把抓住莫莫,“就用你那个能够一瞬间到达的招数!”

“哦。”莫莫乖乖站起来,闭着眼感应了下,拉着菲亚瞬间切换了空间,下一刻,她们便出现在距离原来位置两条街远的地方,烤肉店的门口,猎人考试的正式进场入口。

“莫莫小妈妈!!”一声轻快响亮的唤声传过来,莫莫眨巴眼睛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一个绿色青蛙装的男孩扑了上来,莫莫伸手抱住,低头看看,是小杰。

“呜呜……小妈妈,对不起,我以为,我以为把你搞丢了……”小杰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往莫莫的白裙子上抹,“酷拉说你可能找到这里来的,我……我一直在这里等你,小妈妈,还好你没丢,不然米特阿姨会杀了我的~~~”

“没事哦,不要哭。”莫莫安慰的拍拍小杰的肩膀,她虽然只在鲸鱼岛和小杰一起生活了三个月,却感觉很快乐,她喜欢小杰,喜欢米特和婆婆,也喜欢这个认识不到两天的朋友菲亚。

“嗯!”小杰擦干眼泪,“小妈妈,我们一起进去。”

进到考场,几个人已经熟悉了,小杰喜欢这个虽然很凶但是却很维护自己平时有点呆的小妈妈的菲亚阿姨,莫莫也认识了酷拉皮卡和雷欧力,对于雷欧力知道莫莫是小杰后妈的这件事情的深重打击……还是不说了。

当东巴上来搭讪的时候,小杰还没有来得及开口,莫莫就眯起双眼,猛然的抬脚,在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狠狠一脚将那个东巴踹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到一边的墙壁上,再掉下来,晕了。

小杰傻乎乎的看了一会,两眼都成豆豆了,抖着手指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小妈妈,你干嘛打他?”

莫莫撇撇嘴:“他是坏人!”最重要的是,他想要对小杰使坏,这才是她踹人的原因。

菲亚倒是颇为满意的拍拍手:“这一脚踹的好,亲爱的,你踹的是哪里?”

莫莫歪了歪头,认真回答:“肚脐下三厘米。”

菲亚先是为莫莫的回答狠狠的囧了一把,随即又眯了眯眼睛道:“下次再碰到这种坏人你直接朝着两腿之间踹,用最大的力气。”

莫莫眨巴眨巴眼睛,不太明白两个位置有什么差别,但是菲亚说的一般都是对的,所以莫莫乖乖点头了。随着菲亚的话,原本站在她们旁边的参赛者们都纷纷的自动远离到三米开外,留下小杰三人组有点腿软的擦冷汗,小杰有点怀疑,把他温柔可爱的小妈妈教给这个阿姨教导,真的没问题吗?

不多时,第一场考试的主考官萨次出现,他先是看了一眼好不容易才爬起来的东巴一眼,就直接了开场白,接着就是耐力测试,在漆黑阴森的地下通道跑步了,小杰三人组精力十足的跑在最前,而莫莫则带着菲亚在后面慢跑,另外,还有好几个同样在慢跑的,菲亚瞄了一眼,顿时摸了把冷汗,天啊,这招的是什么人啊,早知道就多花点力气让莫莫带着她跑快点了。

“嗯哼~~小白果~~那一脚踹的很漂亮哟~~~~”一个异常荡漾的声音传过来,菲亚看了一眼那张刷着白粉的星星泪滴,默了。

可素,跑步女子二人组,没声音,一分钟之后,菲亚黑线了,她看着西索的包子脸,顿时忍不住抽搐着想笑,只好拽了拽莫莫:“他刚才找你。”

莫莫终于有反应了,转过头去看那个小丑先生,疑惑又纳闷:“没有啊,他喊得是小白果,我叫莫莫,他不是在叫我。”

菲亚为莫莫的天然呆抹了把辛酸泪,转头看了眼西索桑,抽搐着嘴角道:“那个,莫莫有点呆。”

西索收起包子脸,拿出一摞扑克牌在手里来回的玩:“哦~~小白果很可爱呐~~”转过去再看莫莫,莫莫正专注的两眼发亮的看着他……的双手上的扑克牌,西索又是一滞。

“好厉害!”莫莫两眼发亮,冒着崇拜的小星星,兴奋的拽着菲亚的衣服,“菲亚,你看,他在变魔术耶,和电视里的一样呢!”

菲亚囧着一张脸,突然觉得好丢脸,她忘记了,莫莫现在的情商还停留在六七岁,最喜欢稀奇热闹古怪奇幻的东西,昨天晚上还看了一晚上的超级萝莉冲冲冲……

在菲亚出神的时候,莫莫已经缠上西索了。

“小丑先生,你会骑着独轮车走钢丝吗?”莫莫两眼发亮的想到昨天看到的魔术表演,很是渴望的望着西索童鞋。

西索手抖了下,差点没把扑克牌掉地上:“会哟~~”

“好厉害!”莫莫已经把西索当做心目中最厉害人物了,砸砸嘴,“那会扔很多很多的球球再接住吗?”

西索包子脸了,语气顿时黯淡了,连符号都飙不出来了:“会~”

莫莫仰视他,崇拜的不能再崇拜了:“乃是我见过的最厉害的人耶~~那你的拿手绝技是什么?”

西索总算恢复了几分生气,立马对着莫莫抛个媚眼:“嗯哼,是培养小果实哦~~~”

“果农?”莫莫歪了歪头,眨巴眨巴眼睛,左手敲着右手手心点点头表示了解,“婆婆喜欢养花,你们肯定谈的来。”果农和花农某些方面还是有共同点的。

西索已经鼓着包子脸说不出话来了,就差没蹲在地上画圈圈了。菲亚在一边憋笑憋的辛苦,对上莫莫无辜的表情,更是差点没笑出来,捂着肚子揉了好一会才能接着跑下去。

“亲爱的,我饿了。”菲亚转头看莫莫。

莫莫很好脾气的看着她:“你想吃什么?”

菲亚看着被她说话打断没有上来的某个黑心肝男人,笑眯眯的道:“面包,我想起来今天的课还没有上完。”

莫莫点头,伸手在虚空摸了摸,拽出一个长面包出来递给菲亚,眨巴着大眼睛乖巧的看着她。

菲亚拎着面包,看着莫莫,又瞄了那三个人一眼,清了清嗓子,这才慢慢道:“你要知道,这个世界上的男人都是靠不住的,今天他说喜欢你,明天可能就背着你和小三搞在一起……”

莫莫举手发问:“小三是什么?”

菲亚的表情有瞬间的狰狞,随即又恢复正常,解释道:“小三,就是第三者,就是妄图抢走你男人的女人,或者男人。”

莫莫表情迷茫,好一会才反应过来:“难怪金喜欢都往深山老林里躲,是因为有很多的第三者在抢他吗?”

菲亚差点没有一口血喷出来,气急败坏的敲着莫莫的头:“笨蛋,不是那样解释的……唔,这么,如果有个人告诉你说金是她/他的,不许你再见金,你要怎么做?”

莫莫眨巴眨巴眼睛,设身处地的想了下,立马了悟的举起手来:“我知道,这个你说过,男的踹死他,女的扒光。”

“不止要扒光,还要倒掉在天空竞技场的尖塔上,知道吗?”菲亚阴沉沉的道。

莫莫点头表示明白。

“很好,你已经很理解第三者的处理方法了,那么我们来说说这个胆敢爬墙的男人怎么处理。”菲亚笑容更加邪恶,暗暗磨牙之后,才接着道,“你说说该怎么处理?”

莫莫眨巴下眼睛:“踹飞?”

“太便宜他了!”菲亚将手里的面包捏成渣渣,“你应该剁了他的【哔——】,再找男人爆他【哔——】,之后再扔到流星街!”

莫莫举手继续提问:“你说的【哔——】【哔——】都是什么?还有,流星街在哪里,我没去过,找不到地方。”

菲亚笑了,掰过莫莫的脸切身指导莫莫具体实践的位置,看着莫莫纯洁的目光从他们的下半身扫过,而且很有试验一下的样子,在场的三位男士都觉得□有点凉……

就酱紫,约莫时间过了差不多了,菲亚终于结束了对莫莫的教导,被莫莫带着瞬移到事先已经下了精神坐标的萨次考官那里,当然,同甘共苦的三位猎人三美也无偿免费得享受了一次莫莫式远距离瞬间移动,直接跳过失美乐湿地,到达第二场考试的考场。

到此,第一场考试结束。

作者有话要说:二更哦~~~某很努力的说~~~~~

求票票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漫半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综漫半神
上一章下一章

天然系的杀伤力

69.74%
目录
共229章
倒序